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九章 同处一室

作者:傻妞请爱自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振敞君一听,顿时如临大敌般严肃起来,脸颊红透,有种老底都被掀起来了的感觉,应该是面对这位和师父一样的人,他不自觉的就肃然起敬,抱拳鞠躬道:“见过掌门!”

    夏枯草低着头默默的瘪了嘴巴,心中一阵恶寒,完了,完了,光顾着打闹打扰到师父了。

    石寒水看了他们一眼,默默地转身:“无碍就好,你们修炼吧!”

    夏枯草抬头师父已不见了踪影,无碍就好?

    夏枯草心下震惊,师父是听到了她的惨叫声所以才过来确认发生什么了?

    他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她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她刚刚有没有做什么他误会的事,看他的神情并不如往常,不过,师父的表情何时变过?不会是自己想多了吧!

    夏枯草尴尬的呵呵一笑:“师兄,对不起,引来了师父,我们去修炼吧,你离开这些天,我已经把你所教都习的熟练了,你要阅一遍吗?”

    振敞君若有所思点点头:“也好!”没想到掌门对门人都是不冷不热,师父常说他清冷,想来对自己的徒弟还是不错的。

    石寒水踱步进雅室,书是看不进去了,手一挥,琴而出,唯有抚琴能荡去他心中的波澜,不知为何。

    这琴声悠扬远播,夏枯草受琴音鼓舞,训教起来也格外的认真,眉眼都在用力。

    送别振敞君时,夏枯草又瞧了一眼他腰间的铃铛,总觉得古怪。

    云苓将地藏经绝交于秋乐时,秋乐激动的手都在颤抖,她声泪俱下的感谢喊着:“师父!”

    “地藏经绝只传于本门首座首徒,这门功法本是罹难师兄所赠,我也是近些年才悟透,今传于你,希望你习得精髓,博大胸怀,心怀天下,济世救人,也可将我地藏精髓发扬光大。”

    云苓看着秋乐,在她的额头轻点,一道红色的类似玫瑰花的印记,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这花鲜艳欲滴在秋乐的额头盛开。

    “此乃地藏王花,王花已经几百年不曾绽放过,地藏,圆觉,金刚,俱舍,四脉在这几百年中未曾出过女首徒,我也只是得当年地藏二师姐的真传,如今你手上拿到经绝,就说明地藏一脉已经认可你,这王花赐予你,是至高的荣耀和责任,你自当时刻牢记心中的责任,务必潜心修炼,以期突破。

    另外俱舍一脉首徒虽也是女流之辈,但我近日见她,额头并未赐予宫花,说明她还未得掌门师兄真传,你天生聪慧伶俐,功法进步迅速,自当把握时机。

    无暇山成立之初就有规定,四脉首徒若是齐聚,将共同进行一次大型的下山历练活动,以增加首徒实践能力,从前掌门师兄等人也是共同经历过一场历练,掌门师兄在那一场人间历练中声名大噪,威名远播,这也奠定了他继任掌门,受百姓爱戴的基础。

    如今四脉首徒再次齐聚,这一天怕是不远了,你自当明白我的意思,虽然圆觉,金刚的两位首徒已经进山百余年,但俱舍那位可是和你同进,你若能堪当大任,崭露头角,也是为以后奠定基础,并不是掌门首徒就一定有能力的。”

    云苓虽然在微笑,可那双手却是彻骨的寒,那女子资质平庸,没有半点仙人之气,堪比世俗小丑,怎配占用师兄,自当要让师兄看清那女子的为人和能力,重择首徒之选。

    秋乐抱拳伏在云苓脚下,眼神阴鸷:“弟子谨遵师父教诲,弟子心中时刻不忘师父所授的仁义道德,时刻感恩苍生,弟子自当苦心钻研,不负师父教导之恩,虽为同门,自当一致对外,但该出手时弟子绝不犹豫,只要不伤害同门,不负苍生,弟子自当下手无悔。”

    “嗯,你知道就好,地藏一脉女子众多,自古修仙男子成事占多数,为师又是刚上任不久,你能为为师立威也是功劳一件,为师不是教你争名夺利,只是希望你不要埋没了自己的才华,若未来你能走的更长远,为师也是为你骄傲的!”

    云苓看着伏在地上的秋乐,笑了,某种程度上,她比自己更勇敢,既然如此,她做不到的事就交给秋乐去做好了。

    夏枯草睁着大眼睛不敢闭上,头顶有无数的星星在冒,两个大眼皮缓缓地搭上了下眼睑,猛地又弹开,双手拍拍脸,清醒清醒……

    琴音不期而至,缓缓倾斜,美好了一地时光,夏枯草双手有点忐忑,没想到师父今夜还会为她弹琴,今日白天,她和振敞君虽没做什么,可是师父的眼神怎么让她如此不安?

