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笑着笑着就哭了

作者:鹤蛇散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萧凛先看着远处的汉人,刚刚那番话萧凛先故意是用汉语问的,此时听到刘七的话语之后,有好几个人,眼睛里都露出了仇恨火焰。

    很好!还没有完全沦为行尸走肉,自己需要做的,便是用刘七的命,让他们找回作人的感觉!

    “真是如此么?”萧凛先分开众人,走到那帮汉人面前。

    “他说,因为他比你们都强,所以你们才被他抓到千里之外的上京,妻女姐妹被凌辱,父母被杀,汝等还像猪狗一般,被圈养在此地,像牛羊一样被贩卖的么?”

    所有人都畏畏缩缩地看着他,部分人脸上的怒意,已经掩饰不住。

    “果然如此,宋人果然软弱如羊,天生便是吾等之奴啊,哈哈哈哈。”萧凛先像是碰到极为好笑的笑话一般,哈哈哈大笑起来。

    周围契丹人也俱都哈哈大笑起来,能看到宋人被这般挑衅都无人发生,对于辽人来说,却是一个极好的笑话。

    萧凛先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不过这泪,不过是他借着笑意的掩饰,将心中的悲伤和愤怒发泄而出罢了。

    “既然汝等已归吾,吾大仁大义之下,便给汝等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若此汝等这帮猪狗当中,能出一人打败这刘七,汝便赏汝一身冬衣!”萧凛先指着刘七,大声吼道。

    依然无人站出来。

    “哈哈哈!”众人笑得更加开心了,包括刘七在内。

    “衙内果然天资聪慧,竟然想出这么一个法子来。”速查和一干家将都笑了起来,他们都是萧族的人,自然是听得懂汉话的。纷纷为自家衙内能想出这么一个方法喝彩起来。

    让宋人斗宋人,衙内果然是个妙人啊。

    “贵人,这——”刘七面色有些为难起来。

    “每杀一个,吾给汝一两银子!”萧凛先对着他说到。

    “谢贵人!”此时的刘七呼吸也粗重起来,走到那帮汉人面前。

    “都是些没卵子的软货么,看见了么,耶耶不仅抢汝等家财,玩汝等妻女,杀汝等父母,将汝等贩卖到此。现在还要杀汝换钱,一两银子一个,汝等贱命竟然值如此多钱,汝等真是吾刘七命中的贵人啊,哈哈哈哈。”

    依然没有人做声,所有人都被刘七惊呆了。

    “这汉人跟汉人之间,仇怨如此之大么?”速查小声嘟囔道,“他们不是同族么?”

    “吾也不知,能够如此同类相残的,猪狗之类都不会吧,只有草原上的鬣狗之类才会如此,看来这汉人,当真连猪狗都不如,只能当食死尸的鬣狗。”

    萧凛先虽然说得不大声,但是他很确定,这帮汉人都听见了。

    不少人脸上都浮现出了血色。而场上的契丹人们,脸上的笑意和不屑之意更加浓厚了。

    “汝——汝可记得汝娘,汝娘便是被吾等兄弟活活玩死的,而且当着汝爹和汝的面,汝身为人子,竟然不敢出手么?”

    “汝——汝爹便是被耶耶二两银子卖给辽人的,现在汝也要被耶耶杀死换银钱了。”

    “汝可记得,汝这耳朵,便是耶耶亲手割下的,可惜汝只能看着耶耶活活割掉汝耳朵,哭叫得像只羊。”

    ……

    为了发财的刘七,已经丧心病狂了,指着一个个汉人,疯狂地将他们的遭遇一个个说出去,为的就是激他们出手。

    依然没有人动,但是被刘七揭开惨痛回忆的汉人们,眼眶都红了,呼吸都粗重了几分。

    看到这一幕,不少辽人都有些沉默了。

    场面安静地可怕,除了刘七的叫嚣之外。

    只有萧凛先还在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有意思。”一脚将刘七踢开,萧凛先走到这帮汉人面前,指着自己,对他们吼道。

    “看见没有,你们把吾眼泪都笑出来了啊。你们这帮汉人,尽是些不知反抗,没卵子的怂货,活该世代为奴,待到吾长成之后,还要带兵踏平汝等的土地,夺了汝的江山。”

    “汝等放心,吾会一直带着你们的,届时一统宋朝之际,吾会带着汝等到汝等祖宗灵前,让汝等先祖看看,看看汝等这帮不肖子孙,是如何被吾大辽奴役的。”

    随即又是一脚,将刚刚站起的刘七踢翻,狠狠地在他的脸上踩了几脚。

    “看看,汝等畏之如虎的刘七,被汝一个少年如此凌辱都不敢言语,你们这帮汉人,还不如我一个小鞑子?”

    萧凛先用力踩着刘七,后者不敢作声,只得连连求饶。

    “现在,吾再问一遍,这是最后的机会,有没有人想跟这刘七一战的!”

    “直娘贼!平州刘二,誓杀汝等狗贼!”

    “代州李三,誓杀汝等狗贼!”

    “冀州王冰,誓杀汝等狗贼!”

    “代州李八娘,誓杀汝等狗贼!”

    “幽州孙氏,誓杀汝等狗贼!”

