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一章 师父请喝茶

作者:傻妞请爱自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女子听到振敞君开口瞬间眉眼都温柔了下来,这飞扬跋扈的五官温柔起来如水如雾,绝美。

    连带她头上的两个高马尾都灵动了起来,微风一吹,如柳条荡漾,漾过了小河,印在了振敞君的心里,俏皮可爱。

    她同样回礼温婉的道:“公子,小女灵儿,小女曾经骗了公子。”

    夏枯草急了,忙问道:“怎么回事?”因为没有人搭理她。

    那灵儿确实不喜欢夏枯草,即使她热脸贴冷屁股,她依旧不理她,只是对着振敞君笑的温柔。

    振敞君看着夏枯草像哥哥一样柔和,耐心的解释道:“有一日,我下山办事,路遇劫匪,你知道修仙之人连妖魔都不怕,唯独怕那凡人,他们手中拿着刀枪棍棒,一行有六个。

    我自报家门,他们不仅没有让路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见我要走,对我死缠烂打,无奈,我既不能用功法伤害他们,又劝说不了他们,无奈纠缠中,一个红衣女子出现。

    那女子正是今日的灵儿,她问清歹徒来意,原来是看中了我手上的渊端剑,说是这剑可以威慑武林,非要我交出来,后灵儿不费吹灰之力将那些歹徒全部请走。”

    夏枯草眨眨眼眸,非常好奇:“师兄,他用的什么方法?”

    “她……”振敞君正欲开口,不曾想那灵儿噗通一下单膝跪地低头抱拳沉痛的道:

    “公子,灵儿正要向你陈述这件事,灵儿并不是温山何氏何七之女,当日听那歹徒说明来意,必定是与武林争霸有关,当时武林盟主乃何氏,武林同道多少都给几分薄面,情急之下才谎称自己是何家大小姐,且那何氏信物金光扇是我变出来的,我只是想达成你的心愿,不费一兵一卒击退他们,还望公子不要怪罪!”

    夏枯草目瞪口呆看着跪在地上的灵儿,没想到她和振敞君还有这心意相通的一幕。

    从她话中可知,此女不仅机灵,有胆识,谋略也过人,长相百里挑一,处事风格不拘一格,敢于认错态度强烈,是好女无疑。

    夏枯草不禁拍起了双手,毫不吝啬的夸赞道:“人漂亮又善良,机智又果断,才情过人,这么善解人意师兄怎会怪罪你呢?”

    本以为那灵儿如此倨傲的性子,会回怼夏枯草,没想到她竟羞涩的低下头去,不再开口,似乎只等振敞君发落,这明明就是欲说还休,她莫不是对振敞君有意思?

    夏枯草好奇的心都突突跳,我的乖乖,百年暖公子要遇到人生的第一村了。

    夏枯草正欲开导振敞君,却听见清脆的铃声响起来,一声,两声,夏枯草微楞,低眸看着振敞君腰间的欲情绝,欲情绝正闪着红色的光,似木鱼敲击一般,澎澎的响了。

    就在夏枯草呆愣之际,振敞君赶紧手上用功压制住了那欲情绝,铃声虽不响,可振敞君已经满头大汗。

    夏枯草看着跪在地上的灵儿,她突然一副痛苦的表情,嗖一下不见了,一道光扎进了那欲情绝的白玉之中。

    夏枯草已经清楚了这件事,她当然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

    欲情绝乃是圆觉首座玉清尊赐予首徒振敞君,以用来警示她勤学苦练,断情绝爱之用,如今这欲情绝突然铃声不断,只有一个可能,振敞君动心了。

    那女子灵儿明明已经修炼真身,却从未正面面对过振敞君,只在他遇难时间接帮助,可看出她并不想打扰到振敞君。

    振敞君山中百年,几乎不遇女弟子,如今心动,也是意料之外。

    修炼之人若有了情爱的掣肘,那功法将很难再上一层楼,振敞君是圆觉首徒,可见玉清尊对他抱有多大的期许,如今……

    夏枯草看着振敞君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格外心疼,她猛然响起了那日玉清尊上轻音台,经过她俩身边时看她的眼神,当时夏枯草不明白,如今都懂了。

    那眼里有警告,有默许,有猜疑,有大爱,他心中自当矛盾,肯定不希望振敞君踏入不能回头的境地,四脉首座都未曾婚配,也是带头典范之作用。

    可是仙配也不算违规,只是浪费了多年的栽培,任何师父都不想面临这样的情况吧,更何况是给予了诸多希望的振敞君。

    夏枯草再见振敞君,已看他原地打坐,全身烟雾缭绕,不知修得何功法,夏枯草也不敢打扰,默默地坐在离他一米的距离也打起坐来。

    石寒水自当看见了,只是他没看见那消失的灵儿,他听到欲情绝响时,赶过来只看见了原地呆愣的两人,这欲情绝为何物,他再清楚不过,真的是他们?

