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 无题(修)

作者:香菜魔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夏韶光刚穿进她贷款买的系统,就被告知,自己被皇上赐婚了。

    “什么?!赐婚!”

    “六皇子多大啊。”

    “十七。”

    “噗咳咳……”

    “我夏韶光虽然母胎单身26载,没有机会体会那种醉生梦死的幸事,但是,这也不代表我会如狼似虎,饥不择食吧。比我小了九岁啊亲,你,你叫我怎么下得去手。”

    “可是,小姐,您去年才及笄,如今也才十六岁啊,怎么会是二十六岁呢。而且,这只是婚约,大婚初定于三年后举行。”

    “简单。到时候就想想法子让那个楚怜主动提出退婚就好了。”

    “退婚!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小姐,退婚便是抗旨,是大不尊啊。奴婢本以为小姐是,是钟意六殿下的呢。”

    “我,之前见过他?”

    “何止是见过,你们还……”

    丫鬟红了脸,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女主心中有些惊讶,“难不成发生了他们这样那样了?哇哦,刺激。啧啧。”

    “不过我是真的不喜欢他,之前走得近些,或许是因为年纪相仿,但嫁人的事还得另说。”

    他们去往战场。

    到达时,正值清晨,两军从前一天开始作战,一直打到了第二天清晨,虽然都疲惫不堪,但是谁都卯足了劲,不肯松懈。

    当时男主他们处于劣势,再退,就兵临城下了。

    就在清晨的初阳刚刚破晓的时分,在光辉的掩映下,她

    叱马向他赶来。

    楚怜活了这惊心动魄动荡曲折的二十几年,从未见到过如此震撼人心、荡气回肠、令人热泪盈眶的情景。

    隔着数十丈远的疮痍沙场,那个他心心念念的女子,身骑白马,目光坚定,与他在烟火之中相顾凝望。

    两人的一双明眸里都夹杂着心殇与渴望,焦急与欣喜,此情此景,再回想起两人少年初遇时的那一道惊鸿一瞥,恍若隔世。

    纱巾飘扬,尘土翻滚。

    红缨长枪,金甲铁胄。

    万里山河多常色,不及心中眼前人。

    “楚怜……”我来找你了。

    副官周闵问他:“那女人是谁?你们相识?”

    男人答道:“她是吾妻。”

    夏韶光,这是你自己愿意凑上来的,以后,我便不会再放手,管你怎么怨我,我绑也要把你绑在我身边。

    绑一辈子。

    休想再逃。

    “我现在终于能真正体会到那首歌的情意有多深重了。”

    “什么歌?”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也是你。风华是你,心里温柔是你,往后余生,我只要你。”

    “怎么不唱出来,我还想听听看呢。”

    “我要是唱出来了,你不要我了怎么办,因为我唱歌就像在杀猪,真的难听到爆炸。”

    “那你还是不要唱于我听了。”

    “你!你还真会嫌弃我啊,你这个男人怎么这样。”

    “不是你说自己唱歌难听的吗?”

    “我自黑可以,但是你不行,你不能真的就,就这样说啊。你这个钢铁直男。”

    “钢铁,直男?什么意思?”

    “哼,不告诉你。”

    “我看哪,你这几年的书是白读了!丢人现眼!一个处处都比不过你的家伙竟然能欺负到你头上了!夏临月,你害不害臊啊?”

    “跟个软骨头似的,跪在地上就起不来了是嘛!奥,别人兴风作浪你就跟着人家屁股后面给人家挑屎担子是嘛!”

    大夫人又不是聋子,如何听不出来她这是指桑骂槐呢

    她将手中的茶盏重重地搁在了桌子上:“这人的岁数到了,倒变得更加伶牙俐齿了,二娘子。”

    却也不尽然,大夫人五年前就到了我这岁数了,如今也没见得夫人是怎样伶牙俐齿。不过也是,夫人脾气好,一向不与人红脸,吵架这种事在夫人身上甚是罕见。但这怨气在心里憋久也不是个事儿啊您说是吧?往后啊夫人还得像今天这样,把怨气好好发泄一通,即使是拐着弯抹着角的,也总比气坏了身子强。”

    大夫人的脸抽了抽。

    “呵呵呵,二娘子说笑了,我这天天过得闲致得紧,哪有什么怨气好生的呢。今日啊临月这孩子做的委实过分,你瞧瞧那地上的碎瓷片,我就进内室打了个盹,没想到我那先皇御赐的芙蓉雕花青瓷瓶竟然被这孩子打碎了。”

    我当然想过去丞相府抢你,但是让我放弃的理由不是皇命难违,家族利益,而是那个男人,比我对你还要好。

    “哥哥虽不是什么好人,也倦怠于对别人好,但是哥哥愿意花尽心思讨好韶光,所以妹妹,你能不能也看看哥哥?”

    夏临月是一个阴狠冷戾到骨子里唯独心尖尖上还存有一处红的男人。

    在面对天下人的时候,他阴骛黑暗得就像来自地狱的恶鬼。

    唯独在面对夏韶光的时候,他才会是温软如水的小仙官。

    “哥哥没什么大本事,也就只能护着妹妹安稳一生了。”

    妹妹被人欺负了,妹妹这个暴脾气肯定不甘心,她要打回去,但是又害怕被爹娘责骂。

    哥哥轻笑着说:“尽管打,打伤了算我的,打死了非要抵命的话,就拿哥哥的命去赔好了。你打舒服了就行。”

    妹妹气急:“哥哥又在装可怜,我怎么可能把人家打死,再说了,若真要赔命,我是定不会让你来赔的。”

    哥哥揉了揉她的脑袋。

    “对,有的时候,杀人于无形的是旁人的偏见。可是,很多时候。这些偏见,来自于经验。你委屈,你愤慨,你振臂疾呼,你怨这世界不公,你怪这众生偏袒,可是你想过没有,为何偏偏是你?你,真的了解你们岐家的所作所为吗?”

    “我们佘家人,几百年来一直生活在这暗无天日的深瑶窟里,受尽了上家的欺压掠夺,因为什么,因为我们资质平庸,想要修习正道更是难于登天。可是就是有那么一群人不认命,他们不服气就是要与天争高下。他们被世间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就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挑战了这个世界的既定规律,他们打破了世间人的固有认知。”

    “他们的未来必定荆棘遍布,每一次的前进都会用鲜血开路,他们傻吗?好好地当下家人为上家人服务,安安稳稳地过一生,娶妻生子,在这个世界为他们规划好的框架里循规蹈矩,不是更顺当吗?但是,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他们为自己想要的人生拼命,不害人不窃取,何错之有呢。”

    “我们何时才会相见呢。”

    “玄海的鲛人落泪的时候。”

    他便去寻玄海,他到处询问,终于找到玄海的时候,他很激动,他找鲛人,他找了很久很久,后来一个出海的农夫告诉他,鲛人在一个月前,已经被灭族了。血染红了大半海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