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羁绊(下)

作者:香菜魔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男孩抬头疑惑地看向男人。

    男人冲他宽慰一笑:“不用害怕。我是沈家请来的郎中,来给小公子看病的。”

    男孩这才放下戒备,他向郎中端正地行了个礼。

    郎中笑道:“小公子不必多礼,救死扶伤乃是我们医者的本分。”

    男孩道:“多谢大夫救我性命。”

    “不用谢我,小公子应该谢的,是,是大小姐才对。”郎中心里微微慌乱,他方才差点就说漏嘴了,之前小姐刚嘱咐过他不要

    “大小姐?”男孩清秀的脸上露出迷茫的神色,随即便恍然大悟道,“就是那位姑娘是吗?”

    郎中点了点头,将男孩脖子上裹着的纱布解开来,身后两个婢女很有眼色地上前帮忙。

    “不过有一事,晚辈很是不解。”男孩道。

    “何事?小公子不妨直言。”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的脖子明明受了伤,却丝毫不觉得疼痛,是大夫给我用了什么药材么?”

    郎中微微笑道:“是老爷用灵力麻木了伤口周围的静脉,所以小公子才没有任何感觉的。”

    男孩知道这世上有众多修炼法术的人,只不过他家境普通,再加上天资所限,出生到现在他都不曾有机会接触灵力。就连他身边的人也都只是普通人而已,平平无奇。

    不过他在读书这方面还是有点天赋的,他自幼学习古书、新制,就是希望有一天他可以到都城参加科举考试,考取了功名后光宗耀祖,让全家都过上好日子。

    郎中细心地给他换好纱布后,便带着丫鬟们退了出去。

    “大夫!那个,小姐在哪?”男孩问道。

    不等郎中答话,一道鹅黄色的小身影就从门外蹿了进来。

    “你醒啦?”女孩欢快的声音很是悦耳。

    男孩拘谨地裹了裹身上的被子,垂着脑袋不好意思看她,他支支吾吾道:”姑娘要不先出去,待我穿戴整齐后再与姑娘相见。此刻的情形若是被人撞见,恐怕会对姑娘的清誉不利。“

    女孩听他这一番话,先是愣了愣,而后又笑了开来:”小哥哥小小年纪,说话做事真像是个教书先生。“

    男孩的脸颊红了红,他的脑袋低得更很了。

    ”你看着也就是比我大个两三岁的样子,怎么一点都不活泼可爱呢?无趣。“女孩的声音沉了下去,像是有些不满。

    男孩慌了:”姑娘莫生气,无趣是我的性格不好“

    男孩正解释着,谁料小姑娘又笑了:”就算无趣,在我看来,也是有趣,我觉得小哥哥这个样子很可爱,尤其是爱脸红的习惯。“

    ”姑娘注意言辞“男孩的声音又急又羞。

    ”看看,你脸又红了!“女孩伸出细白粉嫩的食指一下子按在了男孩脸颊上。

    男孩慌忙将头偏过去,”别,别这样。“

    女孩倒是不以为然,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这时候的言行举止有何不妥。

    ”对啦,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

    男孩凭空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女孩这样问的目的不甚单纯。

    女孩看出来男孩已经将她当作奇怪的人看待了,便敛下心思,柔声道:”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就是关心一下,再说了,小哥哥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我理应将小哥哥好生送回家才是。“

    “多谢姑娘美意。我可以自己回去的,不用劳烦姑娘了。”

    “你怎么就,你说不说。“见他敬酒不吃,女孩便强硬了一些。

    “我,我叫陈言书。家在西郊草甸。就是今日我们相见的地方。“男孩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女孩听清楚了。

    不过她转念一想,想到了事情的蹊跷之处。

    “小哥哥,那只疯狗,不会就是你家的狗罢?”

    听女孩这么说,男孩不免心怀愧疚,他点了点头。这期间,头都不曾抬过一回。

    “你家的狗?”女孩念叨了一遍,这着实让男孩心虚。

    “是,它的名字叫二蛋,是从小就被我们养着的狗,不过它很乖的!”男孩急急抬起了头,看向女孩。

    女孩皱起了眉头:“很乖?你确定?”

    就那只疯狗?呵,别逗她了。

    “真的很乖。”男孩急急解释道,“只是前两天,村子里出现了一只疯狗,额,不是二蛋,是另一只。当时我不知道,我以为它是饿得虚脱了,才会走路跌跌撞撞,还流着涎水,我正要给它一点干粮,结果就这么吸引了它的注意,它向今天那样向我跑来。”

    “然后呢?它把你也咬伤了?”说着,女孩便一脸担心地凑上前就要扒拉他的衣裳查看伤口。

    男孩慌忙将衣服拢了拢,“不用,不用看了,没有受伤。”

    女孩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又不确定道:“真的没有受伤?没有骗我?”

    男孩郑重地点了点头,“没有受伤。”

    “嗯。”女孩点了点头,又道,“然后呢?你怎么逃掉的?”

    说到这里,男孩神色暗了下来,“正是二蛋救了我。”

    “如何?”

    “二蛋挡在我面前,冲那疯狗叫唤,谁知那疯狗一点都不退让,仍旧往前跑。”

    “然后呢?”

    “再后来,二蛋和疯狗咬在一起,它们互相撕咬着对方,说起这,还真的怪我,我以为二蛋年轻力壮,而且健康的很,对付一个疯狗肯定是绰绰有余的,可谁知”

    “二蛋输了?”

    “没输。它们混战了很久,疯狗被二蛋咬死了。”

    “那不是挺好的嘛?你自责做什么?”

    “可是二蛋虽然赢了,却和那疯狗一样,变得走路不利索,后来又流着涎水,一双眼睛本就在和疯狗的混战中瞎了一只,这剩下的一只,便变得猩红可怖,母亲和父亲,最然伤心,但还是让我将狗赶到无人处,将它”

    说到这里,男孩说不下去了,但女孩还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这么会算计,将这天下都算进囊中了,那我呢?”

    对于周益怜来说,江以锦是他心里的无瑕玉,眼里的白月光,他贪恋他的干净。

    周益怜想护住江以锦的干净,不让任何人染指。

    但是他不知道,江以锦的心,才是这世上最为阴暗的东西。

    “哈、哈、哈、哈……”江以锦微扬起下巴大笑着,随即又收敛了笑意,转而轻佻地开口道,“将军可真是对我这个伶人一往情深啊,喜欢我喜欢到如此痴傻的地步了么?”

    面色虽是平和的,但是那双含情的眼睛里,只有阴寒悲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