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特招生的专属入学考试(五更)

作者:换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有意思......”小汐微不可闻的说道,看着呼吸放松,肌肉松弛,准备好的司归。

    在现实中,能够抵御,且自己这具身体外貌,虽然是泛着幽蓝色冷艳之美的躯体,却仅凭精神力便使常人无法平静,连导师面对自己,也运用着特殊构装特殊效果护持,门外不乏拥有这种高配构装的富家子弟旁观,旁观皇家魔法师学院少有的特招生入学的专属考试,亦更多盯着自己身体线条轮廓。

    旁观此等切磋,正大光明的理由。

    身上构装普通的司归,并不是迷失于自己的精神压力,正视自己的眼睛会心慌,微表情出卖了他内心青涩的情意,但他,没错,他正视着自己,依旧成功做好了战斗姿势,均衡呼吸。

    所以,小汐情不自禁暗自赞了一声。

    司归先动,没有武器,空气间肉眼不可见的细微颗粒物由稀疏转向密集,突地一转,朝着小汐露出人性化的尖角,像是农民拿出了锄头,多穿了件草衣,锄头不如戈矛锋利,草衣没有盔甲厚重,却杀意如水,这种不属于任何魔法基础单位风、火、水、土、雷、使除它自身一切之外全部统统奔逃。

    它是气,但并非风,相似的风需要吹拂,携裹其他元素形成风暴与龙卷等,而这气,是纯粹的,就如小汐失控时的无匹精神,化作形质的无双剑芒。

    旁人异样的惊恐发现自己感知不到空气中的魔力元素了,分明被司归抽空,全部融入了他挥出的那一拳中,踏步向前,普通的一拳,所有人纷纷目瞪口呆,露出见到鬼一样的神色,貌不惊人的司归,给了在场众人无不震撼之心。

    小汐亦失去了对火元素的链接,那气是如此纯粹,挤满这狭小的空间,其他元素要么被吞噬,要么被赶走,小汐看着他身影慢得跟随阳光蠕动一样身形,精神力强于几乎她所见识的所有人的她,任何人在她面前,都会缓慢如龟爬,这常常让她占尽优势,哪怕对方基础武技比未经受过系统性学习,完全模仿前世小破球动漫以及魔导终端免费教学视频。

    小汐没有一如既往,用出那百试不爽的刺目,摄人,眼眸白色光斑会帮她遮蔽一切光影施予敌人的精神之剑,按照金耀松导师要求,此课目的不是为了赢,了解自己基础武技与同龄差距程度,才是重点。

    只不过,尽管如此,对方实力差距悬殊,尽管对方利用独特的御气之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小汐还是无法感受到丝毫威胁。

    这也是最关键的根本原因。

    唯奇特的是,在这慢镜头下,小汐细腻的感受到了,空气被带有他身体味道标志的气填充,随着他的靠近而明显。

    他原本粗燥的勾线,因为空气升温逐渐变得毛绒绒的,变得莫名温暖,像是这片空间变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小汐身陷其中,如同被拥抱。

    小汐面无表情,转瞬将这温暖残忍击破。

    拔出构装之血色长剑,刚从白板基础构装,升级至橙色(构装进化等级分为紫色,粉色、深红色、红色、深蓝色、蓝色、绿色(某种一套可以激活神奇属性的)橙色、白色、最弱为刚出炉未激活的黑色,最强构装为和主人灵魂彻底融为一起,因主人的封号而出现专属封号的紫色构装。),如同炮径增长,将小汐原本火力便浓缩爆炸性的魔力,相比从前几乎翻了整整一倍。

    拥有穿越者光环,小汐强大的精神力,支配浮游于空气间的魔法元素,犹如巨人拂水,所掀起的惊涛骇浪,非普通同龄能挡。

    没有了魔力,小汐凭借着原本游走于身体里的储存魔力,斩出了这毫无技巧,花哨,平平无奇的一剑,顿时空气之阵被抹去了菱角,所过之处,锄头纷纷折断,草衣土崩瓦解,窗外阳光照耀,司归双目波光粼粼,而小汐,点漆一般的瞳孔,旋转流动,死海一样寂静。

    那是一双,陷入其中,就会伸手不见十指,懂了她的心,便会失去自我,李冷鸢窥见一瞥,就几若见至怪物,常人迎着她眸子见了,便如正视死亡降临的恐惧。

    温暖想要依附,她感受到了他没有丝毫敌意,切磋式的友谊,出招里甚至带了同学之间的情意,他自以为是的想要照亮她眸中的黑暗,驱散她日益浓郁的死气。

    切磋,只在小汐出剑的瞬间,嘎然而止。

    仅仅相当于白银力道的攻击,还是因为御气驱逐掉周遭元素,形成纯粹而特异,带着某种专克魔法的法穿效果加成的司归,一切华丽的招式,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脆弱的不堪一击。

    司归整个身子,被爆炸的火焰之刃余波,远远抛飞,撞在金耀松随即横移出手的怀里。

    金耀松有些尴尬,“果然和同龄切磋,对你来说还是太不公平了。”

    接着对扶起又弯下身,面色涨红,一脸惊恐之色的司归,连忙安慰道:“你考试通过了,你败给小汐很正常,但你能无师自通将气驾驭着吸收火元素而升温,大开眼界。”

    实际上御气之道断代百年来,金耀松对司归御气的任何超脱于书本上的理论,都会惊叹连连。

    ‘我...我只是觉得她好冷,想要给她驱散一些寒意....’

