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二章 虚化的身影

作者:魔笛童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云河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在过去的数天里,这种现象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

    有一次,他明明稳稳地拿着茶杯,可茶杯就突然在他手中穿过掉了下来,碎了一地。

    还有一次,他在对镜梳发的时候,看不到镜中的自己了……

    自己剩下的寿元的确不多,可也有几十载。

    就算寿元耗尽的结果是会死,那个日子应该也不会这么快就来吧?

    再退一步来说,即使自己会死,为什么是以消失的方式?

    难道自己数次陨落,虽然复活了,但生命轨迹早就消失,所以自己一死,将会魂散形灭,在这个世界上不会留下痕迹?

    可又不对,云雅说过,自己修得无上神通,灵魂将会永世不灭。即使灵魂溃散,假日以时,或许是千万年,也会重新凝魂聚魄。

    而且自己还有木星大哥传授的塑体神通。

    只要尚存灵魂,可重塑血肉之躯。

    理论上来说,即使自己死了,也会重新活过来,只是花些时间而已!

    更准确地来说,自己根本就不会死。

    最大的可能,就是不断在凡人、幽魂和没有形态的魂识三个状态之间徘徊。

    云河百思不得其解。

    看来以后有机会,要问一问云雅和木星。

    毕竟,他们两人在这些方面比自己有经验多了。

    看到云河望着儿子在发愣,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唐紫希心里有些担忧,难道小丈夫还没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此刻又想起了不开心的事,怕他越陷越深,她赶紧笑着打断他的沉思“云河,你在想什么?”

    云河这才愣了一下,回过神来。

    显然,刚才他的手从摇篮穿过那一瞬间,唐紫希没有看到。

    没看到就好……

    在找到真正的原因之前,还是先别让希希知道吧!云河不想希希为自己瞎担心。

    又或许,这并不是什么寿元即尽的迹兆,只是复活的后遗症罢了。

    也幸好,自己的手半影化的瞬间,并没有抱着儿子。

    否则,这个可爱的小宝宝就会摔下来……

    当然,就算小宝宝摔到地上也不可能受伤,因小宝宝已经达到无境。

    但是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云河仍会很内疚的。

    看来,自己暂时还是不要抱娃娃了,等到把这“病”彻底治好再说。

    云河收起不安的思绪,微笑着对唐紫希道“希希,我只是在憧憬着儿子长大之后的模样。”

    唐紫希没好气地道“你照照镜子不就知道吗?你儿子呀,长得跟你一模一样,简直就是一个饼印出来的那样嘛!”

    “呵呵,也对呢!”云河用溺爱的眼神望着摇篮中的儿子。

    小宝宝的脸跟他几乎一样,只是眉宇间多了几分精灵,大概会跟青璇那丫头一样的古灵精怪吧!

    云河突然想到了什么,从怀中掏出一块小小的吊坠。

    这是一块橘红色的琥珀。

    这琥珀,晶莹剔透,奇丽异常。

    这琥珀并非矿石,而是一种树脂的化石,埋在泥层中千万年方可形成。

    这也是白罗星的朋友送给云河的晶石之一。

    云河把它琢磨成狐狸的形状,用一条红绳系着,做成了一个吊坠。

    其实在唐紫希坐月子的那段时间,云河就做好了。

    跟青璇的七彩手链一起做的。

    那个时候,他有空,便给每一个孩子做了一份礼物。

    只不过,后来他反复受伤,直到现在才有机会见到儿子。

    云河把琥珀系在小青罗身上,然后笑道

    “罗儿,这是父亲送给你的第一份礼物,希望父亲对你的爱,就像这块琥珀那样,能千万年,甚至更悠久的岁月,一直陪伴在你身边。”

    唐紫希听着这话,心里觉得不舒服!

    这听起来,怎么觉得,云河想用一块琥珀代替他守护儿子的意思?

    难道他放弃了,觉得活不久了,才做了这个吊坠送给儿子,提前交代后事?

    唐紫希的心一阵阵绞痛,她鼻子一酸,又气又难过地说“小云河,你在说什么傻话?你想陪着儿子,以后岁岁年年都可以,何必寄托于一块死物?难道你又想离开我?”

    云河愣了一下,自知一时失言,害希希女神伤心了,他汗汗地笑笑“希希,没有,我怎么会离开你?你别瞎想啊!”

    自从生了一个娃之后,就连希希女神都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这明显就像产后抑郁啊!

    自己不就送一块吊坠给儿子,她乍就这么大反应了?

    就在这时,云河又看到自己的手开始虚化了……

    透过手背,他都能看到地板!

