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七章 没人搭理不尴尬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nbsp&nbsp&nbsp&nbsp萧克让没有说任何话,这让龙择天很意外,怎么说,自己给沪水添了这么多麻烦,哪怕是谴责几句,也是正常的,但是,这位城主似乎忘了这件事情,自顾自的与龙择天碰了杯之后,就走到别处,与其他人一一寒暄。

    &nbsp&nbsp&nbsp&nbsp这就比较尴尬了,说是请的是自己,自己也坐上了客座主位,但是,整个桌子的人们纷纷站起身,走别处去了,人人寒暄得非常热闹,只有主桌这一桌,只有龙择天灰溜溜的一个人,像是被人嫌弃的乞丐,都躲得远远的。

    &nbsp&nbsp&nbsp&nbsp这种情况在龙择天身上是第一次出现,酒楼内身份最高的人也不会超过独孤秀和赵老爷,一位是当代最大的官,一位是龙洲最大的富商,龙择天在他们面前受到的礼遇简直堪比国宾。但是,在这里,这个鱼龙混杂的沪水,在有些上不了台面的街头混混和乍富者面前,吃了瘪!

    &nbsp&nbsp&nbsp&nbsp龙择天苦笑的摇了摇头,看来自己来到沪水却是给这些人造成了很多麻烦,人家不搭理自己也是正常。但是,作为主客,空空荡荡的一大桌子只有自己,说什么也让人幸灾乐祸,比如,那些热烈寒暄的人却始终将目光偷偷瞄过来,然后一副压抑着欢天喜地的样子,足以说明,他们想用这种手段先给龙择天一个下马威!

    &nbsp&nbsp&nbsp&nbsp不过,龙择天真的没有在意,桌上的酒和菜都是龙洲出名的,不吃白不吃。

    &nbsp&nbsp&nbsp&nbsp龙择天叫过一位负责服务的姑娘,令她站在自己身边,专门负责给自己倒酒,一杯酒一口菜吃的津津有味喝的兴致高昂,完全没有一点被冷落的尴尬。

    &nbsp&nbsp&nbsp&nbsp人们偷偷看着龙择天,心里嘀咕:“为什么还不发火?”,人们似乎盼望着事情下一步的进展,特别是那些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的人,盼望着事情会突然有变化。

    &nbsp&nbsp&nbsp&nbsp龙择天终于吃饱喝足,站起身,人们偷看,脸色终于有了不小的变化。

    &nbsp&nbsp&nbsp&nbsp因为,龙择天站起身,走到了窗前,打开了窗子,这一面的窗户不是面朝大江,而是对着对面鳞次栉比的房屋,有高有矮,错落有致。

    &nbsp&nbsp&nbsp&nbsp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拍拍声还有箭出弦的砰砰声以及撕裂空气的“嗖嗖”声。

    &nbsp&nbsp&nbsp&nbsp龙择天似乎被钉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站在窗口,火药弹和无数箭矢穿过了他的身体。

    &nbsp&nbsp&nbsp&nbsp但是,明明身后是空白的无人区,另一边的不少人却倒在了地上。

    &nbsp&nbsp&nbsp&nbsp鲜血一瞬间流了一地,血腥气马上掩盖了酒香。

    &nbsp&nbsp&nbsp&nbsp龙择天依旧站在那里,像是失去了知觉。

    &nbsp&nbsp&nbsp&nbsp于是各种声音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猛烈,龙择天的身体像是一堵墙,但是,火焰弹和箭矢穿过那堵墙,拐着弯射向了屋内惊慌失措的人们。

    &nbsp&nbsp&nbsp&nbsp四男四女进屋,并没有搭理站在窗口的龙择天,而是从他的身边飞出窗口,向对面的房顶扑了过去。

    &nbsp&nbsp&nbsp&nbsp屋内死了不少人,连杜爷也变成了刺猬,火药枪在他身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空洞,流出的血已经变成了黑色。

    &nbsp&nbsp&nbsp&nbsp城主萧克让没有死,甚至没有中一弹一箭,趴在地上,惊恐的晕了过去。

    &nbsp&nbsp&nbsp&nbsp还有几个人没死,就是陈潮夏和那几个外大陆的人。

    &nbsp&nbsp&nbsp&nbsp但是,屋内再也没有站立的人,他们即使没有晕过去,也无一例外的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身躯,说明他们已经被惊恐禁锢了意识。

    &nbsp&nbsp&nbsp&nbsp龙择天转过头,和抬起头来的陈潮夏对视了一眼,然后飞出窗外。

    &nbsp&nbsp&nbsp&nbsp面对龙择天无有任何表情的眼神,陈潮夏却懂得了千般心思,爬到城主萧克让跟前,拍醒了他:“城主大人,城主大人,他们都走了!”

