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553章 恶趣味

作者:贾思特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因为时差缘故,西蒙抵达纽约时,东海岸这边已经是下午四点钟。

    不过,不只是周末两天的日程被安排全满,刚刚落地,西蒙就要开始一连串的工作,晚上还要参加詹姆斯·雷布尔德家组织的一个聚会。

    主要是和维斯特洛公司的一系列合作伙伴联络感情。

    西蒙不喜欢参加这些商务应酬,却又不得不出席。

    很多超级富豪的低调,其实只是一种在公众面前的低调,如果本身在所有人群体中都太过低调,那就根本不可能成就一番事业。

    西蒙现在几乎不会主动出现在媒体上,不过,他周围的社交关系网络却是一直在持续扩张。

    第五大道的公寓内。

    与维斯特洛大厦的建造负责人谈了一个小时的工程进度,待对方离开,时间已经是傍晚七点钟。

    a女郎从衣帽间选了一套西装来到公寓一楼的起居室,向西蒙展示了下,确认男人没什么异议,就和b女郎一起把衣服从防尘袋里拿出来,直接在起居室里服侍西蒙穿上。

    最后站在自家老板身前打着领带,a女郎敛眸低垂,轻声问道:“老板,要先吃点东西吗?”

    “不用,”西蒙摇头,道:“另外,打电话在杰瑞·霍尔,问她今晚有没有空过来。”

    “好的,”a女郎轻轻点头,迟疑了下又问道:“如果霍尔女士没空呢?”

    “维密最近不是正在试镜吗,帮我挑两个。”

    第一届维密大秀选在洛杉矶,主要是为了方便西蒙亲自跟进。

    今年的第二届大秀,地点确认在纽约,东海岸这边的时尚氛围要强过洛杉矶,而且更方便将影响力扩散到大西洋对岸。

    a女郎再次应下。

    送走自家老板,b女郎顿时有些小自怜地幽幽道:“难道我们就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吗?”

    a女郎只是白了b女郎一眼,转去起居室整理好西蒙换下的衣物,然后来到一楼专供她们使用的一间小办公室,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查询了一番通讯录,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接通,礼貌却又带着些公式化地和对方聊了一会儿,约定时间,然后就挂了电话。

    换了一条黑色长裙的b女郎走进来,见艾莉森做完事情,问道:“a,你要不要换件衣服?”

    a女郎摇摇头:“不用。”

    只是出去吃顿晚餐,艾莉森没打算大费周章。

    两女一起离开公寓,车子已经等在楼下,是西蒙随身团队中的司机。

    作为西蒙夫妇身边最亲近的几位女仆,不只是高额的薪酬,女郎们平日里的待遇也好到惊人,除了私人司机,女郎们平日里还可以使用维斯特洛体系除了那架波音767之外的其他私人飞机。

    最初以珍妮特瑜伽老师身份来到维斯特洛家的印度女郎阿丽雅·玛克赫吉原本在艾莉森她们面前还带着些优越感,逐渐发现女郎们堪称公主般的待遇之后,主动向珍妮特提出成为女仆团队中的一员。

    司机开车从第五大道公寓出发,向南绕过第59大街,来到中央公园西南角让-乔治餐厅。

    这是曼哈顿很多巨星名流经常用餐的一家著名餐厅,一般人想要在这里进餐,通常提前几天就要预定位置,直接赶来,往往等待几个小时都不一定有空位,两女却只是在来之前打了一个电话。

