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神朝风云 第七二七章 暗中观察,钞能力

作者:不放心油条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秦阳根本没有继续谈下去的打算,长着这般妖异的家伙,不知道是什么妖怪,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好鸟就对了。

    引自己过来,请自己喝酒,还当着面揪下来一丝神魂付酒钱,完了再说如何厉害这里,不能免费?

    这种先免费再伺机坑一笔的套路,秦阳听过的见过的太多了。

    从这货最后一句话说出口,秦阳就知道,前面是一个大坑,无论如何都不能跳进去。

    再说了,这短短的时间,他也得到了不少情报了。

    那些看起来跟死人差不多的土著,气息都不强,真放开手的话,一击之内,秦阳就能将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毁掉,所有的怪人都灭杀。

    同样的,那也长相颇为妖异的妖怪,境界比他更高,想要做什么肯定也是轻而易举。

    他肯定已经试探过了,那条腿就是付出的代价。

    不过想到那妖异男子的可怕恢复力,他为了试探,付出的代价可能比看到的更高一些。

    喝个酒,都要老老实实的付钱,没钱付账,宁愿扯下一丝神魂,竟然都不愿意惹事。

    那吃霸王餐的结果,肯定比撕扯下一丝神魂还要严重。

    道宫之下修士的神魂,若是被这样撕扯下来一丝,便是难以弥补的重创,非针对神魂的天材地宝不可修复。

    而若是再弱点的修士,这般强行撕扯下来神魂的一部分,怕是当初就暴毙了。

    秦阳一边走下酒楼,一边暗自庆幸,幸好他一向不喜欢恃强凌弱,也不喜欢以势压人,甭管强弱,从来都是讲道理的,就算是路过小坊市喝碗茶,都会给钱。

    得亏之前在黄泉摆渡人那经历了不喜欢收外币的事,知道兜里没这边的货币,一般东西这里也未必收。

    要不然的话,刚进来的时候,跟着店小二去吃饭喝酒,完了没钱付账,岂不是完犊子了。

    秦阳出了酒楼,抬头看了一眼倚在窗边,继续一个人喝酒的妖异男子,这货脸上还带着笑容,秦阳却看出来,他似乎颇有些遗憾,也有些不太高兴。

    但他什么都没做,也没撂狠话。

    秦阳心头了然,这里的规矩,比想象的还要严格。

    不能惹事,肯定是第一。

    但具体是什么规矩,他现在却不了解,不了解,就别贸然行动。

    秦阳出了酒楼,本想拿出一套圆光套装,看看这里的人收不收,此刻念头一转,却什么都不做了,就找了个犄角旮旯的地方,蹲在那看,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看他们都在做什么。

    看了半天,什么都没看出来。

    若是忽略这里的环境,忽略那些人或是铁青或是惨白的脸之外,再把那些酒之类的东西,当成普通的酒,那这里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凡人小镇。

    他们用的钱币没有铜钱,全部都是银票,面值有大有小,半天时间里见过的,从五文钱,到最大的一两银子。

    蹲了半天之后,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有些摊位已经开始收摊,秦阳瞥了一眼酒楼,那妖异男子依然端着个酒杯,倚在窗边,一言不发的看着下面。

    秦阳思忖了一下,站起身,进入前方的一座当铺。

    拿出一套圆光套装,拍在桌子上。

    后方面色铁青,跟僵尸差不多的掌柜,拿起圆光套装看了看。

    “客官准备怎么当?”

    “怎么说?”

