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2255章 偷生一宝宝30

作者:大周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也因为封团团的描述两个年青的孩子约在酒店里做男女之间的情和爱之事;就难免会让封行朗觉得大儿子是为情所困!

    又听封团团这么一哭诉,本还不太确定的封行朗,便觉得大儿子‘殉情’的可能性更大了!

    回想起昨天晚上,大儿子说过的话【蓝悠悠伤害了我母亲……我是不是可以用伤害她女儿的方式……来替我母亲报仇?】

    按照儿子的陈述,受伤害的不应该是封团团吗?难道诺小子舍不得伤害封团团,最后自己代替她受了这番劫难?

    以大儿子的心理素质,不应该做出这样的傻事来的啊!

    越想封行朗就越发的揪心,感觉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连呼吸都变得不顺畅了。

    “诺哥……诺哥……你快点儿醒过来吧……我求求你了!”

    封团团再次冲进了重症监护室,对着被检测仪器包裹住的封林诺又是一通嚎啕大哭。直到医护人员把她拉拽了出来。

    “我儿子究竟中的什么毒?你们怎么到现在还没能化验出来?”

    爱子心切的封行朗对着急救医生就是一通怒声质问。

    “抱歉封先生,以您儿子目前的状况,我们只能用排除法。这需要点儿时间。最好你们家属能提供患者注射或吞服的原始试剂名称和成分……”

    “我儿子的呕吐物不是已经让你们拿去化验了吗?怎么具体的成分还要我来告诉你们?”

    急躁的封行朗揪起医生的衣领,怒不可遏的斥问,“你们是怎么当医生的?”

    “封总……封总……您冷静点儿!先冷静点儿!”

    正准备给老大打电话汇报的巴颂,在看到封大总裁跟医生扭打起来时,便连忙冲上前来劝阻。

    一阵急促的呼吸之后,封行朗从身上拿出手机,微显抖动的给丛刚打去了电话。

    每当这个时候,封行朗首先想到的就是丛刚。而他最信任的,也只有丛刚。

    封行朗打来电话时,丛刚正准备跟卫康一起带两个孩子出去夜间徒步训练。

    看到打来的电话号码,丛刚冷冽的眼眸微微放柔。

    “嗯?什么事儿?”丛刚淡声。

    “毛虫子,你快过来……诺诺他……出事了。”手机里传出封行朗殚精竭虑的急呼声。

    “诺小子出什么事了?”丛刚凛声追问。

    “诺诺中毒了!”

    “什么毒?”丛刚惜字再问。

    “急救医生已经取样了诺诺的呕吐物,但暂时还化验不出是什么毒!”

    “诺诺的生命体征如何?现在是什么状态?”丛刚一边做着专业的追问,一边卸去了身上的装备。

    “诺诺呈现出深度昏迷的状态!能自主呼吸!心率和血压偏高!刚刚我摸了他的额头,呈发热状。”

    或许是感染到了丛刚的冷静,封行朗也能准确的描述出儿子的状态。

    “你先找几个有经验的急救医生寸步不离的守着!我马上就到!”

    “好……我等你!你快点儿!”封行朗急切。

    挂断电话的丛刚立刻朝地下室飞冲过去,快如一阵旋风。以至于卫康和两个孩子都还没能反应过来。

    “谁……谁中毒了?”

    还沉浸在即将要去夜间徒步训练亢奋状态中的卫康,诧异的问向同样目瞪状态的两个孩子。

    “好像是大诺诺!”封小虫从大虫虫的谈话中扑捉到了关键词。

    “啊?诺小子中毒了?谁下的毒?嘿,它特么吃豹子胆了?在申城谁还敢惹诺小子啊?瞎眼了吧!”

    等卫康朝地下室走去时,丛刚已经提着一个医药箱闪了出来。

    “老大,谁给诺小子下毒了?该不会是老毒鱼的仇家吧?”卫康也很关心封林诺。

    “暂时也不知道!你呆在这里别走,照顾好两个孩子!”

    丛刚命令一声后,人已经闪出了别墅大门。

    “大虫虫,我也要去!小虫好担心大诺诺。”封小虫拔腿就跟了上来。

    “别添乱!等查清事情的缘由,我会让卫康送你们过去的!”说话时,丛刚已经跃身上了越野车。

    “老大,诺小子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吧?”卫康关切的问。

    “从封行朗的描述来看,应该不至于!等我见着诺诺后,才能下定论。”

    言毕,越野车已经绝尘而去,瞬间便消失在了夜幕里。

    卫康回头看了一眼两个翘首目送的孩子,还是有点儿小兴奋的。

    “哈哈,今天晚上你们俩就属于我一个人了!”

    对这两个孩子,卫康是溢于言表的喜欢。平日里因为有老大带着,他想喜欢也喜欢不到,今晚总算是有机会跟这两个孩子单独相处了。

    “康叔,可我还是担心大诺诺。”封小虫急着声。

    “放心吧,有我家老大在,死了他都能从阎王殿把诺小子给拉回来!”

