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六章吵架

作者:阿箩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从样式和颜色来看,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内衣,而且辛影向来没有将这些私密物件随意扔在床上的习惯。

    既然不是自己的,那么这间卧室怎么会平白无故多出一件这样的东西?

    疑惑渐渐在脑子里升腾而起,一丝丝怀疑满满从心底里面滋生。

    正当她想的出神时,眼神无意中瞥见了床边的一个物件,视线在接触到那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耳环时,辛影的鼻尖一瞬间酸涩了。

    如果没有记错,那枚耳环是属于盛雅迪的,她当时觉得好看,还不自觉的多看了两眼。

    难道……盛雅迪来过这件房间……

    她看了看地上的耳环,又看了看手里拿着的内衣,脑海中忽然有了一个不好的猜想。

    辛影嫌恶的丢开手里的东西,她站起身走到沙发边上坐下,眼神怔怔的瞧着房间内某一个角落发呆。

    “扣扣……”

    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轻轻响在耳边,辛影恹恹的喊了一声进,紧接着就看见管家端了些水果茶点走了进来。

    看见管家,辛影喉咙轻轻动了动,忍不住开口问道,“管家,今天有什么人来家里吗?”

    管家将东西放在沙发边的小桌子上,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夫人,今天盛雅迪小姐来过。”

    “那……”辛影抿了抿嘴唇,眼睛微微有些红润,“那她上来过二楼吗?”

    管家皱着眉头回想了一下,而后坚定地答道,“来过的,我上楼时碰见她正下楼,当时看见我,盛雅迪小姐当时脸上还有一些慌张。”

    慌张,听到这个词,辛颖不由得冷笑了一声,她伸出手将垂在耳边的一缕头发别到而后,“少将呢,他当时在哪里?”

    “少将当时也在二楼上。”

    管家不知道辛影为什么问这些,他将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都说了出来,话及此处才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抬眼看向面前坐着的女子,试探性的问道,“夫人,怎么了,是有什么不妥的吗?”

    辛影将头向后靠在沙发上,而后无力的摆了摆手,示意管家先出去,看出自家夫人心情不好,管家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很听话的出去了。

    叶询和盛雅迪都在楼上待过一段时间,而后盛雅迪下楼时面楼慌张,可不慌张吗,和别人丈夫做了恬不知耻的事情,再怎么不要脸的人大抵也会在仅有的良知怂恿下露出这种情绪的吧。

    辛影抬起头,越过床看向扔在地上的两件东西,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

    刚刚血气上涌,她倒是忘记了,叶询早就已经不是自己的丈夫了,如今就算是他和盛雅迪做了什么,那也应该是他的自由才对。

    原来……原来是自己在这儿碍着他们两个人的事了。

    这样想着,辛影站起身走到

    衣柜旁边快速的收拾了几件衣服,她将自己随身要用的东西都装进了箱子里。

    叶询吃完饭上楼来看见的就是这一幕,他皱了皱眉头,而后走上前去伸手按在辛影收拾东西的手上,疑惑地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好好地,怎么突然收拾起东西来了?”

    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感受到他掌心传来的熟悉温度,巨大的委屈感自心底猛然升腾而起,她轻轻吸了吸鼻子,强作镇定的说了三个字,“放开我。”

    叶询敏感的发觉她情绪上的不对劲,耐着性子轻声询问到,“怎么了,我听着你的声音好像带了些许哭腔,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辛影的情绪就是在他这声极度温柔的询问声中彻底崩溃的,她将手猛地从叶询掌心抽出来,不管不顾的坐到地上,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叶询,你现在又在我面前装什么大尾巴狼,你背着我做了什么事情难道自己心里面没点数吗,这会儿又在我面前开始充好人,你当我辛影是这么好玩弄的吗?”

    说到最后,她开始不断的抽泣,其实辛影并不想在叶询面前这样狼狈,爱的时候好好在一起,不爱的时候潇潇洒洒的离开,这才是她一贯的作风才对。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眼泪好像突然之间不受自己控制了。

    “小影,”叶询一头雾水,他伸出手试图将面前的女孩搂进自己怀里,“我做了什么事情让你这样生气?”

    看见对方伸出来的臂膀,辛影用力打开了,他伸出手去指了指床边,“你自己去看看那是什么。”

    叶询皱了皱好看的眉头,而后站起身走到了床边,当他瞧见一件女性的内衣时,原本就皱着的眉头在此刻皱的更紧了。

    “这难道不是你的?”