    这句肺腑之言,司归张了张嘴,却变成了另一种怯怯的话,“那我这算是,过了入学考试了?”

    因为他觉得,所有人,都会觉得他是自作多情,她是山顶的飞鸿,而他仅仅是谷底的野草。

    他是这样觉得,哪怕政府将他视为未来夏国希望,除了夏之汐外,美貌与实力无不出类拔萃的李冷鸢的看好特意接近外。

    “当然,明天开始你就要迎接正式的皇家魔法师学院的生活了,好好加油孩子。”

    金耀松亲切的拍了拍司归肩膀,转身关掉手臂魔导终端的记刻魔法,带着蓝木离开教室。

    小汐也从司归旁边擦身而过,行走间,所有空气奔逃,恢复气之墙重新涌入教室的魔法元素,除了火之元素外,再无其他敢于接近。

    可是,火元素接近便消失了温度。

    司归最后在教室木了半响,才走出教室,看到走廊上哗然安静,几十双目光聚集了过来,之前还喧嚣的教室,在他走出来的那刻,鸦雀无声,沉默的看着他。

    司归整个人都怔住了,谁说眼睛没有温度,当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看着你的时候,司归感觉自己置身微波炉,全身细胞都在热气流中乱窜打漩。

    忽然一个男同学从人群中站出,郑重道:“你好,我叫何郑杰,我们都是没什么家世和家世早已没落,只吃着祖上荣光,但凭着天赋强行考进的低级男爵与子爵的后裔,想请你建立一个社团,我们都愿意追随你。”

    啊?唉??哈!

    男爵子爵后裔还叫没什么家世?

    出生社会最底层的司归结结巴巴,眼睛越瞪越大,第一时间没听清,耳朵里都是如同热水瓶里被烧开的咕噜咕噜声,第二时间以为他在开玩笑,第三时间看清了他严肃的神色,司归脸上逐渐泛开不明所以失去肌肉控制的微笑。

    笑久了,面部肌肉会麻木,他实在不擅长伪装自己的心理情绪。

    “我们没有开玩笑,皇家魔法师学院主要是以社团竞技磨炼能力,获得分院分,而分院分可以影响成绩评估,可以等同于学分,而其他学长的社团都已经框架成熟了,想要有突出表现,是很难的,再加上我们不过是没落的贵族后裔,和出生平民的你,没有多少区别,但你是特招生,陛下关注的传奇存在,所以我们相信你。”

    他顿了顿,让自己的语调显得越来越亲切,“你是夏国百年来唯一一名御气者,担负着振兴古武的伟大使命,刚才虽然你被绯红大人一剑击退,但她毕竟,嗯..........”他突然靠近,悄悄夹杂着浓郁的惶恐之情,连面部五官也随之扭曲以一种害怕她听见的口吻,低低说道:“我们觉得她是怪物,平时如雪巅飞鸿,美得击溃人心,可只要对上她的眼睛,你就会知道,她有多么恐怖。”

    “我..........”

    司归不知为什么,何郑杰的言辞很普通,可音调里有种类似催眠的魔力,让司归意气风发,忍不住慨然含笑,伸出手和他握住,恰至半途,他提至对小汐的看法,令其生生缩了回去。

    司归从贴满魔力紫晶透明墙壁看到远方夏之汐回过头的倒影,望了司归一眼,心中一跳,那目光并不恐怖,只是介于人间与地狱,趋向于黑暗,像是无法逆转的滑落般,使人深陷,化解不开的抑郁悲伤,一种同类才能明白的悲伤,他捂住了自己心脏,出乎人意料的摇了摇头。

    何郑杰满腹信心,本来就快说服司归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因为对小汐的评论,使这位未来必将引领世界的御气者,摇头拒绝。

    他今天得到了许许多多的掌声,进入皇家魔法师学院后,他发现有许多人,对他露出熠熠生辉的目光,灼热的看向自己,那是一种曾经从未有过的感受。

    他自他们的目光中明白了,他所具备的御气天赋,曾被邻里不屑一顾,其他魔法成绩又惨不忍睹,家境贫寒出身福利院的他,连妹妹也看不起自己。

    或许有人会问他为什么不早早展现自己的御气之道,规避那些卑微的过往,因为夏国文化历来便是同质的,越底层越如此,异于常人会被视作怪物,强大的魔法师本身便是怪物,可是如果一群怪物之中出现了更加突出的怪物呢?

    夏之汐便是如此吧,像司归曾经的身影。

    而现在,他突然摇身一变,成为了他们的希望,旗帜,他看到了那些力量钻出土壤,不甘寂寞拔节摇晃。

    他忽然有些理解,夏之汐嘴角微微裂开的谑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