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总算干了件没丢穿越者脸的事?不存在的

作者:鹤蛇散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于是全场寂静!

    萧凛先看着一脸呆滞的众人和两位小姐姐,心中充满了成就感。

    我就说,穿越者不能装那啥吧,看看,略略一装之下,效果拔群。

    在这个人人低头族的年代,果然多看电视有益于穿越啊。

    这首诗是在某个手机没电的夜晚,百无聊赖的萧凛先在《鉴宝》节目上看到的一副古画上的题诗,画的正好是一个看着满谭红叶的仕女,当时主持人还把这首诗念了好几遍。

    没想到今日就用上了!萧凛先方才福至心灵,将这首诗稍微改了念出来,果然语惊四座,萧凛先顿时觉得电视真的是人类历史上有数的伟大发明之一。

    虽然这首诗是明人写的,但是能被拿到cc某v上的东西,能差到哪里去?虽然明人的诗文水平不如宋人,但是这是在念着月明里和尚门子打,水底里树上老鸦坐的辽国啊。

    而且关键的关键,他还是孩子啊!!!

    咱总算做了件没有丢穿越者脸的事!萧凛先都有些泪目了,想着自己穿越以来,不到短短一个月,不仅多次被打得像个猪头,还被本位面土著起了各种奇怪的外号,例如孝义白二郎,上一狐之类的,还被土著各种体罚教育,例如点穴play什么的,完全没有穿越者一出场,土著纷纷拜服的霸气。

    今天咱也算扬眉吐气一回。

    能做出这样的诗,也是足够让人惊世骇俗了!萧凛先美滋滋地想,抬脚就往湖心岛上走,给众人留下一个邪魅狂狷的背影。

    银白的池塘边水流涓涓,水中的落梅飘在上面分外好看,几回都想托塘中的锦鲤寄诗给你,只因为只有流水能到你的脚边啊。

    能做出这样的诗,自己也是足够让人惊世骇俗了!萧凛先暗戳戳地想,此诗一出,自己也算个风流小才子了吧。

    没丢穿越者脸?不存在的。方才是萧凛先是自作多情了,之所以没人出声,不是他们被萧凛先的诗才震慑。

    而是在于在场大多人都听不懂!

    他所吟诵的,乃是正宗的汉诗,这让从小念着月明里和尚门子打,写着远看城墙锯锯齿的辽国文人怎么听得懂,但是他们都知道这小子念出了一首不得了的东西。

    这就跟后世某些人听外国歌一样,虽然都知道这是极为正宗的外国歌,但是这是什么意思,他们根本不知道,于是也不敢做评论,生怕自己说错了被人笑话附庸风雅。

    包括两位小姐姐在内,明知道这位看起来有些中二的孩童送给自己一首看起来很高大的汉诗,但是她们不明就里,只好做出一副不明觉厉的表情。

    “小小年纪,能做出此诗,也算是惊世骇俗….咳咳。”湖心小岛的画楼上,在场唯二听懂了两位老人之一,也作出了如此评价。

    很快这话便传了出来,同时传出来的,还有他这首诗的机翻,不,契丹语翻译版。

    于是众人这才轰然叫好!

    两位小姐姐看着他的背影,目光中不由得多了几分羞恼的意味。

    “滚上来罢,个小孽畜。”刚刚走入阁楼,萧凛先就听见自家便宜老师有些恼怒的声音。

    个老倌儿,定是嫉妒我的文才!萧凛先依言上楼,按照撒老所教,对着楼上几人依次行了礼,这才乖乖站到萧总管身后。

    “汝可是那萧家老五那小子,小小年纪便如此风流,倒是比汝那个不通文墨的父亲强上不少。”堂上一个坐在主位上的胖大老人,笑着对萧凛先说道。

    “还不谢谢耶律公?”萧总管看着萧凛先,眼中充满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似是……羡慕?

    “后学末进,见过耶律公。”萧凛先老老实实地行了个见师长的大礼。引得后者哈哈大笑。随即拍了拍手。

    很快,弹琴和撑船的两位小姐姐便袅袅婷婷地走了上来,对着萧凛先盈盈下拜。

    “见过公子!”拜过萧凛先之后,两人对着那位姓耶律的老人再次下拜。

    “谢过契爷养育之恩!”

    “哈哈哈哈。”那位耶律姓的胖大老人哈哈哈大笑,对着萧总管打趣道“汝看看,吾这萧家千里驹不得了啊,吾这一对义女,竟是如此急切地要辞别老夫了。”

    “个小孽畜,平日里老夫疏于管教,不知从哪里学些风流手段,老夫回去定要打死他!”萧总管看着萧凛先还楞在那里,忍不住恨恨地给了他一个爆栗。

    “小孽畜!还不谢过耶律公厚赐?”

    “小子拜谢耶律公厚赐,惭愧无地。”萧凛先有些懵逼,看到在场都是大佬,只得老老实实下拜。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哈哈哈,好色慕少艾,乃少年人常情,何况这小子诗才之高,红笺和茗赏随了他,怕是早就满意得不得了,萧公且看,这俩妮子上楼之后,眼睛一直在这小子身上打转,若是老夫再不遂了她们之意,怕是要怨死老夫了!”老者哈哈大笑。

    “契爷——”两位小姐姐不依地娇嗔起来。

    美人薄嗔,引得两人哈哈大笑,萧凛先似乎明白了什么,也露出了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

