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长安居,大不易

作者:飞红入海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二十三章长安居,大不易

    江宁走到长安城下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刀笔小史和那些衙役进城之后就没了人影。

    猴子把身上仅有的铜钱全拿给江宁之后,也不得不回营地报道去了。

    没有时间感慨长安城内的人流涌动,以及长安城的巍峨壮观和与繁华,江宁匆匆忙忙地找了个旅店住下。

    宵禁马上开始了,再不找个住的地方估计就要被巡街使们拉到大牢里去“谈心”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江宁便按照户籍上的地址去城外寻找朝廷分给他的那一顷田地去了。

    问了好多人,折腾了许久,终于在渭水河边找到了那个地方。

    这是一片高低不平的荒地,杂草丛生,不过面积还可以,按照后世的度量单位来算的话,这里大概有五十亩左右的样子。

    不过,当江宁想到大唐均田令下每个成年男子都能分到这么多土地的时候,江宁就忍不住开始对大唐皇帝有意见了。

    江宁以前一直觉得皇帝的赏赐都会很丰厚,不过现在他算是明白了,在某些方面,皇帝绝对是天下最抠门的那个人。

    虽然江宁也知道,大唐的均田制早已名存实亡,朝廷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土地了,但是,再怎么说,他也算是救了位公主啊,这皇帝的赏赐,怎么看都像是在打发叫花子呢。

    江宁叹了口气,往田地的中间走去。

    那里有一间小房子。

    房子破破烂烂,连门都已经残缺不全了。

    透过门洞,可以清楚看到屋里的地板上布满了洞穴和积土。

    这里是老鼠们的天堂。

    江宁不害怕老鼠,但是他会觉得那东西很恶心,于是便转身又往长安城的方向走去了。

    回到旅店,江宁用身上仅有的钱又在这里续住了一天,然后问店主人借了张桌子,摆摊卖起了镜子。

    新奇实用的东西从来不缺市场。

    江宁摆好摊子不大一会,就有很多人对他贩卖的东西感兴趣了。

    其中一个女人试着问了下价格。

    “三十文。”江宁头也不抬的说道。

    他虽然对大唐的物价有所了解,但银镜这东西却是没有价格可以参考,因此便说出了一个试水价。

    当江宁看到那个女人连价都不还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价钱定的过于低了。

    所以,在下一个男人买镜子的时候,江宁就把价格翻了一倍。

    “六十文?!”

    那人不可置信地望着江宁,仿佛从来就没有见过像江宁这么无耻的小贩。

    坐地起价也要有个点数吧,刚才买镜子的那女人还没有走远呢,怎么就能把价格翻一番了呢?

    江宁看着他,指着桌子上仅剩的那十几个镜子,对他说道:“这里是我目前全部的货物了,卖一个就会少一个。第一个镜子卖那么低,是因为我需要钱吃饭,现在我既然已经有了吃饭的钱了,自然不会再着急卖出去了。”

    那人觉得江宁说的似乎很有道理,但却一时间却又犹豫不决。

    江宁继续说道:“我这东西,实乃机缘巧合而得,全天下就这么一点。六十文,你绝对吃不了亏,因为下一个镜子我准备卖120文了。”

    那人一听,赶紧把钱付了,生怕江宁又临时加价似的。

    接下来,江宁果然又把银镜的价格提到了一百二十文。

    有几个人为了争夺优先购买权吵了起来,他们都怕江宁再加价了。

    直到江宁以一百二十文的价格各卖了他们一个之后,他们才眉花眼笑地离开了。

    “我也要……”

    “我也要……”

    “我也要……”

    转眼间,银镜便被销售一空。

    铜钱在手,江宁忍不住松了口气,按照大唐此时的物价水平,这些钱怎么地也够他用上好一阵子的了,眼前的困难总算是可以度过了。

    长安居,大不易。

    至于在他的那块地上造个房子什么的,江宁现在连想都不敢想。

    心有余而力不足啊,钱还是太少了点。

    虽然是人穷志短,但江宁其实是不愿在落魄的时候去找女人的。

    虽然那个女人曾经答应在生意上给他分红,但是这么短的时间里,江宁也不相信她的玻璃生意已经做上了。

    为了不坐吃山空,第二天,江宁又问店主人借了张桌子,摆起了摊。

    这回他要卜卦。

    给贼老道学了占卜那么久,正好拿来练练手。

    江宁给自己定了个规矩,每天三卦,算完为止。

    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显得自己高深莫测、与众不同,不过说到底,其实就是个噱头而已。

    理论技能加上察言观色和几分运气,半个多月的时间,江宁倒是也挣得了几分名声。

    这天下午,江宁三卦已满,便准备早早收摊休息。

    一个车队停在了江宁的面前,从车里下来了一个仪表堂堂又满身酒气的中年男人。

    “砰——”的一声,他把一块金铤扔在了江宁的桌子上:“帮我算一算前途命运吧,算的好,这块金子就是你的了。”

    江宁做梦都在想有人用金子砸他呢,没想到今天让他真真切切地遇到了一回,内心虽然激动,但面上却毫无波澜。

    “三卦已满,请明天再来吧。”

    中年男人有点不高兴:“小郎君恁不爽快了。”

    他威仪十足,一看就是久居人上之人。

    江宁看到中年男人身后,有扈从正满脸威胁地望着自己,只得叹了一口气:“也罢,请报上名讳和生辰八字吧。”

    街头卜算,很少有人会要对方的名字的,但江宁想要挣到这位大人物的金子,一时之间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眼前这人的身份不一般,江宁觉得历史上很可能会有关于此人的记载。

    中年男子有些疑惑,不过他还是拿起笔,给江宁写了下来。

    杨慎矜……

    江宁望着他的名字,久久无语。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是一个将死之人。

    虽然江宁的目光可以穿越历史,但为了不让人觉得奇怪,他还是把戏做了全套。

    他拿起铜钱往桌子上一撒,心中所想的卦位便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坎卦,初六,习坎,入于坎窞,凶。你的前程恐怕不太乐观啊。”

    中年男子面色微变,片刻才到:“可否说的详细一些?”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说罢,江宁把金子拿在手里,回到旅店去了。

    中年男子并未阻拦。

    不知何时,车队其中一辆马车的窗子开了一条缝,一个秀丽淡雅的女子正端坐在那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