    叶询是个聪明人,对于面前发生的事件,他心里面已经有了些许剖析,尤其是在看见这种特属于女性的私密物时。

    “你看见旁边的那只耳环了吗?”辛影抬起头来看着不远处站着的那个男人,她的眼睛里因为蕴含了泪水的缘故,所以显得亮晶晶的。

    听见她的话,叶询转过头又扫视了一圈床边的位置,适才发现,就在内衣的不远处,放着一个小到不易察觉的物件。

    他轻轻蹲下身子将那只耳环捡起来,好看的眼睛里露出更深的疑惑来,这只耳环他并没有注意过,不过辛影的耳环他是很熟悉的。

    很显然,这一只耳环不是她的。

    叶询脑海中立马意识到了什么,他豁然抬起头看向不远处地上坐着的姑娘,反问道,“你怀疑我?”

    “不是我怀疑你,而是你做事情值得让人怀疑,叶询,盛雅迪今天为什么会来家里,你们两个人为什么会在楼上单独相处,最后卧室里为什么又会出

    现她这么私密的东西?”

    说着说着,辛影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被人污蔑,叶询原本是很生气的,可是看见辛影这样,他一整颗心都不自觉柔软了下来。

    “小影,”叶询走到辛影身边蹲下,他抬起头深情的看着面前姑娘,“你听我给你解释,今天盛雅迪跑到家里来,我事先是真的不知道,而且,当时我并没有同盛雅迪一起待在楼上,她在楼下坐着,我在二楼书房看书,不信你可以问管家,我离开的时候让管家陪着她的。”

    如果不是她刚刚已经问过管家了,可能会相信叶询现在给出的答案,辛影伸出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痕,她强行压制住喉咙里的哽咽声。

    “你不用再跟我解释了,事实如何那都是你和盛雅迪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不是吗,反正我们已经离婚了,反正她现在才是你名义上的女朋友,我没有任何资格和身份来质问你。”

    说完这句话,辛影埋下头继续收拾起边上的行礼,叶询伸出手不管不顾的将她搂进了自己怀了,辛影本能的想要反抗,奈何她的力气根本就没有办法和一个成熟男人抗衡。

    “我说过了,我心里面就只有你一个人,辛影,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呢,今天的事情着真的就只是一个误会,我跟你保证,我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叶询是真的着急了,在说这话时,他的语气中掺杂了几许显而易见的颤音。

    辛影听见耳边传来的话语,眼睛里被雾气包围,是了,他嘴上说着爱自己,可是却不愿意和自己去领证,嘴上说着心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可是却带着另外一个女人回家。

    如果叶询的爱是这样的,那么她宁愿不要。

    “放开我。”辛影突然冷静了下来,她呆呆地看着玻璃窗户外面逐渐暗下来的夜色,平静的说道。

    叶询从未见过她这个样子,紧紧拥着的双臂不自觉松开了。

    “叶询,”辛影将视线收回投掷在面前男人身上,“我有时候觉得你的确很爱我,可我有时候也觉得你真的一点儿都不爱我,这段日子我一直在说服自己不要去想也不要去在意这些问题,只要能够好好待在你身边把宝宝生下来,我就心满意足了……”

    “可是……”辛影顿了顿,她轻轻咬了咬嘴唇,被牙齿咬过的地方泛出一丝丝清白,“可是我今天才发现,我是真的没办法不去在意这些问题,你同盛雅迪本来就是青梅竹马郎才女貌,而我就只是一个突然出现在你世界里并打乱你生活节奏的路人,对你来说根本就无关紧要……”

    “不是,”叶询紧紧盯着辛颖的眼睛,一字一顿无比坚定的说道,“你不是无关紧要的路人,你是我的妻子,是我孩子的母亲,

    对不起,今天的事情让你误会,可是你一定要相信我和盛雅迪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人一旦在气头上相信了某件事情造成的表面真相,那么无论别人如何解释,都已经丧失了被相信的先机。

    辛影吸了吸鼻子,忍住喉间的哽咽,“叶询,我们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吧,这段时间我会和笑笑住在一起,而你……你也好好想一想我和盛雅迪对于你来说哪一个更重要。”

    “小影……”叶询此时已经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了,看着伤心到极致的姑娘,他的难过比她更甚。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