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章 祭祀之地

作者:江川小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懂什么,那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接触到最后的秘密。你不知道吗,古时候的祭祀大多都是要见血的,凡是打扰祭祀的人,都是要死的。”八爷说道,“你看看地上这些青铜人,这些面具,似人非人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期的东西,我还从来都没见过。要知道越是那种神秘的古国就越危险,各种诅咒祭礼分外残忍。”

    张启山拿起一张青铜面具,和人一样五官皆俱,但是比例大为不同。那青铜人像也是如此,眼睛,嘴格外的大,但却十分协调,并不突兀,带着别具的美感。

    “佛爷,这些东西从未见过啊,也不像是商周时期的东西。”张副官说道。

    每一个朝代的东西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想要辨认不是难事。而这青铜器就更加好认了,一般都是出土于商周时期。

    “进去看看就知道了。”佛爷说道。

    一路上往里,这些青铜人和面具的样子虽然有些差别,但是风格却都是一致的。期间他们又看见一些金银,玛瑙,玉石,陶器,青铜器按照某种规律摆放在这些人身边。而放在他们前头的都一律是玉器,而且规格一样,都是一只玉爵。

    走过这些青铜器和骸骨,他们发现了一个祭坛,古老的纹饰和符咒,就连八爷也看不懂。

    上面只有一面镜子,青铜镜,大约有一人高。

    “他们这是在祭祀镜子吗?”有人疑惑道。

    佛爷走上台阶,正欲要一观,四周突然亮起一盏盏灯,莲花造型,橘黄火焰,漂浮在空中,美轮美奂。

    当灯光亮起的时候,镜子上出现一幅幅画面,似乎是曾经祭祀的画面。

    “这这是放电影吗?”八爷浑身一凛,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他们发现无论从什么地方看着镜子,都能看见一幅幅画面,只是画面残缺,看不真切。

    忽而他们耳边响起一阵阵祭祀的吟唱,似乎在祈求什么。

    “妈呀,有鬼啊。”八爷大叫一声,整个人都缠道了张副官身上。张副官一脸无奈,却也毫无办法。

    佛爷沿着祭坛走了好几圈,看着那断断续续的画面略有所思。

    “跟我来。”好一会,佛爷似乎发现了什么,一步走入了那铜镜之中。

    后面的人也跟着进去了,发现那里有着长长的阶梯,通往更上一层。

    他们走过去了上去,那是另一个天地,周围依旧悬浮着一盏盏灯,火光摇曳。

    出口处,有三只青铜鸟,尾羽细长,宛如凤凰。

    “这不会是青鸟吧,西王母座前神鸟,我真觉得是到了瑶池,还是说这是曾经古人祭祀西王母的地方。”八爷说道。

    “佛爷,我们不能往前了,我心跳的越来越厉害,不详啊,不详。”

    佛爷没有理会八爷,继续往前走。隐隐约约的他们看见了一排排的人影,羽衣飘飘,仙姿卓约。

    “鬼啊。”八爷大叫一声。

    “叫什么。”佛爷低吼了一声。

    “佛爷,这里不能进。”八爷说道,这西王母是道教的大神仙,怎么能乱闯。

    佛爷直接无视,继续往里走。

    突然他们前方左右各出现了三座女子雕像,衣袖飞扬,宛若真人。侍女神色恭敬,似乎在守护着什么。

    他们再走了几步,发现侍女后面乃是一朵巨大的莲花,莲花成台,玉石为体,那每一片的花瓣上都晶莹剔透,绿中带着一点莲尖上的粉。莲花台上有层层纱幔笼罩,其中有一座黑色石床,有一角露出,可见其的材质黝黑发亮,却又温润如玉,透过纱幔隐约可以看见里面躺着一个人。

    “妈呀,难道他们祭祀的是这么一个人,不合理啊。难道这是一座古墓,”八爷自言自语的说道。

    “古墓不好吗,八爷。”张副官笑道,他们可是倒斗出身。

    佛爷迈步向前走去,还没走到的时候,这里响起了衣袖飞扬的声音。

    一声机械般的声音响起,四个音符,听不懂,不过他们好像明白这意思,似乎是擅闯者死的意思。

    “鬼呀。”八爷大叫一身,躲在了张副官身后。

    佛爷四面寻找,影影绰绰,却看不见人,“什么人,出来。”

    “嗖。”

    一根根利箭射出。

    “快躲开。”

    在一阵忙乱和八爷的惊叫声中,箭雨总算过去了。

    “佛爷,大凶,大凶,我们快走。”八爷叫道。

    还没等佛爷回答,一个黑影悄无声息的出现,直接朝佛爷射去。

    “佛爷小心。”张副官一把推开佛爷,被那黑影划开了一道口子,带起一片血珠,四散开来。

    “滴答,滴答。”血滴落的声音在这里格外清晰,却不知落在了何处。

    “副官。”佛爷一把扶起张副官。

    张副官说道:“佛爷,我没事。”

    “这里面古怪,小心有毒。”佛爷说道。

    他看了看副官的伤口,有些深,但是伤口之处很干净,没什么异样。

    佛爷心稍安,按着情况应该没有什么毒,也不是什么生锈的铁器。

    “佛爷,佛爷。”八爷惊恐的声音响起。

    “怎么了?”佛爷问道。

    “你看啊。”

    佛爷抬头一看,只见周围站满身穿战甲,手持长枪的女子虚影。

    随着领头之人长剑向前一指,所有虚影举枪而上。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说的什么,他们听不懂。

    话音一落,所有人影消失不见。

    八爷还没来及开心,心中又是一颤,这声音是来自那石床上的人的。

    “佛爷,棺床,粽子啊。”八爷大喊一声,果然是大凶啊,十死无生啊。

    “是。。你们把我唤醒了。”

    纱幔中的声音有些沙哑,似乎很久没有说话了。不过这一次他们听懂了,带点方言的味道,和官话差不多。

    “饶命啊,饶命,我们不是有意擅闯贵宝地的,我们什么都没拿。”八爷连忙跪在地上。

    “八爷。”佛爷实在看不下去八爷这个样子。

    “尔等可知,擅入此地者只有死。”纱幔之中的声音恢复了一些正常,似乎是一个女子。

    佛爷说道:“千年的粽子也不是没有遇见过,想要留下我的命也要看你的本事。”

    “千年?我吗?”

    “尸变吗?到这里不知道我是谁,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普通人,普通人,误入宝地,误入啊。”八爷赔笑道。太吓人了。

    “麒麟血?穷奇。”纱幔之中那人说道。

    佛爷心中一惊,“你说什么?”

    “至邪凶兽压制你的至凶命格,以此改命,不错。”

    佛爷问道,“你是什么人。。”

    “麒麟和穷奇一为至神,一为至凶,却是同源,一体两面。”纱幔之中的声音越发正常,已然变成一个女声。

    “麒麟血,凶煞格,穷奇身,不是你。”

    “你到底是什么人?”佛爷问道。

    “佛爷。”张副官担忧的叫了一声。

    “麒麟血,麒麟身,是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