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 有抓包的感觉

作者:傻妞请爱自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一夜果然无梦,水滴小人也不曾出现过,脑中充斥着师父柔和的琴音,余音绕梁,十分心安。

    不知是因为前一日未睡,所以今天睡得久了点,还是师父的琴音有安抚作用,夏枯草醒来已过辰时,看着那沙漏,吓得从床上坐起来,空气中安安静静地,琴音早已停了,夏枯草匆匆洗漱完了就向冷泉跑去。

    进入洞中,师父果然已经在冰床之上打坐修炼了,夏枯草蹑手蹑脚的进入,自欺欺人以为师父不曾看见。

    做了热身运动,就按照师父所罚,下腰,锻炼柔韧性。

    洞内静悄悄的,夏枯草强忍着所有不适的感觉,不放弃,死撑到底。

    石寒水只偶尔睁眼看她一眼,就再次闭上眼睛。

    待出了冷泉,石寒水又在训练场上将夏枯草所学从头到尾过了一遍,有的动作反复教导四五遍,最后才点头通过。

    继那日起,石寒水接连五日都在夜间抚琴,夏枯草胆颤心惊了五日,终于等回了振敞君师兄。

    他脸上略微疲惫,同他同上轻音台的还有另外三位首座

    夏枯草只微笑着隔着很远向他招了手,振敞君回以微笑,他跟在师父身旁,不吵多话。

    这一切,时雨看在眼中,石寒水看在眼中,云苓也看在眼中。

    云苓见此一幕,眉眼开了许多,这倒是她乐意见得,神秘一笑,笑而不语。

    石寒水等人关起了大殿的门,夏枯草被隔绝在外,她没精打采的来到厨房,烧了火来吃了饭,倒没那么郁闷了。

    她虽是石寒水的徒弟,可是并没有什么成就,功法不高,悟性不强,师父没赶走她已经给了她面子,怎敢妄想师父的信任,还参与机密任务?不自量力。

    这么一想,倒是看开许多,她坐在泉水旁边吃着饭,找寻着那神秘的泉眼,泉水里落了一片红色的枫叶,煞是好看。

    夏枯草不忍捡起它来,它应该是羡慕这地上的泉水,才飘落下来投怀送抱的吧,满树枫叶,唯有一片落地,叫人心生怜悯。

    夏枯草当下碗,远远地看见三位首座尽数离去,而振敞君拜别了师父留了下来正东张西望,可能在找她。

    夏枯草欢天喜地的奔了过去,老远就在大喊:“师兄,师兄,我在这!”

    石寒水蹙眉,这声音的喜悦程度不言而喻,她很期待振敞君的归来?

    振敞君笑着摆手道:“慢点跑!”

    猝不及防的关怀,温文尔雅的坦荡,暖人心窝的微笑,夏枯草一阵风一样绚烂的站在了振敞君的面前,她的笑藏不住的欢喜。

    开口第一句就是:“师兄,你终于回来了!”

    原来她一直都满怀期待,他不在的日子,她应该是备受煎熬吧!

    石寒水的心不知为何揪了起来,他别过眼,从后门踏步离去,无声无息。

    那屋旁的梅花娇艳欲滴,只是开的不是时节,寒梅冬季开放,备受世人宠爱,它是萧条冬季中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更是人间寒冬腊月添加色彩的重要指标,却在这四季如春的轻音自盛开,无人欣赏。

    夏枯草缠着振敞君悄悄地打听道:“师兄此次下山可是遇到什么棘手的事?”

    振敞君无奈摇头:“不过雕虫小技,我们此次下山是为百姓而去,也不算太棘手。”

    “那到底是何事呢,我也不敢问师父,但太过好奇,只能来问你了,师兄可别嫌我烦,我心里像猫抓一样呢!夏枯草笑的娇俏,想从振敞君口中套话。

    振敞君微笑摇头:“掌门不告诉你,定然是要你潜心修炼,不被世俗牵扰,你就别八卦了!”

    夏枯草眼见振敞君转身不愿再多说,她急了,忙从身后拉他的袖子,口中喊着师兄。

    话未毕,振敞君的腰坠突然闪过一道光,夏枯草瞬间像被电击一样,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头发像放在爆米花滚筒里爆过一样,炸毛了,吱呀五爪的,牙齿在打颤,手不自觉的松开了振敞君的袖子。

    振敞君扭过神来,被夏枯草的样子吓了一跳,十分震惊的道:“师妹,你这是怎么了?”

    “我……我,师兄,你不要这么狠吧,我就拽了一下你的袖子,你就对我下手这么重,不过话说,你这练的又是什么功法,自带电流,把我电成这样!”

    夏枯草哆嗦着嘴,还是控诉了振敞君一把,振敞君十分无辜的伸开胳膊,检查了一遍衣袖,莫名其妙:“我怎么会这种功法,莫说师妹扯一下我的衣服,师妹就是对我拳打脚踢我也不会对师妹动手的!”

