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四章 师徒首秀

作者:傻妞请爱自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竟然同意了?”夏枯草耸耸肩表示莫名其妙,“你应该不是这种忍气吞声之人,姬子恭为何要知道我的行踪,你不觉得可疑吗?”

    “哼,我知道姬子恭喜欢你,可那又怎样,我一则是实践承诺向他报告你的行踪,二则也是监视你,让你没机会和他勾搭,况且我手中还有你想见的人,你若挡我的路,那她们只有死路一条!”夏紫珠阴阳怪气信心十足的模样,她知道这一定能打击到夏枯草。

    “谁?”夏枯草果然一瞬间激动起来,声音都颤抖了。

    夏紫珠却不紧不慢摇晃着头道:“还能有谁,下贱的婢女,和那人人喊打的郎中呗!”

    “什么?”夏枯草似五雷轰顶一般,那往事一幕幕闪现,心痛至极,“你们竟然如此对待无辜之人,且不说碧晨,可简阳家族世世代代为巫族出力,悬壶济世,救人无数,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竟然连这般伟大之人都作践。”

    “哈哈,可笑至极,敢亵渎巫族至高无上的圣女,没有杀他已经是给了简家面子,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若想他们安然无恙,就乖乖听话,不要下山,不要勾搭我的男人,否则……”

    夏紫珠说着,将手上的那个小黄人撕成了粉碎,“否则……这就是你和他们的下场。”

    夏枯草的泪水无声的流了下来,本以为淡忘,不会再有波澜,她死去,平了那些人的怨愤,剩下的人应该都会好过,结果是依旧不放过。

    自她离开巫族,她故意不去回忆往事,不去追忆往昔,不去刻意想曾经的朋友,不去狠心的责怪惩罚作践自己,她以为光明就在前方,在那个救她之人的身旁,可现实依旧给她沉痛一击。

    夏枯草的心疼痛难忍,这是她心中的逆鳞,这些人全部都是因为她,无辜之人为何要受无妄之灾,她不能放下,不能放下。

    夏枯草泪流满面狠瞪着夏紫珠道:“你既然知道他们对我的意义,那你就不要轻易动他们,你所担忧之事永远不会发生,我不喜欢姬子恭,一点都不。

    但是我这个人也有一点不好,执着,曾经我没想过报仇,若她们不在了,我跟你父亲夏于海就新仇旧恨一起算,你知道我有这个能力的,一定有!”

    “那就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我可以向你保证,你若不下山,她们的命就可以活的很长很长,当然这几年对你来说不过也只是一瞬间,你千万别吝啬,那可是两条人命,哈哈……”

    夏紫珠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嚣张的离去,夏枯草待她消失,痛哭流涕的跪在了地上,抱着头闷声大哭,有生之年可能真的见不到碧晨和简阳了。

    只是那姬子恭为何执意如此,她想当个缩头乌龟,藏在角落一辈子不出来,他却将她置于风口浪尖上,何须他救,亡命天涯有何俱,但却连累两个无辜的不是亲人胜过亲人的朋友。

    夏枯草此生从出生开始就是个笑话,家人,朋友,一只手都可以数过来,她却可以顽强的长大。

    夏枯草仰天长叹,泪眼模糊,全身瞬间没了力气瘫坐在地上,手握成拳打在地上独自问道:

    “姑姑啊,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能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夏紫珠这种人身上?碧晨舍命为我,简阳于我有知遇之恩,姑姑,我到底该如何?”

    树上之人默默颔首不忍见夏枯草如此模样,那女子怨气很重,度化不了,只能任由她离去,一切因果自行承担!

    只是修仙之人最忌讳恩怨情仇,夏枯草的胳膊上那条黑线若隐若现,蠢蠢欲动,若执念一旦形成,怨气就会加重,报仇之事本就会伴随着无畏的牺牲,不论对自己还是对他人,一旦血染修为就很难再突破。

    石寒水蹙眉,给她读万卷书,难道还不能化解她心中仇恨?不,那不是仇恨,若是救人倒也无可厚非。

    夏枯草哭了许久,眼睛都肿了,才意识到这里是轻音台,师父?

    夏枯草从地上跳起来,四处一看,黑漆漆一片,还好,拍了衣服抹了眼泪,赶紧往回跑,躲在屋檐角下一看,皎皎居烛火摇曳,大门紧闭,还好,不像是被惊扰过后的模样。

    夏枯草猫着手脚路过皎皎居,跑回房间,关上门,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一早,山下紧锣密鼓的响起了号角声,夏枯草趴在轻音台的边缘,张大耳朵想从这迷雾中听出一点动静来,无奈风太大,还听的不如房间的声音大。

    夏枯草实在太无聊了,就拿着个长长的竹竿在轻音台边缘那迷雾中或来或去,心中疑惑,这迷雾中有什么?

