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506.一般

作者:难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姜煜并没有撒谎。

    如果他也只是个寻常的创作者的话,或许也会被她弄得遍体鳞伤吧?

    毕竟不是每个普通人,在看到自己倾尽所有后才能到达的目标,只是别人轻轻一迈腿就能够跨越的障碍时,能够始终保持平常心态的。

    但谁叫比起对方靠上天赏赐的才能吃饭这种程度,他却是真真实实的在作弊呢?

    更别提姜煜从始至终,便是一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他或许偶尔会用一种过来人的心态,来看待自己身边的人,但从来没有产生过自鸣得意的超然心理。

    理所当然地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同时还沾沾自喜,认为自己到达了顶峰的话,那绝非一开始心向往之的绝顶,只不过是彻头彻尾的愚蠢罢了。

    正因如此,面对真白的问题,他才能够坦然面对。不然的话,或许会吱吱唔唔,思前顾后,不成语言。然后被这位看似不通人情世故,实则在面对自己熟悉的对象,一些敏感的心理变化,比任何人都要敏锐的少女,轻易察觉出来吧?

    听到姜煜的答案,真白向来古井无波的脸上,却是流露出了一个清浅优雅的笑容,点头道:“这样啊……”

    姜煜看着似乎心底放下了一块巨石的少女,张了张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在他心烦意乱的当头,却在视线的一角,捕捉到了不知何时悄然来到这边的小埋。

    他刚想呵斥自家妹妹不要偷听,但转念一想,比起自己来,或许真白跟小埋的关系要更为亲近,因此如果自家那位把撒娇技能点满了的妹妹酱掺合进来的话,指不定真白就会选择留下来了?

    念头刚一转到这里,姜煜却是又想到了另一个极其关键的问题,甚至可以说是刚才他所有尝试的先决条件也未尝不可——他为什么会希望真白留下来呢?

    作为朋友?作为室友?作为饲主?

    不所以说最后那个身份怎样都好吧?

    他暂时没办法理清自己略显混乱的思绪,并从中找到自己行动的理由。

    人是一种很矫情的生物。

    有时候明明只是一时冲动,但却偏偏要在心底找一个理由来说服自己。

    而当他们没办法在第一时间找到行动理由的时候,体现在具体的行为表现上,就是犹豫。该说的话不说,选择保持沉默;该做的事不做,选择静观其变。

    穿着仓鼠斗篷的少女站在不远处,忧心忡忡地看着这一幕,咬了咬嘴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来到这里“听墙角”也有一会儿了,虽然并不知道跟姜煜谈话的是谁,但聪慧的少女,依照自家哥哥之前的三言两语,自然也很快便明白了当下的现状。

    老实说,她是不愿意真白回去的。要知道,这两人一开始便表现得亲如姐妹——虽说在姜煜看来,两个人都没差,都是需要照顾的妹妹——而小埋在学校里虽然颇受众人的爱戴,但那也代表着她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兴许住在同一幢公寓的海老名菜菜算一个,那位不爱说法又眼神凶厉的本场切绘也算一个,.r结下深厚情谊的希尔芬桑……

    正因如此,小埋很珍惜自己身边的朋友。更别提对于她来说,真白既是她的朋友,也是她所崇拜的创作者,特别是这个创作者的作品,其中有着她的身影。

    这对于一个一直过着波澜不惊的安稳生活的十余岁女高中生来讲,实在是难能可贵的经历。

    但聪慧的少女,自然也明白,这并非是容许“朋友情谊”插足其中的时候。用游戏的话来说,这就是一个必然发生的重要事件,重要到外人的影响微乎其微,而对于未来的改变,也是无比巨大。

    而就在这对兄妹互相顾忌,同时无法开口的时候,没有发现小埋到来的真白,突然用那她空灵的嗓音说道:“我不知道几百年以后的事。”

    姜煜闻言一愣,随后脑海中自动就补完了对方话语中的未尽之意——能够画出青史留名的画作,或许在旁人看来是一件极其了不起的事情,但在这位从小到大一直在画画的少女眼中,却显得无比虚无缥缈。

