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八章 有惊

作者:明海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重延先前听了叶知秋的话,也想安抚围庄有功的老曹一番,说道:“曹统领想太多了,不管是不是让,他猜对了便得赏,我是太子,当然要赏罚有度啊。”

    说着,朝太子妃看了一眼。

    朱芷洁知道他的意思,便从袖中取出方才丈夫暗中交予她的那两方太师墨,盈盈笑道:

    “我听太子说起过你这名字的由来,想必你父亲也是有所期冀。既然如此,这两方墨大约还能用得上。望你将来学有所成,能为太子有所助益。”

    老曹见连太子妃都亲自张口了,叫苦不迭,他飞快地瞟了一眼陈郑二人。

    他们会动手么?

    如果赏赐便是暗号,这便是开了祸端么?

    上天保佑,希望如叶知秋说的那样,不是太子要和自己翻脸,而只是陈郑二人心怀险恶!

    老曹紧紧地握着那把尖刀掩在盘边,看着儿子站起身来。

    一步,两步。

    跪拜、接墨、再拜、起身。

    儿子的每一个动作都让老曹觉得时间过得漫长无比,不知觉中已是满脑门的汗水。

    然而一切都平静得出奇,太子没有翻脸,陈郑没有动手,儿子更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接了墨便回了座去,还冲自己笑了笑。

    不知什么时候,叶知秋已经回了座,端起酒壶亲自替老曹斟了一杯。

    “令郎才思敏捷,又得赏赐,可喜可贺啊。”叶知秋笑意不减,看得老曹几乎有了种错觉,好像下午密谈时的一切都只是在做梦,叶知秋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然而就在老曹疑惑的时候,叶知秋极小声的一句话让他顿时清醒:“还须警惕。”

    老曹惊疑,这是何意?

    现在不就是你预料的那样,陈郑二人是想陷害我么?我只按兵不动便可,如何又要我警惕?

    他瞥了陈郑二人一眼,陈麒与那裴然正有说有笑,郑却在与他使眼色,似乎颇有难言之隐。

    可老曹与他二人坐得实在太远,没法交头接耳,他只得暗自琢磨,难道还有别的花招?

    叶夫人见老曹神情古怪,轻声问道:“我见曹大人不太动筷子,可是今日菜肴不对曹大人胃口?”

    “哦,没有没有,嫂嫂的菜好吃得很。”

    叶夫人没料到他会直呼嫂嫂,脸上一红。其实她只是见到曹习文,想起丈夫提及他儿子与茵儿的亲事,所以忍不住想与老曹交谈几句,感受一下这个曹氏是个怎样的人家。

    那边裴然又被陈麒灌了几杯,已是语声渐高,李重延则与曹习文说笑不断,席间的气氛有些热闹起来。

    王公公依然忙碌着,或替太子斟着酒,或递着筷子,满脸欢喜地看着他。

    太子高兴,老奴就高兴。

    朱芷洁极少见到这样随意高声喧哗说笑的场面。

    在太液城时,用膳时永远都是安安静静,连吃个贝壳都不出声,更别说是谈

    笑了。

    李重延与曹习文越喝越起劲,朱芷洁夹在中间自觉有些不便,索性朝丈夫笑道:“重延,虽说此举不合规矩,我看你们也不在意,索性你先与我换着坐,说话方便些。”

    李重延连连称好:“太子妃真是善解人意。”

    这么一换,朱芷洁便邻上了叶知秋。

    两人起初说了几句客气话,朱芷洁不禁叹了一句。

    “说起来,我听我姨母提过,当初还是叶大人做了我姨母的联姻婚使,真是与我碧海国渊源颇深。”

    “银泉公主殿下么?臣那时还年轻得很,稀里糊涂便受了那样的重任,现在想来都有些手足无措。”

    “叶大人自谦了,其实我也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书香门第,能使叶大人如此知书博礼。我看尊夫人亦是气度不凡,想必祖上尊氏必是恪守法度,言传身教又治家有方的名门吧?”

    叶知秋颇有深意地一笑:“殿下过赞了,臣与内人都是漳州人士,平平无奇。说到言传身教,臣的父母皆是不幸早丧,这教化么……臣惶恐。”

    “哦……”朱芷洁很有些意外,没想到叶知秋从小就这般疾苦,提到了他的痛处。她转了话头说道:“我自幼居于深宫,很羡慕叶大人能出使各国,见访各处风土人情。碧海国也有不少邻邦小国会前来觐见,但我都只能隔着远远地望一眼,并不能交谈,可惜得很。”

    叶知秋拱手道:“长夜漫漫,席间也无甚助兴,若殿下有兴趣,臣倒是可以说一些出使游历时遇到的些故事。”

    朱芷洁一听岂容错过,当即点头道:“那再好不过了。”

    叶知秋想了想,道:“这样吧,臣就说一个年轻那会儿出使过的一个小国时听到的秘闻吧。”

    “哦?是哪个小国?”

