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3855 流血的星月(十)

作者:爱吃大包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杀啊!”亚丁军疯狂而来,无数的刀枪闪烁,人如狂潮,城下,尸积如山,血流成河。空气中一片密如黄蜂振翅一般的弓弦颤动之声,铺天盖地的羽箭驽矢撒落。亚丁人满地尸首,一直延伸向城墙方向。既不宽也不深的城壕中填满了血肉,还有伤者在哀嚎挣扎。

    “杀啊”居高临下,城头上的帝队重钢长枪,对着攀爬上来的亚丁人就是蒙扎,盾牌木屑顿时四溅,涂满了鲜血的盾牌,被刺得露出了白色的木茬,冲天血光,高高飞起,惨嚎中枪的亚丁人从城头跌落,下方尸体一层、两层、三层……耳朵在嗡嗡直响,到处是一片惨叫、咒骂

    亚丁人高喊着“亚丁万岁”帝队回应“叫你死!”

    接着就是武器猛烈的抨击声,火花飞溅,伤者在呻吟,

    杀,杀,杀,帝国的重甲步兵密集的拥堵在城头上,第一列的长枪使尽,立即就有人扯开嗓门大呼“换列,换列!”后面一排长枪顶上,帝队虽然人数劣势,但是重甲步兵构成的钢铁防线,一枪下去不是你死就是我死,脚下滑腻腻的满是人血,浓浓的血腥味道呛鼻

    帝务大臣胡科奇力站在烈风中,目光只是冷峻的看着城墙前方如蚂蚁全一般多的亚丁人头攒动,数万人的亚丁军队一拥而上,如山如海,如果不是柏萨德能够被攀爬登城的面积就那么三四百米,这数万人一拥而上,帝队兵力不足的短板就足以导致战线崩溃

    不过现在,柏萨德依然是稳如泰山

    作为帝方第一人,追随军神皇帝从最初崛起一路而来,身经何止百战,攻下的地方何止上千,胡科奇力不知道攻下了多少坚壁硬垒,深知攻城战的惨烈,一旦蔓延到了城墙区域的抢夺,基本就是靠着人命去填,柏萨德城墙并不算高,但是在帝队的再次加固下,一些城段已经变成专门吞噬对方兵力的无底洞,就如眼前的这段数百米的城墙,亚丁人自认为人多就是优势,却忘了攻城之战的攻击力量,是按照在特定区域内能够一次性投入的兵力决定的

    前面帝国雷神的一阵看似浪费弹药的乱炸,其实就是为了造成亚丁军队的脱节,果然原本还算稳步推进的亚丁军队,为了减少伤亡,很快就不管不顾,直接变成了乱哄哄的一涌而上

    毫无疑问,亚丁人的重甲步兵被自己人甩在了后面,跑的最快,最能够先攀爬上柏萨德的亚丁军队,必然是亚丁进攻部队中机动性最好的轻装突击步兵,狭小空间的正面对决,没有丝毫的花样取巧可言,是有你一刀我一刀的换血

    帝国重甲步兵凶残的各种长重武器一起砸下来,连枷,重枪,长柄战斧,甚至是长柄的狼牙钉棒,一个亚丁军官大呼小叫的要冲冲上去做第一批登城的“光荣部队”,结果他们通通被打成了肉泥,亚丁突击部队的轻甲犹如脆纸一般被撕碎,刚刚攀上城头的亚丁人直接就被碾碎了

    长枪给打折了,刀刃给杀得钝了,匕首给折断了,对面的帝国重甲步兵明明全身给砍得跟刺猬似的,还能浑身浴血狞笑着用重战斧将爬上去的亚丁人一堆堆的从城墙上推下来,就算是士气高昂的亚丁人,面对这种疯狂的反击,看到这些身穿重甲犹如魔神一般的帝国枪林,他们通通寒了心破了胆,这些帝国士兵不是人!是凶刹恶魔!

    前面溃散下来的人和城下如山一般的尸体,在柏萨德城下,传令兵一个又一个急速奔驰来往于他身边报告

    “地方第十五军上去了!”

    “罗西亚行省守备军团上去了!”

    “塞太罗行省守备军战损过半,请求退下来!”

    “斯纳林大人请求援军!

    厮杀尤酣。惨烈的搏杀,让身在其中的人视野极度收窄,撤下来的部队再次集结,随时准备应援前面的攻击,就连一匹匹长。似乎都感受到了厮杀的惨烈。在冷雨当中喷吐着白气,不住的长声嘶鸣!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前方一人一马的托布拉斯身上

    倾泻的雨幕当中,沿线攻击线上去的亚丁军队就想像撞上了堤坝的潮水,一片片的变成碎片,战场之上,已经堆积了太多的人马尸首,原本就泥泞潮湿的地面上,都汪起了一洼又一洼的红色水泊,本来占据兵力优势的亚丁将军们,指望一个接着一个谋投入自己掌握的兵力。稳住阵列,补充损失,始终保持着对柏萨德城头的攻击压力,就算帝队是钢铁,也必然会被一层层的,慢慢的绞杀干净,直到帝队再也撑持不住,最后崩溃!

