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宫内宫外两开花(二合一)

作者:鹤蛇散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萧凛先已经看清了,萧图乞为了所谓的袍泽情义,军主恩义,是彻底倒向耶律重元一系了,自己疯狂针对耶律重元一系的后人的举动,在萧图乞眼中看来,应该就是对于他的背叛。

    军中之人,最讨厌的就是背叛和阴谋了。

    偏巧自己所做作为,在萧图乞眼中,把两样都占了个十足十。

    你这是在求死啊,明知耶律重元一系覆灭在即的萧图乞,本来还想着等他回来了,以天授的名义,稍微展露一下锋芒,试图说服萧图乞离开耶律重元的大船。

    但是现在看来,他已经在耶律重元的嫡系这条路上,一条路走到黑了。

    说不定这就是他能从萧家独立出来的原因。萧凛先眼睛一亮,突然明白了过来。

    一个嫡出,然后武力甚高,但不至于优秀到让萧家花大力气、浪费不少资源将其送上奉先军节度使的位置,还让其独立在萧家这个庞大的家族之外,成为一股新的势力。

    唯一的解释,就是萧家看到了皇太叔一系和皇帝之间的矛盾,准备两边投注。这样,无论耶律洪基还是耶律重元得势,萧家都可以稳稳地屹立在辽国当中。

    坐在皇位上的依然是耶律,萧家依然还是那个萧家。

    自古以来,各大世族都是这么干的。

    既然已经无法调和,自己应该早日筹建自己的班底了,萧凛先躺在床上盘算着,渐渐陷入沉思。

    正在萧凛先正在想如何快速与萧府决裂,自己在开个分基地的时候,不远处的重重宫禁内。撒老看着面前的一地死尸,脸色越发阴沉。

    表情管理已经臻至化境的他,面对这个状况,脸上仍罕见地露出了情绪波动,可见此事对他的冲击有多大。

    找来的鸡鸭鹅犬中,被喂食了一颗金丹之后,半个时辰不到,纷纷抽搐身亡,七窍流血而死。

    牛羊之属,一个时辰后,嚎叫着纷纷倒地。

    至于死囚们,再一人吞食五颗金丹之后,此时虽然还没死,但是不少人都开始咳嗽和呕吐,眼鼻开始流血,体质弱的已经出现幻觉,疯了一样地说起胡话,倒地抽搐起来。

    撒老亲自将发狂的死囚打折手脚,看着他们无助地在地上不停呼号和抽搐,慢慢地七窍流血,脸色越发阴沉。

    那小子所言,竟然是真的!这金丹真有剧毒!

    整个院子内,人畜皆在哀嚎和不住挣扎着死去,场面极为惨烈可怖,活似炼狱。

    撒老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看见最后一个人在哀嚎中七窍流血中死去,仔细地查看了他们的牙龈和眼球之后,这才缓步走出小院,勒令侍卫将其守住,任何人不得靠近。

    “若是撒老自己将毒送入口内,又当如何?”那个小子的话突然在撒老耳边回响,饶是撒老,也觉得有些心寒。

    半个时辰后,撒老跪在一个老人面前,面沉似水。

    “当真如此?”老者的声音似从极远的高处传来,极为缥缈。

    “老仆已着人试过,分毫不差。”面对着老者,撒老的语气中带着深深的臣服和羞愧。

    “嗯。”上面传来老人的声音,无悲无喜。

    “起来罢,将这几日汝于此子相处之事,悉数讲来。”老者没有追究撒老失察之罪,反而问起另外一件事。

    “诺!”撒老站起来,开始讲述起这几日他与萧凛先相处的点点滴滴,事无巨细全部讲出,包括萧凛先说话的神情都学了个十成十。

    “汝觉得此子如何?”老人听完之后,反问撒老一句。

    “此子小聪明是有的,但是格局太小,看不到大局,为了报复被打之仇,竟然将这么一桩秘闻用来交易,有些沉不住气,而且所求不过是黄金和点穴之术,与这个秘密比起来,未免落了下乘。虽然他极其聪敏,已然开始努力培植自身势力,但意图太明显,真正的聪明人一眼便看穿。”撒老说出了自己的观感。

    “哈哈哈哈。”老人开怀大笑,盯着撒老,仿佛遇到极为有趣之事一般。

    “汝这老鬼,也有走眼之时。”

    “老仆愚钝,还请主人开示。”撒老恭恭敬敬地说。

    “怕是我那不成器的弟子,已经知晓汝和老夫的真正身份。”老人看着萧府的方向,眼神充满欣赏,似乎已经默认了他是自己的弟子了。

    “就连此举,也不过是通过你这老狗向吾传话尔。”萧总管看着撒老,言笑盈盈。

    噗通——撒老连忙跪下了,“老仆办事不利,还望主人责罚。”

