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三章 永远别下山

作者:傻妞请爱自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知在潭中闭气多久,脑袋才从潭水中扬起来,不禁佩服自己的闭气能力,她在潭中可是一点也不难受么,好像不呼吸也没关系似的,真是太奇怪。

    若不是潜意识告诉自己,久了不吸氧气会憋死,她还不会上来呢,不知是潭水的魔力,还是她的魔力。

    夏枯草泡足了两个时辰才上岸来,今日师父不曾来这冰床,这是为数不多的几次。

    夏枯草抖了抖身上的水出了洞口,外面阳光明媚,懒洋洋的,舒服,夏枯草躺在旁边的一个大石头上,任阳光晒干自己的衣服,天空蓝蓝的,偶尔有几朵白云,真是漂亮。

    振敞君师兄今天胜出,明天应该还有比赛,子轩也是,可惜,她都看不到了,今日之事师父没有不分青红照白责怪她已是万幸,不过也与地藏师姐们结了梁子。

    那个叫小兰的师姐为何会嫁祸与她呢,她不记得与她见过面,那巧格师姐也是,都不曾见过。

    若说栽赃给她总要有机缘巧合,比如嫁祸给与巧格有恩怨之人身上岂不是更合理,让人百口莫辩?

    怎会偏偏选择她,不经推敲既会暴露,难不成是有人专门针对她?

    她为掌门首徒,确实这个位置会将自己孤立,没有人不想做掌门首徒,这个也不至于成为动机吧,有人如此蠢?在不了解另一个人的时候就出手陷害吗,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对,说到了解,就不得不让她想起曾经一同上山的那三个女人,其中一个与她同族,另一个和她同宿舍。

    会不会是她们?夏枯草脑海中一闪而过一些片段,曾经巫族第一回跳崖乃是巫蛊之术,夏紫珠是巫族族长之女,也是高级炼药师,她会巫蛊之术也不足为奇。

    会不会那不是七窍血虫,而是一种蛊虫,蛊虫确实是以血养之,受命于血养之人,若是夏紫珠远程操控,也不无可能,那小兰先是将众人视线引至邪教,再将名字随意混淆,在场之人没有一人怀疑那是巫蛊之术。

    就连夏枯草自己都没有想到,巧格是和小兰行走在一起,那么有可能巧格不是自愿撞上来中毒的,而是身边的小兰故意推了她,不然路那么宽,夏枯草已经退让至边缘,结果还是撞了。

    这一撞小兰放出蛊虫自然而然咬了旁边的巧格,又被人操控落在了被撞的夏枯草身上,所以夏枯草没有被咬,安然无恙成为众人的靶子。

    若是如此猜想,若是这一切都是真的,这夏紫珠岂不是城府太深,夏枯草后背沁凉,该怎样去查呢?她寸步离不了轻音台,如今只能寄希望于云苓仙子了。

    夏枯草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稍微烦躁,还好干了,她们为何老和她过不去,今日是八年后的第一回重逢,她们人影都没显现,就把她污蔑了个透,也让她臭名远播了一回。

    夏紫珠匆匆进门来,赶紧用背抵住门,一脸焦急,秋乐正在练琴,见她如此慌张模样,不禁反感蹙眉:“何事如此慌张?”

    “秋乐,噢,不,少主,求你救救我,小兰架不住盘问把我供出来了,马上会有人来搜我的住所,我们养蛊之人身体会有所不同,一查验就会暴露。”

    秋乐蹙眉,抚平琴弦,看着夏紫珠道:“我帮你,我怎么帮你,你也说了,她都供出你来了,我能怎么办?”

    “少主,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我也是为你办事……”夏紫珠一着急什么都说。

    秋乐不耐烦的打断她:“等等,你搞清楚,我何时让你帮我办夏枯草,没错,我是不喜欢她,可我也没让你用巫蛊之术害人啊!”

    “你……你们合起伙来耍我,要不是于文锦来找我,告诉我关于夏枯草的事,我能想到这个法子整她吗,否则我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逼急了我,我就将你们供出来。”

    “我只是在你面前抱怨了几句关于夏枯草前呼后拥的得意忘形,我可没让你对她下手,你供我们有用吗,蛊虫是你炼的,也是你下的,我们百慕大岛是江湖名门正派,不屑于与旁门左道为伍,从未有人习得这邪术,且我们少主被云苓仙子收为门下,云苓仙子尚且给我们岛主面子,更何况这莫须有的诋毁?”

    于文锦从屏风后面悠悠地走出来,眼神犀利绝情,全无往日的半点姐妹之情,夏紫珠瞪大眼眸不敢相信的后退两步撞在门上,手指着于文锦恶狠狠地道:

    “你这是借刀杀人?别以为我手上没有你们为虎作伥的证据,我与你们朝夕相处八年,多少有些事是知道的,虽不能撼动你们的位置,但搞坏你们在无暇山的名声还是绰绰有余的!”