    为了安慰封小虫,卫康的说话难免夸张了一些。但他相信老大丛刚,医术一点儿都不比那些庸医差。

    ……

    刚挂断丛刚的电话,妻子雪落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这一刻的封行朗,有那么点儿不敢接听妻子的电话。

    他看了一眼病床上依旧深度昏迷的大儿子,心如刀绞似的揪疼着。要是让妻子知道大儿子此时此刻的状态,她不得着急死呢!

    走出监护室,封行朗深呼吸一口来平静自己的心绪后,才接通了妻子的电话。

    “行朗,你在哪儿啊?什么时候回来?诺诺的手机又打不通了!臭小子他这是要造反呢!”

    从妻子的口气可以判断,她暂时还不知道大儿子中毒住院抢救的事儿。

    “哦,诺诺跟我说过了,今晚他去他义父那里。”

    封行朗似乎有些心虚,“不信你问晚晚,早晨晚晚也在车上,她也听到的。”

    “臭小子,他又想逃避我是不是?感情把我这个亲妈当洪水猛兽呢?”

    手机里的林雪落带着愠怒,“不就是不让他跟团团谈恋爱吗?用得着这么叛逆么?天下的好女孩子那么多,他这是要非封团团不娶了是么?”

    听妻子这么一说,封行朗的心就更疼了。那句‘非封团团不娶’,让他更相信大儿子中毒是为了‘殉情’!

    “雪落……”

    封行朗的声音有些沙哑,“要……要诺诺非娶团团不可……你能答应他吗?”

    “不能!”

    雪落怒怒一声,“他要非娶团团不可也行!那就别认我这个妈!”

    “雪落!你……你这是何苦呢!”封行朗的声音有泣意,“你非要把诺诺逼到什么地步啊?就算蓝悠悠的事儿是我对不起你,但诺诺和团团总是无辜的吧?如果你爱他们,为什么不能成全他们呢?雪落,你

    能不这么固执吗?”

    “封行朗,你吃错药了?!”

    林雪落厉斥一声,“是诺诺亲口跟你说,他非团团不娶的吗?臭小子,我现在就去浅水湾逮他个混小子!”

    一听到妻子说要去浅水湾找大儿子,封行朗这才冷静了下来。

    “雪落……雪落,你别去了。晚晚在家呢。一会儿我从公司直接过去,找诺诺好好谈谈!”

    “谈什么谈啊?怂恿他非团团不娶吗?父子俩联合起来跟我作对吗?”

    林雪落气得血压飙升,“行,你们父子俩这辈子就把蓝悠悠那个女人根深蒂固进骨子里去吧!从现在开始,我林雪落当哑巴总行了吧?!”

    “雪落,你别动气……有话好好商量!”

    还没等封行朗把话说完,林雪落便气冲冲的挂断了电话。

    等封行朗拨打回去时,接电话的成了女儿晚晚。

    “爹地啊,你怎么又把妈咪惹生气了呢?妈咪都不肯吃晚饭了……”

    “晚晚,替我跟妈咪道个歉……说都是爹地的错!爹地给她赔不是!”

    因为用的是免提,雪落也能听得到丈夫的话。

    “妈咪,爹地跟你道歉……”晚晚把手机送到了妈咪的跟前。

    “告诉你爹地说妈咪不接受他的道歉!妈咪在他心目中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他不需要跟我道歉!多违心呢!”雪落气鼓鼓的说道。

    “爹地,妈咪说她不接受你的道歉……还说你多违心呢!”

    明明夫妻两人都听得到对方的话,可封林晚还是乐此不疲的在给爹地和妈咪当着传话筒。

    “晚晚,替我好好的哄妈咪吃晚饭好不好?”

    封行朗放柔了声音,“爹地今晚要去爷爷家劝你大诺哥,所以今天晚上晚晚就要一个人好好照顾妈咪,能不能做到?”

    “当然能了!晚晚是妈咪最爱的小棉袄!”

    封林晚傲娇的哼喃,“可是爹地一晚上都不回来吗?那晚晚想爹地了怎么办?”

    “晚晚乖了,你大诺哥也是爹地的孩子,爹地今晚得陪他一晚上!”

    封行朗的声音低沉泛哑。他一直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想在妻子和女儿面前表露出来。他知道妻子肯定接受不了大儿子现在的状况。

    更接受不了大儿子为爱殉情的残忍事实!

    “那行吧!晚晚就大方的把爹地赏给大诺哥一晚上好了!”封林诺很大度的应好。

    “晚晚真乖!让爹地亲一下……么!”封行朗的眼眸里已经泛出了晶亮。

    “那爹地明天早上能不能赶回来送晚晚去学校啊?”封林晚追着问。

    “行了封林晚,别老缠着你爹地了!明天妈咪送你去学校!”雪落从女儿的手里夺过了手机,“封行朗,你怎么劝你大儿子,那是你的自由!用不着顾及我的感受!挂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