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武林魔劫

作者:序铭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看着走过来的相禹,刘钰的目中露出极度的恐惧。

    这几日相禹不紧不慢地吊在他的身后,时不时消失一阵,又时不时的让他感觉到相禹的存在,让他觉得自己没有一时一刻是安全的。

    这几日的遭遇已经让他濒临崩溃,好不容易到达金风宗,他原以为自己能够得救了,相禹却再度出现,将金风宗也灭了门。

    一连串的事情让刘钰几乎被相禹吓疯掉,心里完全把报仇的念头打消了,相禹早已经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一片不可匹敌的阴影。

    他现在唯一想的事情,就是如何能够在相禹的威胁下活得性命。

    别说什么大不了就是一死,经历过濒死的恐惧,刘钰才知道活着有多么可贵。

    能活一天那就是一天。

    听到相禹说的话,刘钰咬着牙,狠狠点头,然后拔腿往山下跑去。

    他翻身上了马,狠狠抽着马鞭,向远处飞驰而去。

    他也已经发现了,相禹的目标并不是他,而是这些门派中的内功心法和珍惜药材。

    只要自己做他的向导,将他引到拥有这些东西的地方,他就暂时不会杀自己,自己就能够活命。

    “只要能活下来,让我做什么都行。”

    刘钰心中咆哮,向着附近一个叫做沙河帮的门派赶去。

    “听说沙河帮帮主曾经得到过长江三叠浪的残篇,借此创造出了一门能够蓄力的武功,内力如同滔滔江水,能够叠加三次,一次比一次更为迅猛。”

    “这魔头若是能得到这门武功,定然能够让我再苟活一段时日。”

    ……

    数日后,沙河帮外有一匹马飞驰而来,一个狼狈不堪的身影翻身下马。

    “在这!就是这里!”

    刘钰指着不远处一片悬挂着“沙河帮”旗帜的房屋,对着相禹叫道。

    相禹目中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提着长刀,一步步走向沙河帮内。

    他所过之处,方圆十米之内,沙河帮一个个帮众俱都在无声无息中中刀,扑通一声就倒在地上,鲜血从尸体上流淌而出。

    很快,一个暴怒的声音就从沙河帮中传出,沙河帮主飞掠出来,如同鹰击长空一般,身体跃到半空中,以居高临下的气势向着相禹轰出一掌。

    相禹目光微微一动,也不用刀,运起内力,反手一掌轰了上去。

    轰!

    一掌之后,沙河帮主倒飞出去,脚尖却在一根旗杆上重重一踏,如同退潮后再汹涌而来的江水,气势凭空再强盛一分。

    “再来!”

    他轰出第二掌。

    然而也就在他轰出第二掌的时候,沙河帮主目中露出极度的惊骇之色。

    因为相禹的气势也攀升了一截,再度冲着他轰出一掌。

    轰!

    感受到第二掌的掌力之后,沙河帮主如见鬼神:“怎么可能!”

    “你是从哪学会长江三叠浪的?!”

    相禹使用内力的方法,分明跟自己是一脉相承!

    相禹的目中则是露出一丝喜悦,喃喃道:“不错的发力方法,想必若是能配合你身上的内功口诀,发挥出的威力就更大了吧。”

    “很好,你的内功我要定了。”

    沙河帮主刚要呵斥他是痴心妄想,相禹就不再保留实力,手中长刀在猝不及防的时候挥出,速度快得沙河帮主只看到一道冷光。

    刷!

    沙河帮主身上喷出一道血泉,整个人从半空中坠落在地上,一瞬间便是不活了。

    相禹在他身上翻找了一下,找出了两本秘技,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将沙河帮的药材库搜刮一空。

    咻!

