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 听风楼

作者:香菜魔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主子,您可不能再私自跑出宫了!今日是运气好,娘娘来宫里找您的时候,恰巧小皇子醒了,哭着闹着的要找娘亲,娘娘这才没有进门,若是主子出宫的事情暴露了,那奴才的脑袋可就要不得了!“小凳子叫苦连跌。

    ”行了行了,哪一回不是这样,没事的,娘亲不会将我怎么样的,有我在,你也不会受了委屈。”小晚说道,“明日你给我看好了,一旦有风声,立即报给我。”

    “主子的意思是”小凳子的脸色变了变,更加苦闷了,“您明日还要”

    “嘘”女孩作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心翼翼地嘱咐道,“你可给我把嘴封住了,万不可走漏风声!”

    “是”小凳子委屈地低下头去。

    女孩做好了打算,便朝他挥挥手,示意他下去。

    小凳子离开后,女孩得意洋洋地扑倒在床榻上,开心地手舞足蹈。

    她竟然和小呆瓜相遇了,这天下竟然有如此奇妙的缘分。

    以前小呆瓜刚离开的时候,确实让她伤心了好一会,但是小孩子毕竟心里藏不住多久的心事,待她回宫后,再过一段时间,就一点都不伤心难过,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

    只是会时不时得想起来那个爱脸红的小呆瓜罢了,她纵然是对他念念不忘又能如何,她毕竟只知道他的姓名,并不知道他家在何处,一家一家去敲门嘛难不成?

    这天底下叫“陈言书”的人可多了去了,她一个人要怎么找,纵使她身为南丘国公主,她也说服不了自己的父母,帮自己去找一个男孩。

    她长大以后,有想过去找他,就当碰碰运气,能不能找到不抱希望,但是她虽然是公主,活得却像个樊笼里的金丝雀,完全没有自己的自由,出宫都难,更不用提回凉城去了。

    可是今天,她是个三年多,再次出宫,只是去酒楼里看看新奇的事物罢了,竟然这样就能遇到小呆瓜,而且,她还是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被他救下来的。

    想到这里,女孩的嘴角不禁上扬,都快咧到耳根了。

    “陈言书,这下,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女孩喃喃道,脸上带着势在必得的表情。

    云舒和叶言初在街上一边闲逛一边往听风楼走,他们出来已经一个多时辰了。

    “师父,你知道刚才的人的身份,对吗?”正走着,女孩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出来。

    叶言初没有否认,“嗯。”

    “是那个女孩罢?”

    “嗯。”

    云舒心里了然,笑了笑,“师父为何不问问我如何得知的?”

    “你想说便说就是了。”

    “就是看出来的。”云舒歪着脑袋,扬起头看向叶言初。

    “师父刚才的小表情出卖了自己哦。”

    叶言初抿唇一笑,说道:“念儿真聪明。那个小女孩就是南丘国的公主,安瑾颐。”

    闻言,云舒心里有些小小的惊讶,她看出来了小丫头的身份不简单,但是没有往皇室那方面想。

    “算算年纪,她应该比你小两岁。”叶言初道。

    云舒点了点头,道:“那个小女孩既然是一国公主,为何没有随从相伴,她父母就这么放心嘛?”

    “八成是偷跑出来的。”

    “对了。师父,你是如何认识她的呢?你可不常下山。”云舒表示怀疑。

    叶言初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道:“我们在赶路的时候,你哥哥,还有你季师叔,早就已经给我普及了南丘国的皇室结构,以及地理风俗。”

    “我哥哥?”

    “嗯。那个安瑾颐是皇室里最受宠爱的皇嗣,虽然是个女孩,但是尤为泼辣,行为及其出格。”

    “咳。”云舒摸了摸鼻子,轻声道,“看出来了。”

    刚才都把人家逼成那样了,还不出格么?

    虽然云舒知道自己也淑女不到哪里去。

    “她还有个哥哥,叫安瑾齐,今年刚二十,而且他就在我们所住的听风楼。”

    “这么巧?”云舒有些惊讶,而后又想起来,“不对,他是个皇子,就算不住在皇宫里,也应该有自己的宫苑才对,哪有堂堂一国皇子还住在酒楼里的道理。”

    “今天我看见他了,就在二楼,当时我们正要下楼出门。”

    “哪个人?我没印象了。”

    “待会回去,若是还能遇到,我指给你看。”

    “好。”

    两人回到听风楼后,因为时已入夜,一楼的客人很少,酒楼里显得冷冷清清。

    云舒放轻了步子,不想在这安静的环境里引起别人的注意。

    叶言初牵着女孩的手腕,给她一些安全感,带着她上了楼。

    途经二楼的时候,她特意留心观察了一下楼道,和二楼走廊,可是楼道和走廊都是静悄悄的,甚至连来往的小厮都没有。

    云舒眉间有些隐隐的失落,被叶言初捕捉到后,他就开口道:“无碍,左右人就住在这里,跑不掉的,明天再碰碰运气好了。”

    云舒点点头,待两人上了三楼,回到房间里后,云舒道:“师父,我倒也不是因为对他这个人好奇,而是因为,我想,他或许和这些事情有关。”

    “你看看,冼星尊和我父母的死,都指向蛊毒,也就是我们为什么会不远千里赶来南丘的原因,而就在我们住下后,碰巧的是,这南丘国皇子也住下来了,要说这其中没有任何联系,还真得要找出证据充分的证明他无辜才行。还有,就算这皇子无辜,也不代表他那些皇亲国戚就无辜。”

    看着女孩头头是道一本正经的说着,叶言初突然轻笑了出声。

    云舒皱了皱眉头,很是不解:”师父,你为何要笑?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叶言初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我是笑,念儿长大了。”

    “什么时候说话做事,看待事情的角度,都那么像个大人呢?”叶言初又笑了,“转眼间,念儿就到了这个年纪了,不能再当个小孩子看了。”

    “那是。”云舒得意地摇头晃脑,鬼知道她当初是有多么渴望早点长大。

    一直以来,玉汐姑姑,祖师爷爷,师叔,都把自己当作小孩子,纵然她已经十五岁了。

    “时候不早了,念儿休息吧,好好睡一觉,一路上奔波,肯定累坏了。”

    “师父也是!要好好休息,暂时先将追查凶手的事情放下,明天又会是新的一天,什么事,明天再想也不迟。”

    “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