    一般来讲,如果拥有那么厉害的才能跟可能性,都会选择走上适合自己才能的道路吧?就像从古至今,无数的能人志士一般。

    但在真正拥有这那份才能与可能性的真白看来,或许只会感到苦恼而已。

    她是天才,她不一般。

    从握住画笔开始,她便被人这样赞赏着,被无数凡人所憧憬着。

    所以她没办法理解一般人的想法,例如丽塔,例如姜煜。

    而一般人也没办法理解真白的想法,像是为什么来到日本,又为什么要放弃绘画而选择画漫画。

    姜煜自然也不明白真白的想法,但他明白她那句话里的意思,所以他只是看了一眼仍在通话中的手机,没有言语。

    “我也没办法理解丽塔的感受,没办法揣测姜煜和小埋的想法。”

    真白神色平静,语气淡淡,仿佛在述说一件跟自己毫无关联的事情。

    “大家都说我不是一般。”

    “一般还真是困难。”

    “真白……”

    “一般真的好困难。”

    “如果我也是一般就好了……”

    “才没有那种事!”

    就在姜煜只能和真白两人相顾无言,小埋则是在一旁不知道该如何插话的时候,一个凛然的声音响了起来。

    丽塔拎着一个大大的塑料口袋,近乎横冲直撞般,一下子就来到了真白的身旁。姜煜看着金发少女那因激动而涨红的脸色,心中不知怎的,竟升起了几分怜惜。

    之前痛斥真白无法理解自己的少女是她,因为真白那超乎寻常的天赋而遍体鳞伤的少女是她,想要将真白带回英国、带回绘画的世界的少女是她……

    而同时,憧憬着真白的少女也是她,渴望着真白那份“不一般”的少女也是她,呵斥反驳真白渴望变成一般的念头的少女也是她……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同龄的女孩儿,究竟是拥有着怎样的经历,经过了怎样的心路历程,才会有现在这样的想法。

    “丽塔……”

    真白有些怔怔地看着突然来到她身旁的好友,轻轻呼唤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丽塔放下手中的塑料袋,双手抓住真白的肩膀,认真地说道:“真白,无论何时,都不要否认自己的天赋以及可能性。在我看来,那才是真正地对于你那份与生俱来的才能的不尊重。”

    “而且……”说到这里,丽塔咬了咬嘴唇,露出了略显自嘲的笑容,“那样的话,不就显得之前会产生那样想法的我,更加难看了吗?”

    “丽塔……”真白秀眉微蹙,眼神中闪过一丝痛楚,“很痛。”

    “啊!抱歉!”

    丽塔闻言慌忙放开了自己的双手,自责地说道:“对不起,真白!是我刚才太激动了……”

    真白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但已经跟其相处了快半年时间的姜煜,很简单地就从中读出了对方并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更别提跟真白相处了十年左右时间的丽塔了。

    看着这两位少女,姜煜抿了抿唇,将手机放回到耳边,沉声说道:“您也听到了吧,伯父……我想,无论如何,至少也要尊重一下本人的意愿才好。”

    “咦?”正在跟真白嘘寒问暖的丽塔闻言发出了轻咦声,扭头看向姜煜,略显惊讶地说道,“煜君是在跟椎名伯伯通话吗?”

    “嗯?是这样没错……”

    姜煜同样有些奇怪地看向丽塔,依照他对于她的了解,如果真白父亲想要把真白带回英国的话,那么同样也会告诉丽塔才是,但现在看来,对方似乎并不知情的样子?

    这件事情……似乎哪里有点不对劲?

    就当他脑海中闪过这样的念头的时候,丽塔也适时伸出了右手,表情奇怪地说道:“不介意稍微给我一下吧?”

