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七子俱灭

作者:序铭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孙不二被相禹杀死,尸身倒飞出去,砸向剩余的全真七子。

    双目尚且完好的马钰瞧见这一幕,双目尽皆泣血,口中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师妹!”

    清净散人孙不二,正是丹阳子马钰的妻子,此时见到孙不二死去,又让马钰如何能够再冷静下来?

    “啊!你这畜生!”

    马钰咆哮着抓起手中长剑,向着相禹劈杀过来。

    “我杀了你!”

    全真教其余五人,纵然不如马钰跟孙不二这么亲厚,却也是同气连枝,同门之谊深厚异常。

    此时见孙不二死亡,五人也顾不得什么实力悬殊了,尽皆抓起长剑,向着相禹冲杀而来,愤怒得几欲发狂。

    瞧见他们这般模样,相禹呵呵冷笑了一声。

    要是生气就能够弥补实力的差距,那还要练功做什么?

    王处一最先杀来,手中长剑狂舞,脚下则是飞起一脚,踢向相禹命门。

    他不单单是剑法厉害,轻功腿功也同样厉害,曾经在千丈峭壁之上单脚独立,任凭大风吹拂都不动分毫,骇得当时旁观的武林中人肝胆俱裂,搏得了一个铁脚仙的名号。

    相禹则是不屑一笑,手中长刀调转,狠狠一挥。

    刷!

    连声音都没有,王处一本就一阵酸麻的手臂直接断成两截,一只断掌握着长剑落在地上。

    王处一死死咬着牙,尽管痛的近乎昏厥过去,却还是将全身内力灌注在一脚之上,希冀一脚将相禹踢死。

    相禹则是面色冷漠,右脚提膝,膝盖顶端用力向着王处一的弹腿一戳。

    嗤!

    这一记膝撞赫然比刀劈还要迅猛,撞在王处一的腿上,将他提出来的右腿直接撞断,森森骨茬都露了出来,让王处一再也使不出他引以为傲的腿功。

    这还不止,在王处一遭受重创之时,相禹提起的膝盖舒展开来,小腿肌肉自然而然地从绷紧的状态舒张开来,与此同时腰身一转,小腿又快又狠地向着斜上方就是一记斜踢!

    轰!

    这一踢正中王处一胸口,一脚将他的胸骨尽数踢断,带的他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在杏树上,直接就没了声息。

    丘处机一只眼睛被毁,独目之中喷吐着怒火。他是掌剑双绝,杀气在全真七子之中最为凶悍,左手出掌,右手出剑,双双向着相禹杀来。

    相禹面色冷漠,不闪不避,只喝了一声。

    “接我一掌!”

    轰!

    一掌拍出,纯白色的先天之气覆盖在手掌之上,与丘处机对了一掌。

    丘处机面色骤然间一片惨白,然后涌起一阵诡异的潮红,口中嗬嗬开口,指着相禹想要说些什么。

    相禹没给他留遗言的机会,掌力一催,一股内力打入他的体内,将他五脏六腑打了个稀烂,登时就让他断了气。

    郝大通乃是日后《笑傲江湖》中华山派的开山祖师,华山派闻名的传承便是紫霞神功和华山剑法,郝大通此时的内功和剑法自然也是不弱。

    他深吸一口气,面上泛起一丝紫色,如同东来的紫气,然后手中长剑虚引,虚虚实实地幻化出三道剑影,向着相禹刺来,分别刺向相禹上中下三处要害,端的是凌厉非常。

    这三剑乃是脱胎自全真剑法,又被郝大通呕心沥血加以研究改进,有个名头唤作夺命连环三仙剑,乃是郝大通得意之作。

    以往他使出这三剑来对敌,可谓是无往不利,这三道剑影看似是虚招,实则都是实招。敌人顾此失彼之下,难免就要手脚打乱,那时便是郝大通的胜机。

    只是这次,相禹目中却流露出一丝不屑。

    “花里胡哨,没什么意思。”

    即便是不动用念动力观察,只凭借他此时的目力,郝大通的这三剑便对他毫无威胁。

    再好的招式终究也是要力量和速度来使用的。

    若是郝大通能够练出一丝先天之气,到达同等境界,这三剑或许还有几分威胁,单单凭着现在的力量和速度,耍出花来也就是那样,被相禹看的明明白白的。

    相禹提起长刀,刷刷刷也劈出三刀,每一刀都劈在郝大通的剑影之上。

    当!当!当!

    连续三声脆响之后,郝大通的身上多处三道前后通透的刀痕,轰隆一声就倒在了地上,生机全无。

    之后相禹也没有丝毫留情,将全真七子中的六人杀了个精光,最后就剩下丹阳子马钰一人。

    “丹阳子马钰,听说全真七子之中只有你得了王重阳《先天功》的真传?”

    相禹目中闪过一丝光彩。

    “来,让我瞧瞧王重阳的先天功到底是什么模样。”

    马钰半跪在地上,看着四周六位师兄弟的尸首,面色惨然,然后渐渐浮现出决死之意。

    “恶贼。”

    “全真教与你不死不休。”

    “丹阳子马钰,以先天功斩你!”

    马钰一个字一个字地道,头发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乌黑变成雪白,等到他这一句话说完,一头黑发竟是全部变成了白发,就连脸上也多出了皱纹,变得老态龙钟,好像一下子苍老了三十年一样。

    相禹微微挑了挑眉头,心中也是颇有些惊异,开始用念动力观察马钰的情况。

    “原来如此。”

    “你的《先天功》没有修炼到家,所以拿你全身寿命抵了,换来内力的增加么?”

    “呵,可惜了,你这一身性命都填上去,还是没能练出先天之气。没有先天之气,你永远无法想象先天之气的威力。”

    “《先天功》的确非同小可,不过在你手中当真是明珠暗投。”

    “还是给我研究研究,化作我前进的资粮吧!”

    相禹目中露出一丝狠色,先天之气爆发,如同鬼魅一样横移到马钰的面前,两只手将他死死抓住,念动力开始侵入他的身体,查探着他体内的行功路线和内力运转。

    马钰目中露出惊恐之色。

    在将《先天功》催发到极致的情况下,他竟然对相禹的动作有所感应,知道相禹是在窥探他的《先天功》奥秘。

    他当机立断,绝不愿让先天功落入相禹这等魔头之手,以免武林浩劫扩大到再也无人可治的地步。

    咔嚓。

    他登时引动自己体内强悍的内力暴动,断了自己的心脉,将行功路线完全冲散,断绝了相禹窥视先天功的念头。

    相禹面色阴沉,手指啪的一扣一甩,将马钰的尸体像布娃娃一样甩了出去。

    没有从马钰身上得到先天功,他的心情很不好。

    相禹的目光移向丐帮众人,口中低喝一声,强劲的气势将他们笼罩。

    “丐帮,你们争口气。”

    “尽你们所能,在我手中多撑一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