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1806.进攻军营

作者:贰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文起等人各自领军向着开封府内深处蔓延的同时,刘老还有栖霞宫的两位长老也如付老这般,在夜色中化身为杀神。

    他们都不是武鼎堂暗影殿的人,没什么暗杀技巧。但凭借着这身真武境修为,能比暗影殿的供奉们杀得更干净利落。

    元屋企以为派出来上元境强者便能够让那些“宋军刺客”付出惨重代价,却没想是自己送羊入虎口。

    他没敢把身边的真武境强者派出去,导致战机被继续延误下去。

    说来也是好笑,从付俊能等人攻城门到现在。元军竟是都还没有能组织有效的应对,甚至都没什么稍微大点的动静。

    巴根死了,元屋企这边成了“孤岛”。这种情况,却又是城内各元军军营都不知道的。

    他们军中的将领不似大宋接受过新型教育的将领们那样灵活,有时候很刻板,导致中枢被‘围’以后就出现群龙无首的局面。

    元屋企派出府衙的上元境供奉不出意外都很快被斩杀掉,没谁跑到军营里去。

    刘老还有两位栖霞宫长老又都未使用意境,这让得府衙里的绿林营真武境高手也不知道有同等级别高手来了。

    就这样,元军竟是没能够在街道上组织任何的阻击。他们等于是将无数条完全能够打防御战的街道拱手相让了。

    南城区。

    因为面对着宋城的缘故,元屋企在这里设有两个军营。一个是旧军营,在原相国寺前,以前城里的守军军营。

    守军军火库也在这。

    只因为守军也都被元屋企收编,填补进军队里面,现在就没有什么开封府守军的说法。

    再就是临时搭建的新军营,离着大相国寺不远,就在大相国寺以西的原太常寺旧址。

    元屋企在这两个军营里面都布置有重兵,不下万人。而且其中多是精锐,不是北大营里的那些元军能够相比的。

    啃硬骨头就得用好牙口。

    禹兴文天立军和吕玉文的天平军在城里急奔少许时间后,分别出现在旧相国寺、太常寺的大营外。

    两军各三千将士。

    其中天立军从金格门入,现在是面对的旧太常寺外的军营。从望阳门入的天平军面对的是旧相国寺军营。

    这都是苏泉荡的安排。

    还是在大营里的时候,他就已经将这些都计划妥当。进城以后沿怎样的路线进军、应对哪个营,都有详细的部署。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管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只要是战争,这句话都应该是适用的。

    之所以让天平、天立军来嚼南城区的这两块硬骨头,是因为天平、天立两军现在就是建康保卫处中最精锐的军队。

    他们自神仙岭战役后,终究还是有着两千老将士做底子。不像是天罡军,仅仅剩下不到一千老卒,其余都是从守备军中填补的。

    虽然已经过半年,但还没法把那些守备军将士的战斗力训练到和以前的禁军相等。

    是以,现在建康保卫处六支禁军中,最强的应该是天立、天平两军。他们老底子多,禹兴文、吕玉文也都还活着。

    再就是天罡军和天满军,他们神仙岭战役后剩下的老底子不多。但多少还有些,而且文起还活着。

    天英军和天富军的战斗力现在是最低的,和守备军并没有什么两样。因为他们几乎全都是由守备军组成的。

    苏泉荡只是抽调极少数老将带着些亲兵过去,让他们就这样把天英军和天富军重新拉起来。

    这两军都在神仙岭战役里全军覆没,已是连半点老底子都没有了。

    吕玉文率着天平军的将士在离相国寺大营的数百米处停顿下来,有掷弹筒手开始架炮。

    看着大营里面稍显凌乱的火把,吕玉文的眼眶是有些红润的。

    这空气中蔓延的硝烟味道好似让他重新回到神仙岭战役的时候。

    那是全部建康保卫处将士都没法忘记的痛。甚至再过十年、过百年,这都仍会是建康保卫处无法遗忘的痛。

    很可能只要建康保卫处还在,那这根刺就还会在。

    六支禁军仅仅剩下数千人,几乎全军覆没,连守备军都被悉数打残。这在整个新宋历史上,都是从没有过的。

    吕玉文不自禁地握住了拳头。

    过去的已经没有办法改变,但是,将来却可以去争取。

    看着军营里密集的火把,他知道这场仗不好打。以区区三千人来攻打上万人镇守的军营,这样的攻坚战传出去可能是种笑话。

    但从出营的那刻起,他们就没给自己留下退路。

    这军营不管打不打得下,都得打。

    在掷弹筒手快要将掷弹筒架好的时候,吕玉文喊道“弟兄们,前面就是元军的军营了。你们都看仔细了,在这个军营里,有着不计其数的元军手里沾染着咱们弟兄们的鲜血。能不能打下它,说实话,得看运气,但现在我吕玉文想说的是,管他娘的里面有多少元军,管他娘的运气到底怎么样。打下了,就替神仙岭的弟兄们报仇雪恨,要是打不下,就他娘的下去陪弟兄们去。都半年了,老子知道你们谁心里都憋着口恶气。现在,老子要你们做的就是把这口恶气撒出来……前进!准备开炮!”

    话音落下,吕玉文带着人继续向相国寺军营靠近。

    他和他爸吕文焕一样,都有着浑身的血性。

    很快就到掷弹筒的射程范围里。

    军营里的元军虽是没敢杀出营来,但这段时间已经在里面做好防御准备。掷弹筒都已经架好,颇有点以逸待劳的味道。

    是他们先开的炮。

    炮弹有的落在大街上,有的却是落在民房旁边。

    火光四起。

    有将士在火光中被吞没,也有房屋在爆炸中坍塌。里面有惨叫胜、痛骂声、惊呼声。

    开封府是座重城,也是座大城。哪怕是在两军对垒的情况下,如今也还有许多百姓住在城里,并没有向北逃难。

    在这样的夜里突发战事,他们能做的仅仅只是在家里躲着,在黑暗中听天由命。

    而这些炮弹,却是不认人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