    “额……”夏枯草无言以对,对他拳脚相向他都不还手,倒符和师兄的为人,“可是,师兄,我就看到一道光从你身上发来,忽闪而过,我就成了这样,师兄,身上真的没藏什么黑武器?”

    振敞君无奈,在夏枯草面前转了一圈,腰坠飘过夏枯草眼前时,夏枯草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振敞君一惊停住了脚步。

    “啊……”这一声惨叫惊起飞鸟无数,振敞君眼睁睁的看着夏枯草被弹飞了出去,他惊叫一声去拉,已经晚了,夏枯草砸在地上闷哼一声,眼睛翻白,缓解不过来,手中拽着振敞君的腰坠。

    振敞君忙跑过去欲伸手扶起夏枯草,夏枯草整个身子却像圆球一样,嗖嗖滚了两圈,躲避了振敞君的触碰,夏枯草目瞪口呆的愣在原地躺着看着蓝天白云,心里也算明朗了。

    这不是她滚的,她被砸在地上已经够倒霉了,有人扶当然好,可是手上的这个腰坠有蹊跷,它的力量很大,比夏枯草不知强大多少倍,随随便便就能操控夏枯草的身体。

    “师兄,别碰我,我想我知道原因了!”夏枯草对着靠近的振敞君道,手上拿起那腰坠在阳光下看了又看。

    振敞君不知是还伸手还是该缩手,心里愧疚难当,只得道:“师妹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夏枯草摆摆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腰坠道:“不关你的事,无妨。”

    “师妹,那你先起身。”振敞君尴尬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夏枯草。

    夏枯草噢了一下,自己爬了起来,忍着剧痛一瘸一拐的将腰坠递给了振敞君道:“师兄这腰坠果然是个宝物!”

    振敞君接过腰坠呵呵一笑:“它有名字的,叫欲情绝。”

    夏枯草微楞,这名字?这腰坠上面有一块心形白玉,白玉之上是一个明黄色的铃铛,此铃铛有点像道家敲击的微型木鱼,那木鱼口含两颗银色的珠子,可是摇摆时却不响。

    “欲情绝是师父赠与我的,可当法器,这铃铛中的两颗珠子,一为绝情,一为绝欲,若未绝就会响动,不过这几百年来从未响过,这白玉乃是我的灵骑寄身之所。”

    夏枯草恍然大悟,原来是玉清尊所赠之物,那是不是如同师父赠与她的金铃有同等的意义呢?

    她的金铃也是法器呢,不过这欲情绝为何抵触她的触碰?不对,她非魔非妖,乃是修仙弟子,不会惊动法器中的神灵,应该是那白玉寄身之物所搞鬼。

    振敞君师兄的灵骑乃是鹿身宝马,难不成……是它?

    夏枯草像是发现一个重磅消息,它发怒只因她接触了振敞君?

    “师兄,你的灵骑什么情况下会出手?”

    振敞君微楞,摇了摇头:“从未,宝马从未自动现身,如果听到我的呼唤才会现身,不过我的渊端剑从未失手过,即使面临强敌,渊端剑也可以很快解决。”

    夏枯草略有所思,难道是她想错了?这宝马不是护主心切才出手?

    师兄跟敌人动手,如此大威胁,它都不曾出手相助,更未现身过,为何她一个没有威胁的人会惹怒它,难不成宝马对她有意见?

    夏枯草蹙起眉头,原来宝马是将她故意摔下云端过,不过她只当它不让她骑,不能吧,宝马对自己的偏见这么深?

    若说触碰就会惹怒它,那振敞君师兄在教她练习功法时,难免会有触碰,那可没有这般景象。

    夏枯草百思不得其解,只得笑了道:“无妨,师兄功法好,法器也多,真羡慕你啊,不过这样也好,轻易不被人近身,少许多危险。”

    “法器终究是法器,是冷冰冰的一个物件,其实天大地大,三界之中有很多不可思议的存在,好比妖魔,也不是她们自己可以选择的,人有好坏之分,妖魔亦如此,法器却不会分辨好坏,如此看来,这法器终究不是按你心中所想来保护你,有时候也会给你的带来莫须有的烦恼,没有什么好羡慕的!”

    振敞君一如既往的柔和,但是见解却独到,他能看透许多修仙之人看不到的东西,斩妖除魔,并不是所有的妖魔都是不能给其生路的。

    夏枯草点点头,眼睛亮了:“师兄,果真不是一般人,师妹佩服至极!”

    这一番恭维倒让振敞君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了。

    夏枯草看着他羞涩的模样,禁不住扭过身捂着嘴笑了,她怕师兄尴尬,结果刚一转身就见石寒水立于台阶之上,定定地看着她们。

    夏枯草笑弯的眼睛慢慢地恢复如常,捂住嘴巴的手僵硬的放了下来,赶紧立正站好鞠躬道:“师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