    以前酉时师父就会奏琴,今日等到酉时并未有琴音响起,夏枯草以为师父不会再为她弹奏,不曾想戌时这琴音又响了,心里不感动是假的,可拥有心结在此也不好受。

    夏枯草起身穿好衣服,系上金铃,轻手轻脚的出了门去,下了台阶悄悄去寻找亮光,只有雅室是亮的,门上隐约印着人影,夏枯草站在梅花之下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去向师父解释清楚呢?

    可是若师父根本不在意,她岂不是自作多情,要被笑话了?

    思来想去也没个结果,倒是面前突然吊着一个黑色的大蜘蛛把她吓了一跳,那蜘蛛见着丝,应该是织着网不小心掉下来了,她拍拍胸脯,赶紧往亮光跑去。

    在台阶上就小声喊了:“师父,师父,我可以进来吗?”

    连喊了两遍,琴音未停,门却开了,石寒水未曾抬头看他,他头顶的发髻因为低着头的原因一眼就被夏枯草看到了,浓黑的头发用一把白玉簪和银色的箍子挽住了前半部分,背后是如水的月光。

    清冷中透着无法言说的仙气,那饱满的额头高挺的鼻梁刻画着一张深邃迷人的脸庞,即使没有看她,她已经醉了。

    石寒水见人在门口迟迟未动,不知是进还是退,也不知是有事还是无事,他双手轻轻地按住琴弦,这才抬起头,如水的眸秋波荡漾,像夜里闪耀的夜明珠。

    “何事?”这是他惯用的开口白,夏枯草按理说早已习惯,可她还是会不自然,她刚刚慌忙躲闪的眼神应该引起了师父的不满,她在明目张胆的欣赏他?

    夏枯草有点害羞,但转而就掩藏不见,她笑起来那两颗兔牙一跳一跳的真像一只小白兔:

    “我睡不着,刚刚被蜘蛛吓了一跳,所以我可以今夜在师父身旁躲清净吗?”

    石寒水低下眼眸:“你若不伤害它们,它们自然不伤害你,有何俱?”

    “话是这么说,可是猛然一只大黑蜘蛛倒挂在我的面前,我还是会不自觉的退缩嘛,嘿嘿,师父,仅此一次,好不好,我不打扰你,我就缩在那个角落里,一动不动,我保证!”夏枯草比划着一,又指了指墙角的位置,楚楚可怜的模样,她惯会这一招。

    石寒水看了看那角落,角落里空空如也,看她如此坚决,又想到前几日她所说被噩梦侵扰,终究是人,不胜其扰,情有可原,便点头:

    “既如此,你自己找个位置呆着吧!”

    夏枯草受宠若惊,连连道谢,故意选了个能看到师父背影,也能看到师父侧颜的位置坐了下来,盘腿打坐。

    脸上乐开了花,这么近距离的和师父共处一室,可不多见,能这样一直看着他就是一种享受。

    心下也通了,白日之事,何须多言,师父不是那种人,而他也不会有那种想法,自己的忧愁简直多余。

    本就是一厢情愿的陪伴,何须问的两人是否想通,若答案为否,往后几百年甚至几千年该如何处,还不如糊里糊涂一辈子。

    石寒水泰然自若,悠然的抚琴,他的动作流畅,姿态优雅,世间在没有第二人如此,夏枯草笑着靠在墙角睡去。

    她嘴角含笑的样子美不胜收,只是她不知而已,石寒水偶尔的一回眸,惊诧一世。

    起身拿了一条薄被轻轻地盖在夏枯草的身上,睡起来像个孩子。

    石寒水抬眸看着天空的那一轮圆月,月亮打在打的琴弦上,晕染了悲伤。

    这一夜夏枯草睡得踏实,却也费力,她刚睁眼一动,脖颈咔擦一下,像是错位了,靠在那墙角,头一直偏向一个方位,又硬又冷,早已僵硬,这么一动,岂能舒服。

    这腿子似乎也受到了重创一般,疼,剧烈的疼,还有胳膊。

    只是身上的薄被引起了夏枯草的关注,她就歪着脖子在屋内搜寻一圈,师父早已不见了踪影,这被子是师父给她盖的?

    脑补了那画面,太让人激动,夏枯草什么都给忘了,自个站起来叉腰扭臀晃动脖子,忍痛咔擦一下又摆回了原位,完美。

    照镜子时发觉额头有点淤青,夏枯草仔细的瞅了瞅镜子,额,昨日练功留下的?她怎么没印象了,算了算了。

    收好被子就往冷泉奔去,师父肯定在冷泉。

    想起昨夜的情景,她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呢,看她僵硬的身体她应该是一夜未动的,还好,她应该没有梦游的习惯。

    石寒水双腿盘着正襟危坐在冰床上,听得外面的动静,难得不自然的动了一下,眼睛睁开又闭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