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确定不是面基?

作者:鹤蛇散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窗外骚动继续,但是二楼上的众人已然如故。喝酒的继续喝酒,弹琴的继续弹琴,站着发呆的继续发呆。

    闭着眼打着拍子轻声哼唱的两位大佬,连节奏都没有断过,只有耶律齐微微抬了下眼皮。颇有种谢安安坐弈棋的高士风范。

    萧凛先倒是很想去看看宋使如何模样,前几日就听见说宋使来了,浩浩荡荡一行人,闹出好大声势,不少人都跑到街上去看。但是他那个时候还在苦逼地学礼仪,只得听出去看热闹的速查和塔不烟回来像他描述宋使是如何模样。

    “看着真是风光,这南朝大人物,果然跟北地不同,啧啧。”这是速查的原话,从他激动的神情可以看出来,他对这位宋使极为推崇。

    “镂檀芬馥贯縚衺,击玉敲金一串花。自与丽妃亲记曲,后来传玩几人家。”很快,一个带着南方口音的汴京官话从下面传来。

    场面突然安静下来。

    很快,啧啧的赞叹声就越来越大。特别是假寐的萧总管说了一句宋使这首和檀香板,果然比小孽畜你所写的那首要好上不少然后传出去后。

    下面的骚动声几乎到达了**。

    “这宋使这首和檀香板,用词华丽,描写这天家景象,比那小儿的淫词浪曲不知道高到那里去了。”这是个语露不屑的。

    “丽妃亲记曲,语出玄宗丽妃梨园唱和之曲,写这天家娱乐,倒是有几分契合。”一名年老的文人摇头晃脑的说着,这是细品的。

    “此句比之南朝晏殊那梨树院子里月儿照水影,也是不差。”这是跟梨花院落溶溶月相比的。然后还看了楼上一眼,那小子,切!

    捧一踩一,自古就是文人的好习惯。虽然这首诗他们更加听不懂,但是不妨碍他们疯狂吹捧啊。

    特别是看到那个小子随口诌了几句艳诗不仅得到了里面两声好,又收回了两个美女之后,在场的士子大多心里都不平衡起来。

    都是混文艺圈的,凭什么你又进二楼又得美,两位大佬为你扬名,让我们众人为你让出一头地,关键你还这么小,就因为你姓萧?

    于是,眼睛有些红了的众人,愈加疯狂地吹捧宋使的诗文起来。

    此时的辽人很奇怪,一方面觉得自己锤爆天下,乃是上国,对宋人的软弱十分不屑,另一方面又觉得南朝物质精神两开花,除了汉子,什么都是宋朝的好,月亮都是宋朝的圆,全国上下,疯狂地痴迷宋朝的一切。

    哪怕对方派来的不过一个瘦小枯干的老头子,还是个贬官,他们也觉得仙风道骨,果然是上国人物。

    很快,萧凛先就看到了这个老头子。

    听到宋使作诗的那一刻,萧凛先就被萧总管派下来迎客了。

    今天虽然号称是文会,但是两国相争,哪有这么简单。

    勾心斗角,从宋使踏入上京的那一刻,就在宋辽两方之间开始了。

    来了一个宋使,自诩上国的两位大佬怎么可能亲自出迎,于是派萧凛先在楼下恭候。

    “这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啊。”虽然明白自己今天的角色不过是为对方领导献上的红领巾的少先队员角色,但是萧凛先感觉池边传来不少目光,让他有些遭不住。

    能给领导献花带红领巾的,至少是三道杠这类的高官好吧。

    但是一想自己也算是被重点培养了,这帮池边的人不过的嫉妒而已,心里就释然很多了。

    “见过贵客,贵客楼上请。”看了一眼宋使,发觉速查和塔不烟口中气度不凡的宋使不过是一个老头子。

    偷偷瞄了一眼宋使,不过是一个瘦小枯干,皮肤黢黑的老头子,颌下黑白夹杂的山羊胡,身穿着紫色的华贵儒服,头戴软脚幞头,腰间的挂的,应该是……金鱼袋?萧凛先表示自己还没有见过这个高级东西呢。

    这tm哪里仙风道骨,就一个糟老头子好吗?

