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神朝风云 第七三五章 被弥补的漏洞,上古天庭呢?

作者:不放心油条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从冥灵神木上跳下来,秦阳仰头望了一眼,颇有些不舍。

    这是正儿八经的神木,还没彻底死呢,带不走就算了,想要随随便便切下来个一截当做纪念,竟然也弄不下来。

    钻进树缝里吸收冥灵神木的力量倒是还行,可是这样吸收掉的部分,切下来也是毫无意义的朽木。

    可惜了……

    要说这诸多神木里,对恶劣环境适应程度最高的,应该就是冥灵神木了,不需要灵气,不需要元气,甚至不需要阳光,所以在传说中,这是上古地府里,唯一长成的神木。

    秦阳挺想将这截生机未断的冥灵神木,砍下来一些,试试能不能移植到他的道宫里。

    黑玉神门之后的废墟道宫,看环境的话,可能可以当做冥灵神木的生长地。

    秦阳能感觉得到,若是废墟道宫里,拥有了生机,可能会变得不一样。

    收回目光,压下心中的小心思,秦阳感受着这块之前被当做真实投影的大地。

    这里的阴气、煞气等各种阴属的力量,十分的浓郁,这些乱七八糟的力量,源源不断的向着他的体内钻,秦阳收敛了气息,什么都不做,任由这些力量渗透进来。

    被动神通自然而然的,将这些力量吸收掉,化作增强肉身的养分。

    增长的速度虽然慢,但在这里,却能时时刻刻的一直增强,若是待的时间足够长,效果还是挺可观的。

    毕竟,肉身强度到了他这个境界,不到极限之前,倒是可以靠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打磨,到了极限之后,想要打破极限,那比炼气的修士打破极限还要难的多。

    炼体的修士,都是入门的门槛很低,先易后难,越来越难,但每一次打破极限,晋升境界,带来的变化都是生命本质的升华,底蕴越强,升华之后越是可怕。

    大嬴神朝东境的体修圣地五行山,乃是东境首屈一指的超大势力,便是因为门内顶尖强者的存在,到了五行山掌门长秋雨和他的师尊山谦老龟那等实力,动手了也未必有人能看出来他们的境界,看到他们的极限更难。

    跟人死战,你一百个大招也未必能打死人家,人家只需要一拳,就能将你轰杀成渣。

    听起来很厉害,可秦阳却知道,真靠纯体修成就道君,难度可比炼气成就道君的难度高的多。

    所以,他还是喜欢天下攻,杀敌于万里之外的那种。

    踩着黑色的大地,秦阳拿出舆图看了看,向着原路返回。

    他也不知道这里能不能顺着原路离开,另外一块大地上,他曾经原路返回过,可是自从见到冥灵神木之后,他却感觉到,已经不能走回头路了,只能登上冥灵神木。

    这见鬼的地方,到底是怎么搞的,秦阳到现在还无法确定为什么。

    思来想去,能想到的也就一个原因。

    他在真实小镇的时候,从来没有触犯过禁忌,所以他之前能离开。

    至于那些怨念、意识、神魂重新合一的家伙,为什么也能跟着他一起原路返回,秦阳能想到的,可能就是新生的独立意识,独立神魂,跟当初的许多怨念混杂在一起的情况,被判定成两个截然不同的生灵。

    至于到了冥灵神木之后,为什么就变了,也可能是哪里的规矩不太一样了。

    秦阳总觉得这里面有漏洞,就算是扭曲诡谲的世界,那也应该有完善的运行规则。

    可现在他勉强找到的理由,却还是有漏洞。

    最后秦阳思忖良久,觉得漏洞应该才是最重要的原因。

    这里是上古地府的碎片,已经不再完整了,运行规则肯定不复当年那般完善,有漏洞也很正常。

    但想到漏洞,秦阳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若这里的规则本身有漏洞的话,那么,那个古里古怪的妖怪白凛,是不是也有可能可以找到漏洞逃出来?

