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305章你是不是有病啊

作者:水依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心头莫名的升腾起一丝愤怒之感,也再一次毫不客气挂断了张一凡的电话。

    把手机丢在一旁,口中还振振有词地说道:“要是再敢这么无礼的打电话过来,我非得把你拉入黑名单不可!”

    可话音未落,她的电话铃声又响了。

    “叮铃铃……”

    “md,不是说了不让你打电话过来了么,你是不是有病啊!”

    刚接通电话,也没来得及看对方是谁,直接就是一通乱骂。

    然而,就是这个时候,突然听到对面说话的声音竟然是个女人……

    “筱允啊,对不起,以前是我们对不起你,不过你也不用这样骂我吧,好歹我也是你的长辈。”

    这声音很熟悉,虽然没有往日的尖锐,但还是很容易就听得出,她竟然是洛阳昔的母亲。

    “我……”

    面对这个曾经的恶婆婆,她的心情突然变得很是复杂。

    她不知道,应该如何去面对这个人。

    毕竟,她曾经真心以待,全心全意的服侍过这个老人家。

    “唉!”

    莫名的,心头就是一阵沉重的叹息。

    洛母也跟着叹息一声,“唉!筱允啊,要是你心里还顾念着旧情的话,你就帮帮我们母子,把我们娘俩接回去住吧。”

    “我!”

    她眉心紧蹙,心中无比的为难。

    一方面,她不知道自己的心里是否还有洛阳昔的存在。

    但每一次想到洛阳昔,她的心里只有恨意。

    有人跟她说过,恨一个人,是因为自己忘不了他。

    或许,自己的心里真的还爱着这个男人。

    可是……过去那些痛苦的日子,真的是不堪回首。

    她不想再过那样的日子,更不想每天面他们母子俩那张丑恶的嘴脸。

    于是,在一阵迟疑以后,终于再一次狠狠挂断了电话!

    电话虽然挂断了,但她的心情依然没办法平复下来。

    眼泪,自她的眼角,缓缓的滑落。

    泪水滴落,悄无声息。

    她一个人,静静的,没有任何人前来安慰一句。

    突然间发现,原来孤独无处不在……

    ……

    书房里的洛子爵直直的盯着书桌上的那杯水,半晌后,他拿起了手机……

    当书房的门敲响的时候,洛子爵才从自己的思绪里出来:“进来!”

    推开书房门,走进来两个人,一个是冯天羽,一个是左岩。

    “boss。”左衍一进来就说的:“您要的容器已经带来了。”

    “把这杯子的水倒进去,马上拿去化验,我要在最短的时间里知道化验结果。”洛子爵面无表情的说道

    “是”左衍按照洛子爵的要求将杯子里的水倒进了他带来的容器瓶里,转身急步离开了书房。

    冯天羽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结果我们已经知道了,何必再去化验了。”

    “我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洛子爵从椅子上站起来,与冯天羽一起在沙发上坐下。

    “知道了以后呢?”

    洛子爵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要怎样处理青梅的事情。

    沉默在书房里面蔓延,两个的心情都很沉重。

    冯天羽看着洛子爵:“报警吧!提前交给警方你就不会这么为难了。”

    洛子爵摇了摇头。

    “那就交给我,我让手下的人你问出幕后主谋是谁,你也就不用出面了。”

    洛子爵还是摇了摇头。

    “那你究竟想要怎么办?”

    洛子爵依旧摇着头。

    “不能放任自流吧,这次是下药,下一次呢?你这等于是将一枚zhà dàn放在身边,你懂吗?”

    这一次可洛子爵点了点头:“我知道。”

    “你知道还要这么不作为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心软了。”

    “我是她为亲人啊,怎么下得了手?”洛子爵语重心长地说。

    “她都能下得了手,你为什么下不了手。”

    “她是被人利用的,只有抓住了幕后主谋才让她清醒,我想再给她一次机会。”洛子爵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给过机会之后呢?还留在身边吗?”

    洛子爵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又该如何处置青梅?送她走吗?让她去哪儿?