    同样是维斯特洛家贴身女仆的福利。

    让-乔治餐厅内,两位女郎在领座员带领下,穿过前厅一大群望眼欲穿地等待进餐的男男女女,直接来到一处可以俯瞰中央公园的靠窗位置。

    看到两女所坐的位置,一些原本看到两位80分以上靓丽女郎而亮眼放光的食客都不由收敛了一些表情。

    曼哈顿很小,却处处都透着非常森严的阶级等级。

    这片区域内一些著名餐厅的作为,恰恰又是最能体现这种阶级等级的细节所在。

    金字塔最顶层的一些人,一个电话就能拿到任何一家餐厅的最好位置。

    紧随其后,如果你拥有一定的财富加名气加人脉,想要订到位置也非常容易,当然最好的座位就要看运气了,而且不是每次都见效,座位太紧张,或者时间太紧,也会有碰壁的时候。

    剩余的其他人,乖乖按规矩来吧。

    这样一个圈子,普通的金领银领白领,都只能算最底层。

    于是,两位在让-乔治餐厅最繁忙用餐时段却能够占据靠窗最优质座位的靓丽女郎,身份难免让人联想。

    拥挤的曼哈顿,特别是中央公园两侧的这个圈子,男女比例达到1比2,小小的几平方公里范围,簇拥了这个世界上最顶级的一批花瓶,时刻等待着某些上位的机会。

    然而,哪怕是在很多纵横欢场眼光老辣的客人眼中,此时坐在让-乔治餐厅靠窗位置的两位女郎,对于他们而言,身份也更倾向于上东区一些老钱家族的富家千金,而绝对不可能联想到这只是某个家伙身边的侍女。

    其他一些小心翼翼配在男人身旁的靓丽女郎,看向两女的目光中更是带着难掩的羡慕甚至嫉妒。

    这倒也不是因为周围人看走了眼。

    珍妮特为了保持一干花瓶的赏心悦目,每年为每位女郎投入的置装保养费用就达到20万美元,这样一笔为了维持个人形象的投入,哪怕是上东区很多养尊处优的富人妻子都难以承担。

    点过餐,待那位态度异常恭敬的侍者离开,b女郎扭头淡淡地在周围扫过,很自然地收获了几个主动的善意微笑。

    收回目光,b女郎小小地呼了口气,对艾莉森道:“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这样的生活如果能够永远持续下去该多好。”

    艾莉森端起红酒啜饮了一口,道:“完全可以啊,夫人不介意我们五年之后继续留下来的。”

    “可是,我又希望能够像那样啊,”b女郎道:“听说最新一代的ia更火了,她现在的身家已经超过2亿美元,我也希望能有很多很多钱啊,以及,你知道的。”

    艾莉森沉默。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不需要付出的获取。

    女郎们能够享有这样的待遇,当然也需要付出足够多。

    处在这个位置,虽然不缺少假期以及私人时间,但本质上,她们基本上是没有自己私人生活的,恋爱家庭之类更是无从谈起,一旦某些事情发生,就只能离开。

    去年年底的时候,女管家带出来的那群女郎里,其中一个在酒吧遇到了一个男人,没忍住玩了一次一夜情,第二天甚至还在酒店房间里就已经被开除掉,随后大家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姑娘。

    这其实不是第一个。

    还有姑娘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买通,想要窥探维斯特洛夫妇的,双方刚刚谈妥了价码,很快就被发现。

    随即也彻底消失。

    渐渐地,敏锐一些的女郎还意识到,她们身边肯定是有‘眼睛’在盯着的。

    西蒙夫妇从来不会向其他雇主那样苛待身边人。

    不过,女郎们却都明白。

    自家老板从来不是一个善良轻信的男人。

    自家老板娘,更不是一个好相与的女人。

    因此,她们身边其实有着很多红线。

    红线以内,对于她们而言就是童话里幸福的城堡。

    然而,一旦跨过红线,没有任何反悔机会,过线者立刻就会被清除掉。

    维斯特洛家族短短几年时间就迅速积累了上千亿美元的庞大财富,如果对于周围人没有足够的防备,早就被前赴后继的觊觎者吞噬到千疮百孔。

    不过,对于女郎们而言,这座恶龙环绕的童话城堡,却又让人欲罢不能。

    待在城堡里,她们失去很多,其实得到也更多。

    只是眼前这种人上人的生活,大概就是曼哈顿无数掘金女郎一辈子的终极追求。

    不仅如此,离开了这座城堡,她们将失去眼前的一切,却又不一定能够得到更多。

    女管家和女郎虽然都在跨国门槛之后更上一层,但,女郎们并不缺少自知之明,两女明显都是被西蒙亲自扶植起来的,她们虽然同样拥有机会,却不一定能够将机会转化为成功。

    除非那个男人肯如同扶植女管家和女郎一样帮助她们。

    只是这可能吗?

    或许可能。

    或许不可能。

    谁知道?

