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87章 同归于尽

作者:甜虾蘸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几乎是在赵玄呼喝声刚起,那冷家四大先天宗师便立马就有了动作。

    也没见他们如何作势,他们的身影便开始变得模糊,在“锵”地爆鸣中,一片泼雪似的刀光便迎头向楚然洒了下来。

    四大先天应该是练有某种合击阵法,刀光朴实无华,但却力道十足,封闭了楚然周围空间,不给他半点腾挪闪避的余地。

    无边寒意凛冽,潇潇戾气酷杀。

    出于对危险的直觉,楚然根本没有等到四人靠近,他双脚所站立的地面骤然下陷,在强大的反震力之下,人便已经冲天而起。

    虽楚然从空中脱围而出,但在没有借力的情况下,待他力竭之时,势必要付出可怕的代价。

    这个道理,那四位先天强者显然也明白。

    所以,他们刀势未消,雪亮的刀光夹杂着狂暴的真气,虽劈绞在空中,但暴烈而又决绝。

    刀花盛开,水泼不入。

    在夜空中,绽放出妖异而又诡谲的美丽。

    诚然,此刻的楚然已经力竭,若是在蜕凡境,自可踏空而行,凌空反击。可他,现在不过先天二品。

    只是,这四位先天老者却是忘了一事,楚然手中所持,可是长枪……

    一寸长,便是一寸强。

    这是颠扑不破的道理。

    楚然身躯在半空倒立,银色长枪以极高的频率颤抖着,发出令人心悸的低沉嗡鸣。

    真气涌动间,亮银枪锋尖处,顿时光芒大作,如流星般坠落。

    枪尖直指居东一老者头顶,充满凌厉噬血之意。

    裂空厉啸大作,可那老者却无惊无惧,手中长刀稳定,连半点改变轨迹的意思都没有,依然劈砍向前。

    在楚然如此强悍的枪势面前,他居然不闪不避,心志之坚毅,令人头皮发麻。

    “噗!”

    锋利的枪尖,没有丝毫阻碍地破颅而入,只是一个照面,冷家四大先天便折损一人。

    头顶被那记狂暴至极的一枪生生洞穿,继而,在楚然抽枪之时,那老者发出惊天惨嘶,浑身颤抖中,头颅顶端红白之物迸射,当场气绝身亡。

    眼见同伴遭受如此血腥恐怖的一幕,其他三位老者却面色如常,连眼皮眨一下都欠奉。

    出手便杀了一人,可楚然的一颗心却沉入了谷底。

    很显然,这四人皆属死士之流。

    所谓死士,便是家族中从小培养,这种人随时都以为家族送命而感到荣耀,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

    他们明知道楚然曾经打败过先天三品的冷义,出手便是全力施为,根本没有半点试探留手之意。

    更为决绝的是,他们居然老早便有牺牲一人的打算,宁愿以死换伤,也要将楚然留在此地。

    来不及有任何反应,楚然力竭而落,身陷那一片雪亮的刀光之中。

    只是,他手中的亮银枪如炽烈的阳光般亮了起来,极为狂烈的力量在顷刻间汹涌喷出,瞬间便在身体周边形成一道防护网。

    “叮叮当当”声不绝于耳。

    就在这一瞬间内,便已经响起无数金属交击的脆鸣,如雨打芭蕉般密密麻麻,令人血液都为之沸腾。

    此刻楚然全面被压制,根本无法捕捉对方刀光的轨迹。只能凭借自己的战斗意识,进行最无奈、也最直接的格挡。

    在最后的一声清脆的巨响之后,刀光忽敛,楚然如受伤的大鸟般惨然掠起,手中长枪划过,一式‘裂星’,暴烈的枪尖处,带起一溜血珠。

    “噗!”

    离楚然最近的一老者,肩胛骨处已碎裂飙血,可他浴血吸气而立,冷峻而又苍老的面庞没有丝毫动容。似乎早就有所料般,长刀如泣,悍然而又霸道地向楚然后掠的头顶劈去。

    即便是受伤,此老连闷哼一声都欠奉,仿佛根本就不知疼痛为何物般,刀出之时,已抛却了自身所有防御,裂空之声顿时大作。

    似已将所有的精气神都灌注在这一刀中,那老者脸上古井无波,所有凶猛的杀意,与浑身的真气,尽在此刀。

    刀光如雪!

    刀势如雷!

    刀重如山!

    他是此地唯一的二品先天宗师,但若能杀死楚然,他不吝与对方同归于尽。

    此刻,离四老刚刚动身起,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只是刚刚照面,战斗便残忍酷厉至极。

    半空有乌云飘来,将天上明月遮在了云后。整个碧波湖都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仿佛不忍见此地惨烈的一幕。

    可赵府内院中,依是亮如白昼。

    **

    阴暗的地下室,随着交响乐带有动荡的有力音符,顿时弥漫着一种令人惊悸的气氛。

    而拿着高温喷火焊枪的赵承乾,如癫痫般闭目双手舞动,随着音乐的节拍摇头晃脑。

    如此神经质的表现,更令人毛骨悚然。

    刘亚缩在角落,哆嗦着死死闭眼,似乎不忍见到接下来的场面。

    他想离开这里,只是,他又怕这样会触怒赵承乾。

    记得第一次,他看到赵承乾将某位得罪他的小明星,生生扒光用钢丝绑缚在铁杆上,放在火炉慢慢炙烤时的画面。

    那女星凄厉的惨叫挣扎,白皙皮肤慢慢碳化龟裂,继而渗出如脓般黄褐油脂,以及,那空气中浓郁的烤肉香味,令刘亚当场作呕。

    可当他提出要离开时,暴怒的赵承乾,却认为刘亚不肯跟自己一起享受这令人愉悦的时光,差点把他也绑着一块烤了。

    从那时开始,刘亚便再也没有违拗过赵承乾的任何指令。即便是……他的私处,已经千疮百孔惨不忍睹!每次上洗手间,都犹如炼狱。

    “承……承乾,你……”艰难地吞下一口唾沫,刘亚终究还是忍不住心头怪异的感觉,艰涩地开口问道:“你准备把她怎么样?”

    若是陌生人倒也罢了,可眼前的柳如烟,那是他曾经追过的女孩。

    纵然并非是真心实意,可眼睁睁地看着柳如烟被赵承乾凌虐,他始终觉得……于心不忍?!

    那是人啊!

    不是畜生,不是毫无知觉的其他事物!

    听到刘亚的声音,赵承乾神经质地打了个哆嗦,这才睁开眼回头怪异地笑了笑:“怎么,你也想玩玩啊?”

    招招手示意刘亚过来,赵承乾压低嗓子,兴奋地睁目道:“记得我们第一次烤人玩吗?不过瘾,死的太快了。这次,咱们用这个……”

    晃了晃手中的喷火焊枪,赵承乾的声音有压抑不住的激动:“先烧她的眼睛。你知道不,眼球晶体被高温灼烧,会膨胀,脱落出来,然后如爆浆般,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