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四千字)七更八更

作者:换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当司归走过学院一角空地,飞鸟成群结队被惊飞,偶然间遇见了夏之汐,那些飞鸟仿佛毫不惧怕她,停落在她附近,白羽漫天漂浮,纷纷洒洒,有些落在她身上,有些溅到路过学生衣袂。

    小汐明显愣了愣,即便不回头,她强大的精神触觉,也应该远远感知到了他的到来,她之所以愣,是因为她没有感受到,御气者的特殊吗?直到他靠近,小汐才从恍惚的发呆状态里醒过神来。

    皇家魔法师学院的空地很大,蓝色的天空,半透明的魔法悬挂苍穹,充斥着另类的科技感,林立公共区域,或圆形尖塔,或方形高楼大厦,一个个长相俊美的少男少女,走路间散发微光,那不是郭敬明小说里男主人公经由笔墨泼洒而成的煽情特效,而是实实在在的光晕,由魔法元素围绕于身边的如梦似幻。

    在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人来说,司空见惯并不稀奇,如同小破球的人见惯了汽车,享受惯了免费的水与廉价的食物,和古代相比,天壤之别,却察觉不到。

    小汐偶尔会觉得自己活在书里,最近这种感觉如同滋生疯长的毒草,止不下来,她记忆每天都感觉模糊了一些,有另一个声音告诉着她忘记曾经的一切,一股没来由的巨大恐怖,想要阻止它的发生,靠近,但它坚定而毅然的接近,于是恐惧逐日放大,正茁壮成长。

    昨天晚上,又险些失控了,她在这里,无人之地,望着成群结队的白鸽,自由散落,配合远方清澈如洗的天空,和前世记忆形成强烈对比的场景,回味着昨夜记忆清晰模糊了一点的细微切肤。

    如同有人拿着一把无形的刀子,轻轻的割走自己心瓣上的一片薄肉,结束后它留下无声,却刻入脑海的声音,它还会回来,直到自己完全彻底,被这具绝美的躯体吞噬殆尽。

    “嗯?”小汐回过头,淡淡的看了司归一眼,千言万语,吐出嘴边,只化作一声清丽好听,却毫无温度,死气沉沉的音调,“找我有事吗?”

    灰色的,绯红的女孩,绝色的佳人,她自从照过一次镜子发现自己是女人后,便很少去看自己,每次无意间透过可以反射的墙面看见自己窈窕的身段,如剑的眉梢总是更灰暗一些。

    她的身体原本是属于这个异世界,绯红色的,本该活力四射,最不济也该青春年少,可来自小破球的灵魂摧毁了这一切,新的灵魂似乎因为拥挤,而变得残缺,厌恶自己是个女性,每日恶心欲吐的情绪,和莫名放大的恐惧,她心情也越来越败坏,灰暗,颓废。

    她插着兜,上下打量,实际上也没怎么打量,漆黑的眸子只是细微的流动过一缕烟雾似的存在,像是有某种怪物,尾巴扫掉了她内心真实的悸动,那份独属于她的情绪波动,使之瞥了他一眼,就寒意倍增,甚至她自己,可能都并不觉得。

    “额,对不起,我看到你一个人在这儿。。。。”

    司归踟蹰嗫嚅,四下盼顾,本想装作巧遇,没料话脱口而出,完全不经脑袋。

    “原来如此。”小汐莫名其妙的说道,似乎理解了他的话,又似乎没有理解,又似乎,她只是懒得再回话,应付而已。

    “看你好像有很多心事?”

    小汐摇了摇头,并不说话。

    司归不敢靠近,远远站着,魔法斗篷很宽大,但依旧挡不住她内里的绝色,挺拔的身段,引人遐想,但精雕细琢的五官,如刀锋般的线条轮廓,特别是那,诱人向地狱坠落的漆黑瞳孔。

    夏国的瞳仁尽管也有不少偏黑的棕色,但毕竟是异世界,头发五颜六色,眸子色彩缤纷,每一片空气都填充着魔力的生命,想不被感染也难,然而似小汐这般黑得那么纯粹的眸子,实在叫人难以忘记。

