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697章 渡河而击

作者:麻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导引,乃引导人脉之气,简单来说就是引导凝炼自身的生物能量。

    存思,乃存想自身精神,约莫相当于通过冥想增强自身精神能量。

    化现,则是将自身凝炼出来的生物能量和精神能量融合,转化显现成各种术法神奇的效果。

    这就是大荒修士最基础的修炼阶段。

    到了第二重的“服炁”阶段,则是汲取外界的天地元气,与自身的“人脉之气”结合,以人力拨动天地之力,发挥出人力绝不可能做到的伟力。

    而“隐沦”阶段,则是指将自身融入天地之中,天地既我,我既天地,可代天地行使自然之力。

    世俗人等皆不可见、不可闻、不可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缩地成寸一步天涯,念动之间瞬息万里,天下大可去得。

    到了这个阶段,已经隐约有了得道成“仙”的意思了。

    只不过还无法摆脱天地法则的约束,所以只能勉强算是“地仙”。

    至于“登涉”阶段,有登上、涉及的意思。

    也意指摆脱了天地法则的禁锢,涉及到了更高层次的法则。

    不但可以随心所欲的操控自身力量,而且甚至可以平地飞升、凌空虚渡,好歹能飞起来了,所以假假的也算是“天仙”?

    在西云帝国与禺中国的战争之中,禺中国国宗“陨星宗”的修士并不会直接参与战斗,仅仅只是作为辅助性的角色,不断活动在战场之中。

    这大概跟修行界普遍秉持“修身养性、避祸迯(逃)殃”这种理念有关。

    很少有修行宗门会以“宗门”的名义,直接参与到世俗界国家势力的纷争之中。

    但是却又不禁止门下弟子以自己的名义,用“顺应大势,匡扶正义”的口号,变相插手世俗事务。

    简单来说,这种行事风格很有点后世的“临时工制度”。

    宗门通常会将自身摆在一个超然的地位上,要是做出成绩了,那当然就是宗门悉心培养的结果。

    可要是闹出事情了,那就是不肖弟子的私人行为,雨宗门无瓜。

    要是有人找上门来,那就是别问!问就是已经将不肖弟子废除修为,开革出门墙以示惩戒了。

    一般来说,除非是有把握斩草除根。

    否则世俗势力因为修行宗门所具有的各种诡秘手段,还真就不敢把他们往死里得罪。

    唯恐跑掉那么一两个余孽,潜伏到深山老林里苦修神功,苟个百八十年的等到神功大成,再出山复仇搞事情。

    听上去神奇,可这大荒界这东陆祖洲四罭,世俗修行界这么多宗门能混到现如今这副超然的地位,可见历史上没少发生这种事情。

    即便复仇者没有成功,被报复的世俗势力也难免会伤筋动骨的,严重点的就此一蹶不振也不是不可能,不然你以为那么多挂着宗门旗号的小国是从何而来的?

    不都是原本的方国被修行界的复仇者,搞得国破家亡之后取而代之的么?

    所以世俗界纷争的主力,还是通过锻体修身,获得了超凡之力的体修。

    被禺中国派出的刺杀队伍,伤了两员大将的西云帝国,虽然通过“钓鱼执法”布置诱饵的方式。

    坑杀了好几队前来刺杀西云将领的禺中血魂将和麟帅,但是始终都没有逮住帮他们空投潜入的陨星宗修士。

    察觉到自身灵魂强度,随着“神之眠”的调理修养效果不断提升的白玉琦,又不愿意为了这么几个小蚂蚱就轻易解除“神之眠”状态。

    到了白玉琦的层次,再想要提升自身境界,可就不是汲取点信仰和魂能就能晋阶的了。

    所需的信仰和魂能额度堪称是天文数字,来到大荒后这也有十几年的时间了,修为境界居然不得寸进,你敢信?

    所以好不容易找到个睡觉就能稳定变强的办法,他怎么可能舍得半途而废?

    一时火大的白玉琦,干脆带着麾下龙裔弟子跨过禺水,准备打上陨星宗的门去,直接抄了他们的老底,看他们还怎么搞事情!

    禺水,发源于禺中国境内的禺山。

    河宽八百跋,乃是南宛罭划分中部地区,和西部地区的分界线。

    八百跋换算过来可是552公里,一条河的河面宽五百多公里,未免也太夸张了些。

    不过以大荒的疆域来说好像又算不上什么,所以虽然是大荒惯用的夸张描述,但这条波涛壮阔、水深似海的大河,河面宽的确是够宽了,一眼都望不到对岸的。

    为了阻拦禺中大军进入禺西大草原,白玉琦不但下令在禺水西岸建起防线。

    而且将原朝云国,善于水战的朝云战士特地从朝云角全部调拨了过来,驻扎在禺水沿线负责守卫禺水防线,极大的提升了禺中大军渡河的难度。

    当初朝云国打不过禺中国的主要原因,就是地理环境不占优势。

    沿海而居的他们,却要抵抗从陆地上袭来的禺中大军,无法发挥他们在水战上的优势,自然只能是节节败退或依海而战进行纠缠。

    而现在形势逆转,朝云战士有禺水这天堑可守,禺中大军除非是全员都直接从天上飞过去。

    不然就只能在朝云战士的袭扰威胁之下,老老实实的拼着消耗渡河,“半渡而击”这个词天生就是为他们准备的。

    一来禺中国没有那么多的空中运输道具,可以将全军空运过河。

    二来现如今可不是禺中国占领制空权的时候了,想飞起来还得问问西云帝国的空中力量答不答应。

    所以禺中大军想过河,要么游泳过去,要么坐船过去。

    可有能踏水而行的朝云战士守着河面,想想都知道不可能那么顺利的过得去。

    这也是西云帝国仅凭一条河,就生生拦住了禺中国入侵的主要原因。

    况且,禺水之所以能够成为司彘、禺中两国领土的天然分界线,就是因为这条大河自古就素有凶名,河中生活着一种名为“乌鲵虺”的凶兽。

    这种“乌鲵虺”,头扁似锅盖,阔口似簸箕,身长似巨蟒,遍体覆盖黑鳞,像鱼但有四爪,可水陆两栖。

    整体来说,这就是一种类似于娃娃鱼、海鬣蜥、鳄鱼的巨型远古生物。

    </br>

    </br>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