    “你这老狗,心中可是不服?”萧总管笑骂道。

    “老仆不敢。”

    什么叫权势,就是他可以叫他老狗,老撒,而萧凛先只能恭恭敬敬叫他撒老。

    “老仆自认在他面前,并未露出任何破绽。”

    “此时不怪汝,是老夫自己露出了破绽。”当代青牛卫副统领,辽国暗夜里的主宰,萧总管此时竟然露出孩童般懊恼的表情。

    “竟然着了一小子的道,老脸都丢尽喽,老咯,老咯。”萧总管锤了锤自己的后腰,一副垂垂老矣的样子。

    但是他的眼中,却闪着火焰般的精光。

    “老仆死罪!”主辱臣死,自家主子自承被一孩童戏耍了,他只能跪地请罪。

    “你这老狗,可是不明白老夫为何如此说?”

    “老仆愚钝。”撒老谨守一个工具人和仆人的身份,不该问的不问,主人是正确的,错的只能是自己,是自己领会不到主人的意思。

    “你这老狗,竟然还未明白么,一个浑身被打成重伤,疼痛难忍的孩童,竟然能一声不吭学完那枯燥磨人的礼仪,这份隐忍,可是你口中那沉不住气之辈?”

    撒老的脸色顿时又是一顿。

    “哈哈哈哈,你这老狗,今日可是两次变脸了,吾这弟子,当真是不凡啊。”萧总管笑得极为开心。

    “老狗你眼中红线尚不明显,那小子日日与老夫相处,岂会没有发觉老夫眼中的红线?汝当着那小子服丹,你我的关系,岂不是一目了然。”萧总管眼中的红线已经十分明显,在烛光的映照下,如同妖魔的血瞳一般。

    “明知此丹药乃是剧毒,还要跪地求老夫收其入门墙,此子心机之深,怕是胜过这上京大部分人尔。”萧总管虽然笑着,但是眼神中的杀意和欣赏,却是毫不掩饰。

    “怕是今日他的所作所为,乃是在藏拙,让汝以为他只是一个仗着小聪明的负气孩童,亦是试探汝是否真是老夫所派,通过你这老狗给老夫传话呢。”

    他也用不着在撒老面前掩饰。

    “老仆这便将其带来!”撒老心中咯噔一声,终于明白了自己心中那股始终萦绕不去的警惕的来源了。

    自己一直以为那小子在自己面前卖惨,是为了躲掉今日的礼仪课程,现在想来,应该是此子为了跟自己交易所作的表演,怪不得自己一直觉得有些奇怪,一向不安分的萧凛先,突然变得乖巧起来。现在想来,他定是猜到了自己和主人的关系,故意暴露出丹药之毒,知道自己担心之下,一定禀报给中毒更深的萧总管。

    “但是跟汝有同样症状之人,若是无撒老之体质,怕是时日无多。”萧凛先的话语在撒老耳边响起,撒老越品越觉得心惊。

    “给老夫站住,老夫的弟子,也是你这老狗能动的。”萧总管喝止住了他。

    “汝应该答应为其出手三次的。”萧总管叹了口气。

    “老仆愚钝,还请主人解惑。”撒老依旧一副请罪的态度。

    “表面上看,为此子出手三次好似风险更大,但他一个孩童,汝就算不遵守又如何?难道你这老狗,当真是一诺千金的大丈夫不成?”老者似乎今日谈兴颇高,自顾自地讲了起来。

    “虚无缥缈的承诺不现实,更何况是汝这等行走于黑暗的老狗,吾那弟子定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故意以此相诳,再加上汝心系老夫性命,关心之下,汝只得答应这三个条件,而此三项一出,汝便不得不收起为弟子了。”萧总管脸上欣赏之意更浓。

    见到撒老一脸古井无波,从小一起长大,熟悉他的萧总管哪里不知道撒老还有些疑惑。

    “此三个条件看着颇为简单,为了吾这老命,汝这老狗肯定会答应,是也不是?。“萧总管喝了口茶,继续开口道。

    “正是。”撒老低头答道。

    ”但是汝试想,就算汝不亲自出手,上京凡是有些底蕴的人家,哪个识不得吾青牛卫之手段,一次教训那几个军汉,还是那位亲近之人,外人怎么看?”

