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过度解读要不得啊

作者:鹤蛇散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虽然萧凛先可能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大辽前三危险的人物认为是一个心机深沉的小狐狸,连撒老都对其重点提防了。

    但是不妨碍他的好心情。

    任谁看到自己面前多了百两黄金过后,心情都会好起来的。

    特别是撒老低声告诉他,昨天晚上,京城好几个姓耶律的将军还有陈王世子以及萧家某个军主,都不小心“跌倒”之后。

    萧凛先心情更好了。

    但是紧接着,两名少年的拜见,让他心情几乎跌倒了谷底。

    “谷二,谷三,拜见头上。”两名劲装黑衣少年对着萧凛先,行了辽人最为看重的效忠礼。

    当契丹还是一个个部族的时候,契丹人都会称自家的头人为头上,自称头下。平时为其放牧,战时为其卖命。

    而随着辽国的建立,许多契丹的称呼渐渐被汉话代替,头上等称呼也逐渐被吾主等称呼代替,上京城中,衙内、公子满天飞,让人感觉像是到了宋朝的城池一般。

    “撒老,此乃何意?”虽然隐隐猜到了大概,但是萧凛先还是准备问下。

    “此乃吾师送先郎君之礼物。”撒老不卑不亢地答道。

    “吾师?我擦!”萧凛先露出了惊异地表情,看着那两位劲装少年,一如撒老一般的表情和气质,萧凛先怎么猜不出这俩面容憨厚一脸忠顺的少年时撒老组织的人,是用来监视保护他的。

    联系到最近他提出拜师的只有一位……萧凛先的脸色越来越苦。

    萧总管竟然是撒老背后组织的人!而且身份极高!

    这就出大问题!

    自己本来想着金丹这种东西,乃是古代达官贵人的标配,哪怕辽国也不意外。看到自称老仆的撒老都在服用,推测他的主人肯定也在服用,借此跟他背后的贵人做交易,没想到,撒老的主人竟然是萧总管!

    难怪你叫萧总管呢。原来真的是总管!想到平日里那个似乎冬烘先生一般的老顽固竟然是辽国的特务头子,自己竟然拜了他为师,这不是完了么?

    自己要怎么解释自己这一身知识和技艺的由来,要知道,作为武人的萧图乞府上可是一本书都没有,只有自家母亲房中有几本列女传女诫之类的书籍。

    天授?怕是人老成精的萧总管肯定不信。后世那些传得神乎其神的天授,大多被证明是不过是为了凸显神奇和愚弄信众的表演,都是有人暗中培育的。

    自己这个冒牌货,不会被揭穿了吧,要知道在这个全民信鬼神的年代,妖精夺舍附身的传说,还是很有市场的。

    “小子现在反悔,还来及么?”看着两位自觉站在身后,抢了速查位置的少年,萧凛先苦笑着说。

    “先郎君何必戏弄老仆呢?此乃吾师所赠,长者赐,不可辞也。”撒老看着萧凛先不似作伪的样子,心中警惕更甚。

    这小狐狸,明明心中明镜似的,还装出这么一副样子来哄骗老夫,端的心机深沉,当真是可怕。

    这就是过度解读的害处了。

    萧凛先本来以为萧总管只是凭着自己萧族大佬,文坛大佬的身份和特权,找了一个特殊组织的人来训练自己礼仪。而自己恰好看到了撒老眼中的红线,所以提出跟其背后之人交易,一来为了出气,二来扯起虎皮做大旗,三来获得启动资金。

    没想到,那个看着十分糊涂的老人就是撒老背后的那位大佬,还是辽国的特务头子!常年从事特务工作的他,把萧凛先的行为过度解读,以为他不仅猜到了自己和撒老的身份,还准备搞一波大事情。

    于是,一个从小藏拙,心机深沉,意图通过耶律浚和撒老,在上京搅弄风云的小枭雄的印象就这么安在了他身上。

    天知道,他只是想换点启动资金和打这帮崽种一顿出气而已啊。

    “撒老,你可知道草鱼的眼里为何泛着诡异的光么?”萧凛先语带悲愤的问道。这俩老货,高考阅读理解一定是满分吧。能从一句天黑了联系到对于封建时代暗无天日的讽刺和控诉吧。

    “老仆愚钝。”撒老不着痕迹地退了半步,心里把这句话记得死死地。

    果然,这小子不再装了,这句话便是让老夫带给主人的吧。撒老仔细地把这句话记下,顺便把萧凛先此刻的表情也映入心底,准备回去之后汇报给自家头上。

    “你叫谷二,你叫谷三?”看着两个长得完全不像的两个人竟然取了一个两兄弟的名字,萧凛先就知道,这个是他们的代号。

    “那么,还有个谷一或者谷大喽?”萧凛先看着两个少年,开口问道。

    “回头上,确——”

    “咳!”撒老狠狠地咳了一声,正在开口的谷二顿时停住了。

    “老仆年迈,咳咳,这几日受了风寒,还望先郎君海涵。”撒老装出一副老迈的样子,还特意咳了两下。面对这个满身都是心眼的小狐狸,撒老准备谨慎为上,自己都被他利用了一次,遑论这两个崽子?