    易地而处,若自己是他,肯定会置之死地而后生,绝对不会老老实实的蹲在那等死,疯狂的作死试探是必须的。

    因为每天失去一个神魂,抗不了多久的,被困十年与十万年,完全没有区别。

    莫名的,秦阳挺希望这货别被困死了,他跟黑油之间,有深仇大恨,却不是夺走神魂之恨,他肯定也是从五指岛上逃出来的东西之一。

    说不定当年的辛密,他知道不少内情。

    一路前行,路过曾经远远见到的城池,但是却见不到熙熙攘攘的人群,城池里充斥着阴煞之气,其中混杂着乱七八糟,可以剿灭生灵生机的负面东西。

    秦阳远远的眺望城池,眼皮直跳,明明死寂的城池,却给他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仿佛有什么绝世凶物正在里面蛰伏。

    远远的绕开城池,没好奇心爆棚的去作死,他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没必要再冒险,先记下来,以后要是有机会了再去看看。

    绕开的城池,一路折返,再次见到荒芜平原上的小镇,里面同样是空空如也,秦阳没进入小镇。

    正在这时,小镇里出现了变化,那头六尾白狐凭空出现在小镇里,它面色惊恐的抬着天空。

    威压骤然降临,无法言喻的伟力凭空出现,在小镇上空凝聚出一根蟠龙石柱,对准了下方的六尾白狐。

    小镇之外,秦阳腰身微微一矮,有种被镇压的喘不过气的感觉,哪怕那种力量并非是针对他。

    之前可是一次都没感受过的蟠龙石柱的气息,只是看到石柱坠落,被砸中的东西,甭管是什么,统统瞬间崩碎,哪怕是当初将执伞黑袍人砸的神形俱灭的蟠龙铜柱,落在他面前,秦阳都没什么感觉。

    如今总算是亲身感受到了,难怪被镇压的人,毫无反抗之力。

    那头六尾白狐的结局,已经没有什么看头了。

    秦阳抬头望去,看向上方的小镇,从这里望去,看不到薄雾,依然只能看到一层如同镜面一样也的界限。

    小镇里依然是熙熙攘攘,买个商贩,都是在自己固定的位置。

    秦阳飞速的扫过街道,没看到白凛的踪迹,也没除了六尾白狐之外,其他新来的人。

    白凛可能是在酒楼里喝酒的吧……

    想到这点,秦阳收回了目光,平视着前方小镇里,蟠龙石柱坠落,伴随着一声像是卡碟了一般,也听不清楚具体是什么的威严人声。

    六尾白狐的身体直接被砸的降了次元。

    蟠龙石柱消失不见,前方小镇里的六尾白狐也消失不见了。

    这个有些小聪明的家伙,就这么死了。

    秦阳感觉还挺可惜的,狐族多狡诈,按照以往的传说,这些家伙,算得上是妖族的智商担当了,有些狐族还对人族挺和善的。

    最重要,狐族化形之后,挺符合人族的审美观,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多小说话本,心心念念的惦记着狐狸精。

    正当秦阳准备拿出小本本,将六尾白狐划掉的时候,抬头一看,立刻停下了手。

    上方小镇里,被降了次元的六尾白狐,一条尾巴崩碎消散,它的身体开始重新凝聚出来,转眼间就又活了。

    秦阳默默的收起小本本,喃喃自语。

    “不知道人族,能不能修成这种神通……”

    也不知道,将这个六尾,不,将这头五尾白狐打死的话,能不能摸出来这门看起来很强的保命神通。

    除了张师弟的不死神凰,他还真没见过类似的神通。

    被砸成一幅画,还能原地复活,看起来比不上不死神凰,可这个的最大优点,是不死神凰不能比的。

    这个神通,有可能被摸出来。

    秦阳也不急着走了,顺便等到入夜,看看街面上能不能看到白凛。

    只可惜当初他心怀善念,没想坑后来者,所以才说了除了白凛,谁都能住客房。

    要不然的话,这头五尾白狐,今天晚上就要完蛋。

    入夜,上方小镇里,再也看不到人影了。

    秦阳也没看到白凛出现,要说他彻底死了,秦阳是绝对不信的,那就是他已经逃出去了,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

    然而,等到爱岗敬业的执伞黑袍人准时准点出现之后,秦阳却看到一个让他有些意外的家伙。

    五尾白狐竟然从酒楼里跳出来送了人头!

    这波操作,让秦阳有些懵逼了。

    这家伙傻了么?