    但见那振敞君所练功法正是圆觉清心绝,他若心不乱,何须练这功法?一切都有了定论。

    “师兄,不曾想到吧!”云苓的话让石寒水的后背一寒。

    “师妹何时上的轻音台?”石寒水转身恢复正常神色。

    “看来我来的不是很巧,让师兄问出了这句话,师兄这几百年对我来轻音台都不会过多的问,因为有人上轻音台你都知道,而如今你却不知道了,这倒有点意思,是旁人占据了师兄太多心思吗,导致你警觉性如此之低?”云苓眼眸微沉,步步紧逼,道出实情。

    石寒水闭嘴不言踏步回屋,他出来尚且只是惊鸿一瞥,云苓应该并没有看到或听到什么。

    对于他的逃避,云苓紧跟在后:“师兄,是觉得我说错了吗?”

    石寒水知道逃不过,停下道:“师妹所言甚是,确实是我一时疏忽大意,不过与旁人无关,一时走神也是有的,何况师妹这功法世间数一数二,我无法察觉也实属正常。”

    这一句阳奉阴违让云苓吃味,师兄学会怼她了?

    以前那个即使做错事也不屑于解释的师兄,不见了,他比起往日的沉淀淡然多了一丝急躁,他是在保护某人?

    云苓嫉妒的眼睛都红了,她迂回不再讨论这个没有结果的问题,转而道:“我觉得你那一对徒弟很是不同,具体哪里不同我也说不出来,但看那振敞君所练功法,应该是圆觉清心绝,这要是让二师兄知道,又该是好一顿猜测,谁人不知二师兄有抱多大希望对他这个徒弟,这可是他未来的接班人。”

    “练功法而已,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我们还是不要小题大做影响弟子修炼才好。”石寒水难得严肃一回,话中有警告之意。

    云苓如何听不出,心中更为恼怒,师兄从未对她如此摆脸色过,都是因为那个白痴女子,竟让百年不变的师兄发生诸多变化,都快是她不认识的那个师兄了。

    云苓捏紧双拳,脸上却笑了:“这我自当知道,我修炼百年,难道师兄还怀疑我的修为不成,只是这捕风捉影,就算有了真凭实据,我也不会乱传,毕竟弟子友谊天长地久是十分值得珍惜的,就如你,我,二师兄,三师兄,还有那闭关的四师兄。”

    云苓张口就打了感情牌,瞬间让石寒水不自然起来,意识到自己刚刚生硬的态度,似乎有一点愧疚之意,这才让云苓满意,她们的曾经不是一个小丫头就能破坏的。

    石寒水叹口气:“是啊,相守相知百年不易,这两个孩子,一个是玉清尊首徒,一个是我的首徒,若能有天长地久的友谊何乐而不为。”

    云苓微笑,慈爱有加道:“就是呢!”暗中却挑起了眉头,不可言喻的复杂心理。

    这一夜,石寒水主动走到了夏枯草的门外道:“你随我来!”

    夏枯草一听吓得脚盆都踢翻了,一边回道好的师父,一边找袜子胡乱地穿。

    她正在床边洗脚呢,听闻师父的声音脚都在颤抖,这可是天下奇闻,她入山这么多年,师父头一回在她的房门口喊她。

    这会不会是什么重大的事要找她?毕竟这重量可不轻,夏枯草用了一分钟的时间匆匆出了门,去寻找师父,心中忐忑不安。

    她跪在师父对面的蒲团上,双手放在膝盖上,低着头一动不敢动。

    石寒水的身旁架着一个炉子,炉子里燃烧着真火,不见煤炭,不知点的是何物,炉子上架着一把紫砂壶,里面的水正在沸腾。

    桌面之上是一套紫砂茶具,茶具呈棕红色,特别好看,很有质感,茶具里用小钳子钳了一蝶上好的茶叶,不曾加入沸水就已经芬芳扑鼻,夏枯草认识,这茶就和无暇山半山腰的那茶一个气味。

    那师兄曾让她们一人喝过一杯,夏枯草有点好奇的看着石寒水,他又煮这茶作甚?

    她只是偶尔偷看,并未问出来,她还没这个胆子。

    石寒水动作流畅,沸水注入紫砂壶的那一刻,茶叶在里面翻滚,不知是烫的还是高兴的,手舞足蹈一样,这香气更浓。

    稍过片刻,石寒水将茶杯放好,两只茶杯,一人一个每个里面倒入三分之二的茶水,其中一杯杯推至夏枯草的面前。

    夏枯草看着师父白净的手握着那棕红色的茶盏格外好看,石寒水点头道:“喝吧!”

    夏枯草吞咽一口口水,点头,心中莫名其妙,搞这么紧张的气氛,不过就是为了请她喝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