    如果真的要有送青梅离开这里,就只能将她再送回法国,继续着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孤独生活。

    “别心软了,你是做大事的人,身边还有妻子和孩子等着你去照顾。如果真的因为青梅让你出了什么事,就算你愿意我都不会答应。”冯天羽说出自己的态度。

    这句话得到了洛子爵的认同:“等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之后,送她回法国。”

    有了洛子爵的这句话,冯天羽一直严肃的神情这才有了放松:“就该这样做,我支持你。”

    说话间,书房门再次被敲响。

    “进来!”

    推门进来的是左衍,他的神色有些惊慌:“boss,这是化验单,上面写着……”

    洛子爵接过化验单仔细看了看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这件事情对谁也不要说。”

    “是!”

    “回去吧。”

    “好的。”左衍在离开之前看了一眼冯天羽,他的眼神里有些不放心。化验单上显示的是剧毒,而且这种剧毒,就在自己boss的杯子里,这个不是小事,遴选有人在向boss下毒。

    看出了左衍的担心,冯天羽微微笑了笑:“放心吧,有我在。”

    “谢谢冯总裁,我先走了。”左衍感激的说到。

    “走吧。”冯天羽说道。

    待左衍走后,冯天羽那过了那张化验单:“果然不出所料,这也太狠了,这种毒物不要说人,就是十头大象都能在十分钟之内全部死亡。她这是想把你毒的连尸体都不剩啊。”

    洛子爵皱着眉头,神色很是冷峻:“看来是时候要跟她摊牌了。”幕后主谋的心这么狠,如果对项意琪和孩子们不利的话,那将是防不胜防。

    冯天羽站起来:“我去找她来。”

    洛子爵抬手制止了冯天羽:“我们带她出去解决,我不想让小意他们知道。”

    “这样也好,免得在这里哭哭啼啼的惹大家心烦。”冯天羽说完后走出了书房,他嘴上说的轻松,可是脚步一点也不轻松。他也是有妹妹的人,所以能够理解洛子爵的心情,而他自己的心里也不好受。

    当所有的人都离开了书房之后,洛子爵独自一人静静地坐着:“青叔叔,青阿姨,对不起了,我没有照顾好梅梅,请你们别见怪。”喃喃自语过后洛子爵这才站了起来。

    手里一直握着的那份化验单,让他倍感沉重,握在手里犹如千斤一般的重,他需要有足够的力气才能够抓稳这份化验单。

    最终,他将这份化验单折好后,放进了口袋里。

    ……

    “子爵,你要去哪里?”项意琪见洛子爵从楼上下来直往外走,不由得问道。

    “我出去办点事,你和孩子们先睡吧,今晚可能会晚点回来。”洛子爵柔情的看着项意琪,这时候的他特别的想紧紧的将项意琪抱进怀里,但是他不能这样做,他怕引起她的怀疑。

    “那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早点回来。”项意琪交代着。

    “嗯!”

    “是不是感冒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项意琪看着洛子爵你看着洛子爵的背影自言自语地说道。

    此时的洛子爵脸色确实不好看,泛着铁青色,当他走进院子上了车的时候,见到了一脸兴奋的青梅。

    “子爵哥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青梅开心的问道,她以为洛子爵已经喝下了那杯水,才会这么主动的带她出去玩儿。

    “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坐在驾驶位的冯天羽面无表情的看着后视镜里的青梅。

    “天羽哥哥,你为什么要去啊?”在现在的青梅眼中,谁都是电灯泡,她就想和洛子爵两个人在一起。

    “我是司机,当然要去了。”冯天羽说完后发动了车子。

    一路上洛子爵都没有说话,保持着沉默。

    倒是青梅兴奋的叽叽喳喳说这说那,完全没有觉察到洛子爵和冯天羽两个人的神态。

    车一直在开,天色也已经开始暗了下来,在经过了繁华的街道,繁华的人群后驶向了偏僻的地带后,青梅才发现不对劲。

    “子爵哥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为什么外面都是黑乎乎的,连个灯都没有。”

