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六章 身体被人所控

作者:傻妞请爱自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夏枯草瞬间眉开眼笑,那可爱的兔牙像极了粘人的糖,明媚甜蜜,这笑容有化人心田的奇效,石寒水沉默离去,他的决定没有错!

    夏枯草默默的在心里比了个剪刀手:“耶!”

    只要陪在师父身边就好,不管他教不教她功法,不教她就认认真真的把振敞君师兄所教的巩固熟练也是极好的。

    夏枯草看着石寒水的背影傻呵呵的笑,喝了口水,接着将振敞君师兄所教再练一遍。

    入夜,都不见师父再出来,夏枯草看着烛火摇曳的君子居,师父没有出现在冰床,而是待在极少进去的君子居?

    君子居夏枯草从未进去过,她软磨硬泡师父自求做打扫以来,师父曾告诉她,君子居不需要她打扫,这简单的三天一打扫的惯例从未被打破,她也从未进入过君子居。

    偶尔从窗户瞄进去,也是什么都看不到的,像是被师父格外做了层结界。

    只是听到处事之后,师父就一直待在君子居,夏枯草不想好奇都不行,这君子居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唉,夏枯草叹口气,刚从冷泉回来,头发湿漉漉的,滴答滴答着水,她靠在假石上边接受风的吹拂,边翘着二郎腿看着师父窗外的光。

    月光狡黠,轻音台的夜和白天也无异,夏枯草看着这满园的花开心的笑了。

    微风徐徐,星星一闪一闪,太美好了,美中不足的就是师父不知为何而愁。

    山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夏枯草看着自己的双手,颇为苦恼,如今她连御剑都不曾学会,更别说替师父分忧了,太夸张了,若有一天她练的和振敞君一样,师父才会带着她下山历练。

    思及此,她又想起夏紫珠的那张脸来,下山与她而言是威胁吗?若执行任务不得不下山该当如何,唯有现在认真修炼,尽快救出碧晨和简阳才是她该做的事,不能受挟与他人,那可是她在这凡间仅存的两个知己了。

    夏枯草打起精神走到训练场,拿起桃木剑,心中似有一本剑谱一般,竟然流畅的比划了所有的动作。

    那夜很晚很累才入睡,破天荒的那水滴小人再次出现在她梦中,情景依旧,它不停地在大石之上旁若无人的比划许多繁复的招式,曾经什么也看不懂的夏枯草,竟然渐渐地能记住它的招式了。

    梦醒之后夏枯草吓了一跳,这是时隔八年,头一回重温曾经的梦境,自从她踏出巫族的那天起,这水滴小人已经消失在她的梦境,如今又出现了。

    夏枯草摸了摸额头的汗,心下大骇,梦中她不由自主的跟随着那水滴小人的招式比划了起来,现在虽记得不清可是身体似有记忆。

    夏枯草半信半疑的站起身来,手上握着桃木剑,闭上眼睛,身体似脱离了自己,她手中的剑一招一式迅猛无比,身体也是极度配合,一气呵成,真的是昨夜梦中水滴小人的招式。

    夏枯草吓得后退一步,丢了桃木剑,翁进了被子里瑟瑟发抖,不行,不行,万万不可,她如今是无暇山掌门首徒,世上第一修仙大派修行,怎可学习来路不明的武功绝学。

    若这来路不明的武功与无暇山功法相异师父一眼就能看出来,若功法之间相互排斥,那她以后就算努力修习师父所授功法不得进步,该怎么交代?

    夏枯草躲在自己设置的黑暗中不敢出来,右手抖的厉害,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一般,被子一滑,那右手已经捡起了桃木剑,自顾自的耍了起来。

    夏枯草被那右手拖着兜兜转转,内心压抑,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怕被师父察觉。

    不知练了多久,那手似乎没了力气才自觉停下来,夏枯草已经汗流浃背,虚脱不已。

    连忙朝冷泉奔去,她的身体不由她控制,她吓得紧咬着嘴唇,自己要说是中邪了,可那水滴小人不是一日两日形成,而是自小跟随,这件事跟谁说谁都不会相信。

    要是被师父知道,说不定会被当成异类赶出去,掌门首徒责任重大,怎会让异类染指。

    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梦境里怎么会出现这么莫名其妙的东西,曾经不以为然,认为世上没有妖魔鬼怪,以为是心理作用,以为是自己太想练武功才延伸出来的幻想,如今自己身在这无暇山,早已知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那这个水滴小人到底是妖是魔是鬼是怪?