    于是,撒老打起十二万分的小心,决定除了课程以外的话都少说,同时也对谷二谷三各种叮嘱,他俩这个新主人极其可怕,是个小妖魔,一定要多看少说。

    毕竟多说多错,少说少错,自己只要一语不发,看这只小狐狸能有什么办法。

    “哪里哪里,撒老为了教凛先礼仪,日日奔波,以至于身染风寒,倒是凛先的不是了,心中惶恐都来不及,岂敢有半分怪罪的想法。”萧凛先对着撒老做了一个标准的揖。

    “先郎君体恤老仆,老仆铭感五内。”撒老赶忙回了个礼。

    于是,屋中的气氛重新变得和谐起来。

    我信你个鬼!个老贼(小妖魔)。这是此时互相行礼的一老一小心中的想法。

    果然,谷二谷三刚刚报名,这个小狐狸就开始旁敲侧击起来。幸好被老夫拦住了。

    你们这帮搞秘密工作的,心都脏!

    “谷二谷三两人,虽不堪大用,但是身上有些粗浅功夫,精通契丹话汉话西夏语等各省方言,亦粗通文字,均是老仆亲自调教的。”害怕谷二谷三被这个小狐狸问出什么端倪来,撒老准备亲自介绍。

    “谷二,谷三,还不赶紧展示一番?”

    “诺!”两位少年齐齐答道。两名少年走到院中,各自展示起来。

    那名叫做谷二的少年,一手大刀耍得,比之萧家的侍卫都不次,而且蹿房越脊,如履平地。

    而唤做谷三的少年,据说天生巨力,尤擅拳术,能一拳将一碗口粗的树木打断。

    “壮哉!”萧凛先看着两位少年的表演,不由得鼓起掌来。

    “想必如汝等之身手,在谷字一干众人中,算是数一数二罢。”

    “当不得头上谬赞,还——”谷三刚要说话,撒老出手如电,谷三就被点住了,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果然狡诈,时时不忘试探。撒老突然觉得,主人送两头牛犊子过来是不是有些失策,这少年如此难缠,似他们这般,要不了几日,就会被这位妖魔般的少年吃干抹尽,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要不将他们毒哑了再送过来?撒老看着两个少年,顿时觉得自己引以为傲的训练可能还有些需要改进的地方。

    “先郎君,莫要为难老仆。”撒老再次行礼。

    “不过开个玩笑而已,撒老何必如此郑重其事呢?”惊异于这位撒老对于自己的严防死守,萧凛先于是放弃了试探,反正人都给自己了,自己有的是机会和办法弄清楚。

    对你这个小妖魔,再怎么严防死守都不为过。撒老心中暗自腹诽。

    “有善饮者乎?”明白了这俩少年估计是怎么都不会回答自己问题了,萧凛先转头问撒老。

    “谷二有千杯不醉之能,谷三亦受过此训练。”撒老老老实实地回答,这小子莫不想着灌醉了他们套话吧,真是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待会儿自己叮嘱一下,让他们一定不要跟这小子喝酒。

    “好!”萧凛先高兴起来,自己以后可是准备混官场的人,身边没有一个能喝的怎么能行。

    “既然汝等已经拜吾为主,以后便随着他们叫吾衙内罢。”萧凛先看着两名少年,如同发现了什么宝藏一般。

    “是,仆拜见衙内。”谷三的穴道已经被撒老解开,两人对着萧凛先重新拜倒。

    “谷二谷三,名字太俗,吾给汝等换个名字。”萧凛先沉思起来。

    “汝既然如此善饮,便叫酒吞,汝能一拳碎木,那便唤做茨木罢!”萧凛先果断给两人换了名字。

    “谢主人赐名!”赐名可是大事,酒吞和茨木对着萧凛先行五体投地之礼,看得萧凛先一脸古怪的笑意。

    老子也是有ssr的人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