    “活当五百文,死当一两。”

    “这么低?”秦阳有些意外,他的圆光套装,虽说是可以成批制造的低级秘宝,可本身的威力却不算垃圾。

    他今天观察了一天,可是看的真切,随便要壶酒,就要二百文,物价可不算低。

    “客官放心,本店童叟无欺,一向是一口价,不高不低,刚刚好。”

    “那死当。”

    秦阳拿着一张面值一两的银票,中间标注着面值,旁边全部都是各种怪异的符文,里面还有一丝古里古怪的力量,与银票完全融为一体。

    想了想之后,他又拿出来一套圆光套装。

    “死当。”

    当铺的掌柜,二话不说,就给了秦阳一两面值的银票。

    秦阳继续往出掏。

    掌柜的面色不变,动作利索,只是当秦阳拿出来第一百套的时候,那掌柜的再付了钱之后,立刻道。

    “客官,小店收不起了,再收死当也只能五百文了。”

    “这样啊,那算了……”秦阳有些遗憾。

    这种东西,要多少他有多少,几个呼吸就能重新炼制出来一套,无非是出点材料钱而已。

    出了当铺,外面的大街上,行人越来越少,摆摊的商贩,都已经消失不见,酒楼的门前,也有店小二挂上去两个白色大灯笼,散发着惨白色的渗人光亮。

    整个镇子死一般的安静。

    酒楼的二楼,妖异男子依然倚在那,一言不发的含笑看着下面的秦阳。

    秦阳迈步走入酒楼,笑容僵在脸上的店小二,一如既往的热情招呼。

    “客官,住店么?”

    “一间房一天多少钱?”

    “三百文。”

    “开一间房。”秦阳丢给店小二一张一两的银票,补了一句“不够了,你再来问我。”

    “客官里面请。”

    店小二带着秦阳上了二楼,秦阳没急着去客房,他重新坐到妖异男子的对面,要了壶酒,给妖异男子斟上。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请你的。”

    妖异男子的笑容逐渐变态,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呵呵怪笑着看着秦阳。

    “当真是了不起,自从我进入这里,无意间坏过七次规矩,你来了一日,竟然一次规矩都没有坏过。”

    秦阳端着酒杯,喝着自己掏钱买的酒,味道似乎都不一样了。

    正要再说什么,就见下方街道上,阴风骤起,街面上,雾气贴着地面弥漫了过来,待阴风退去,如同牛毛的黑色细雨,无声无息的洒落。

    小镇入口的地方,一位一袭破旧黑袍,面上挂着破旧黑布的人影,撑着一把带着补丁的油纸伞,晃晃悠悠的进入死寂的小镇。

    这身装扮,秦阳立刻明白,这是个上古地府的公务员……

    他收回目光,看了一眼桌子对面的妖异男子。

    难怪这家伙之前什么都不说,他是等着看自己完蛋呢。

    外面除了那个不知道是什么职位、什么职责的阴差之外,什么会动的东西都没有了。

    不用想就知道,这会儿还在外面,肯定会有大麻烦,不是被打死,就是被带走,反正肯定没好事。

    街道上那位阴差,气息晦涩,时有时无,却给他一种莫名的压力,就算不考虑对方的职位,单纯的个人实力,至少也在法相境界。

    想到这,秦阳瞥了一眼妖异男子,默默再补了一句。

    若是再加上对方是公职人员,天生是维护规矩的,那么在维护规矩的时候,能发挥出的实力,肯定还要再向上提一个档次。

    说不定这个妖异男子,已经跟下面那位大佬交过手,妖异男子没死,那他的实力,应该是在法身这个阶段。

    “这里的规矩很多,有很多忌讳,违反的话,会很麻烦,你不考虑一下么?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告诉你怎么离开这里。”

    “你这么能,你自己怎么不离开?”

    “……”妖异男子的笑容僵在了那里,被噎的半晌说不出来话。

    “自然是时机不到。”

    秦阳撇了撇嘴,站起身前往客房。

    妖异男子还不死心,在后面喊了一声。

    “你可以好好想想,我只是想让你帮个忙而已,而且是离开这里之后,对于你来说轻而易举的小忙而已。

    我可以告诉你关于这里的一切,帮你杜绝违反这里的所有的规矩。

    以你的境界实力,只要违反一次,肯定必死无疑,你的护卫也不可能救得了你,这是我今天的条件。

    若是到了明天,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条件了,到时候看你怎么死。”

    秦阳的脚步一顿,缓缓的转过身,嘴角稍稍扬起,却看不到丝毫笑意,眼神也变的冷冽。

    “你,认识我?”

