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2258章 偷生一宝宝33

作者:大周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被巴颂这么一说,封行朗也觉得自己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叔爸一直抱着封团团的确不妥;斜了巴颂一眼后,便松开了怀里呜呜咽咽的侄女儿。

    “团团,我让巴颂送你回去吧……诺诺不会有事儿的。我向你保证!”

    封团团的身上还套着封行朗的外衣。见从领口露出不少的肉来,封行朗替她紧紧了外套。一个叔爸的细致和温情。

    “不……叔爸我不回去!我要跟诺诺哥哥在一起!诺诺哥要是醒来见不到我……他肯定会难过的!我不想让诺诺可再为我难过了……”

    封团团依旧沉浸在封林诺是为了她而殉情服毒的痛苦之中。

    “团团……”

    封行朗话声刚出,巴颂便上前一步直接一手刀击打在封团团的颈脖处,再次把她给打晕了过去。

    “巴颂,你打团团干什么?”封行朗怒声。

    “她吧吧个没完没了,你听着不烦,诺公子听着也烦啊!”

    巴颂这回不但说话直接,动作也很直接。应该是领悟到了老大那犀利眼眸的内涵所在。

    要他再由着封团团在监护室里唧唧歪歪、哭哭啼啼,估计老大会亲自动手了。

    当然,有封行朗在,老大是不会、也不方便当着他的面儿对封团团动手的;但对他施暴根本不用商量的。

    “那你动作轻点儿,别磕着伤着团团!要平平安安的将她送回封家!不然小心你的脑袋!”

    当巴颂将封团团抱起时,封行朗再次给她理了理身上的衣物;在确定不露之后,才让巴颂将她抱离。

    “对了,别让雪落知道诺诺的事!”

    封行朗又追声吩咐上一句,“等团团醒了,你也叮嘱她一声!”

    “知道的封总!”

    巴颂带着封团团离开之后,监护室里又恢复了安静。只有监测仪器的嘀咚作响。

    沉默不语了良久,封行朗看向一旁安静坐着的丛刚,“你饿了吧?我让秘书送点儿东西过来?”

    平静下来的封行朗,也察觉到自己刚刚对丛刚的态度有些过分了。

    “嗯,好。”丛刚并不饿,但他却应允了封行朗的提议。

    他可以饿着,但封行朗却扛不住。想必他是从gk风投直接赶来医院的。

    等封行朗在监护室门外打完电话走进来时,看到丛刚正在研究一个金属球。

    “你先休息会儿吧。等夜宵到了我叫你。”

    封行朗以为丛刚只是在把玩一个金属的玩具。

    “刚刚我去追人了!”丛刚淡声。

    “追人?追什么人?”封行朗随口问。

    “给你儿子下毒的人!”丛刚浅应。

    “啊?给诺诺下毒的人?那追到了没有啊?”封行朗紧张起来。

    “让她溜了!”丛刚如实回答着封行朗。

    “究竟是什么人?他刚才来医院了?”封行朗朝丛刚走近过来。

    “嗯。刚刚她就站在诺诺的病床边。还替诺诺把被子给掀开了一部分。”

    竟然敢进来监护室?而且还触碰到了诺诺?

    听到丛刚的这番话时,封行朗整个人都震惊了,“那人是想继续加害诺诺的吗?你怎么没叫醒我一起抓住他啊?”

    “我想,她应该是来查看诺诺的病情的!她在空气里喷了一些东西,你跟巴颂睡得都很死!等我叫醒你,她早跑了!”

    丛刚似乎找到了金属球的开关,正尝试着打开它。

    “究竟是什么人?我们要不要报警?”封行朗追问。

    “要不要报警……还是等诺诺醒来之后再说吧!她没想弄死你儿子,只是给他注入了一种疫苗!还说三天后诺诺会自行醒过来,五天后能恢复正常!”

    ‘咔哒’一声,丛刚打开了那个金属球。从微眯的眼眸来看,应该是在感叹金属球内部结构的精致和精良。

    “究竟是什么疫苗?他为什么要给诺诺注射疫苗?”

    封行朗急声连问,“究竟是什么人?他想干什么?”

    “应该不会是仇杀……至于具体的原因,还是等你儿子醒了再问吧!”

    丛刚将那个金属球藏在了自己的口袋中,“至于究竟是什么人……我觉得一定是你儿子认识的人!”

    “丛刚,你它妈别故弄玄虚了好吗?”

    封行朗也感觉到了丛刚似乎有话没肯实言而告,“你究竟追查出了什么,能一五一十的告诉我吗?跟我卖关子有意思吗?”

    “封行朗,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

    丛刚看向一脸急躁的封行朗,“你的智商呢?竟然会认为自己的儿子是为爱殉情服毒?你觉得一个封团团,有这么大的魅力么?”

    看着丛刚那张平静的脸庞,封行朗燥意的拨弄乱自己的头发。

    “我这不是关心诺诺的安全吗……关心则乱你懂吗?”

