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神朝风云 第七二五章 人比人,打扰了

作者:不放心油条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可以用来侧面佐证这个大胆猜测的东西其实还不少。

    当年找到堪舆师的地盘,人家留言骂了人偶师,还丢给他一个语言文字大礼包。

    如今回头想想,堪舆师说的是人偶师,但是却没说是真人偶师还是山寨人偶师。

    还有人偶师的人偶之躯,到底有多强,秦阳到现在还不太清楚,反正就目前知道的,经历的,从头到尾无论遇到任何事,人偶师的人偶之躯都是从来没有扛不住的时候……

    秦阳抬起头,看着真·没心没肺的人偶师,甩了甩脑袋,赶紧停下自己的疯狂推理,从那个问题的大坑里爬出来。

    这事不敢去多想,总觉得会牵扯出什么惊天大秘密。

    若这个猜测是真的,就算不去琢磨人偶师,也不去琢磨十二师里的其他人。

    只是想想那片念海,就能顺势得出来其他的推理结果。

    他能进入念海,嬴帝也能进入念海,但在这之前,念海也是一直都在的,有别人知道念海,或者发现了念海,进入其中,再没出来,也完全没什么毛病。

    一想到这点,秦阳就觉得有些无法直视念海里的那些生灵了。

    鬼知道那里有谁是外来者,有谁是念海里孕育出的山寨土著。

    甚至有可能,那些沉沦在里面的外来者,经历了无尽岁月轮回之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外来者。

    秦阳伸出手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强迫自己赶紧停下来,不能再去想了,有些事知道的太多没好处,想的太多更没好处。

    他现在觉得,去一趟黑林海,的确是有必要了。

    境界一时半会儿提升不去,那就先提升实力,感觉实力不够用,总有种不安全感,尤其是被人偶师沉思出的问题糊脸之后,这种不安全感立刻直线飙升。

    古时代,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但目前来看,那些能被称之为大佬的家伙,一个个明显都是没那么容易彻底完蛋的。

    拥有不灭意识的黑影,时光偷渡者荀穆,如今还有念海这个,可以不违背天地法度来偷渡的方法。

    再加之前找到过的堪舆师的墓,如今秦阳都敢赌咒,堪舆师要是真的彻底完蛋了,他就敢把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本来以为让嬴帝被驾崩了,他就能安安稳稳当咸鱼了,哪想到,嬴帝驾崩之后,什么牛鬼蛇神都忽然开始冒泡了,最先冒出来的就是三身道君。

    很显然,他还是低估了嬴帝的威慑力。

    临出门,秦阳去了一趟离都,去自己任职的礼部溜达了一圈,收获一堆彩虹屁之后,发现没什么大事,便转道去了宫城。

    原先进入宫城的程序都被省略了,秦阳被紫鸾引着,进入到宫城深处。

    越过一段宫墙,立刻见到后方楼阁林立,整体恢弘大气,细细凝望,还能见到那里一砖一瓦,尽数凝聚着强大符文,整体气息凝聚到一股,强大的气场,凝为实质扑面而来。

    恍惚之间,前方宫殿骤然变大,直入云霄,一阶阶台阶,都变成了方方正正的巨石,目力所及,前方半边世界,仿佛都被这座宫殿群占据。

    秦阳想要再往前迈出一步,都已经无法做到,仿佛他站在的地方,已经是世界的边缘。

    这是嫁衣的道宫。

    而且还是没有任何大嬴神朝力量加持的情况。

    秦阳站在宫墙,静静望着这片道宫,他能感觉得到,嫁衣正在苦修。

    感应这里的气息,比之刚刚进阶的时候,强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如今的嫁衣,对刚刚进阶时候的嫁衣,十有仈Jiǔ是碾压。

    秦阳砸吧了下嘴,不由的生出一种羞愧感,他还是太咸了。

    看看人家,天赋好,而且都进阶道君了,竟然还这般刻苦,这人和人的差距,有时候真的比人和……恩,没法比。

    “秦先生?”紫鸾在一旁低声叫了一声。

    秦阳有些恍惚的回过神,摆了摆手,转身向回走。

    “我有事要去一趟黑林海,不用惊扰嫁衣了,等她修行结束,告诉她一声就好。”