    妖异男子顿时暗道不好,言多必失。

    他闭口不言,扭头看向窗外。

    秦阳笑了笑,带着人偶师前往客房。

    第二天,秦阳被主街道上的喧闹声吵醒,他起身走出酒楼,跟这里的土著一样,在街上随便的游逛,小心翼翼的搜集各种情报。

    等到一天结束,采购了一堆东西的秦阳,重新回到了酒楼。

    一连三天,秦阳每天都是这么过来的,每天见到了那妖异男子,也权当是没看见,根本不搭理他。

    到了第四天,那妖异男子似乎也坐不住了,秦阳出门,他也跟着出门。

    他大摇大摆的跟在秦阳身后,看着秦阳去采购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散发着浓郁阴气的茶,对活人来说有剧毒的蔬菜,还有人皮拨浪鼓之类的小玩意……

    等到一天结束,街道上最后一个摊位也收摊了之后,秦阳才回到了酒楼。

    店小二前来告知,他剩下的房费,不够付今天的了,想要继续住下去,就得先付账。

    秦阳笑了笑,很爽快的掏出十张一两面值的银票,塞给店小二。

    “十二间客房,我全要了,这是三天的房费,到时候不够了,你再来问我。”

    “好嘞,客官里面请。”

    秦阳没急着走,他回头看了一眼跟了他一天,似乎等着他触犯规矩的妖异男子。

    妖异男子的脸上带着一丝震惊,完全没料到,秦阳会给他玩了这么一手。

    店小二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拦在了店门口,言语间满是歉意。

    “客官,实在对不住,本店住满了,没有客房了。”

    妖异男子指了指秦阳。

    “我跟他一起的。”

    店小二转头看向秦阳,似是询问。

    “我不认识他,他姓甚名谁,我都不知道。”

    “秦阳!”妖异男子低声一喝“你到底想怎么样?”

    “噢,看来你真的认识我。”秦阳撇了撇嘴,转头上了二楼,同样点了一壶酒,端着个酒杯,倚在窗边,看着下面的街道。

    酒楼门口,妖异男子站在那,面色铁青,脸上的笑容也彻底消失不见了,可他就是不敢迈出一步,进入到店里面。

    他只是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店小二挂上惨白色的灯笼,看着店小二关上大门,看着街道上开始浮现出寒雾阴风。

    妖异男子退到街道上,抬头看了一眼,秦阳用跟他一样的姿态,端着一杯酒,倚在床边,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呼呼的阴风呼啸而过,而后是黑色的牛毛细雨,静静的飘落,小镇入口,那位举着油纸伞的大佬,脚踏寒雾,无声无息的出现了。

    秦阳坐在二楼窗边,冷眼旁观。

    那个妖异男子,从一见面就开始挖坑,等着他跳,本来这也没什么,在这种诡异的地方,他一个妖怪,要是见面就来玩什么掏心掏肺的把戏,才是真见鬼了。

    为了自保和保证自己的利益,利用自己知道的情报,在对方那获取利益,谁跟谁又没交情,秦阳也没觉得这有什么。

    对方不说夜晚降临的事,秦阳也没觉得对方有义务告诉自己,对方提出交易,他拒绝了,就这么简单。

    可是这货认识自己,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一个人是自己,实力还很强的妖怪,一门心思的给自己挖个坑,忽悠着自己跳进去,而做交易,他要付出的代价,却不在这里,是离开这里之后。

    还是一件对自己来说轻而易举的事情,偏偏他又藏着掖着不说是什么事。

    听听,这话有种熟悉的感觉了吧。

    这货要不是想着狠坑自己一把,秦阳都敢把自己的名字倒过来写!

