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173、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1)

作者:一介白衣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人界,巨鹿境,起始镇。

    在一个难得日照的清晨,尉迟真金极随性地坐在院中台阶上,读罢了信中内容,抬头看向远望仙界的玥儿,暗暗地叹了口气。他很肯定,小姑娘这次没耍花招,更没有偷读信中内容。

    信中内容如下尉迟亲启。

    “值此起始方兴未艾,吾独脱此身,累卿劳烦甚多,吾心甚疚。吾身系起始之存亡,临危受命,应卿以厉兵秣马、自封为王;然非吾愿。吾之余生,惟愿悟得生命之精彩,朝晖之艳丽,负不得天下苍生。今大势已起,还望另寻明主。小魏王胸怀担当,知天命,明事理,若为天下之共主,则盛世太平。吾余一心愿,玥儿非吾血脉之亲,吾悯其身世,留于身侧,不意埋首仇恨,疏忽教养,今已成大患。吾不愿她日后为天下共敌,望卿以浩然正义洗其罪孽,做个凡胎,安度此生。”

    信的内容到此戛然而止,没有落款,仿佛一种无声的诀别。

    尉迟真金能感觉到小姑娘那种期待而且兴奋的心情,用一种平淡的口吻道“玥儿,主公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玥儿第一次听到尉迟真金饱含深意的问题,她小小年纪,心灵早已不清澈,因此随着问题,许多思想蔓延。她仍作天真状,无辜地眨着眼睛。因为她知道,眼前这个老人,只消一根手指头就能捻死自己,随着越深入黑暗,感受便越是深刻。

    “玥儿是主人的玥儿,主人是玥儿的主人。”她说。

    “你错了。”尉迟真金道。

    “玥儿哪里错了?”玥儿装作气鼓鼓地不服道。

    尉迟真金道“你既不是主公的,主公也不是你的。你们都是这天地间真实存在的独立个体,彼此相依的,是情感的牵系。”

    “是这样吗?”玥儿睁大眼睛,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

    尉迟真金此次却毫不留情地拆除小姑娘的伪装“于你而言,主公是你在生命中最灰暗的时刻照亮你内心的一束光。但你以她为救赎,为一件宝物,却从未把她当成一个独立个体,一个精彩有趣的生命。你只想将她完全占有,好救赎你堕落的灵魂,所以凡是一切靠近主公、试图夺走主公的,都是该死之人。”

    “你胡说!”玥儿的脸色在这一刻完全变了。

    尉迟真金淡淡道“你不承认,只是你如今还领悟不到,到你能掌控许多人,不,我是说,数不清的人的生死,你会膨胀,会认识到这世界最粗浅的真理,但凡自以为掌握真理的,无不急于与低等划清界限,你会无法忍受“侍女”的角色。”

    “不,不可能,玥儿不管怎样都不会背叛主人的!”玥儿愤怒地大声争辩。

    尉迟真金道“是吗,哪怕主公在信上要求我废去你的修为?”

    “什么?”玥儿的心狠狠地一颤,紧跟着一痛,又惊又怒的她,将恐惧抛到脑后,指着尉迟真金的鼻子大声骂道,“老东西,你敢胡说,信不信我把你做成人偶尸!”

    尉迟真金也不恼,笑着摇了摇头,道“好,就换个名目,假如主公来信要我废你修为,你做甚么感想?”

    “我……”玥儿原有什么要脱口而出,只是喉咙像被什么哽住,莫名就被巨大的悲伤侵染,无邪的大眼睛里,慢慢地渗出了眼泪,“我不知道……玥儿不会伤害主人的……永远不会……”

    尉迟真金见此,不由得深深地叹了口气。主公啊主公,你以为废她修为,就能灭却恶念,使邪恶不再有生长土壤吗,您想得太简单了。邪恶不以力量强弱而改变性质,邪恶永远都是邪恶。

    “但是主公,真的善良的灵魂,一定是饱经罪恶的。”他看着玥儿的眼神忽然变得温柔许多,“玥儿,老夫早就说过,会给你时间成长。从今日起,你便是大千界的一员了。”

    玥儿还沉浸在莫名悲伤中,忽觉身边情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知何时竟来到一条边镇长街。万里风沙遮天蔽日,街道上路人恐慌逃窜,城门处,几十上百骑挥舞大刀,呼喝杀来,顷刻间血染黄沙。

    耳边持续响起尉迟真金的话语“你在这里可以为所欲为,杀人、放火、奸|淫、掳掠,哦,老夫忘记了,你恐怕对后二者不感兴趣。不过没关系,你年纪也到了,这里与真实世界无异,你可以寻找美男豢养,让他们做你的奴隶,满足你全部的,就好像当初你的遭遇一样。”

    “放我出去,你这个老变态!”玥儿只当那些是幻象,兀自破口大骂。直到马匪的砍刀劈落她几根头发,才终于嗅到死亡的危机。

    尉迟真金的声音适时响起,正大光明,而且堂皇“你想逃出此界,只有两

    个办法第一是将它完全毁灭,就可回到阎浮;第二是领悟真善之念,自我净化你心中的邪恶,从此心怀仁善,方可脱离此境。”

    此世当无涯,苦海作扁舟。

    ……

    新阎浮历六六九年,转眼隆冬已过,在与六七零年的新旧交替中,雷霆山迎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暴雨。

    六七零年元月初一,遮天蔽日的黑云,使得整个雷霆山如同陷入永夜,到了辰时,仍然一片黑暗笼罩。

    尽管如此,受邀观刑的宾客依然准时抵达,井然有序,鱼贯入座,并向刑台投去正义之士的轻蔑鄙夷。雷神台的设计极贴人心,让观者居高临下,不论场中如何血腥聒噪,点尘不染云中坐,做足神仙姿态。

    神光镜投影,在雷霆山下展开,并设法阵以照明,让万千散人直呼此行不虚。

    神光镜中,燕离头顶是雨霖铃,再有五行雷霆锁链捆缚四肢头颅,真是插翅也难逃了。眼看这位短短两年间如彗星般崛起又即将陨落的天之骄子,众看客表面唏嘘,内心则多是冷然嘲蔑,并猜测他能撑几根钉。

    时辰将到,厚厚黑云层外,偏有一雪白辇车,车上独坐一人,任那罡风吹拂,丝毫也不能浸入。只是那人望着下方云层,几次蹙眉掐指细算,面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神采,“无论怎么算,竟然都是大势之变,莫非本座还有甚么漏算?”

    “掌教。”

    远处一神光逼近,很远就听到喊声。

    李半山应了一声,温和道“天涯,前线部署怎样?”

    雪天涯从按落神光,从一件宝器上下来,向李半山抱拳道“众同道如今与魔族生死激战,每轮都有伤亡,是以弟子很轻松便将此间事隐瞒。”

    李半山点了点头,道“甚好。那几个人不要知道,以免惹出什么风波,给正魔大战增添变数。你来了也好,我看这天变来历莫测,行刑怕有风波,你且隐去形迹去观察,看有谁人破坏,格杀勿论。”

    “弟子遵命。”雪天涯自去。

    李半山沉吟半刻,目光直透厚厚云层,落到燕离身上“若有变数,本座便亲赐你死刑,也算你死得其所。”

    ps最近很忙。接下去会更忙。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