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180、此后她的余音不绝

作者:一介白衣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雷霆山下。

    暴雨之中,五行大阵投放出来的水镜时而被雨幕遮挡,叫人看不清楚究竟;然而姬纸鸢魂飞魄散的一幕,却清清楚楚地映现了的。原本比暴雨还要响亮的议论声,就此中断,人们犹自不敢相信,名花榜第一的美人,竟就此灰飞烟灭。

    “九九八十一根丧魂钉,竟不能让她叫出声来……”有人喃喃自语。

    无论之前是充满恶意的,幸灾乐祸的,同情的,鄙夷的,轻蔑的,怜惜的,到此也只剩下了震撼。因为这世上还没有人能完整受下双九而不发疯的。无论你去找什么理由,无论是否藏有什么侥幸,都不能抹去这一个事实,再挑剔的人,都只剩下了钦佩。

    画面中的燕离,没有办法发出声,只是张着空洞洞的嘴,像要呕出什么来。他的全身都在颤抖,面庞上的每一寸肌肤都仿佛痉挛,任谁都能领悟到他那深入骨髓的痛苦。

    似乎终于领悟到事件的“不正当”,五行院将投影水镜的神通给收了回去。但却有声音发出

    “莲花座弟子姬纸鸢,与魔族勾结,今赐双九,以儆效尤。四日后再开双九!”

    如果说来观礼的人对姬纸鸢产生钦佩,那么与姬纸鸢熟识的好友,心情就要复杂多了。

    山脚下数不清的茶棚其中一个,众人都站着说不出话来。

    连海长今久久无法出声,原本他这一脉的人,对女人别外都有一份怜惜之心,何况像姬纸鸢这样的女人。可无论怎样,木已成舟,他也无法改变什么,只能长叹一声,然后随时防备着。他要防备的没有别人,自然是对姬纸鸢忠心耿耿的马大将军。

    “畜生!畜生,这一帮子畜生!”

    马大将军整个人都不好了,眼睛血红血红的,像穷途末路的野兽,发出临死前的咆哮,“老子杀光你们!”猛地撞开支撑茶棚的柱子,欲要冲入雨幕。

    “马兄冷静!”连海长今早有预料,连忙展开折扇,反向一勾,无形的力场,自然地将马关山钳制住。

    “滚开!”马关山此刻已是六亲不认,谁敢挡,他就拿

    谁开刀。黑漆漆的刀光从他身上炸裂开来,“砰”的一声,将连海长今给震退开去,然后大吼一声,冲入了雨幕。

    连海长今连退数步站定,苦笑着甩了甩发麻的手,“马兄的大黑天魔王刀果然是得了真传了。在下去找他回来,二位姑娘等我消息。”

    “不用了,这有什么打紧,原本计划被暴雨延误,现在可好,五行院可是申明了的,四日后再开双九,也就是说,我们还有四天的时间救人。”

    几人之中最冷静的当属唐不落了,她一面安抚着般若浮屠,一面平淡地说道“至于傻大个,让他去冲杀一番,也有利于我们的计划的进展。五行院的除非长老一辈的出手,年轻弟子又有几个是他对手。”

    连海长今想了想,便也作罢。听着般若浮屠情不自禁的哭泣声,想到她从小跟姬纸鸢一块儿长大,可以说情同姐妹,不禁惨然一笑“没想到陛下对燕兄的感情如此深厚……”

    唐不落道“他们一直相斗,互为敌手,彼此就成了最了解对方的人,因为了解,所以欣赏,也因为……他们一直都很孤独。”

    “孤独……”连海长今咀嚼着。

    唐不落道“两个孤独的灵魂,也许从一开始就相互吸引着。你以为燕离要毁大夏,姬……”她原要直呼其名,不知为何却改了口,“女帝全然不知么?她只是不愿去选择,而让命运做出了审判。”

    连海长今喃喃道“命运……唉,命运为何总是要这样捉弄人,燕兄的身世……可是,前番已逃走了,为何又抓回来……”

    五行院将苏小剑救人及姬纸鸢抓人的事迹很是渲染了一番。

    唐不落道“连海公子虽是个十足十的君子,且对女子独有见解,却也有不足。”

    “愿闻见教。”连海长今道。

    唐不落幽幽地道“因为抓燕离回去,是为了完成她的复仇。倾尽了仇恨,余下来的,便是她那刻骨铭心的无法磨灭的爱。剑和桃花,相生相伴,凋落了,就葬在剑旁,这也是她早就决定了的归宿吧。”说到这里,她闭上了眼睛,试图抹去脑海中反复闪

    现的、姬纸鸢临死前的神情。由来已久的疑问,也终于得到了解答。

    “如果一定要,我也可以为他死,但我不能像你一样,别无所求……你爱他,就只是你爱着他,而我爱他,却要得到他……”她的脸庞因为痛苦而皱起来,小手紧紧地攥住,“我不如你……”

    茶棚里再无余音,只有暴雨不断击打棚顶的声响,像一首听不出韵律的哀歌。

    “公子,公子,找到了……”

    暴雨中一个青衣小厮冲进来,对连海长今道,“您吩咐找的人,找到了……”

    连海长今正要细问,忽然神色微动,抬手打住了小厮的话头,向唐不落望过去。

    唐不落眉头一挑,纤纤玉指曲起,向棚顶一隅弹去。只见一道金光激射过去,“轰”的一声炸响,金光四溅,从微末中可窥见,分明是一丝一丝极细的金色火焰,在这暴雨之下,丝毫不熄,卓然傲岸地左右冲突,雨幕一时间断层,非常之骇人。

    “金乌真焰,不,不落城……”暴雨中一个掩不住的惊叫。

    “子固师兄,你怎么样!”跟着是一个惶恐怯弱的声音。

    “金乌女王且慢动手,我等乃是藏剑峰弟子,此来没有恶意,快请收了神通……”另一个声音接踵而至。

    唐不落心情很不美丽,出手极是狠毒,见对方竟能撑到这时候,便按住了脾气,收了金乌真焰,叱道“鬼鬼祟祟,干什么?”

    暴雨中,曹子固跌落在茶棚外,四五个人急忙地围过来,防备着唐不落再次出手。

    黄承彦扶起曹子固,一面隔去雨水,正要开口,被烧得痛彻心扉的曹子固却抢先骂道“干什么?若不是你这疯婆娘先派人追踪我们,我们至于跑来看你?你以为你是谁啊……出手竟然这样狠毒,你简直……”

    轰!

    曹子固话未说完,茶棚整个膨胀炸裂,一团比方才大上无数倍的金色火焰宛然太阳般升起。曹子固的脸一下子涨成了猪肝色,后面的话,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