    既然这样,那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反正他只是包下了酒楼的客房而已,真金白银花了,昨天那间房睡的不舒服,今天想每间都试试,不行么?

    至于其他的……

    比如,这两天游逛采购时,顺手探查到的消息,这个小镇,只有这座酒楼有客房,而且只有十二间。

    根本没有别的地方可以住人了。

    比如,小镇里的那些居民,晚上天塌下来,他们都不会把门打开一下,而且,他们根本不会接待外人。

    当然,这些都是秦阳真金白银花着,才顺便弄到的情报。

    外面那妖异男子怎么样了,关自己屁事。

    他没地方住,归根到底是因为什么?

    还不是他太抠门了,前面在自己的脑袋里挖出一丝神魂,装得倒是挺大气的,哪想到就是个住一天交一天的抠门货色,还是每天晚上打烊了喝完酒之后,才去付账。

    街道上,妖异男子已经无暇顾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秦阳了,他凝视着前方行来的执伞黑袍人,慢慢的挪到了街边,低着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似是察觉到街上有人,执伞大佬手中的油纸伞轻轻转动了一下,伞骨的边缘骤然出现了一条条红绳,下方挂着一枚枚拇指大的小铃铛。

    清脆的铃声,叮叮当当的响起。

    铃声伴随着奇异的节奏,响彻街道。

    二楼喝酒的秦阳,听到这铃声,都觉得意识微微有些模糊,他凝神静气,后退了一些,那铃声的效果才骤然削减了大半。

    执伞黑袍人,举着油纸伞,仿若没有看到妖异男子一般,静静的从他身旁走过。

    但随着执伞黑袍人越过,妖异男子的七孔之中,便有一丝丝幽蓝色的光辉涌出,神魂的气息,仿若黑夜里的骤然亮起的明灯一般谣言。

    那一丝丝幽蓝色的光辉,在执伞黑袍人身后,汇聚成一个面容呆滞,身形丰腴的老妪形象。

    那身形半透明,全身都散发着幽蓝色光辉的老妪,紧紧跟着执伞黑袍人,踏着寒雾,穿过小镇的主街道,消失不见。

    而街道上,妖异男子,跌倒在地上,双目空洞,仿若失了魂一般,半点意识波动都没有了。

    秦阳倚在窗边,打量着下方的妖异男子,眉头微蹙。

    这家伙看起来是死了,像是被勾了魂,可是刚才那神魂,明明是一个人族的老妪,可不是眼前这个不知道本体是什么的妖怪。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妖异男子身上再次浮现出一丝活力,意识波动再次浮现。

    他从地上爬起来,身上凝结出的冰霜,崩碎跌落,他面色青白,抬头看着二楼的秦阳,伸出手比划了一下。

    “秦阳,算你狠!我看你怎么离开这里!”

    “那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吧,赶紧走,别在这耍嘴皮子。”秦阳呵呵一笑,转头看向酒楼内部“小二!”

    “客官您有什么吩咐?”

    秦阳拿出一沓子银票,拍在桌子上。

    “十二间客房,后面三十天,我全包了,可以不?”

    “可以。”店小二脸上僵硬的笑容,似乎都变得真挚了些,收了银票还补了句“客官您还要酒么?厨子歇息了,现在只有酒。”

    “要一壶酒。”

    “好嘞,您稍等。”

    秦阳饮着酒,探头向下看了一眼,举了举酒杯。

    一饮而尽杯中酒,秦阳端着酒壶,去重新换了一间房住。

    第二天,秦阳出来的时候,就见妖异男子坐在一张八仙桌前,桌上摆好了酒菜,却一筷未动。

    看到秦阳之后,妖异男子站起身,伸手虚引,说话都客气了不少。

    “秦阳,我已经摆好了酒菜,一起吃着喝着,随便聊聊?”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