    封行朗又斜了丛刚一眼,有些微怨的哼着声“谁像你那么铁石心肠!对什么事都冷漠无情!”

    丛刚没接封行朗的话,而是起身朝监护室的门口走去。

    却被冲上来的封行朗一把给揪住了,“你要去哪儿?说你一句还不爱听了?”

    丛刚睨着封行朗,想甩开他紧揪着自己的手,“自己的儿子自己守!我回去继续我的冷漠无情!”

    其实丛刚并没想着要走,可在封行朗的激将下,便想着戏弄他解解闷儿也好。

    也因为刚刚吸入的少量气体,让他脑袋沉沉的。

    “你不能走!”

    封行朗直接用身体堵在了门口,“话说重了,我道歉!但你不能走!你必须跟我一起守着诺诺!他不醒,你就别想走!”

    “封行朗,你应该掂量掂量……你拦得住我么?”丛刚有些无奈。

    “一定拦得住!也必须拦住!”

    见丛刚一本正经的想离开,封行朗立刻换了张脸,“行了毛虫子,你就怜悯一下我这个做父亲的爱子之心吧!你不忍心离开的!”

    “……无耻!”

    丛刚低声轻哼,又不得不坐了回去。拿出手机准备联系卫康,让他派人来把那个金属球拿去做进一步的化验和分析。

    在金属球上,丛刚发现了一个图腾模样的东西,只是暂时还推断不出是什么。

    “对了,你刚刚去追的人,有什么特征吗?”封行朗不放过任何的线索。

    丛刚抬起头,淡淡的看了一眼满眸急切的封行朗。

    “你一个父亲,抱着自己儿子的女朋友……当时在想什么?”

    这话问得就有点儿跑偏了!

    如此跳跃的问话方式,到是很符合丛刚的性格。

    “有你思想这么肮脏的吗?团团是我侄女!我是她叔爸……这你也能乱想?”

    封行朗有些无语。当时的他,真的只是把团团当成自己的晚辈。根本没有任何的歪想,他能对天发誓。

    丛刚没接封行朗的话,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毛虫子,你乱想什么呢?我拿团团当女儿的……她连脐带都是我剪的,我能对她有什么歪心思吗?”封行朗急切的在解释。

    “怎么,心虚了?”

    丛刚淡淡的笑了笑。那模样落在封行朗的眼里,是真它妈的欠揍。

    其实丛刚也没觉得封行朗会对封团团有其它的心思,他就是这么随口一问而已。或许他的目的只是想提醒封行朗要注意自己的身份!仅此而已!

    “丛刚,我x你妈的!”

    见丛刚故意抹黑且误会自己,封行朗整个人都暴躁了起来,扑上前就想把丛刚揍上一顿;却没想把丛刚反压在了简易的陪护床上。

    “封林晚是你的女儿……她也叫我一声干爹的……如果我抱着她,给她擦眼泪,又给她整理衣服……你会怎么想?”

    丛刚按压着封行朗的后背,“如果你没意见,我到是可以试试!”

    “丛刚!你它妈的敢动我女儿,我杀了你!”封行朗气喘吁吁的低嘶着。

    “所以呢……就别动不动就去抱别人家的女儿!还找着各式各样的理由……什么叔爸……什么当她是女儿……”丛刚在自己的手肘上用力,故意将封行朗往下按压着,“还是因为你觉得团团是蓝悠悠的女儿,抱着她就等于抱着蓝悠悠?从而能抚慰你心底对蓝悠悠的那点儿愧疚?感觉

    她不该死……死得惋惜……死得可怜?”

    这番话,无疑是在伤口上撒盐!

    “丛刚,我都已经把蓝悠悠给彻底的忘了……你为什么还要一遍又一遍的提起她?你究竟是什么居心?”

    封行朗的呼吸有些不畅通,“你究竟想让我怎么做?把蓝悠悠的尸体挖出来……然后挫骨扬灰么?一个已经死去多年的弱女人而已……你有必要这么恨她吗?”

    随着封行朗的话落,丛刚却松开了对他的钳制。等封行朗缓过气息坐起身来时,丛刚又开始在把玩那个金属球。

    这个话题竟然就这么结束了吗?

    莫名其妙的挨了打顿蹂躏!

    封行朗活动了一下被丛刚扭曲了的手臂,怒意的瞪了他一眼打又打不过,只能忍着了!关键还需要他守着儿子诺诺。

    “这什么东西?你新发明的暗器?”封行朗想伸手来拿。

    “别碰!有毒!”

    丛刚低呵一声,封行朗果然听话的把手给缩了回去。

    “你不是也碰了么?”

    见丛刚也用手拿着,封行朗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应该被他给耍了。

    丛刚淡眸睨着封行朗,刚毅的脸庞轻蕴着浅浅的笑意,随之温意的淡声道

    “我免疫。”“……你诓我呢?!”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