    但实际情况却是,兵力的大量投入,却是因为地势展不开,一下堵住了

    前面溃散下来的部队与后面涌上来的部队相互挤压在一起,什么队列都乱套了

    隔着老远,也能看见柏萨德城头上帝国百弩车一片片的扫荡下方,

    托布拉斯他素来一果断著称,战场上冷静现实,战阵之中,决断明快,毫不拖泥带水。可是现在,他却失去了这种冷静。看着激战着的城头,托布拉斯的手在轻微的颤抖,这死的人也太多了点,已经激战了了两个小时,原本以为已经破城再望,此刻在发现,那城头就是一个无底洞,吞噬了一个又一个的团队,无数精兵强将就此消失,柏萨德城头上的帝国鹰旗却依旧巍然飘扬,自己的部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和牺牲,临到头却发现,作为攻坚主力的第四军的重甲步兵上不去,速度较慢的重甲步兵,气喘吁吁跑到柏萨德城下的时候,前面已经度堵住了,土包与尸身混在一处,鲜血涂满,已然分不清是人是土。堆叠如山,土囊与尸身一层层的堆叠而上,已经有一人多高!

    严格来说,这才是亚丁军队第一次与帝队的正式交手,八万亚丁正规军,伤损甚重,队形混乱,正乱纷纷的猬集在后面再次集结,拼着最后一点气力。支撑他们苦战到现在的,无非就是胜利在望,八万人打两万人,实在是没有理由打不下来,帝队是人不是钢铁

    从上午激战到下午,托布拉斯从新调整进攻次序,每次以两万人的规模展开,帝队的重型器械终于停止了攻击,亚丁人在柏萨德城下尸积如山,再次推上向前的亚丁士兵已经都麻木了,无数计数尸体就堆叠在一片不过长宽三百多米的狭窄地段上,扑面的血腥,十余万人的激烈撞击,你死我活的交错厮杀,亚丁军队前面共计十一次冲上柏萨德城墙,都无一例外被驱赶下来,第十二次能不能打下来,托布拉斯自己也不知道了,

    此时此刻。最应该做的就是将部队撤回来修整,等到明天再打,可是现在亚丁军队已打到了强弩之末,都疲惫万分,托布拉斯怀疑,这个时候一声号令撤退,最大的可能,就是全军上下对于攻克柏萨德彻底丧失信心,大军失去了战心,这场战也不用打了,

    “快看啊,那是什么”突然有人喊道,一瞬间,仿佛一把无形的利刀突然砍下,亚丁军队推进的队列齐齐停下了脚步,一个佩戴彩羽的亚丁将军更是神色彷徨的打破了沉默,厉声大喊“全军立即撤退!”

    更多的亚丁部队则是愕然的转头看向侧面方向,白色如烟尘一般的雨幕之中,一道黑线在迅速的拉长,以惊人的速度扩展,很快,黑线就变成了一望不到尽头的黑色海洋,那是一片人海,不知道是多少人正朝着亚丁军的侧面涌过来

    “注意,东北面发现大批叛乱奴隶靠近!”

    “西北面发现大批叛乱奴隶!”

    “东面,东面也发现大批叛乱奴隶靠近!”亚丁斥候骑兵风急火燎的从雨幕中冲出来,还没等战马停稳就从上面摔下来

    “我们是不是被包围了?”周围的亚丁士兵更是阵阵骚动

    正常情况下,他们当然不会去惧怕什么叛乱的奴隶,可是现在,大军疲惫,各军军心士气都遭遇沉重打击,看着那成千上万的叛乱奴隶从其他三个方向涌来,那一片触目惊心犹如覆盖了整个大地的人潮,就算是亚丁将军们也是脸如死灰

    ”全军立即向第四军靠拢,杀出去!“托布拉斯脸色铁青,双眼血丝密布的大喊

    柏萨德是一个圈套!可笑自己还认为优势一直在自己一方,却没想到,帝国方面竟然还有如此后手!

    叛乱奴隶不可能突然集结的,而且偏偏是如此时刻,这里边必然是帝国方面的布局,帝国在柏萨德的指挥官不惜将自己拉入苦战,就绝对不会只是用这些叛乱奴隶来吓唬一下自己那么简单,虽然他没有参与镇压叛乱奴隶,但也知道目前叛乱奴隶的人数多达数十万,而眼前的这些,那怕只是十万,也足够将自己一方冲垮,

    而最严重的,是托布拉斯深知自己手中的这十几万部队,已经是亚丁国内最后的重兵集群,一旦在柏萨德被冲垮冲散,亚丁王国将难以在短时间内再有任何兵力阻止帝队的进攻!

    能把人带出去就是胜利!托布拉斯已经不敢有任何奢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