    一根人参抛向了刘钰。

    相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示意他把人参吃了,补充一点元气,好继续给相禹带路。

    刘钰目中露出苦涩之意,却也不敢违背,连忙嚼了几段根须,运起内功,让一股股热流在体内涌动,缓解着连日赶路的疲倦。

    然后在相禹的催促下,刘钰又翻身上马,向着另一处武功颇有特色的门派赶去。

    ……

    陈家沟,这个庄子的人都是世代习武,武风昌盛不输给一些时间久远的门派。

    而且这里曾有一位不世出的奇才,从周敦颐提出的太极中得到启发,创造出了一门力道运转如意,最擅长借力打力,以柔克刚的内功。

    凭着这门武功,陈家沟在附近也是颇有名声,堪称当地的名门望族。

    但在今天,一个持着长刀的身影却径直杀入陈家沟内。

    “啊!什么人!”

    “擅闯陈家沟者死!”

    陈家沟中一个个家丁护卫冲了上来,人数倒是比别的门派多出三四倍不止,不过相禹的面色也丝毫波动都没有。

    咻!

    几十枚绣花针在他身前腾空而起,化作道道银芒,飞入人群之中,每一枚绣花针都必定要射穿一人的要害。

    几轮之后,敢于冲上来的家丁护卫都被杀了个精光,剩下的人战战兢兢,零零散散地向着外面跑去,再也不敢在这里多待。

    看到这一幕的陈家沟高层面色极为难看,他们看着相禹,目中露出忌惮和痛恨并存的神情来。

    “阁下来是要……”

    相禹咧嘴一笑。

    “没工夫跟你们废话,我还等着下一家呢。”

    绣花针再度腾空而起,化作一道密密麻麻的银网,几十枚绣花针来回往复地穿梭着。这些高层的武功虽然远远超过之前的护卫,但在被念动力催动后迅如闪电的绣花针面前,表现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十几个呼吸,最后一个高层便重重地倒在地上,目中尽是不甘。

    便是到临死的时候,他也不知道陈家沟究竟是怎么招惹来了这样一个魔头,更不知道这魔头究竟用的是暗器还是妖法,为什么会如此恐怖。

    相禹翻找出了陈家沟的内功秘籍,又找到他们炼成的一枚宝丹,目中露出惊喜之色。

    “想不到他们还有炼药的本事,这一枚宝丹的药性倒是比我之前得到的所有珍贵药材都要强了。”

    相禹将这次的收获收了起来,再度驱赶着刘钰向前进发。

    七日后。

    最擅长炼药疗伤,交友遍布天下的药王谷被满门屠杀,就连暂时居住在药王谷养伤的武林人士也没能逃出,都把性命交代在了那里。

    药王谷的一门在疗伤上有奇效的内功被夺走,在那里养伤的武林人士身上携带的秘笈也被夺走。

    半个月后。

    擅长点穴打穴,一对判官笔闻名武林的崔判官全家被杀。

    他那门在点穴打穴上有不凡效果的内功秘籍被人夺走,就连一对让高手匠人精心打造的判官笔也被夺走。

    在此后的一月之内,刘钰带着相禹奔行在方圆三百里之间。

    沿途只要是有点名气的武林门派,没有一个能够逃得过相禹的屠杀,连着秘笈和门中宝药都被相禹夺走。

    就连他自己都已经记不清,这期间自己到底杀了多少人。

    总之不是在杀人,就是在去杀人夺宝的路上。

    相禹的周身,哪怕洗澡洗的再干净,也好像带着一股粘稠的血腥味。

    他现在一旦爆发气势,一股森然杀气便冲天而起,方圆数里之内的鸟兽都要被吓跑,就算是成名的武林高手,面对相禹的气势也要觉得呼吸一窒,连六成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而他这一月间灭杀的门派,也是陆陆续续地被人所发现,场面之血腥让所有见到那一幕的人都要胆寒。

    这一月间,北方武林都陷入一片冷清之中。

    所有人心中都只有一个念头。

    “那个魔头,千万不要来我们这里!”

    受相禹的影响,甚至许多俗家弟子都被吓得从门派中离开,在相禹没有死掉之前,他们是再也不敢再待在门派里面练武了,生怕像那些门派的弟子一样遇到杀身之祸。

    一月之间,北方武林赫然是起了一场巨大的魔劫!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