    洛子爵并不知道冯天羽要去哪里,所以他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天羽,我们要去哪里?”洛子爵问到。

    “金星广场!”冯天羽答道。

    “金星广场?那里好像还没有建好吧?”金星广场青梅在电视的新闻里听过,那是一座正在修建的大型广场,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修好。

    “对!那是洛氏的一个项目之一,我们正好借这个机会去看一看修建的进度了。”冯天羽说道。

    一听这话,青梅不高兴了,嘟着嘴摇晃着洛子爵的手臂:“还以为要带我去哪里玩呢?原来去那么个地方,子爵哥哥我不想去那里,那里什么都没有一点也不好玩,”

    洛子爵看着青梅,此时的她完全是个小女孩的样子,谁能想到这样又是单纯外表的青梅却会对自己身边,还是诚心诚意帮助过她的人下手。

    “梅梅,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洛子爵淡淡的问道。

    “怎么话?”

    “一个人,尤其是一个成年人,是要对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

    青梅点点头:“我记得,就是今天对我说的。发生什么事了吗?”听到洛子爵第二次说起这句话,青梅这才发现情况不对,难道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吗?

    这时,冯天羽缓缓停下了车,转过身来,问向青梅:“发生什么事情你自己不知道吗?”

    “我知道什么?”青梅一脸的茫然。

    “你为什么要给你的子爵哥哥下药?”此时的冯天羽一脸的严肃。

    青梅心里一惊:“你,你怎么知道的?”她的声音有些发抖,就像一个偷东西的小偷,别人发现一样,眼神有些躲闪,不敢看向洛子爵。

    “我怎么会不知道?就连你的子爵哥哥都知道。”

    冯天羽的话让青梅的心里越发的震惊,她吃惊地看着洛子爵:“子爵哥哥,那绝对不是毒药,只是一种能够让你回心转意的药。”

    洛子爵一直盯着青梅,到了此时此刻她还不承认自己做的,这让洛子爵的心里一点一点的变凉,也一点一点的变得更加的冷。他直接收回视线,转头看向了窗外。他不想再看到那张脸,那种让他心寒的脸。

    “不是毒药?你知道那是什么吗?那是一种只需要一丁点儿就能毒死一头大象。这种东西不是毒药那什么东西才是毒药。”冯天羽嘲笑的问道。

    “什么?”青梅惊骇的瞪大了眼睛,双唇不停地抖着,好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不可能!对不可能,他不会害我的,他说过只要把这个东西放在水里给子爵哥哥喝下,子爵哥哥就是我的了,怎么可能会是毒药呢?”

    闻言,洛子爵和冯天羽请相互对往了一眼:果然有幕后。

    青梅急忙紧紧抓住洛子爵的手臂:“子爵哥哥你一定要相信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害死你,我那么的爱你怎么会害死你呢?”

    洛子爵甩开了青梅抓住他手臂的手,冷冷地看着青梅,辨别着她这话的真假:“他是谁?”

    “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他就带着一顶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不让我看见他的脸。”青梅带着哭腔的说道,他从来没有想过事情会这样严重,现在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洛子爵和冯天羽再一次相互对望了一眼,青梅说的这个人和记者说的那个人一模一样,看来就是同一个人所为。

    “你们是怎么认识?”洛子爵问道。

    “其实也没有认识多久,还是上一次你拒绝了我以后,我赌气跑了一个人走在马路上不停地哭,我就那样漫无目的走啊走啊,最后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我想回家但是找不到回去的路,身上一分钱也没有,手机也没电了。就在我无助的时候,就遇见的那个人。”

    洛子爵和冯天羽都静静的听着青梅的说话,从这样的情况来看,那男人与青梅认识像是偶然。但是从这种种迹象来看,不可能只是个偶然,不然就所做的一切就不会有那么多巧合的针对性。

    “他跟你说什么了让你那么相信他?”这是洛子爵最疑惑的地方,谁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去相信个不认识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