    夏枯草百思不得其解,想多了头疼欲裂,冷泉的冰她早已适应,这冷泉也阻止不了她的思维。

    夏枯草沮丧的把整个人泡进冷泉里,头发丝都没冒出来,闭气许久,依然没有头绪,再出水,师父石寒水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冰床上。

    夏枯草见到那白衣圣洁的师父,心里就发怵,这下该怎么办,师父若是知道一定会将她赶出无暇山的。

    夏枯草只敢冒出一双眼睛似有似无的悄悄观察师父,见他眉头紧锁,看来山下之事很棘手。

    夏枯草默默的闭上眼睛,夏枯草想起师父曾经所说过的话,“临渊而坐的这一刻,每个人都是高深莫测的修行者。”

    是啊,如今行到了深渊底部,往前一步是粉身碎骨,后退一步也是粉身碎骨,只有自己强大,能够拒绝自己想拒绝的,才能成就破渊而出的自己。

    夏枯草走出冷泉之时,师父依旧在闭眼打坐,夏枯草本想说些什么,又想起云苓仙子的话,还是不要打扰师父的好,他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出过君子居的门了,如今在冰床之上只求清净,兴许许多想不通的点就能迎刃而解了。

    夏枯草走出洞口,趁着一身冷气,拿起桃木剑疯狂的在训练场上练习起来。

    每个动作虽是分离的,但熟练之后衔接在一起也是极有杀伤力的。

    夏枯草心中有怒火,不知这水滴小人是何许人也,为何要来祸害她,既然百思不得其解,那就不必再想,夏枯草决定,以自己的意志力对抗它。

    她的一招一式都是振敞君师兄所教,即使右手有另一种驱使的动力,她就要抗到底,不乖乖就范,你能奈我何?

    不知是这强大的意志力还是因为白天,那右手果然安分许多,乖乖配合夏枯草的修炼。

    夏枯草心中大喜,这样果然有用,既然决定一心修炼,谁也不能打断她的信念。

    到了夜间,夏枯草依旧在练习,累了就坐下来看书,那些书都是师父要求她每日温习的,有指引静心之用。

    待打了第一个哈欠,夏枯草就站起身,桃木剑舞动,继续修炼。

    如此反复,竟然已经天明,一夜未睡,那胳膊并无异动,水滴小人也不曾出现,如此甚好。

    想打盹又不敢,夏枯草跑到冷泉之中继续让自己精神抖擞。

    石寒水有些疑惑,睁了眼睛看着夏枯草,夏枯草有点受惊忙笑了道:“师父有何事吩咐?”

    石寒水看着她的笑容,有一丝疲惫,这个疯疯癫癫的丫头,最近两日都是安静的很,安静的有点出奇了,而且昨夜她一夜未眠时不时有棍棒舞动带起来的强劲的风声。

    “太急功近利可能会适得其反,修炼注重的是心性和领悟,追求的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没有速成之法,也不是盲目的大量消耗体力就能成的!”

    夏枯草目瞪口呆,她已经尽量放低了声音,看来还是打扰了师父,他知道了!

    夏枯草鞠躬道:“对不起师父,是弟子无心睡眠才不停地练习,打扰到您了,我自知悟性差了点,但我相信我付出的汗水一定会有回报。”

    “嗯,那你现在练一段我看看!”石寒水点点头来了兴致。

    夏枯草紧张的吞咽一口口水,心里警告自己,水滴小人千万别来捣乱,不要暴露了。

    这才上岸拿了桃木剑,闭上眼睛感受了一番,慢慢地挥剑,一气呵成,动作流畅,记住要领,手脚力度到位,身体也挺平衡,想比前一次,好了太多。

    石寒水从冰床上下来,手上凝聚了一股真气,这真气直冲夏枯草的腰间,夏枯草瞬间感觉腰咔擦一下断了似的。

    “下腰!”只听石寒水淡淡地开口,“身体不够快,腰部不够柔软,导致你每一个圈转的都不够快,这可是致命的一击。”

    夏枯草蹙眉张嘴,想大叫又不敢,只是这老腰真的好疼好疼,疼的她眼泪直流,她两腿在前,腰成拱形,腹部朝上,头顶朝下,幸好两手及时张开撑起了她的身体,像被拦腰折断一般。

    从下而上看师父的表情,并没有喊停的意思,夏枯草的两个手臂瞬间充血僵硬了一般,若让她在这寒冰之中保持一天这个姿势,怕是她很快就会成为冰雕。

    大脑也充血,她感觉快不能思考的时候石寒水才喊了停,夏枯草这腿脚僵硬,即使喊了停也动不了,只能胳膊先着地,她的头就像莲藕一样砸在冰面上,咔嚓一下,跟折断了似的,一动不想动。

    “每天早晚在这寒洞之中保持这姿势一炷香的时辰。”

    石寒水冷冷地说完就离去了,夏枯草这才哎呦出声,全身动弹不得只有心眼在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