    赌一下的风险可是很大的。

    那个让她们只能永远仰望的男人就如同古时的君王,强大而善变。

    1000万美元的花瓶基金,在维斯特洛家待得时间越长,对于她们而言,就越显得微不足道。要知道,只是她们眼下的这种生活,1000万美元家底的普通富人都是根本支付不起的。

    过了一会儿,侍者将晚餐送上,两女拿起餐具,随即也换了个话题。

    “a,我上次给你看的那份材料,你觉得怎么样?”

    虽然内心很纠结是否要离开,一干女郎其实一直都没有放弃利用西蒙给予的花瓶基金进行创业的尝试。

    b女郎这段时间就筹划了一个方案。

    利用正在迅速兴起的互联网媒介,打造一个类似于彭博社的高端金融资讯和交易平台。

    b女郎大学时读得是金融,跟在西蒙身边,因为平日里空闲时间比较充裕,这几年还通过在职读研方式拿到了斯坦福经济学硕士学位。

    艾莉森听b女郎提起,摇了摇头,道:“如果从零开始,这根本就不可能。”

    b女郎道:“当初迈克尔·布隆伯格就是从零开始啊,而且很巧,他当时的创业资金也是1000万美元。”

    艾莉森道:“但是,在成立彭博社之前,布隆伯格在华尔街工作了很长时间,不仅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很清楚华尔街客户需要什么要的信息,而且他还拥有很深的人脉网络,这些是他当初开展彭博社业务的基础。你呢,你有什么?”

    贝琪·霍普亲自拟定了自己的商业方案,自然清楚艾莉森所说的都是实情,却还是不太服气道:“我们有老板啊。”

    a女郎弯起嘴角,道:“老板对华尔街其实并不熟悉,倒是老板娘可以帮你。”

    b女郎顿时垮下脸蛋:“那就彻底没戏了。”

    艾莉森微笑着端起红酒喝了一口,重新拿起餐具,接着道:“其实,你的想法是很棒的,关键是你本身的积累不过,无论是行业经验还是人脉网络,都不可能和当年的迈克尔·布隆伯格相比。而且,彭博社已经在这方面占据了很大的优势,金融资讯是需要很强的权威性的,如果在老牌的彭博社和一家全新的资讯公司之间挑选,我想十个人里有九个都会选择彭博社。”

    贝琪点了点头,却又道:“不是还有一个吗?”

    “是啊,”艾莉森耸耸肩:“机会总是有的,只是要发展这样一个客户,代价应该很大。要知道,如果这一领域那么容易进入,老牌的路透社或者道琼斯早就进场了,根本轮不到你。”

    “我觉得,布隆伯格当初只是抓住了一个技术变革的契机,利用计算机网络替代陈旧的股票行情中断。现在互联网迅速普及,这又是一次技术变革,对于我们来说应该也是一次契机。”

    “是对你,别把我带上。”

    “这么说,你打算一直呆在老板身边了?”

    a女郎没有掩饰自己的心思,诚实地点点头。

    贝琪笑道:“那就更是我们啦,你可以把你的1000万美元花瓶基金份额让给我,我给你股份。”

    艾莉森道:“你还是重新规划一下自己的方案吧,直接复制彭博社的模式肯定不行。”

    贝琪探了探脑袋:“说一点你的想法呗?”

    艾莉森想了想,道:“不同于专注高端的彭博社,万维网最大的优势就是面向更加普遍的公众群体,既然你打算利用万维网做一个财经资讯平台,就必须考虑到自己潜在的客户群在哪里。”

    “面对公众的话,这样就变成一个普通的财经资讯网站了,互联网平台上,类似的网站又不是没有,而且很难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

    a女郎道:“还可以加入交易系统啊,如果我的判断没错,未来几年,联邦股市会经历一次长期的大牛行情,可能推动全民炒股的热潮,这应该就是你的机会。”

    b女郎闻言,小声道:“你怎么判断的。”

    艾莉森白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跟在西蒙身边,如果连这一点不到看不出来,她的智商可能就有问题了。

    而且,艾莉森相信贝琪也应该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会产生打造一个试图是彭博社手中抢食吃的财经资讯和交易平台的想法。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