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二章 绿莹莹的眼睛

作者:傻妞请爱自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众人抬眸看向说话之人,吓了一跳,但见空中徐徐落下两人,掌门石寒水在前,地藏首座云苓仙子在后,脸上的微笑早已冻结。

    只匆匆听弟子一面之词,他就下了结论,清楚明白的告诉所有人,他相信那个女子,那女子的肩头耸动,好会做戏,哭了难道就无罪?楚楚可怜只不过是她的博得师兄我见犹怜的戏码,可偏偏师兄上当了。

    云苓冷眼盯着夏枯草,似看穿了她的心,此女不能留!

    夏枯草转过身来,石寒水翩翩走来,眼眸深沉如水,却异常坚定,看她的眸没有半分责怪偏袒之意。

    夏枯草羞愧难当,噗通一下跪在了石寒水的面前,沙哑着声音难以启齿的道:“师父,对不起,弟子又闯祸了!”

    说完眼泪婆嗦,她没有辩解,因为不需要,师父的眼睛告诉她,他相信她,唯有一点,她一下轻音台就闯祸给他留一堆烂摊子,师父是不愿在人前争辩之人,而她自己又无力解决,只能仰仗他。

    这感情异常的复杂。

    石寒水看着夏枯草道:“做过你就承认做过,没做过就大声说没做过,在此哭哭啼啼成何体统,做人要有担当,也要坦荡。”

    “弟子没有做过!”夏枯草抹了眼泪备受鼓舞站起身来看着众人大声道。

    那群女子见掌门驾临,一个个都鞠躬行礼,大气都不敢出,再一听这言语,更是不敢继续逼问。

    “何人受伤?”石寒水看着弯腰鞠躬行礼的众人悠悠开口问道。

    那女子赶紧走出来道:“弟子参见掌门,参见云苓仙子,弟子是地藏商战师兄门下弟子,名为巧格,弟子刚刚路过此地突然毒发,幸好得这位师姐的七窍血虫所救。”

    那巧格说着话,却把苗头引向了夏枯草,夏枯草急忙摇头一个“我”字尚未说完,被石寒水打断。

    他没有想听夏枯草说话的意思,更像不接这个巧格所丢来的茬,他看着巧格道:“既如此,露出伤口瞧一瞧。”

    巧格忙鞠躬:“伤口已经复原,掌门请看。”

    说着她拉起了自己胳膊的袖子来,而后开口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正如这位师姐所说,我与她素未谋面,她没有理由毒害我,此事一定有误会,还请掌门查明。”

    石寒水点点头:“你退去吧,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有人今日以此法害人,不论是栽赃嫁祸还是不小心为之,以后都将是一个隐患,我无暇山乃修仙大派,走正道救苍生,岂容这雕虫小技横行,来,都抬起头来。”

    众人惶恐,石寒水看着云苓道:“你门中弟子,此事还是交由你处理,去吧!”

    云苓微点头,一步一步婀娜的走上前,每人面前都停留片刻,直至最后一人。

    云苓的声音依旧温柔,只是多了一点爆发力,她道:“缙云,第三排第二位弟子请她出列。”

    王缙云立刻抱拳鞠躬道:“是!”

    她走到第三排第二位弟子面前道:“小兰师妹,请随我来。”

    夏枯草看过去,正是那牙尖嘴利之女子,她满头大汗,眼神闪躲显然吓得不轻,此模样心里没鬼才怪。

    王缙云在前大步走,那女子却畏畏缩缩不敢迈步。

    “带回地藏,好好审问!”云苓见她那副做贼心虚的模样,蹙眉,原来真不是夏枯草。

    再看夏枯草,她似乎松了一口气,眼神依旧时不时飘向石寒水,石寒水单手背在身后,遗世独立,云苓捏紧双手,可恶,果真对师兄心存妄想。

    “虽是你地藏之人,但污蔑的是掌门首徒,此人定然有同伙,我不希望她们辱了仙门,是去是留你自当仔细琢磨。”

    石寒水看着云苓如是说道,而后转向夏枯草道:“既然今日比赛已然结束,你若看够了热闹就该随我回轻音台了。”

    这语调没变,但字里行间的温度却上升不少,细微之人兴许能从中听出些许宠溺,比如云苓,师兄从来不会对旁人说这么多话的,这也是头一次听他说,带人跟他回轻音台。

    心刹那间好痛,好痛!

    夏枯草大大咧咧惯了,只当师父如常,只是有一点没想到,师父对她的信任远比她想象的多。

    心里甜甜的,似蜜,管他旁人眼光如何,她的眼中只有师父,那如画的美男子,那如天的气概,有他在就有人罩着她。

    云苓眼神微眯,看着那冰神剑上洋洋自得,得寸进尺的女子,她没有看错,她果然揪着师兄的衣袍,可恶,被人污蔑却不能自证清白也是她的无能,如此无能,师兄竟没有一言半语的斥责,难不成如此顾及她的感受?

