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179、于微末处见得意味

作者:一介白衣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从龙首山顶部那如梦似幻的仙境上沿天梯继续攀登,便是有天下第一秘境之称的“天涯海角”。

    晨雾起时,一朵一朵的仙云焕发着饱满生机,渐次地舒展形状,宛然一朵朵昙花的盛开。又在微风中凋零。只是它们的凋零,是一个全新的起始。倘若周而复始,倒也称不上天下第一,到了午时,阳光蒸发了多余的水雾,开始降下彩色甘霖,宛然一场彩虹雨,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能感受到它的曼妙与奇幻。

    然而这二者,却都比不上晚霞。天涯海角的晚霞,比别处都不同,因为星海近在咫尺,几乎伸手就能触摸,在橘红的云霞里透入炽白的流转不休的星光,则绚如注入金色橘汁的银河。

    流木冰见每到这时刻,就觉出自然的神秘而且伟大,绝不以为这是人力可以办到。她每凝望那河流,就仿佛看见时光在那里流淌,就觉出让许多人执着的情爱怨恨的渺小。她自感也是其中一员。

    “恨姑且不论,爱得伟大,又有怎样意味呢?”她自言自语。“薇薇常说‘若是真的深爱对方,便是死也要在一起的。’可时光流逝,万物凋敝,便是伸手可摘日月星辰的修行者,终有一日也是要离别的。何况人之情爱,常常不能长久。”

    这数日功夫,不见此间主人回转,流木冰见已学会消磨功夫,这在从前是绝不会发生的。自言自语,便是自己说给自己听,在别人眼中,多半是有些疯子的潜质。不过,自言自语又多半常常伴随奇妙的顿悟。

    流木冰见没有顿悟到自己,反而想起了姬纸鸢。她觉得这个女人太冷淡了,既不会幽默风趣逗人笑,又不会作势装相扮可怜,注定讨不得男人的喜欢,虽然在名花榜排名第一,追求者却比不上顾采薇,就是明证。可她知道,这个女人的可爱,只有她爱着的人与爱着她的人才能体会。

    “纸鸢,你说燕离从小颠沛流离,吃了许多的苦,不愿他再举世皆敌,无容身之地,求我无论如何想办法还他一个清白,还说一定有办法拖到那一天。如你所料,我此行很耽搁,丧魂钉归到五行阴魄池,最短也需要四日才能重新启用,若你真能争取到这四日功夫,我定然还他一个清白!可是……”

    流木冰见低下头来,望着眼前空荡荡的楼阁,喃喃地道,“你说的办法,究竟是什么呢?”

    时光河流忽然阻断,云潮涌动着,楼阁的灯,忽然亮了起来。

    流木冰见站了起来,因为她知道,此间的主人终于回来了。

    “外面是谁。”苍老的声音响起来。

    “晚辈昆仑传人流木冰见,拜见上人!”流木冰见抱拳躬身。

    “不错,昆仑后继有人。”那苍老的声音说。

    “多谢前辈。”流木冰见坦然道。

    苍老声音道“你的坦然很叫人舒服。不像许多小孩,谦逊得让人作呕。”

    流木冰见笑道“只因晚辈确有让前辈承认的自信。”

    苍老声音也笑起来,“你才这点年纪,苏掌教已用六道冰月神针来封你修为,再过几年,等你踏入神圣领域,能跟你一较高下的,就没有几个了。不过,天涯海角可是不易闯的,你费这样大力气,总不至于只是来见本座一面的。”声音的主人自然是道庭的寰宇神仙,太虚上人李青彦。

    流木冰见道“能面见上人,是晚辈天大殊荣,原不敢奢求更多;然晚辈有一至交好友,因遭到奸人陷害而身陷囹圄,委实背负着天大冤屈,故专程来此请上人出面,替晚辈好友主持公道。”

    “哦?这人间有何事你解决不了,非要本座出面不可?”太虚上人道。

    流木冰见一听,就知道这位世外高人怕是对三界的事了如指掌,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只因那五行院冠晓龙指认藏剑峰燕离为魔族卧底,害得燕离要被执行双九,然而事实真相并非如此。”

    “真相又如何?”太虚上人道。

    “燕离不是卧底。”流木冰见道。

    太虚上人道“为一个身上流淌魔血的魔族辩白,也是昆仑传人的义务?”此言听不出口吻的变化,但却真个诛心。

    流木冰见细眉一轩,眼神微变“上人也以为,身上流着魔血就是魔族?”她的眼神的变化,证明她并没有被夸得找不着北,仿佛那就是事实。

    楼阁内久久没有传出声音。

    流木冰见总算没有失望到底,继续说道“燕兄体内流着魔血,是确凿无疑的事;然而他究竟是否做过对

    不起九大的事,恐怕存着很大疑问。如今各派查也不查,便要对他用刑,日后被人说道起来,九大恐怕撇不开‘草菅人命’的嫌疑吧。”

    太虚上人沉默了许久,才缓缓道“这人间许多事,足够很多回味,值此正魔大战,为了三界的和平,弟子们的流血牺牲,可以看作是必要的。”

    流木冰见心中一沉,道“上人以为此事毫无转寰余地?”

    太虚上人道“如今双九已过,一切成了定局,纵是能转寰又如何?”

    流木冰见道“即便燕兄已死在双九下,晚辈也要还他清白!”她咬牙取出昆仑令,“此乃昆仑意志,望上人斟酌!”

    “昆仑愿为此事动用昆仑令?”太虚上人吃了一惊。

    “晚辈是从家师手中取来。”流木冰见道,“家师虽不插手,但给了晚辈昆仑令,已足够表明态度。”

    “昆仑令只有一次机会,无论需要九大做什么,都要无条件履行。从此以后,昆仑令就不复存在了,你可考虑清楚了?”太虚上人道。

    “晚辈考虑清楚了,绝不反悔。”流木冰见道。

    “也罢。”太虚上人叹了口气,取走了流木冰见手中的昆仑令,然后道,“既是昆仑一力担保,日后那人做出什么妨害三界的事来……”

    流木冰见接口抢道“自由昆仑负责到底。”

    ps我总是拖着不写,因素很多,也有一大部分是偷懒。这一回实在酝酿太久,写出来又不甚满意,如同一记重拳挥空,让我很有不着力感。而从此倾国之虐,让我再也无法跟别人推荐,(日子那么苦,我总不能叫别人来哭一哭)实是作茧自缚,怕也是另一种方式的自嘲。有一种神,你信仰他就存在,你不信仰,他就是空气。人大抵也是如此,渴望着被关注,成为话题的中心,看到在说‘我’,才能充分感受到存在,否则就是一个人在那里苦闷。

    另外,新近领悟,写东西毕竟也是一个职业,各种断更,也是对这个职业的一个不尊重。而写东西之于我,仿佛也有另外的意义,就是花时间去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就好像人生的一块砖,砌上去了,就多一重圆满,拿去做别的消磨,是用一点少一点。我想尽量地纠正一下自己的态度,希望诸位多多监督。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