    以前他看见女孩,会忍不住想要远远逃掉,和李冷鸢在一起便是那样,只不过她太主动,司归来不及压力爆炸。

    小汐的气场,只比她高,更加凌冽,司归甚至不敢逃了,在她没有明确表示自己可以离开,双腿灌铅,靠近之后就发现自己无法离去。

    “你倒是个主角模版,以后未来,可能你会成为英雄吧。”

    小汐忽然笑了,如黑夜的梦昙花,一闪即逝,迅速枯萎。

    “是嘛?”司归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哪怕最近他发现自己受到了万人瞩目的待遇,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你加入惊雷社了?以你的名望与潜力,社长绰绰有余吧。”

    司归没有想到小汐会关注自己,冷漠的面庞看不出一丝情绪波动,心中有个小人儿兀自扭扭捏捏的站起了身。

    “你脸红的像猴屁股。”小汐随口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可我…我…………

    该死,她脸上那名为厌恶的表情越发清晰可见,自己也不想啊,可是自己为什么完全无法说服自己,司归懊恼的念头在胸腔和杂草一起盘根肺叶,他感到越来越难以呼吸,有种接近窒息般难受。

    小汐似乎彻底厌倦了,也似乎因为昨夜的失控忘记了他曾经救过自己的事实,摇了摇头,转身离开,白鸽像是能感受到人的心意,她身子涌动的灰败,在她前进道路飞起,盘旋上空,司归感觉那些半空,不知道几百上千的白羽,此刻变成冰雹,划过自己脸庞就擦出质感疼痛,落在自己身上就像穿透皮肤砸进骸骨,让自己碧蓝湛澈的心海,不再纯粹。

    司归突然觉得鸽子的咕咕声是那样悲凉,像是为谁成群结队送葬。

    他想如果是李冷鸢的话,一定会敏锐明白于这沉默间发生了什么。

    司归在原地待了三个小时,快到中午饭点。

    司归被V世界终端提示结束了木立姿势,低头去看发现赫然是夏之汐的好友申请,带有王者段位的七彩钻石边框身份标志,荣耀非凡。

    通过后夏之汐首先发来了第一句话。

    “成长吧,也许日后我会有需要你的地方,如果你能帮助到我的话。”

    司归从未想过学院声望以同龄仰望的绝对实力与美貌和尊贵的公主殿下并驾齐驱的夏之汐,会说出她也需要帮助的话来,而且还是对着自己,司归在V世界终端里找到过她中级魔法师晋级考核时各种各样的照片,第一次见着便觉美得惊人,V世界因此有着庞大喜欢推崇她的绯红后援团,他们吹爆她的话语入木三分,也许他们知道小汐会朝自己发出这样的字句,恐怕会用震惊与脑残粉式常有的莫名叫嚣将他包围。

    仅仅是人类原始冲动之一的嫉妒,所露出的狰狞,就很吓人了。

    司归自现实中遇见夏之汐后,就不怀疑这个世界不会有所谓绝色这般的形容词虚构,她比字面上的绝色更加完美,她天赋卓绝无与伦比的碾压同龄的才华,注定将在未来掀起惊涛骇浪般大事,无人质疑这点。

    自己和她这样的人相遇,和她这样的人能够在同一所学院读书,在这夏国最顶级的学府里,自己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开心不起来。

    一看到她那张面无表情犹如刀剑精雕细琢削刻出浮雕般的面庞,漆黑的瞳孔内,仿佛下着终年不熄的苍茫大雪,也许真如李冷鸢所说,她内心寄生着一个怪物,每日吸血长大。

    他第一次不愿意相信李冷鸢的话,因为他实在无法体会,无法想象,人类这样脆弱的身子,尤其是没有构装保护的内部,夏之汐这样美得惊心动魄任何人相见之下也无法抑制内心涌动寂寞的女孩,会有朝一日,被那个怪物取代。

    名曰悲伤的怪物,浑身上下,都四溢着腐烂之花香味道的怪物。

    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让他浑身汗如雨下。

    她发来的文字,犹如黑色游鱼,犹如她眸子里深藏的东西,随漩涡流转,似乎更深邃黑暗了一些。

    “我会帮你的,我发誓。”

    莫名其妙的,他送出了这样一句,极为男人的承诺。

    “好呵,不过在此之前,别一直站在那里了,不然有心人传谣说新人王,注定要肩负夏国伟大重任的雏鹰,脑子有问题,喜欢待在广场看鸽子发呆几个小时。”