    这不像往日的师兄,他变了似的。

    石寒水待夏枯草站稳,收了冰神剑,衣袖一挥抬腿就走,唯留下一句:“去冷泉领罚吧!”就不见了踪影。

    夏枯草瞬间没了力气,无精打采的一路朝房中走去,唉,本以为师父对她好了,结果还不是一样哪里有不同?

    肚子咕嘟嘟的响了起来夏枯草摸摸肚皮自言自语:“额。你饿了?唉我也饿了,你说你想吃什么?”

    “红烧肉?”

    “狗屁不通,那是静修和妖妖的族人,你于心何忍?”

    “辣炒鸡翅?”

    “狗屁不通,山鸡多可爱,吃它它会哭的。”

    “清蒸鱼头?”

    “嘿嘿,这个……也不可以,师父那池中之鱼吃了会死人的。”

    “吃屎?”

    “喂,你这傻逼,别想了别想了,口水流地上了!”

    夏枯草的口水尽数被吞回,叹口气仰天长啸,壮烈的唱起了歌:“嘿嘿,吃素吃素,拜拜,野山鸡,拜拜,红烧鱼,我吃我的萝卜头,拜拜……”

    乱七八糟的胡唱一气,听的石寒水淡定不了。

    一路高歌直到厨房,看了半天热闹,饿的很了,土豆丝下饭吃了几大碗,夏枯草看着那空碗发呆,最近是不是胃口变大了,吃这么多,难道长胖了?

    赶忙看了看肚子,在看了看大腿,嗯,像是长了点肉似的。

    回到房间又对着镜子仔细的看了一番,咿?难道是自己天天看自己,所以看不出来?

    那去找师父问问。

    夏枯草蹦蹦跳跳的跑到皎皎居外,张个喇叭嘴就喊:“师父,师父,江湖救急,弟子有事请教!”

    喊了几句没动静,夏枯草蹙眉再次张开嘴喊道:“师父,你在不在?”

    门缓缓地打开,石寒水出现在门口,然后默默地关上了门,夏枯草连忙快走两步上了台阶,在石寒水面前转了一圈,眨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像蒲扇,她笑的张扬又天真问道:“师父,你看我是不是最近长胖了?”

    石寒水看着她的眼睛道:“你说的急事就是这个?”

    看似镇定,实则背后的手已经握起了拳头,无聊至极。

    夏枯草猛点头:“这对我来说就是天大的事了,我不能胖,我从小就听人说,奴隶不能胖,胖了就是猪,猪好吃懒做不爱动,猪一不动就会被宰了,我不要被宰!”

    那模样极其认真,石寒水无言以对,他看不出来她到底胖了没有,但是她那麻杆一张瘦弱的身体,怎么还会担心发胖?

    “真的,师父,我没有开玩笑,我今天吃了四碗饭,这可是我吃的最多的一天,我肯定是胖了,把胃撑大了。”

    夏枯草似乎很惊恐,确实不像是开玩笑,看来这个事对她很重要,石寒水头疼不已,他从不评价他人,手捏了又松,松了又捏,最后只得开口为难的道:

    “你……你很瘦,不胖,不过从今日起,你的修炼强度会加强,作为凡人,多吃几碗饭实属正常,身体正常所消耗还是要满足的,切莫因此耽误修炼。”

    夏枯草眨着眼睛消化石寒水所给的信息,不胖,很瘦?

    夏枯草眼睛一亮,立刻欢呼道:“太好了,我知道了师父,谢谢师父。”

    夏枯草说完忙不迭的朝后山跑去,像一阵风一样,石寒水看着她的背影摇摇头,风风火火的,何时才能定下心来。

    夏枯草一路来到冷泉,冷泉结界已开,夏枯草呆在冷泉中仔细思索师父的话,心花怒放,师父在说这些话时根本都不看他的呢!

    听说男人也会害羞,那师父不敢看她,是不是也因为害羞?话说,他是喜欢胖的还是瘦的呢?

    夏枯草反应过来,连忙拍拍脸颊,脸颊滚烫,她在胡思乱想什么,师父说过早已断六欲。

    夏枯草想到此,整个人都扎进了潭中,哎呀,都是什么鬼,最近总是会分神,看来她要一心一意的修炼还需锻炼毅力。

    唉,还是在潭中感觉清净,思维不混沌,夏枯草试着睁开眼睛,以前只觉洞中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可慢慢地发现里面很亮堂,起码师父的样子都看得一清二楚。

    现在睁眼在潭水中也能看清一二,正想着,两个绿莹莹的东西一晃而过,夏枯草大惊,再仔细看又什么都没有,水也没有被搅动的迹象,眼睛花了吧,这水这么寒,能有什么生物?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