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卷 第937章 刘表打算乞骸骨

作者:隔壁的小蜥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爹爹!”第二天去了皇宫,刘冯少不得直接跑过来,又是一番亲昵。这个小妮子比其他儿女更亲父亲,或许是很少见到父亲的关系。

    “乖女儿!”王庸一把抱起她,少不得在她脸上蹭了蹭。

    “胡子……刺人……”刘冯当即抱怨起来,王庸的胡子刺得她痛痒痛痒的很不舒服。

    “哈哈,爹爹也开始长胡子了……”王庸笑道,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开始长出了胡子。男人留点胡子其实没什么,看起来也成熟不少。不过据说不少男子都喜欢把胡子刮掉,据说有胡子会不够帅气。

    王庸也尝试刮了一段时间,之后越刮这胡子长得越快,关键还越来越粗,最后索性放任不管,反正他的妻子也不在乎他是否留胡子。

    “像个刷子!”刘冯瓷声瓷器地说道,同时伸出手,在他的下巴上摸了摸。

    “那刷刷你的脸怎么样?”王庸假装要靠近。

    “不要,痒!”刘冯很抗拒,用两只手抵住王庸的脑袋,或许她真不太喜欢这样。

    “那就亲一个!”王庸凑了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那我也要亲一口!”刘冯也立刻回了一口。

    “哈哈,好乖,好乖……”王庸笑了笑,把她放了下来,“好了,爹爹要去工作,冯儿想要吃些什么?”

    “肉包子!有很多汤的那种!”刘冯想了想,立刻说道。

    “灌汤包,对吧?”王庸大概知道她的意思。

    “是!”刘冯点了点头,“还要油条,紫菜蛋花汤!”

    “好好好,爹爹立刻就去准备!”王庸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转身去御膳房。

    “恭喜了,大汉亲王阁下。”看到杨修的时候,她少不得也上来调侃一番。

    “恭喜了,这下你就安全了。”王庸也是饶有兴致的看向她。

    “这个就没必要恭喜了,说真的,知道你不会再扩充后宅之后,我的确是松了口气。”杨修随口回道,至于是不是那样,估计也只有她自己清楚。

    说起来也很奇怪,明明应该松一口气才对,毕竟不必被这大渣男惦记。但隐约之间居然还有一些失落感,这让她觉得很不可思议!不,这绝对不正常!问题她绝对不会说出来!

    “今天的菜单,要稍微换一换……”王庸随口说道。

    “不是要做拉面么?”杨修一愣,材料都准备好了。

    “没办法,小公主想吃灌汤包套餐,总要满足她的要求吧?”王庸回道。

    “只是你单纯想要宠她而已吧?”杨修吐槽道,随即叹了口气,“也罢,反正都是面,改改问题不大……都听到了,早餐的食谱要稍微换一换,大家都麻利点!”

    “诶呀呀,这个副主厨,似乎已经完全收服了啊……”蔡琰感慨道。

    “当然,我的人格魅力还是很不错的。”王庸自豪的说道。

    “主厨大人,材料已经准备妥当,你还在这里摸鱼真的好吗?”杨修突然喊了一句。

    “是,我这就开始……”王庸耸了耸肩,开始忙活起来。

    与此同时,在大汉朝廷,一系列的人事变动也陆续开始。比如说关羽,随着开春,她也开始奔赴前线,前往徐州军团报到。关兴出生已经一年,从今天开始就要断奶,同时断奶的,还有夏侯楙。

    魏延接管关羽在许都的部队,从偏将军,升级为杂号将军,俸禄足够,但实权而言,还不如实权校尉要大。不过她本人似乎很满足,没有打算更进一步的意思。

    陈宫在吕布怀抱之中,享受了大半个月之后,也乖乖前往庐陵郡上任。离开王家庄的那一天,陈宫抱着吕布痛哭流涕,嚎哭不已,直至彻底消失在地平线上,才没了那哭闹声。

    卢植从太尉的职位上卸任,然后董承接任,司空的职位让给了杨彪。杨彪原本担任的徐州刺史职位,由卫觊接任。之前在疗养地,荀彧和曹操提过这个人,其实当时卫觊便在提拔的名单里面,否则也不会想起这个人。

    卢毓也得到了升迁,暂时任命为青州主簿,之后或许会当一个地方的太守,然后成为刺史,也有可能调回来中枢担任官员,最后走到什么地步,就看卢植能给她铺多长的路,同时她能走到什么程度。

    卢植卸任之后,以皇家军校副校长的身份,开始督建军校,同时开始到处挖人。扣除黄盖之外,种辑的父亲,以前的太常种拂也被挖了过来。同时按照刘协的批复,选择了一批因伤退伍的工匠、军粮官、行军主厨和军官,甚至是文吏过来担任教员或工作者。

    最后是去年年底打下来的青州,刺史也已经任命,便是刘表的嫡长子刘琦。得到华佗的治疗,以及通过瑜伽以及其他的有氧运动提升体质,刘琦的身体已经提升到正常人水平以上。当然,直接担任刺史,对他来说还有些勉强,朝廷任命臧洪为别驾从事,从旁协助。

    这个消息,自然也传递到了荆州,或者说,这本身就是朝廷要释放出来的信号。

    于是这个时候,荆州治所襄阳所在,刘表看着手中的《大汉周报》,有些不敢置信。

    “琦儿居然……当了青州刺史?”刘表和去年比起来,又老了一些,精神也差了不少。今年已经五十八岁的他,的确已经不算年轻。

    “他那身体,真的没问题吗?”刘表一直没怎么关注刘琦的情况,毕竟本身就是作为人质送过去的。但血脉相连,他怎么能不在乎刘琦的情况。

    “你这个当父亲的,好歹也要关心一下自己的孩子啊!”蔡瑁没好气的说道,“去年琦儿就陆续来信,说得到大汉医学院的院长,也就是那个华神医的救治,同时也在努力通过运动和改善饮食来提升体质,去年年底,已经比一般人还要健康了。”

    “真的,琦儿已经不是体弱多病了?”刘表有些感动,本来只是当做人质送过去,考虑到刘琦的身体,说不得什么时候病死在许都也有可能。谁知道不仅身体越来越好,甚至还当了青州刺史。突然间,他感觉自己的确有些亏欠这个孩子。

    “现在的关键,是朝廷已经明确给我们传递信号。你们这一脉,以后由琦儿,或许也包括琮儿一起撑起来……荆州,朝廷怕是打算要收回去了。”蔡瑁感慨道。

    “如今朝廷稳固,我又何惜荆州?”刘表当即大手一挥,“磨墨,我要上奏乞骸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