    呃…他隐隐有感,空气里的无之元素旋即传递反馈,庞大的精神波动,一阵一阵如浪潮漫过此处,令人敬畏的精神力,他猛地悚然,仿佛明白了什么。

    魔法**第一百零三章:

    “任何过度的魔法与精神,**与**,过度便会结出扭曲的花,此便是魔人的由来,从此终日沉沦于无边悲伤之夜幕,唯有上帝才能使之拯救。”

    他想起了李冷鸢的忠告。

    “她的悲伤就像身体破了一个巨大的窟窿,我想靠近她,但我不希望你靠近她,我怕你被那窟窿给吞掉。”

    司归最初不以为然,只当她习惯性的警告,因为反正她这个天不怕地不怕傲娇的大小姐,可以解决一切,但现在,他沉默的摇了摇头,突然双手抓住自己脑袋,揉出糟糕的鸡窝状。

    忽然,空气里传递来异样,他转身扫视身后,尊贵的公主殿下,和夏之汐精致面庞仿佛,但没有那股诱人要命的幽兰之美。

    魔鬼的诱惑往往比上帝的召唤更无法让人畏惧,因为魔鬼最擅长用绘满瑰丽的浮世雕画,引诱世人陷入那使人窒息的原罪。

    “不用惊讶,你是我父王特别关注的少年魔法师,身为学姐,我觉得有必要亲自过来见一下你,这里很安静,明明作为广场,平时却没什么人,也许是太空旷的缘故,太空旷了,便天然使人感到畏惧。”

    她没理会司归没有反应过来的惊异,显然习惯每一年新生面对她时产生的巨大心理波动,即便相隔很远,司归就能看清她瓷娃娃一样精巧五官,和夏之汐一样没有表情的脸,说着比夏之汐多得多的话,却有强烈分明的温度差。

    “喜欢这里吗?还是喜欢品味这里的恐惧?我听杜导师说,天才多精神有些问题,因为魔力往往太过极端,人类羸弱的**无论怎样锻炼,也无法承受,所以才显得夏国古武士是多么完美,可惜现在传承丢失了,但我们有你,我希望你不会有问题。”

    “当然..........没问题。”司归终于清醒,结结巴巴开口回道。

    奇怪的是,突如其来面对传说中的公主殿下,一向焉怂本该紧张的自己,却并没有多少紧张,结巴只是习惯性的,他表示诧异的一种行为显露。

    也许接连认识李冷鸢,夏之汐这样的绝色,他已经对美貌气场还在夏之汐之下的公主殿下,免疫了。

    “你好像并不怕我,你的肌肉并没有紧绷。”周旋雪又说。

    司归一愣,忽然觉得有些啼笑皆非,堂堂公主殿下因为和他正常对话,少了许多烟花气息,传说一旦站在身边,他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也罢,反正空白习惯了,受宠若惊这样的情绪,多了也就见怪不怪。

    司归犹豫着是否应该说些像您这样的公主殿下所看重的人,太怂的话是不是会太没礼貌这样的沙雕烂话,但话到嘴边,他又不好意思说出来,毕竟才初次见面而已,何况是公主殿下,这样做是否太没礼貌了点。

    “希望我能在象征智慧博学的绝神分院等到你。”周旋雪说完这句话便转身离开,不再久留,她走得很慢,却很快消失在司归视线,司归视线里还残留着她窈窕背影,又愣半响,低头才发现自己又因为太过失礼,貌似因为自己发呆得罪了公主殿下,他忍不住极为懊恼对自己反手抽一耳光,顿时肿了,疼的眼泪差点掉出来,这才清醒过来,忙回话为刚才糟糕表现道歉。

    食堂,小汐又看见赵凯,一副未来持续如此的姿态,“嗨~又巧遇了。”

    “呵~是啊,鸡腿配猪蹄?”小汐看了眼他的餐桌,准备的两份,其中一份推到了自己面前。

    “我觉得你太瘦了,需要进补一下,咳咳。”赵凯伸出大拇指,斩钉截铁信誓旦旦道。

    小汐懒得搭理他,自己重新去拿了一份莎拉,独自远远坐在靠窗偏僻一角,板着脸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进的冷漠。

    赵凯耸了耸肩,深呼吸一口,又悲叹吐出,低着头将准备给夏之汐的两份一起吃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