    夏紫珠一副鱼死网破的骇人表情死盯着秋乐,她这是在堵,秋乐果然站起了身,她从身上拿出一块玉佩道:

    “你犯了这等事,又刚好冒犯了掌门,掌门亲口过问了此事并施压师父,不能扰乱门规秩序,你有此不光彩点,断然是不能留在这里继续修行了,无暇山若是将你逐出门,而你无处可去,你可以去百慕大去找我爹,我爹见到这块玉佩自当知道你是我的同门朋友,他会妥善安排你,也算是一条出路,望你以后做事不要冲动,老实配合下山吧!

    夏紫珠见事情已经无力转圜,痛哭流涕起来,于文锦在一旁道:

    “好歹同门一场,不说我们不照拂你,我们百慕大的实力你是知道的,有了这个玉佩后半辈都不用愁了,这是少主心慈,不求你感恩戴德,只愿你清楚,若对少主不利,百慕大追杀你到天涯海角,你后半生再无宁日,看你是想过哪种生活了!”

    夏紫珠默默地闭上眼流下了最后一滴泪,上前接过玉佩放在腰间,就出了门去,一句话也没说。

    于文锦见她远去,冷哼一声:“白痴,做事这么不周密,不过的确是把好刀,可惜不能为我们所用了!”

    “是啊,这一下我们在这又少了个帮手!”秋乐重新坐下。

    “帮手可以再培养,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小姐给她三色玉,岛主能知道您的意思吗?”于文锦有些不解。

    秋乐冷哼:“我与父亲心意相通,他自然是知道的,他看到三色玉就应该知道该不该留她了。”

    三色玉是父亲赠与她的,三色头上乃是刀,三刀,这是她与父亲的暗号,父亲若见到她赐给别人的三色玉,那刀就应该见血了。

    没有人可以威胁她,没有人可以威胁百慕大岛岛主的女儿。

    是夜,夏枯草坐在菩提树下,吹着凉风,手中拿着一截木棍,有一下没一下的到处敲打着玩,忽见一个黄色的纸团似的球飞向了她,夏枯草吓了一跳,连忙后退,那小黄球在她面前绕了两圈,夏枯草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想伸手抓住它,却见它舒展开,变成了一个小纸人的模样,纸上写着:

    “有种来见我最后一面!”

    这口吻让夏枯草想起一个人,夏紫珠,正好她也有疑问未解,想当面问清楚,回头一看,皎皎居屋内烛光影影绰绰,师父未睡,心中莫名的安稳,她想对她做什么应该不可能。

    小纸人已经翩翩飞舞欲带路离去,夏枯草站起身,手中拿着根棒子紧跟在后头,月光照亮了那路,也看到了站在轻音台边缘的女人,果然是夏紫珠。

    “你怎么可以夜闯轻音台,不怕被察觉受罚吗?”夏枯草冷冷地看着她,有些疑惑。

    夏紫珠冷哼一声满不在乎:“我一个即将被逐出师门的人还怕多一条罪名吗?我只是心有不甘,来看看我的死对头此刻是有多得意,好让我不要忘了你那的恶心的嘴脸,你最好永远呆在山上,只要下山,定要你好看。”

    “喂,果然是你的蛊虫,你这是咎由自取,好好的修仙机会被你糟践又何必来挖苦我,我与你不同,我就算下山去,你又能奈我何?”夏枯草见她阴沉着脸就想恶心一把她。

    果见她听完气青了脸,她手指着夏枯草恶狠狠地道:“小贱人,你以为我是来修仙的吗,我放着好好的宫主不做,来这里吃素受苦吗?别做梦了,我此次下山定然是平步青云,贵妃之位我做定了,你就别痴心妄想了,子恭说过,待他坐稳龙位,就会来娶我。”

    夏枯草微楞:“姬子恭?哈哈,你还在做贵妃的春秋大梦,不是说了巫族圣女才能进后宫吗,怎么,你爹已经欺瞒族人推你当上圣女了吗?”

    “夏枯草,你尽情的笑吧,你是运气不错,大难都不死,你背叛巫族,让巫族蒙休,早已被巫族除名,你不过是人间游荡的一个无家无根之人。

    我当选圣女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南楚有一尊鼎,此鼎因你出走未死而出异样,导致南楚皇帝与我族生出嫌隙,我爹与族人商榷本是下令命我一路追杀你,只要你死了,下一任圣女自当诞生,结果太子从中周旋,他承诺我父亲只要他荣登大位就会娶我为贵妃,那我就是不言而喻的巫族圣女,谁敢不服。

    但他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不能杀你,否则我的贵妃梦就破灭了,且要我忍气吞声向他报告你的行踪。”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