    “当然。”

    姜煜近乎是下意识地递出了手里正在通话的手机。

    丽塔接过之后,自然先是一阵寒暄,接着说着说着,她突然瞥了姜煜一眼,然后噗嗤噗嗤笑了起来。

    姜煜有些不自在地挠了挠脸颊,小埋也悄无声息地走到了他的身旁,扯了扯他的衣摆,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姜煜见状只是摇头,随后带着宠溺的笑意,揉着自家妹妹的脑袋。

    而小埋则是感受着那久违的亲昵动作,脸颊上不由自主地荡开了灿烂的笑容,心底的担忧以及询问的意图,也淡了许多。

    片刻后,丽塔结束了跟真白父亲的谈话,一边将手机递回到姜煜手上,一边似笑非笑地说道:“呵呵……我想,似乎是煜君你误会了什么哦~~啊!对了,椎名伯伯还想跟你多说两句。”

    “误会?”虽然心底稍微有了些许预感,但姜煜仍旧有些摸不着头脑,将手机放在耳边,“请问伯父还有什么要叮嘱的?”

    另一边,小埋则是走到了丽塔和真白身边,好奇地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丽塔姐姐?”

    丽塔抿嘴一笑,神色莫名地说道:“大概是椎名伯伯没有把到底是我要回英国,还是真白要回英国说明白吧。不过也有可能是故意那样说的吧?”

    “呃……”小埋闻言先是一愣,随后也噗嗤噗嗤笑了起来,拉住真白的手,笑嘻嘻地说道,“我很期待椎名真白老师下一期的漫画连载哟?”

    真白认真地点了点头,语气有些飘忽地回应道:“刚才那一幕,我也会画进去的。”

    “诶?”小埋有些愕然地扬起了眉毛,随后面带薄红,鼓着脸嗔道,“我我我……我才不在乎呢!”

    丽塔笑意盈盈地看着两人,脑海中回忆着之前真白父亲告知的消息,表情略显不舍。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而待我来思时,又是否会是雨雪霏霏呢?

    “……原来是这样吗?”弄明白前因后果后,姜煜有些郁闷地撇了撇嘴,随即又有些疑惑地反问了一句,“但是依照刚才伯父您的话来看……您应该是反对真白成为漫画家的吧?”

    电话那头的真白父亲又叹息了一声,随后说道:“……没想到从别的男人口中听到自己女儿的名字,也显得如此不快。”

    “……您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姜煜嘴角抽了抽,似乎有些明白真白父亲到底是个怎样的性格了——说到底,能够跟他那位父亲成为莫逆之交的,年轻时候又能够正经到哪里去?

    “哈哈……”真白父亲爽朗地笑了起来,然后立马又换回了那副沉稳的语气,“毋庸置疑,我的确是希望真白能够成为画家。要是像真白这么会画画,我觉得任谁都会认为当画家比较好吧?大家都会这么觉得,我不否认自己也是其中之一。”

    下一刻,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变得前所未有温柔了起来。

    “但是,我至少还知道,所谓的艺术家,不应该是被谁强迫才当的。”

    心不甘情不愿地画出来的画,确实不太可能打动别人的心,因为像这样的情绪,出奇地容易在画作中表露出来。

    这一点,姜煜就经常从英梨梨交上来的原画里发现。而那些感情无一例外的,都充斥着令人瞠目结舌的热情。特别是夏i那档子青梅竹马之间的二三事发生过后,英梨梨画作里洋溢的创作热情,变得简直都快要溢出来了。

    这也是姜煜虽然觉得英梨梨的性格很麻烦,但从来不会否认她的能力的原因。

    “我只教了真白绘画。自己无法完成的梦想,便无意识地托付在自己女儿身上而束缚了她的人生。”

    听到这里,姜煜张开了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只是看了几眼不远处跟小埋闹腾着的真白,轻叹着摇了摇头。

    把自己由于天赋、时间或者物质条件无法完成的梦想,寄托在子女身上,想必是天下间所有父母都会有过的念头吧?

    区别只是强迫让子女接受,或者是选择性地给出这条道路罢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程序员在二次元》,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