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七章 抚琴助眠

作者:傻妞请爱自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炷香的时辰不是要了我的老命,哎呦,师兄,我好怀念你在的时候啊,师父要么不管我,管起来就下狠手啊。”

    不知躺了多久,夏枯草才恢复元气,她扶着腰慢慢地摸索着出了洞口,外面阳光依旧,夏枯草却瑟瑟发抖,如今觉不能睡,如果现在停下训练,她肯定在这洋洋暖意中沉睡过去。

    夏枯草背靠着这洞口思索片刻,又重新回到洞里,爬上冰床,周身寒气弥漫,夏枯草盘腿而坐,闭上眼睛,打坐修炼。

    石寒水看着冰境内的所呈现的情景直蹙眉,时雨等人已经在着手查这些人的死因,情况不容乐观,百姓人心惶惶,南楚当地官员匆匆结了案,江湖仇杀。

    这么大的案子竟然没惊动南楚皇帝,地方官员怕受牵连枉顾人命,草草结案就相当于纵容幕后黑手,只是这次死的确实是江湖侠义之人,确实有江湖仇杀的可能,武林盟主陆冥凰也还未曾有任何动静,看来势必要查一查五家名门正派之间的夙愿了。

    有功法的名门正派一夜之间能被灭门,更何况手无寸铁的百姓?

    石寒水不寒而栗,这事绝对有蹊跷,若一日不能除了幕后黑手,下一日还有可能出现灭门案。

    石寒水忽然有一种感觉,这两日夏枯草似乎有些不同寻常,安静的不同寻常。

    若是往日外面肯定是她叽叽喳喳的声音,如今他在君子居两日,除了她练剑的呼啸声很难出现其他声音,今天像是这练剑的身音都没了。

    石寒水稍稍有些不安,推开门,太阳已经落山了,他站在门前,风声呼呼而过,寂静一片,不在前院。

    石寒水走下台阶,慢慢踱步朝后山而去,这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他想找一个人也不太费力,只是他很好奇为何往日惧怕寒冷的她今日一直在洞中未出。

    洞中虽漆黑一片,石寒水自然能看见,他看见冰床上打坐的那个人,姿势很正确,只是眉毛染上了霜,白呼呼一片,她未曾发觉有人进入,严寒让她的感官迟钝了许多。

    石寒水只能从她跳动的心脏和微弱的呼吸判断她此刻的状态,看似没有什么不同。

    石寒水上前两步,两步之距终于被夏枯草察觉,她睁开眼睛,声音有点颤抖的喊了一句:“师父?”

    石寒水轻嗯了一声,坐在了另一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夏枯草与石寒水并排而坐,她想后退一步,可是身体僵硬,动弹不得,只能默默无语不动。

    两人隔得不远,却谁也没开口说话,夏枯草舔了舔嘴唇,再没有心思聚精会神的修炼,只时不时悄悄用余光看一眼师父,他都是纹丝不动,认真打坐。

    夏枯草因为师父的到来莫名的心安,心一安,疲惫了一天一夜的她就忍不住打瞌睡,头一点一点的,点着点着又被自己惊醒,赶忙瞅一眼师父,他没有察觉,如此反复几次,夏枯草坐不住了。

    夏枯草觉得自己心不静再这样打瞌睡,会打扰到师父,还是得去寻一个不睡的法子,就想下冰床,腿一动,巨麻,还抽上筋了,她忍不住啊的一声惊呼出来,石寒水终于动了一下,睁开了眼睛,手上凝聚红色的火焰给夏枯草的双腿灌输过去。

    “你在此多久?”

    夏枯草顿觉轻松缓和许多腿也不像刚刚那样抽筋了,动了一下,还有轻微的麻,她试着活动了一下想了想才道:“师父早晨离去,我就一直在这没有出去。”

    “为何?”石寒水收回手看着她,他的眸色看似平淡如常,实则诸多好奇。

    “我……我,师父,你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人不睡觉?”夏枯草双眼亮晶晶,犹豫之际突然想到拐着弯的求求师父,若是他有好办法,自己不就不用受罪还不讨好了吗?她不能一直在冰床上,一旦出去肯定瞌睡上头,就算悬梁刺股也解救不了她。

    一旦入睡,意识就会被水晶小人所主导,即使并非她所愿,也会良成大错,习不知来路的功法,万一让师门蒙休就遭了。

    石寒水没想到她会这么问,思索了一下道:“你如今并未修得真身,但凡凡人,作息规律十分重要,它是身体修复的一个自然过程,人在睡眠时产生免疫力,它为你第二天的活动做准备,你若不睡觉,身体机能会极速衰弱,易体弱多病,无能量储存,导致大脑功能衰退,影响十分严重。”

    夏枯草目瞪口呆,她怎么感觉今天的自己木呆呆的原来是这样。

    可是……

    “师父,我明白了,那……有没有不做梦的法子?”