    ……

    一再的刺激下,再加上听到这个小鞑子都侮辱到自家先祖了,心都要爆炸了。在一个独臂汉子的带领下,纷纷站出来表示要杀光这帮占吾家园,杀吾亲人,奴役自己的狗贼!

    多年积淤的怒火,今天,他们都豁着嗓子喊出来,洪亮的声音,寒风中挺直的摇杆,迸发出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吓得刘七下意思的藏头缩颈浑身发着抖。

    很好,很好,萧凛先抹着泪。看着这帮老弱妇孺全都站了出来,包括妇孺孩童都站了起来,他很想为此大哭一场。

    但是他不能哭,只能继续张狂大笑。

    明明想流泪只能开心大笑,这才是最悲哀的。

    “刘七,这么多人,汝一人能行么?”萧凛先问道。

    “好教贵人得知,这帮老弱妇孺,刘七一人便能杀光。”刘七不顾对面几欲择人而噬的眼神,眼中凶光毕露。

    “好,给他们所有人一碗肉汤,两个饼子。”萧凛先对着贵速尔吩咐到。

    “生死搏杀在即,哪怕要死,汝等也要做个饱死鬼,届时莫说耶耶小气。”萧凛先笑着说道。

    这次的笑意,是他真的想笑。

    贵速尔哪里敢违抗,连滚带爬的让人准备去了。

    这边所有的汉人带着食其肉饮其血的神情,吃着饼子喝着肉汤,那边的萧凛先看着刘七,脸上带着猫抓老鼠一般的戏弄神情。

    “哦?汝竟然如此自信,当日便是汝一人将其捕获的么?”

    “自然不是,当日小人带着一帮兄弟,将其捕获的。”

    “哦?既然如此,给吾讲讲。”萧凛先看着刘七,带着残忍的笑意。

    是时候了,该用你这个狗汉奸的血液,让这帮汉家血脉重生了。

    “是,那日,小人带着兄弟们,趁机摸到……”刘七绘声绘色地讲述了自己是如何带着手下袭击村落和抓捕奴隶的,说道得意处,还露出神往的神情。

    “既然这般说,汝等便是吃饱喝足,带着刀剑,袭杀他们的?”萧凛先笑得越发开心了。

    “正是如此。”

    “汝不会觉得不公平么?汝等仗着刀剑之利。”

    “小人斗胆问贵人,这世上哪有什么公平之事?狼吃羊,辽人抢汉人,天生如此,这便是公平。”

    “哈哈哈哈,说得极好。”萧凛先哈哈大笑。

    “既然汝等说汝比他们都强,若是他们吃饱喝足手持刀剑,汝等身无寸铁衣着单薄,汝也能战而胜之咯?”

    “自然——”话音未落,刘七似乎发觉了什么不对,脸色不对起来。

    “来人!发给他们一人一把武器,将此人和他的伴当,浑身剥光之后,扔进去!”萧凛先退到家将中间,随即冷冷地下令。

    “若有反抗的,当场斩杀,其身上钱财,谁抢到就是谁的。”

    “贵人饶命,贵人饶命——”面对着如狼似虎的家将和契丹人,刘七和他的伴当不敢反抗,被收去刀剑,剥光衣服之后,驱赶着进入了关押汉人的栅栏。

    “现在汝跟他们易地而处,看看汝是不是真是最强的机会到了,证明给吾看吧。”萧凛先抚掌笑道,如同看一场有趣的戏剧。

    既然汝觉得这便是公平,那我就你公平,比你要求的更加公平。萧凛先笑得极为开心,如同一个天真的孩童一般。

    浑不知周围的其余人,看他的眼光都变得警惕起来。

    事已至此,面对着仇恨满胸膛,眼睛发红,手持利刃的汉奴们,这几个被剥光的奴隶贩子刚刚进去,便瑟瑟发抖起来,脸上血色全无,包括方才不可一世疯狂叫嚣的刘七。

    “放过吾等吧,求求汝了…….”几人一进去,便齐刷刷跪下了。

    没人听奴隶贩子的讨饶。

    “誓杀狗贼!”

    不知道谁发了声喊。所有人一拥而上,用匕首,用拳脚,用牙齿,将几个汉人奴隶贩子淹没了。

    当本性善良的人拿起武器的时候,你就已经失去了道歉的资格。

    血,很快便流了出来。

    接着是人体的各种零部件。

    所有汉奴都状似疯魔,用尽一切的攻击手段,将自己快要溢出的仇恨,快要爆炸的愤怒,通过最原始最极端方式,通通发泄出来!

    那疯狂的模样,看得周围的辽人都不寒而栗。贵速尔乌力等奴隶贩子更是心里发寒,觉得兔死狐悲,自己做这等丧尽天良的勾当,万一有一天,自己手下那帮奴隶造反——

    啧啧,想想都可怕。

    这阿鼻地狱莫过如此吧。看到这诡异恐怖的场景,在场所有人都暗自念了声佛。

    契丹人大多信佛。看到如此场景,哪怕是杀人如麻的几位家将,头皮都有些发麻。

    只有一人除外。

    那便是萧凛先!

    他依然在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这是真心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