    “倒是便宜了这小孽畜。”萧总管再次瞪了他一眼。

    我擦,这就送妹了?萧凛先总算是明白过来,赶紧做出一副惭愧的样子。对着姓耶律的胖大老人行了大礼。

    “按说长者赐,不敢辞,但是小子何德何能,能得如此厚赐,还请耶律公收回厚赐。”萧凛先跪在地上,恳求着这位老人。

    “哈哈哈哈,这小子,果然奸猾。”胖大老人哈哈大笑起来。

    “个小孽畜,还嫌丢脸不够不成?赶紧给老夫起来!”萧总管突然觉得自己带这个奸猾小子出来,真是有些后悔。

    “主人不知,此子奸猾可是出了名的,还有个上一狐的美名呢。”耶律姓老人的伴当恰到好处的凑趣道,随即将这个外号的来历解释了一遍。

    这下可好,除了萧凛先,场中所有的人都笑了起来,连那两位名为红笺和茗赏的小姐姐都掩着嘴,轻声的笑起来。

    “好个狡诈的小儿,你那诗一出,老夫哪能还留得住这俩妮子,汝如此作态,莫不是要这士林笑某耶律齐是个不识风情的俗人?”胖大老人笑得极为慈祥,以为萧凛先这是以退为进,看着萧凛先打趣道。

    “即是如此,凛先谢过长者厚赐。”萧凛先行了个礼,苦着脸,老老实实地回到了老者身后。自己还是给穿越者丢脸了啊,没看清诗文内容就抄,这首诗的内容描写的是男子对于女子的思慕之情,因为明朝的诗文都讲究小巧直白,所以这首诗在众人眼中看来,乃是一首红果果的表白诗,你都一上来调戏人家干女儿,对人家一见面就表白了,大家都是场面上的人,人家还能怎么样?

    当然是直接送给你咯?

    更可恶的是,你还假兮兮的说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不就跟过年的时候小孩对着给自己压岁钱的长辈说,叔叔我是真心给你拜年,红包我不要是一个路子吗?

    所以,方才几位才一再打趣萧凛先奸猾,明明身体已经无比诚实,但是嘴上却说着不要。所以萧总管才如此不爽,个小孽畜,上来就要人家一对美女,一副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简直太跌份了。

    也不知道让给老师!

    其实,萧凛先是真心不想要这两个小姐姐的。

    虽然这位老人听到好诗便指姬相赠,这是一件可以在士林流传的美事,但是自己是个穿越者啊,还要悄悄咪咪地搞蒸馏酒啊炸药啊玻璃啊这些穿越者传统艺能的,这身边又多了两个眼线,岂不是不利于穿越者的大业?

    契爷就是干爹,刚刚这两个小姐姐称他为契爷,说明这俩小姐姐就是这个名为耶律齐的老人专门培养出来用来送人的。自己身上秘密如此之多,这不是要遭吗?

    咦?似乎自己刚刚忽略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呢。

    等等,耶律齐???

    我擦,你一个南宋的丐帮四代话事人,也穿越到了北宋?你的芙妹呢?你的打狗棒呢?萧凛先盯着这位体态丰满的胖大老人,像一个富家翁多于像异域帅哥。

    虽然没看到郭芙郭大小姐,但是萧凛先确是看到了一根龙头棍,被老人的伴当拿在手里,看来老人不良于行,走路需要拐杖扶持。萧凛先的目光自然而然往老人的脚下看。

    只是……龙头棍!你还敢说你不是话事人!

    “又在乱看甚子,斟酒!”萧总管乃是人精,自然发觉了萧凛先的异常,心中莫名有种快意,同时又为自己内定弟子的聪明高兴。

    这小子还算不笨,这耶律齐的契女,哪是这般好收的。

    萧凛先于是拿出后世伺候老丈人的劲头,极有眼色地给在场的众人斟酒,先给话事人耶律齐,再给自家老师。

    坐上也只有这两位大佬了,剩下的众人,都是站着的,而他们对面空着的客位,明显是给即将到来的宋使留的。

    “这小儿,果然狡诈如狐。印月,汝倒收了个极伶俐的弟子啊。”耶律齐喊出了萧总管的字,显然萧凛先这般举动让耶律齐极为赞赏,面露满意之色。

    “哈哈哈哈,不过一孩童尔,耶律兄谬赞了。”看到自己的弟子半分都不看身后的两朵解语花,萧总管也是极为满意。

    总算是个机灵晓事的,只是此时若是装出一副被女色所迷的模样,那就更好了。

    “哈哈哈,小小年纪能做出如此诗句,可谓我大辽神童矣,怕是南朝那晏殊,亦不过如此罢。果然圣人在朝,当有神童出,不让南朝专美于前。”耶律齐目露精光,看着萧凛先的眼神也愈发欣赏。

    “亦是圣人有道所致。”萧总管望着皇宫的方向,拱手为礼到。

    kkrj,大佬之所以是大佬,果然是有原因的,喝酒听歌赏妹纸都不忘颂圣。萧凛先暗地里觉得惭愧。

    自己还是太嫩啊。

    “此诗当换檀香板,来人,奏乐。”仔细将萧凛先方才所作的诗再咀嚼一遍,耶律齐果断下令了。

    于是耶律齐身边的老仆匆匆下楼。

    很快,楼外的清雅的乐声换成了婉转缠绵的曲调,立刻一众侍女立刻低唱起来,赫然就是方才他所作之诗。

    于是,萧凛先所作之诗,立刻传遍了整个梁园。

    红笺和茗赏两位小姐姐,眼中更是充满了盈盈波光,红笺弹琴,茗赏轻启朱唇,浅吟低唱起来,空灵缠绵的声音立刻充斥在整个玉液阁。

    阁中的两位老人,也闭着眼,用手轻轻打着拍子,摇头晃脑的哼唱起来。

    好一副文人诗酒唱和的悠然景象。

    “宋使到!”

    随着一声高喝,整个梁园都为之骚动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