    他吓了一跳,连忙把手藏到后背,然后怯怯地对唐紫希说“希希,我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努力地活着,我这就去院子里潜修哈!我再不努力,一辈子这状态,将来儿子长大了,也会觉得我这个父亲不作为。”

    说完,也不管唐紫希的回应,他就跑了。

    他逃什么?慌张成那样?

    唐紫希跟他是老夫老妻了,他那作贼心虚的表情,又怎能瞒得住她?

    难道他的心事被自己蒙中,他觉得不安,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然后就随便找个理由溜人了?

    唐紫希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刚才太冲动。

    云河是孩子的父亲,作为父亲,送一份礼物给孩子不是很正常的吗?他还一脸的热情,对孩子那么喜爱。

    那礼物一看就是他亲手雕刻的,倾注了不少心血。

    再怎么说,都是他对孩子的一份心意。

    自己刚才那样说他,好像真的有点太过分了……

    唐紫希有些后悔了,可是云河已经跑远了。

    千瞳一直站在旁边,看着主人跟姑爷闹别扭,现在又后悔了,便跑到唐紫希身边,对唐紫希眨了眨眼睛,笑道

    “主人,你是不是担心姑爷?要不,我帮你去看看姑爷?老实说,就连我都觉得主人你刚才说的话太过分了!主人你试想想,现在主人沦为凡人,又为了你,呆在飞狐谷,足不出谷的,大家什么事情都不让他做,现在他连亲手做件礼物送给小少爷都被你嫌弃了,你说他的打击能少?”

    唐紫希被千瞳越说越心虚,觉得自己好对不住小丈夫!

    小丈夫对自己再怎么千依百顺,他始终是一个拥有非凡身份和经历的男人。

    而他身为男人的自尊,却遭受到自己的无情打击。

    万一去河负气而去,走出飞狐谷,遇到危险怎么办?

    “千瞳,你别说了……你快帮我去看看他啊!”唐紫希着急得心都慌了。

    “知道啦,主人!”千瞳说完,就跑出了房间,去找云河。

    此刻,云河走在小树林里。

    他虚化的程度越来越严重,不但手虚化了,连身躯都虚化了,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树下的一缕幽魂,透过他的身躯,能看到他背后的景物。

    渐渐的,他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倒在地上,连声音都没有。

    他费力地抬起头,望着透着树缝透过来的星星点点的阳光,心里又悲伤又是不甘心。

    难道……自己就这样消失?

    他有种预感,这一劫,他恐怕逃不过了。

    跑到小树林,是不是希希看着自己消失,那样的话,对希希来说,实在太残酷。

    还不如让她以为自己负气而去。

    就算这辈子都找不着自己,那起码会给她在心底留下一个希望,自己仍存在。

    希希……要是时间从头来一次,我还是会选择守护在你身边。

    云河说不了话,可在意识涣散之际,他心里不断念着希希的名字。

    他用凄淡的笑容仰望着天空,连视野都变得模模糊糊,觉得眼前一切事物都在变幻之中淡化消失。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凭空出现。

    云河还没看得清这个人是谁,这道身影已经飙到他面前,一把将他从地上抱起来,然后一掌按在他的气海,徐徐地将灵气渡入。

    不久,云河的情况就稳定下来,半虚化的身躯恢复原状。

    云河缓了缓神,终于恢复意识,抬起头,想努力地打量着眼前这个救自己的人。

    无奈他刚刚从虚化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眼睛还没适应,视野仍是十分迷糊,连眼前人是男是女都看不清楚,只是依稀地感觉到,这个人温柔地搂着自己。

    “谢谢你救了我……请问你是谁?”云河好奇地问。

    他感觉到,那个人渡给自己的力量非常神秘,带着一种时空之力。

    这样的力量,他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

    还有,这个人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好像自己认识这个人,可他又一时想不起这个人是谁。

    虽然云河已经恢复了意识,但是那个人的手依然没有离开云河的气海,不断地将灵气渡给他。

    多亏了这个人,云河在每个瞬间,都感到力量正在恢复。

    只是他依然没有足够的力量从这个人的怀中挣扎起来而已!

    “我想我已经没有大碍了,你能先放开我再说话吗?”云河不安地说。

    他不想接受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的力量。

    他得先搞清楚,这个人是谁再说。

    “别说话!你的情况比你自己想象中的要严重!再不赶快,你就会消失了!拜托,相信我!接受我的力量!我不会害你的!”那个人突然开口说话,这声音听起来是个男人,声音十分凶,可似乎在尽量抑制着本性,用“哄”的语气在恳求云河,似乎对云河的情况十分担心。

    这个人,说自己会消失?

    难道他知道自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