    “那小国现已国破人亡,国名不提也罢。”

    朱芷洁见他神色显然是不肯明言,暗忖大约是涉及苍梧国昔日的邦交有些不便之处,毕竟叶知秋是礼部尚书,须得公私分明,于是也就不再追问了。

    “那个小国国土虽小,但政事清明,国泰民安。国主仁德,又有一能臣,任了宰相。君仁臣智,倒与我苍梧国太师府尚存时有几分相像。国主对宰相极其信任,宰相对国主也是尽心辅佐,是出了名的贤相。然而这位贤相虽忠心无二,却总是担忧将来的事。”

    “哦?这是为何?”

    “这位宰相觉得自己已位极人臣,但富贵荣华总是过眼云烟,日后自己总有要死的一天,那么将来的家业和膝下的后代如何能持得长久才是心头的难处。时逢国主膝下有两位皇子,长子已立为太子,但次子却不死心,依然在国主面前与兄长明争暗斗。”

    朱芷洁笑了笑:“夺嫡之争果然是皇室亘古不变的话题。”

    “是啊,可手心手背都是肉,国主是个宽厚的性子,虽然不喜兄弟二人相争,却也没有办法。那宰相看在眼里,暗忖日后国主一旦

    病逝,势必祸起萧墙,那么自己又该投向哪一方呢?”

    “哦?连这个宰相都看不准将来,看来这个二皇子的实力也不可小觑呢。”

    叶知秋意味深长地说道:“将来的事,有谁能说得准呢?所以那宰相很是苦恼,后来他忽然想到一个主意。他家中有三个女儿,其中居长的两个姐姐极其聪颖,而小妹则资质平平,毫不出众。宰相想着若是把两个聪明的女儿分别嫁给国主的两位王子,那么日后不管哪一方能夺得王位,自家的地位都能保住。”

    “这宰相想得倒是周全。”

    “宰相把自己的打算和两个年长的女儿一说,俩人皆点头愿意。一旁的小妹听到,颇有不服,抱怨说,都是爹亲生的女儿,为何姐姐们就要嫁皇子,对我却只字不提?”

    朱芷洁笑道:“说得很是,不过天底下的父母哪有不偏心的?”话刚出口,自觉失言,脸上一红。

    叶知秋似没瞧见,继续说道:“那宰相便拉着小女儿悄声说,我儿啊,你也知道,你比你那两个姐姐要不如些,可爹已为你谋了条好路,爹想把你嫁给王宫的侍卫统领。小女儿听了越发恼怒,说爹你是欺负女儿心思蠢笨么?那侍卫统领与王子云泥之别,如何还说是条好路?宰相说,你姐姐嫁的虽是王子,然而有一人日后成了王后,另一人便势必跟着丈夫要失势。你则不同,你嫁于侍卫统领之后只需静观其变,侍卫统领掌护卫皇宫的一万御林军,你只需劝说丈夫投靠得了势的那一方,就一定能太平无事,这还不是好路?”

    “哦,这么说来似乎也有些道理。”

    “于是宰相便花了些心思将三个女儿分别嫁了出去,那两个王子倒也罢了,侍卫统领官阶又低,怎敢奢想自己能取到宰相的女儿还与王子成了连襟,当下喜出望外,从此对宰相岳父言听计从。然而这世上的事,就是难以预料。又过了几年没等到国主病逝,宰相反倒先病死了,留下了这三个女儿。国主本来就依赖宰相颇多,宰相一死,国力渐渐衰败,纷争不停,两个王子趁机彼此栽赃,将国政的过失拼命归咎到对方的头上,把国主闹得每日心烦意乱。不过两年,那国主郁郁寡欢,跟着病逝了。”

    “这么一来,这国家的太平日子就到头了吧?”朱芷洁听得眉间一忧。

    “正是,夺位之争几乎是连街头百姓都能看懂的情形,两位王子于国主病逝的第二天便已兵刃相见。本来这二人之间就是水火不容,自宰相的两个女儿嫁过去后,更是各自在暗地里替自己的丈夫出谋划策,铆足了劲儿要一较高低。很快,国中的大臣们都分成了两派各自依附,于是内战开始了。”

    “国之浩劫……”朱芷洁心想,与别国相比,碧海国真是要幸运得多,自己和妹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与长姐争些什么,和睦相处这才得享太平。她转头瞥了一眼李重延,只见丈夫正和曹习文喝得起劲,脸已经红到了下巴。还好他是个独子,也没有这样夺位的烦恼。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