    睡觉可以,不做梦是不是水晶小人就不会出来?可是没有人能控制梦,应该师父也无能为力吧,夏枯草觉得自己的问题很可笑。

    “为何?”石寒水的言语非常简单,夏枯草猜测了一下,应该是问她为何不想做梦吧!

    夏枯草立马哭丧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石寒水,眨着灵动的眼睛道:“师父,弟子最近噩梦连连,每每醒来都是满头大汗,被梦中之物所吓醒我发觉我最近都有点神经衰弱了,所以很是惧怕睡觉,不知师父有没有可以不做梦的法子这才求助您。”

    “梦有很多种,但任何梦,不管多恐怖,都是一种愿望的实现,它是神经元脉冲的副产品,没有人不做梦,为师是修得真身,可以免与世俗干扰,极少做梦,但也不是不做。”石寒水解释的很仔细,跟认真。

    夏枯草回味了一下话中意思,梦是一种愿望的实现,当年在巫族她确实渴望拥有功法,改变现状,难不成水滴小人是她自己召唤出来的,自己想象出来的?

    可是为何它那么真切,白日里竟也能主导她的右胳膊,而且那功法修炼和真的一模一样。

    夏枯草十分不解,但这些又不能说与师父听,只能打马虎眼道:“那师父真的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那些可怕的事物伴随着我,我害怕。”

    “睡眠中的大脑内部链接比醒着时更迅速,在解决问题上也更有效率,你在梦境中遇到的磨难,都能很好的解决,做梦的生理功能就是为了来模拟受威胁的情形并来演练对应方法,用来对应威胁,这在日后遇到同样的事情时增加你的存活率。”

    石寒水循循教导希望她可以接受生理现象,就算有法子也只是一时的,她的一生很长,不可能摆脱梦境。

    夏枯草顿时哭丧了脸,说不出的纠结。

    石寒水微微动容,看着她的模样不忍心开口拒绝,他再道:“你若确实接受不了如此梦境,今夜你只管入睡,我的琴音可助你一夜无梦,但只是暂时的。”

    夏枯草瞬间来了劲,特别激动的问了句:“真的吗师父?”

    石寒水点点头嗯了一声,夏枯草嘟起嘴巴:“可是,如此不是搅得师父一夜无眠?”

    “我无妨,抚琴就是我的休眠,你到了我这个境界大概就能懂了,在我的世界里,无黑夜白天之区分。”石寒水的眸看似无波,可夏枯草觉得师父是忧伤的,一个人不分白天黑夜,无休无眠,岂不是日日夜夜都很无聊?岁月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困扰吧!

    起码她在无聊至极的时候还能用睡觉打发时间呢!

    这么一想,夏枯草顿时心中柔成一团水,话不自觉的说出了口:“那师父该是多么寂寞!”

    话毕,夏枯草惊了一跳,可惜说出去的话已然收不回来了,石寒水抬眸看了她一眼,见她懊恼的样子,并没有谴责,只道:“修仙者心中最怡然自得的就是寂寞,最大的敌人也是寂寞,寂寞跟随为师几百载,早已融入骨髓,并不是多么吓人的事情,相反,师父和寂寞变成了朋友,形影相随。”

    夏枯草眨眨眼天真无邪:“所以师父不是不喜欢被打扰,而是你的朋友寂寞怕被打扰,它不愿离你而去,是吗?”

    石寒水眼中的亮光一闪而过,如今,这寂寞怕是已然离他而去,面前如此呱噪之人怎能留得住寂寞?

    这倒是开启了他另一片天地,曾经从害怕寂寞,慢慢地到适应寂寞,再到享受寂寞,最后又被这世俗凡音赶走了寂寞,这感觉也不是不好。

    石寒水没有回答夏枯草自觉话太多,便吐着舌头一瘸一拐的出了洞口,回了房间。

    她椅在窗台上,看着窗外的那一轮圆月,能与寂寞为伍的人,他到底曾经经历了什么?这八年来,师父鲜少主动开口和她说话,八年了,虽然她也像一个寂寞的人,可她始终不能坦然接受。

    看那月亮,它照亮了世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未变化过,它寂寞吗?

    师父就如那轮月亮,光辉洒地,不求回报,却日夜守护着这一方天地,不论世人理解或是不理解,他都在,初心从未改变,那光芒让夏枯草心里温暖。

    琴音忽然响起,恍若隔世,音律跳动,音符像定心丸直击夏枯草的内心,这琴音干净澄澈,荡气回肠,心里瞬间平静下来,夏枯草乖乖地躺在床上,心里咀嚼着那音律,不一会就沉沉地睡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