    石寒水闭着眼睛在屋中打坐,号角已吹响三次,吹响一次擂台就结束一场,今日对决的弟子都是昨日胜出的,看名单一共有八次擂台对决,留下四人,然后转化为两次擂台对决,最后两人一决高下,力战群雄。

    石寒水是对这擂台赛无感的,往常师父尚在,他不得已上场,不过他不像普通弟子一样需要一轮一轮的比,他直接挑战最后一位胜出者即可,往日多数胜出者都在二师弟时雨,三师弟威虎,四师弟罹难之间。

    而他无一例外击败最后一人,不论是谁,这才有了他的传说。

    在他看来索然无味的比赛,但在众位弟子眼里却是津津有味,甚至被调侃成十年难得一遇的盛宴,可能是无暇山静了,真的静,过百年像过十年,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从未变过。

    唯有正邪大战之际,波动较大,战争总是会有无妄之灾,会有生死离别,若可以,他希望不要再发生如此灾难。

    夏枯草趴的累了,就自己逗鸟玩,逗蛐蛐玩。

    石寒水走出门去,就见夏枯草赤着脚在他的池塘里摸鱼玩,她把裙摆挽成了一个麻花,小腿肚子都露了出来,广袖被她乱七八糟的塞在肩膀处,膀子都快露出来了,她疯着笑着,仿佛鱼儿跟她对话一般喋喋不休的自顾自聊天。

    石寒水沉眸,和他在一处她是太孤寂了吗?

    夏枯草见到远处的石寒水,吓得把手中的鱼一抛,噗通,鱼扎进水中,声响很大,他抬起头就和夏枯草那畏畏缩缩闪躲的眼神对上了。

    夏枯草赶紧放下那挽成麻花的裙摆,从水里起了身,赤着脚,水哒哒的跑向了石寒水,灿烂着笑着掩饰尴尬,十分委婉的叫了一声:“师父!”

    石寒水看了看她的模样道:“去把鞋子穿好,我在训练场等你。”

    “噢!”夏枯草不知师父是何意,但马上答应着去了,之前一直都是振敞君教她,师父今天怎么有兴致,是要看她学的成果如何,还是要教她?

    喜忧参半,她确实资质不高,所学不多,师父大概会失望吧,不过如果师父肯教她就另当别论了,她撑死也要学的很好。

    夏枯草穿好鞋,屁颠屁颠的去了训练场,石寒水背对着她而立,夏枯草站在石寒水身后喊了声:“师父。”

    手中拿着她的那把桃木剑,石寒水扭过身来,看了她一眼,走到一边道:“振敞君教你的东西可熟了?现在重温一遍。”

    夏枯草边点头边噘嘴,果然是来检查功课的,不过手心有些紧张,出了点小汗,夏枯草右手握紧桃木剑,闭上眼睛,回忆了一番师兄所教的几个动作。

    便按照所学将姿势连成串在石寒水面前演练了一番,石寒水并未打断她,待她将全部动作做完毕,收了剑,石寒水才道:“力道不够,弧度不够圆润,例如红鹰展翅,你再做一遍。”

    夏枯草便把红鹰展翅这一招从头到尾分解再做一遍,石寒水口头喊了两遍:“手腕端平,手腕端平。”

    喊完没效果就直接走了过来,他的手微凉搭在了夏枯草的手腕之上,手掌托住夏枯草的手腕,用手掌的弧度将手腕持平道:“要以这个姿势,才能将力度掌控的刚刚好。”

    夏枯草的脑海早已模糊,她几乎快控制不住要神志不清了,鼻尖的气息好浓,都是石寒水身上的药熏味,心下惊喜,她制作得熏香,没想到师父用了,这每一味药都是她精心所配,爬遍后山所得。

    她的肩膀不自觉的就软了下来,像中毒一般突然踉跄了一步,手腕从石寒水的手掌中挣脱出去,石寒水收回手,冷眼看了她一眼,夏枯草顿时惊醒,脸成了红霞,好不害臊,她刚刚是在亵渎师父吗?

    夏枯草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闭上眼睛龇牙咧嘴以缓解尴尬:“师父,对不起,是弟子无用!”

    石寒水看着她突如其来的动作,思索片刻,他知道一直都是振敞君在在教她,今日他见她无聊便想着抽查一下,可能刚刚他上手教的动作吓到了她,她似乎本来就很怕他似的。

    “无妨,起来吧,今日将这一招的动作反复训练五十次,直到找到平衡为止。”

    夏枯草这才吞咽一口口水,强自镇定,站起身来,心中给自己打气,不能这么没出息,师父他在一旁看,一定要加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