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301章你不许再给我打电话了

作者:水依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便站起身来:“你们慢聊,我先回房了。”说完便上了楼。

    看着韩筱允的背影,冯天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思考,虽然他和韩筱允接触的不多,但是仅从现在这短暂的接触中,他能够看得出来,韩筱允不是一个心胸宽广的女人。他不知道洛子爵吧韩筱允找过来是不是会给对他们的计划起到反作用。

    现在的洛家别墅里人多眼杂,虽然能够混淆藏在暗处作怪的人的视线,但也会为他们造成一些不必要的困扰,尤其是女人之间的明争暗斗,就像无法预测的火山说爆发就爆发,这让冯天羽有些头疼。

    当洛子爵陪着已经包扎好了伤口的项意琪下楼后,冯天羽说道:“子爵,我有事跟你说。”

    “嗯,我们进书房。”

    ……

    心情糟糕透了的韩筱允刚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她的电话又响了。

    “叮铃铃……”

    “叮铃铃……”

    电话响个不停。

    敢这样一直不知羞耻的打电话的,定然又是那讨人厌的死瘸子。

    他伤害自己还不够么!

    为什么在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还要这么不识趣的出现。

    她怀着满腔的愤怒接通了电话。

    “死瘸子,我都说了,不要再给我打电话,我已经受够了,你要是再打电话给我,信不信我报警!”

    “筱允,别这样!”电话的那头,洛阳昔的声音,依然是那么的憔悴。

    这声音使她感到心疼。

    “为什么!”她终于忍不住打哭了起来。

    “为什么你要给我打电话,我已经说了,你不许再给我打电话了!”

    “对不起,筱允,我知道,以前是我的错,可是……我已经知道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么。”洛阳昔的声音中透着哀求的意思。

    可在韩筱允的眼中,这样的男人甚至连一条哈巴狗都及不上。

    她怎么可能看得上这样的男人。

    被这种男人喜欢,使她的内心感到羞耻,甚至是无比的愤怒。

    “你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要是你再给我打电话的话,我真的会报警!”韩筱允再次狠狠挂断了电话。

    将手机关了机,遂趴在床上嚎啕大哭起来……

    ……

    洛子爵与冯天羽又上了楼转而进了书房,现在书房是怎个洛家别墅里最安全的地方。因为洛子爵在这个书房里特意装了隔音器和监视器。

    关上书房的门之后,两人坐在了沙发上。

    洛子爵问道:“有什么发现?”

    “暂时没有什么发现?只是觉得这一次来的人太多了,会不会干扰我们的计划?”冯天羽问道。

    当前的情况洛子爵已经有所察觉,所有的人在一起,不过短短一两个小时。就已经产生了不少的纠纷和矛盾。甚至还害得项意琪受了伤,这已经超出了洛子爵当初的预料。

    “现在已经是这样的情况了,如果现在将一些人赶走似乎不妥,再看看事情的发展吧。”

    “也只能这样了,你说藏在暗中的人究竟是谁?我怎么一点都没有发现有可以的人。”冯天羽说出自己心里所想。

    “就是因为我也一直没有发现可疑的人,所以才跟你布置了这么个计划。能够对我们这么了解,而我们的对方却一点都不知道,这样的情况很不太合理。”洛子爵皱着眉头的说道。

    “没错!你我也算是身经百战的人了,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就连生死都经历过。偏偏这一回去,都像个无头苍蝇似的只能挨打,没有还手的机会。”从来没有这样憋屈过的冯天羽心里堵的难受。

    洛子爵又何尝不是如此,项意琪与赵云南的照片,与高明奇的照片一张张的被暴露出来,看着那些无中生有的污蔑,他就算是想找人出气都找不到幕后黑手是谁,所以最倒霉的还是那些报导出来的无辜的小小新闻杂志社而已。

    可是a市那么多的杂志社,总不能够全部一锅端吧。人家也是拿钱办事的,封得了这家的嘴,却封不了那一家的嘴,想要彻底解决,就必须要找到这个藏在他们身边的那双眼睛。

    棘手的事情就像无法见到太阳的阴天,两人的心里都被沉沉的乌云压着,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

    客厅里,项意琪与郑媛媛并排的坐在沙发上。

    “小意,你的手怎样了?”郑媛媛关心的问道。

    “没事,只是一点小划伤。”项意琪笑道。

    “我听天羽说过你和韩筱允之间的一些恩怨,她是不是害你失去了一个孩子?”