    “这——”撒老有些呆住了。

    “怕是都以为那小子乃是吾极为亲近之人,能为区区孩童闹事派汝为其出头,不惜得罪那一位,而后若是老夫所料不差,这小孽畜便会用汝独门点穴术对付那几家子弟,届时——”萧总管一副意味深长的样子。

    “怕是整个上京皆知,先郎君与主人有关。”撒老苦笑着回答。“连老仆最出名的点穴之术都会,再加上主人带其参加文会,便是说此子不是主人弟子,亦无人相信。”

    “汝这老狗,总算不是太笨,至于那黄金百两,既是迷惑汝之布置,又是这小子的最后一重手段,一个孩童,突然身上多出如此重金,哪有人不会生疑,肯定有人追查,若是此子状似无意透露出其来源——”

    “老仆死罪!”撒老听到这里,心里是真的寒气直冒,五体投地地跪在地上,请求自家主人的责罚。

    “无妨,无妨,若不是你这老狗,汝怎会多出这么一位出众的弟子,怕是整个上京之人,都看错吾这弟子尔。吾这弟子,藏拙这么多年,若不是自保,说不定还不会露出峥嵘。”

    “自保?”

    “汝当真以为吾这弟子看不出萧家身处悬崖边缘乎?若不是看出那一位与吾主之间的矛盾,以此子心机之深,会平白做出如此行为?”

    “要知道,此子平日里所针对的,全是亲近那位的家族子弟,更是不惜弄出种种新奇之物,便是为了接近宫中,汝可发觉,短短数日,他弄的那些物事,深宫之中已然蔚然成风,就连吾主都颇为喜爱。“

    撒老点点头,越想越心惊。

    ”若是汝所料不差,那日他与耶律花哥打架,定是他先动的手。”

    “啊——”撒老惊呼出来,掌握着上京情报的他知道,事实便是如此,少年间的每次冲突,均是这位先郎君挑起的,但是说出去别人都不信,一个十二岁的孩童,敢去主动撩拨比他大的,皇太叔家的孙子。

    一般都是大孩子欺负小孩子,强的欺负弱的,哪有小孩子主动去欺负大孩子,简直违背常理。就连萧图乞,都觉得是自家孩子引得耶律花哥不爽,而不是他主动出击。

    此子连这都算到了么。越是如此,他就越是心惊,乃至于惊呼出声。

    因为他实在不敢想象,这么一个孩童,眼光会如此之深远,但是他还从未见过自家主人的判断会错过,而且种种事实在眼前,让他不得不信。

    可笑的是,他还以为对方不过是个有几分小聪明的孩童而已。没想到自己从头到尾,竟然被他操控着,玩弄在鼓掌之中。

    如同他操控着那帮嗜血的手下一般。

    一股羞愧的情绪蔓延撒老的心间,他此刻恨不得学那萧图乞,将那位心机深沉的小子抓过来,狠狠毒打一番出气。

    “此子尚未成气候,手段便如此惊人,不是大辽之福。”撒老对于萧凛先的忌惮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言语中的杀意已经很明显。

    “吾方才所言,汝竟然忘了?”萧总管竟然有几分生气。“那是吾之弟子,也是汝这老狗能动的?”

    “诺!”

    “老夫时日无多,能有一位如此出色的弟子,此生无憾也。”萧总管看着萧家小院的方向,“萧家气运果然惊人,几十年后,此子未必不是下一个韩王!”

    撒老想到自家主人对萧凛先很欣赏,但是没想到主人对其评价如此之高,在大辽,大家记忆中的韩王只有一个,那便是威压朝野,耶律家萧家不得不让其一头之地,让全天下惊惧的韩王韩德让,便是青牛卫,当年在韩王面前,不得不瑟瑟发抖。

    “浑金璞玉,宝树芝兰。有徒如此,老夫还有何求?”萧总管哈哈大笑。“关键那萧家和耶律家,恶了吾这弟子,这不是天佑吾大辽否?”

    韩王韩德让最让人称颂的,便是他有无数次称帝的机会,但是一直忠心耿耿,不仅数次大败南朝,定下檀渊之盟,奠定大辽天下霸主的地位,而且内政极为精通,在他的治理下,辽国愈发强盛富庶,最后扶保这年幼的耶律隆绪顺利登基,掌握了辽国的权势后依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要怎生行事,还请主人示下。”撒老收起心中的震撼,恢复了古井无波的神态。

    “吾那弟子既然让汝过来传话,那老夫岂能吝啬?派两名奔牛认其为主,私下保护。今夜,汝再亲自为吾那弟子前往各家传话罢。顺便,将宫中打扫一番。”

    萧总管的声音又恢复了虚无缥缈。

    “诺!”撒老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随即消失在黑暗中。

    当晚,上京不少高门大户中的男人,或是酒醉跌跤,或是路滑不小心跌倒,还有赏花被花枝刺伤的,不得不在床上歇息半月。

    一时间,似乎这帮习惯于拿刀剑的汉子,都纷纷开始学那些士子们赏花了。

    而御花园里的奇花异草,不知是不是因为换了一帮人打理的原因,似乎得到了格外的滋润,而后几日都开得格外的艳。

    嗯,宫内宫外两开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