    离开了离都,秦阳带着人偶师一路南下,准备从黑林海的北面进入。

    ……

    无垠虚空中,独角仙还在顶着巨大的神树主干前进,一团诡异黑油,凝聚出的一张三眼人面,不时的为独角仙指引路线。

    忽然,前方的空间出现了一丝扭曲,三眼人面立刻出声大喝。

    “正前方,撞过去。”

    庞大的神树主干,跟那一丝扭曲的空间撞到一起,扭曲的空间想要去扭曲神树,可是神树却想强行压平那里,天然的对抗,立刻展开。

    这种情况,在无垠虚空中,已经遇到过好几次了。

    若是之前,独角仙自己寻找方向,为了避免引起太大力量波动,肯定会避开,可如今,却没什么好犹豫的。

    激烈的碰撞还在继续,这一次似乎比往常还要激烈一些,神树飞行的速度,都被强行拖慢了。

    那一团诡异黑油一样的东西,顺着神树主干,飞速从树根的位置,冲向了神树的主干顶端。

    神树主干和扭曲空间撞击的地方,随着扭曲的空间,伴随着撕扯,被强行压平,一丝丝空间裂缝,也在不断的一闪即逝。

    黑油翻滚着看着那里,一张张沉入内部的面孔,接连不断的冒出来,他们挣扎着呼嚎咆哮。

    “充满怨气的嘶吼,恶毒的咆哮和诅咒,就是这里了,就是这里了!”

    那一道道一闪而逝的空间裂缝越来越多,忽然,有一道稍稍大一点的裂缝浮现,诡异黑油立刻钻了进去。

    眨眼间,诡异黑油消失不见,那一道裂缝也随之消失。

    可是随着时间流逝,扭曲的空间被慢慢碾平,空间裂缝出现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慢慢的,虚空中,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只有神树还在继续缓缓前行。

    神树树根的独角仙,漆黑的眼睛里,没有被欺骗的暴怒,它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那一团黑油不可信,它又不是才知道的。

    对方在利用它,穿行在无垠虚空中,利用它,打开了一丝一闪即逝,不知道通向哪里的通道。

    但它何尝不是在利用诡异黑油指引方向。

    无垠虚空中,到处都是扭曲的空间,它自己根本不敢去贸然碰撞,谁知道会引来什么后果,若是引起空间风暴,带来的只会是更深层次的迷失。

    诡异黑油的指引下,必然不会出现空间风暴,只要有,那黑油也逃不掉。

    之前每一次撞击到一片扭曲的空间,独角仙也会同样得到一些信息,它能感觉到后方是什么世界,不是大荒世界,但却依附于大荒世界。

    如今差不多也完成了定位了。

    独角仙的分叉独角,闪烁着神光,为它指引着新的方向,它继续推着神树,无声无息的飞行在无垠虚空中。

    ……

    幽冥圣宗的鬼坑最深处,连通着下方三个秘境。

    最深处的一个,一处黑水池里,伴随着震荡,一团黑油一样的东西,从一个一闪即逝的裂缝里钻了进来。

    感受着这里浓郁的阴气、怨气、煞气,耳边全部都是厉鬼怨魂的哀嚎与咆哮,黑油浮出的狰狞面孔,顿时齐齐笑了起来。

    黑水池里的黑水,飞速的消失不见,被黑油吞噬掉。

    被吸引来的厉鬼冤魂,刚看到那一团诡异黑油的时候,他们便已经逃不掉了。

    那一团诡异黑油,骤然爆射出一滴滴黑油,没入到所有的厉鬼怨魂体内,那些倒霉蛋的鬼体,飞速的溶解,化作黑油,再次折返回去,融入到那一团黑油体内。

    黑油飞速的游走整个秘境,所过之处,尽数化为死寂。

    它顺着一个秘境,一路行,直到从鬼坑的最深处钻出来,跟那里的大鬼战成一团。

    短短一炷香的时间,黑油裹挟着一只手臂和一条腿,飞速的逃离。

    鬼坑最深处,那位大鬼,则少了一只手臂和一条腿。

    黑油冲到鬼坑的边缘,扭动着变化,慢慢化成一个黑色的人形,大鬼的那只手臂和一条腿,变成了这个黑色人形怪物的手臂和腿。

    渐渐的,黑油一样的形体彻底凝固了下来,化作一个三只眼睛,皮肤是灰白色的怪人。

    怪人转过身,望着鬼坑的深处,有些贪婪的舔了舔嘴唇,正当他准备再次冲回去的时候,却忽然发现,前方的石头,有一条首尾各有一个脑袋,肚子有些大的怪蛇,正昂着头,死死的盯着他。

