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忘忧客栈VS梦幻快递 第二百六十章,菩萨蛮「柒拾捌」

作者:上善又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她的意志?”

    郑陆飒本来还自己脑补着母亲很伟大,结果接过日记本一看,扉页看到的第一段话便是:

    愿世上没有隔阂,贫富,信仰,肤色,男女,身份,地位,种族大家回归本来,我们只是一生活在地球上的物种。

    郑陆飒有点被雷到了,自己母亲这是要干嘛?创建邪教吗?用蝙蝠洗脑,所有人资产共有?天天想着自己只是渺小的一个物种?

    这种大情怀,自己反正理解不了,也难怪爷爷会专门包下这间疗养院的一个病房来养母亲,这真的是,太反正常思维了。

    再大致翻看这屋里二十多本日记,将内容连起来,郑陆飒似乎懂了母亲这些年经历的所有事情……

    当年来东方发展信徒的有五百多少,被分到了不同的城市,还没发展起来,就被一个又一个的干掉了,自己母亲天天都能收到同伴的哀报。

    她没想到东方会如此排斥西方,不问来因,直接杀,越来越多的骨灰被运了回来,随骨灰一起来的还有个叫养仲箐的男人。

    他死了妻子,孩子交给别人寄养,他信仰魔鬼是因为对东方心寒了,想用另一种方式让妻子复活。

    但他太心慈手软了,给福利院的孩子们送去有原液的牛奶时心软了,从陌生的孩子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孩子,随后冰冻了所有的原液,只靠单纯的说教让别人改变信仰。

    这种傻子行为根本不可能劝动任何人,反正自己已经见识过了天堂的冷漠,地狱的邪恶,东方的排外,既然自己不能改变什么,就创造出一个属于自己的新界。

    这里没有歧视,大家只作为生物而活,这里要绝对的自由包容,为了创造出这个世界,自己可以献身以身养蝠,用蝙蝠做盾牌保护自己的信徒,赐给他们长生。

    让他们绝对遵从自己的意志,帮助更多人意识到世界的荒诞,虽然高浓度原液很粘稠恶心,但自己还是在没有稀释的情况下喝了下去。

    但自己吐出来的蝙蝠少的可怜,根本不足以保护所有人,那怕自己最开始的信徒都不能做到人手一只。

    为此我没有给菲莎蝙蝠,她虽然难过但还是理解了我,她对我的忠诚以及自身的坚毅,根本不需要用到蝙蝠的守护。

    后来越来越多的信徒拒绝了蝙蝠,他们用一颗赤诚的真心守护着我向往的正道。

    于是我把稀有的蝙蝠用于改变那些异教徒的想法,新来的信徒无论你是谁,人手一只!

    你若信我这便是盾牌可以保你平安,你若敢破坏秩序,这就是穿肠毒药,一点一点的啃食光你身上所有的骨骼。

    本来一切顺利,人人都向往我说的那种生活,心甘情愿的追随我,可东方偏偏要出面阻止,以姜家为首的圣地本土势力,第一次跟我见面,就嘲笑我来路不明出身不正。

    为了报复,我开始疯狂策反东方的能人异士,但我自从喝下原液后,一直要靠运动烤火让体温升高心跳加速,策反的人虽多但蝙蝠供应不上,难免他们会心生异心。

    直到我遇到了他,郑遥!心甘情愿将家族秘术献给我的人,秘术的代价是让他弑父,他犹豫了,他想留下自己的命好好的信仰我,于是在他表过忠心后,带我去了墓地,取了自己哥哥身上的火转借给了我。

    有了郑家神火的加持,我的计划非常顺利,一个月之内便将东西方搅乱的鸡犬不宁,解救了越来越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的人,那怕让我每天被神火焚烧,筋骨寸断痛不欲生,但看到信徒们的虔诚再苦我都能忍受。

    在这期间还出了一件更让我高兴的事情,我怀孕了!我居然像玛利亚一样以处子之身怀孕了,这是上天赐给我的孩子,我更坚定了自己的道路,为了孩子我也要给他创造出一个新世界,奉他为新神之子,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弥撒。

    只是让我万万没想到,在我临盆之时,养仲箐会带着东方的人来圣地造反。

    我已经帮他毁了地狱的条约,驱逐了异教徒,他不信仰我,还反过来倒戈相见。

    就算后来我被郑遥救走,顺利生下神子,可我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了,他们全被东方的妖火毁成灰烬。

    我要复仇,我一定要复仇!我的信仰,我的追求!是不可以被任意践踏的,只要我还活着,只要我还能养蝙蝠,我的盛世就终会回归。

    本以为这就是低谷了,却不想还有更大的低谷等着我,郑遥对我的好原来全是装的,我的神子居然是他的孩子。

    他就是禽兽,无数次趁我被神火侵蚀的神志不清时侵犯我,我早该想到的,连手足之情都能不顾的人,又怎么可能全心全意的信仰我。

    他将我关进地窖,用温度控制我饲养蝙蝠,就算地窖再豪华,那依然是地牢,就算囚禁了我的人,也囚禁不住我向往自由的心。

    已经忘记自己被关了多久,直到一个午后,从楼梯上滚下来一颗球,球就滚落到我的脚边。

    我伸手捡球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孩子,我知道那是我的弥撒,他已经会走了,有我这么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母亲一定很可怕吧。

    他就那么站在楼梯旁看着我,不敢靠近,他大概是怕我的吧……

    那怕是我看着他,心里也是五味杂陈,犹豫再三后我还是走过去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上楼把正在洗碗的郑遥打晕了。

    现在该反过来,轮到我囚禁你了!

    把郑遥关进地下室的那一刻,我的心情是超爽的,我等着他砸门跪下哭着求我给他开门。

    但我却没有想到,他平静的没有反抗,等第二天我去看他时,他自己把自己冻死了。

    原来地下室的温度足以冻死一个人,而他为了不让我养蝙蝠真的是煞费苦心了,如今自食其果也算是报应了。

    因为我不能出门,一出门身上的借来的火,就会被郑家发现,家里本就有成堆的罐头食物,吃几年绝对够了。

    可为什么食物会越来越少,我不用吃,但弥撒需要吃。

    不,他也不需要,他是神子,他不要……

    他需要的是只是继承我的意志!为死去的信徒建立起那个梦的国度。

    五年了,家里连老鼠都没了,弥撒已经饿晕了,再吃只能把地下室的郑遥拆了喂弥撒了,这里就像个迷宫,根本逃不出去……

    放弃了,刺眼的阳光,新鲜空气也没什么不好,只是郑老头的这一巴掌真的好疼……

    好在弥撒被他带走了,只要他活着,总能回来继承我的衣钵。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