    项意琪点点头:“那已经是过去很久的事情。”

    “我就很奇怪,她跟洛子爵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最后为什么嫁给了洛阳昔,前几年不是还有报道说她被洛阳昔nuè dài……”

    “真要说起来,她有的时候挺可恶的,可有的时候又挺可怜的。唉!她的故事也是一言难尽。”项意琪感慨道。

    “再可怜那也是她自己的选择,怎么能够破坏你的婚姻。”自从从冯天羽哪里听了项意琪故事之后,郑媛媛打心底里就不喜欢韩筱允。

    “算了吧,她现在反正也已经离婚了,还说这些也没什么用。”项意琪不想去说韩筱允太多的事情,有些记忆不去想还好,一旦想起来心里对于失去的那个孩子她还是有着无法言诉的愧疚。

    所以当她看着了现在正在自己眼前活蹦乱跳健康可爱的两个孩子的时候,她的心里多少又有了一丝安慰,也就越发的珍惜这两个孩子。

    “对她的到来,一点都没有防备吗?”郑媛媛问的,这如果换做是她,就一定会有防备的,毕竟以前韩筱允曾经抢过洛子爵,作为一个女人来说一辈子都不会真正放心一个情敌在身边。

    “不需要防备,我相信子爵!”项意琪笑道,连眼里都是笑意。

    “洛子爵是让人放心,但是韩筱允我可不放心,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啊。”在郑媛媛的思想里,一个婚姻不幸福的女人,还是抢过别人老公的女人,就算是改过自信,现在又从新回到了洛子爵的身边,怎样都不可能让人放心。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对于郑媛媛的好心项意琪还是接受的,毕竟她们已经是准妯娌了,怎么说都是一家人,她不相信自己人,难道还相信外人吗?

    “你不是说要减肥吗?有没有列好减肥餐?”项意琪问道。

    “还没有,我从来就没有减过肥,没有这方面的经验。”郑媛媛说着看了看自己的身材:“觉得我现在这样挺好的,这副身材都跟了我二十多年了,如果不是为了穿婚纱的时候更漂亮,我才不想减肥了。”

    “婚纱?”项意琪听得眼睛一亮:“你们准备要结婚了吗?”

    提起结婚郑媛媛首次露出了害羞的表情:“是啊!我们订在三个月以后。”

    “还来得及,我保证三个月以后,你绝对跟我一样的身材。”项意琪拍着胸、脯的说。

    “真的?”这话反而让郑媛媛兴奋起来,哪个女人不喜欢自己变得美美的。就算她喜欢吃,但是跟结婚比起来她更愿意放弃三个月的美食,结婚的那一天她才能够惊艳全场。

    “当然,我现在就拿纸和笔,给你列出减肥餐。”项意琪说走就走站起身来就往楼上的书房走去。

    刚来到书房门前,书房的门就被打开了,洛子爵和冯天羽从里面走了出来。

    “小意,有事吗?”洛子爵问道。

    “我想拿一支笔和一张纸,给媛媛列一份减肥餐。”项意琪说道。

    “我给你拿吧。”洛子爵说完就转身来到办公桌前拿着一支笔和一个小记事本。

    项意琪想要跟进去,却被冯天羽一把拦住:“小意,你的手怎么样了?”他故意不让项意琪进书房因为书房里安装了各种报警监视设备,他既不想让她发现,也不想让她担心。

    拦在门外的项意琪没有发现冯天羽的这种有意的行为:“我的手很好啊,只是一点划伤,没关系的。”