    这个宋使的随从倒是身材高大风神俊朗的一个年轻人,约莫20多岁,也穿着一身湖色的丝绸儒服,腰佩银鱼袋,看着卖相倒是极好。

    见到萧凛先偷瞄自己,宋使慨然一笑,自己来到辽国,这样的目光不知见过多少,自己早就习惯了。

    而且看着这位做书童打扮的孩童唇红齿白,双手皮肤娇嫩,心下也知道说不定是谁的子侄,

    于是老者拱了拱手,说了声有劳。

    倒是那年轻人,面上露出了无奈之色。仿佛在感叹辽人的不知礼。

    萧凛先牢记撒老的教导,完美地扮演了一个书童的角色,将两人引到了二楼至上。

    刚刚到了二楼,就看见萧总管已经站在楼梯口不远处,热情地对着来人施礼。

    “子容,一年不见,竟然清减了少许。”

    “印月兄倒是风采依旧,倒叫吾好生羡慕。”

    哈哈哈,两人俱是大笑起来。萧总管更是亲自携手带入堂中。

    “前日在使馆之中,你我尚未尽兴啊,今日定要做那长夜之饮。”

    “小弟虽不胜酒力,今日亦舍命陪君子也!”

    来到堂中,主位上的耶律齐也恢复了正襟危坐的态势,见到几人进来,更是连忙起身,笑容可掬。

    “子容方才那一首和檀香板,果然让人齿颊留香啊。”

    “见贤兄谬赞了,游戏之作,不敢再在见贤兄面前献丑啊。”

    哈哈哈哈,又是一阵寒暄,彼此见礼过来。众人才分宾主落座。

    很快便有侍女将茶端到楼梯口,萧凛先赶忙接过,给众人倒茶。

    褐色的奶茶倒入银碗中,一时间奶香四溢。

    “上次子容所带龙凤团茶,着实让老夫惊艳,不如尝尝我这北地奶茶如何?”萧总管笑着说道。“虽然比不过上好的团茶,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这北地奶茶,倒是别有一番滋味。”谢过主家之后,两位端起面前的银碗,咦?面前的奶茶除了浓浓的奶香意外,既看不到茶叶,也闻不到花椒豆蔻之类的香气。

    一路行来,奶茶他们是喝多了,对于北国的奶茶,他们心中早就熟悉无比,也没有当回事,见到没有放香料,那个年轻人心中还在疑惑,莫不是故意用此来羞辱我等?

    若是如此,辽人之气度,未免落了下乘。青年心中暗笑。

    虽然有些腹诽和奇怪,但是人家主人都请茶了,两人也就不在意,轻轻啜了一口。

    奶茶刚一入口,两人就觉出不同来,丝滑奶香的口感配合恰到好处茶味,丝毫没有任何常喝的奶茶的腥膻味道,而且甜甜的,味道比之前他们一路而来饮过的奶茶,味道好了不知多少。

    “这北地的奶茶,倒是别有一番滋味。”老者喝了一口,啧啧赞叹道。

    “哈哈哈,这奶茶,倒是老夫那个不成器的弟子胡乱弄出来的,比起吾等辽人常喝的奶茶,少了几分腥膻,多了几分甘滋,子容若是爱饮,待会儿老夫便命人将方子送到驿馆。”

    萧总管看了在一旁侍立的萧凛先一眼,轻描淡写地说道。

    “倒教印月兄见笑了,颂出生闽地,多好甘甜之物。”老者将碗中的奶茶一饮而尽,面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

    萧凛先很有眼色地立刻再次给他满上。

    “哈哈哈,子容乃是真性情,乃名师风范尔,何谈见笑之说。”耶律齐笑着说道。

    于是大家一起哈哈哈。

    萧凛先弄出来的各种后世的吃食,除了炒菜等他弄出来作为核心吸引力之外,其余的东西,比如披萨之类,在他有心推动之下,短短数日,便风靡了整个上京的权贵圈,现在除了一些契丹老人以外,大部分契丹贵族家里,都换成了甜甜的牛奶奶茶,而且越甜越好。

    毕竟糖这个东西,在这个时代也是很贵的,能用加了糖的奶茶来待客,也是极有面子的事。

    很快,下人便送来了佐茶的小食,金灿灿的,热气腾腾,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明显是刚刚出锅。

    赫然是自己弄出来的炸鸡!

    奶茶加炸鸡,萧凛先怎么看怎么觉得场面有些违和。

    你确定这是两国大员非官方正式聚会?

    而不是网友在开封菜面基?

    看着堂中的众人一口奶茶,一口炸鸡吃得不亦乐乎。萧凛先觉得场面有些微妙。

    还有就是——

    开封菜,打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