    怪蛇的眼神,颇有些不善,仿佛他敢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一样。

    眨眼间,怪蛇消失不见,他的一只手,被怪蛇的两个脑袋同时咬住,甩掉怪蛇之后,他的两根手指也消失不见了。

    怪蛇口中的两根手指,化作黑油,被怪蛇呲溜一声,吞了下去。

    瞬间,刚才还只是有些不爽的怪蛇,恶意破体而出,扑面而来。

    三眼怪人的脑后,浮现出一张蛇瞳人面,蛇瞳人面以尖锐的嘶嘶声,嘶吼道。

    “阴悖兽,快逃。”

    三眼怪人,瞬间崩碎成黑油形态,转眼便化作一道残影,冲出了鬼坑。

    而阴悖兽两个蛇头你争我夺的追在后面,跟着追出了鬼坑。

    ……

    秦阳从黑林海的北面,进入了黑林海。

    这里似乎比原来更加危险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远比原来更多。

    顺着路线,快到黄泉河岸附近的时候,那些乱七八糟的生灵,反而都消失不见了,修士却忽然多了起来。

    若非知道这里是黑林海,秦阳怕是都觉得这里是哪个坊市附近。

    连神海修士,都见到好几个了,往日里,这么深入黑林海的地方,根本不可能见到神海弱鸡的。

    一路来到那条绵延数百里的大道旁边,这里的人更多,也不知道这些人扎堆到这里干什么,是能挖出来什么宝藏呢,还是他们能参悟一下学到什么。

    秦阳大概扫了一眼,细细感应了片刻,除了切身感受了一下,造成这一切的大佬到底有多强之外,再就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顺着大道,再次来到黄泉河岸,遥望着那条黄泉,依然是湍流不息,无数怪异在里面翻腾嘶吼,恶意扑面而来。

    但这里这么多人,也没见摆渡人的踪影,显然是这里大部分人都没法走到黄泉岸边。

    秦阳稍稍走前几步,遥遥见到河面,似乎有什么人影,踩着水面走来,秦阳立刻停下了脚步。

    相隔甚远,秦阳都感觉到,那双眼睛,正越过迷雾,向着他看来。

    秦阳嘴角扯了扯,不是说压根没人见到有什么少女在黄泉水出现么?

    “黄泉有人!”有修士发现了人影,立刻喊了一声。

    一群修士蜂拥而来,站在远离岸边的地方,向着黄泉望去。

    秦阳站在人群后方,跟黄泉中的那双眼睛对视到一起,他呲牙一笑,一脸人畜无害的善意,抱拳拱了拱手。

    “不好意思,打扰了。”

    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走远之后,脚步越来越快,最后化作狂奔姿态,飞速的远离这里。

    一路狂奔了三天,算算应该已经离的够远了,秦阳才停下脚步,换了个方向向东而去,准备去他原本计划里的目的地。

    另外一块古地府的碎片。

    “那个女人,是你的敌人么?”人偶师跟着瞎跑了三天,才问出这句话。

    “是啊,惹不起的大佬。”

    “我感觉她没多厉害,肯定打不死我,要干掉她么?”

    “……”秦阳一脸纠结,看人偶师那一脸认真的样子,实在不知道怎么说了,考虑到他可能是正牌人偶师,有些话还是不说的好。

    “问题是她站在黄泉,都可能有能力打死我,你也挡不住的那种。”

    丢下这句话,秦阳转身就走,懒得跟这个家伙多说了。

    一路前行,躲过一些天然的绝地,花费了半个月时间,终于找到了记载中的入口。

    按照大嬴皇室的记载,曾经有不少强者探索过这块碎片,他们发现了好几个入口。

    从各个入口进入的强者都有,但唯一一个有人进入之后,还能活着出来的入口,就只有眼前这个地方。

    前方仿佛一座数千丈高的山包,被人从中间劈成了两半,中间有一条不过百丈宽的裂缝,裂缝里黑色的土地,寸草不生,两侧的山包,稀稀拉拉的长着一颗颗没有叶片的黑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