    之前逃走了,不知道怎么的又出现在小镇,然后又来送人头?

    直到执伞黑袍人消失,秦阳才回过神,挠了挠头,完全无法理解。

    按理说,它应该是可以直接离开这块碎片的,那它回来是为什么?

    秦阳蹙眉思忖,最简单的答案,自然是它没法离开了,只能回来。

    但为什么它无法离开?这完全没道理,其他同样怨念意识和神魂融合的家伙都可以离开的。

    而且,算算时间,应该是白狐先逃走,然后他在原地,继续找面孔,再带着那些人离开。

    没道理先走的不能走,后走的却能走了。

    除非是白狐压根没先逃走,在他后面出去的。

    可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只可能是这块上古地府碎片的规则变了。

    规则变了,这个理由太牵强了。

    秦阳自己都不信。

    但想到之前的推断,这块碎片上的规矩,可能已经不完善,有各种漏洞。

    再来看的话,可能就不是规则变了,而是漏洞开始被弥补了。

    这样才能解释很多细节上有些矛盾的地方。

    若这个思路是对的,继续去想一下,为什么漏洞会被弥补了。

    秦阳闭目沉思,回忆着规则前后发生改变的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以引起这种变化,肯定不是外来者的力量,那能被着重关注的只有一件事了。

    执伞黑袍人被砸死了一次。

    这种维护规矩的人,被毁灭的话,总不至于会出现弥补漏洞的效果吧。

    不,还有另外一件事。

    他跟执伞黑袍人做了交易。

    暗夜优昙花的花瓣,这不是外来者的力量,而是正儿八经属于上古地府的东西。

    秦阳摸了摸储物戒指,里面还有一片花瓣。

    这个东西,对他来说,其实已经没有多大作用了,作为逆天改命的疗伤圣药,单单一片两片花瓣,效果还不如一般的灵药,只有足够多的数量来完成叠加,才会带来指数级暴涨的神效。

    秦阳越想越觉得,这个看起来似乎不太靠谱的思路,竟然越来越靠谱了。

    他知道这个东西对上古地府的人价值很大。

    那位死抠死抠,一句话都不屑与跟他说的黄泉摆渡人,竟然大方的给免了船票,退了阴悖兽,后面还让崔老祖免费乘船,大有随便乘船的意思。

    执伞黑袍人,散尽手中的财富,都觉得不够,甚至身为规矩的维护者,兢兢业业准时准点不知道多少年坚守岗位的执伞黑袍人,为了暗夜优昙花的花瓣,都违反了一次这里的规矩。

    秦阳拿出盛放着最后一片暗夜优昙花花瓣的木盒,轻轻摸索着。

    这个东西,对于上古地府之人的价值,可能比他想的还要大的多。

    想了想,秦阳重新拿出一个黑铁匣子,将木盒放进去,再封印了黑铁匣子,丢进了海眼的角落里,好好保存起来。

    最后再看了一眼上方的小镇,秦阳转身继续前行。

    一路来到入口的地方,果然,在这里见到了回去的路。

    踏入山缝的时候,秦阳鬼使神差的,回头再看了一眼,恍惚间,仿佛看到真实的世界,在他的视线里,急速远去,越来越小。

    这一次,他没看到上下两块大地,只看到一块不规则的大地碎片,上方有一面布满裂痕,其中一个角仿若被利器斩去的古镜,映照着下方的大地碎片。

    一截看起来已经枯萎的枝条,从古镜之中延伸而出,悬在大地碎片和古镜之间。

    眨眼间,所有的一切,都仿若幻象,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再看到的便是这座仿若被劈开的山峦背面的景象。

    秦阳顺着山缝走出来,再回头望去,默默劝了自己一下。

    都是幻觉,别去作死,也别手贱。

    他现在愈发觉得,水最深的就是上古的事,弄不好就会落入万劫不复之地。

    这可能是比如今他要面临的问题,更大的危险。

    就像是有一个疑问,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

    上古地府的碎片挺多的,整个黑林海都是受其影响。

    那么,上古天庭呢?

    这个跟上古地府齐名的存在,为什么从来没听说过谁在哪发现了上古天庭的碎片。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