    “那就好,以后要多注意。”冯天羽说道。

    说话间,洛子爵拿着本子和笔走了过来,走过来以后并没有马上将东西递给项意琪。

    这一举动不是在平时她都觉得有什么,可是现在是当冯天羽的面,顿时两朵红云染上了她的脸颊。

    “这有什么可害羞,是你亲哥,看见你这样被人宠着,我开心。”冯天羽看出了项意琪的心思笑道。

    “你们两个联合起来欺负我是吗?”项意琪后知后觉的说到。

    “这怎么能叫欺负了?这叫爱!”洛子爵说着宠溺的刮了刮项意琪的鼻子。

    “对!这就叫,以后我和媛媛在一起你们可别闪瞎了眼哦。”冯天羽夸张地说道。

    “不怕,你们尽管闪,最好是像闪光灯那样,咔嚓咔嚓不停的闪才好呢。”项意琪真心的说道,她也希望自己的哥哥能够幸福。

    看着项意琪一脸的真诚,冯天羽被感动的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她:“谢谢你我的妹妹,我们都要好好的,知道吗?”

    “嗯!”项意琪猛的点的头。

    “放心,有我在,绝对会给小意最幸福的家。”洛子爵说着一把将项意琪从冯天羽的怀里拉了出来,拥入了自己的怀中,宣誓着自己的占有权和独有权:“要抱就去抱郑媛媛去,小意现在是我老婆,只有我我孩子可以抱,你已经没有权利了!”

    被洛子爵的一番话说的没发反击的冯天羽使劲瞪了洛子爵一眼后,悻悻下了楼。

    “子爵,他可是我哥,你这样对他真的好吗?”项意琪抬起头无辜的看向洛子爵。

    洛子爵低头看下项意琪:“有什么不好?如果我这样抱他的郑媛媛,看他愿意吗?男人其实都很小气的尤其是对于自己喜深爱的女人,就算是他是你亲哥哥都会嫉妒我的,我也一样。”

    项意琪听着这话心里说不出的甜蜜,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反问道:“那你呢?你是不是也是我的专有权?是不是也不能让其他的女人抱你,包括梅梅在内?”

    洛子爵毫不犹豫的说道:“当然!除了你和女儿,谁都不能抱我,我就是你和女儿的。”

    这话项意琪爱听,连忙结果洛子爵手里的本子和笔:“口说无凭,一定要写下来,还要按上手印才算数。”

    “真要这样做?岂不是等于是我mài shēn给你和女儿了?”洛子爵故作为难地问道。

    “你早就卖给我和女儿了,哼,还想有二心吗?妄想!快点写嘛。”

    “好吧,我们下去再写。”

    项意琪这才没有异议,两人相互拥着下了楼。

    就在洛子爵和项意琪下楼后不久,走廊的当头最后一间房门悄悄的打开了,东门内走出来一个身影,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韩筱允。

    看着已经没有了人的走廊,韩筱允的脸上一片木然,只是她垂在两旁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要是细看就能够发现她的额头上青筋暴突,眼中有着深深的嫉妒。这样的眼神和当初青梅的眼神一模一样。

    韩筱允就这样呆呆的看着没有人的前方,在一阵深深的嫉妒之后她的眼神慢慢的变为了哀伤,其实在他的心理明白可以,这样的男人始终是不属于她的。不管她怎样的努力,怎样的想尽办法的接近他,最后的结果还是不会有改变。

    只是她不死心,她还想拼一拼,搏一搏,不到浑身伤痕倒下之后爬不起来,她不甘心。反正现在已经把韩式搭进去了,就只剩下她孤家寡人一个,还有什么可害怕的。抱着这样的心态,韩筱允眼神瞬间又变成了以往那种高傲眼神。

    这时,客厅里传来了一阵哈哈大笑。

    与欢声笑语格格不入的韩筱允默然的转身走进了房间,轻轻地关上了房门,她的出现没有人知道,现在的她就像一道幽灵,无声无息。

    冯天羽和郑媛媛正因为项意琪要洛子爵写的一份“mài shēn契”而爆笑不已。只是在爆笑过后,郑媛媛拿过笔伸手在冯天羽的面前。

    “干嘛?”冯天羽不解地问一下郑媛媛。

    “你也要写一份mài shēn契。”郑媛媛很正严肃的说道。

    郑媛媛的话惹来了项意琪捂着嘴的笑,这时候她可不敢笑出声。因为她刚刚才拿到了洛子爵的“mài shēn契”,可不能坏了郑媛媛的好事。22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