    &nbsp&nbsp&nbsp&nbsp萧克让转醒过来,看了看满地的死尸,又看了看正一脸惊慌失措的几个外大陆人,有些结巴:“都,都死了?”

    &nbsp&nbsp&nbsp&nbsp陈潮夏扶起萧克让,替他拍了拍身子,然后扶住他,说道:“沪水城一半大户的牌面都死了,外族人却一个不少,也为城主减轻了不少压力!”

    &nbsp&nbsp&nbsp&nbsp萧克让见几名外族人果然囫囵吞枣的满脸惊慌的看着自己,心情骤然放松下来,自语道:“这样也好,也好,上边,就是上边,何尝不想要这样的结果?”

    &nbsp&nbsp&nbsp&nbsp陈潮夏惶恐,小声说道:“城主大人,慎言!”

    &nbsp&nbsp&nbsp&nbsp萧克让果然好怕,看了看四周,说道:“你我命不该绝,看来倒是有缘,你看,我的手下死了这么多人,听说你是副帮主,还挺能干的,过来帮我吧!”

    &nbsp&nbsp&nbsp&nbsp陈潮夏点头,唉声叹气:“龙门帮帮主死了,群龙无首,我也不愿意待在那个朝不保夕的险地,城主若是不嫌弃,小人自然愿意投奔到大人门下。”

    &nbsp&nbsp&nbsp&nbsp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惊恐已经化作无尽的绝望,特别是那些得到了信息的大家族大富豪大黑帮,沪水城,笼罩在惊恐加绝望与愤怒交织的氛围中。

    &nbsp&nbsp&nbsp&nbsp但是,这种惊恐绝望愤怒并没有维持多久,朝廷以雷霆之势收编了沪水城几乎所有势力,码头当铺门面赌场妓院等等,不管是什么生意,不足一个月的工夫,全部收归国有。

    &nbsp&nbsp&nbsp&nbsp那些家族门派豪门,自愿的可保命,非自愿的,武力肃清,杀头者无数。

    &nbsp&nbsp&nbsp&nbsp沪水城变了天,由过去的鱼龙混杂,变成绝对的朝廷一家独大,连外大陆异族也不得不第一次正视这个朝廷,按照国与国的礼节老老实实做生意。

    &nbsp&nbsp&nbsp&nbsp陈潮夏成了萧克让的门客,最为得宠的门客!

    &nbsp&nbsp&nbsp&nbsp萧克让成了龙洲帝国第一位最有实权最为富有的城主!

    &nbsp&nbsp&nbsp&nbsp有时候,萧克让感叹:“果然世事无常,如梦亦如幻,若是龙阁主早一日来到沪水,是不是本官早一日有这等风光!”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独孤秀出现在沪水,以雷霆之势整合了沪水所有的势力,并实行了军管,沪水的大小帮派几乎被灭绝,富商们纷纷捐出自己的财产,向朝廷投诚,就是外大陆人,也都转向,开始与朝廷合作。

    &nbsp&nbsp&nbsp&nbsp知道这个时候,人们才明白,这一切与龙择天无关,全是独孤秀干的!

    &nbsp&nbsp&nbsp&nbsp独孤秀此刻正在与龙择天在一处不起眼的渔船上,只有他们两个人,江口之东,那片广阔的海面,似乎正在平静的等待着当今龙洲大陆最为天才最为权势滔天的两个人。

    &nbsp&nbsp&nbsp&nbsp独孤秀坐在龙择天对面,手里拿着一壶酒,说道:“沪水就像这酒壶里的酒,已经被我装在酒壶里,下一个,我要装哪里?”

    &nbsp&nbsp&nbsp&nbsp龙择天斜靠在渔船的棚壁边,手里也拿着酒壶,自嘲道:“我以为是李开麟利用了我!”

    &nbsp&nbsp&nbsp&nbsp独孤秀喝了一口酒,面露讥讽之色:“鱼终归是鱼,再跳也化不了龙!”

    &nbsp&nbsp&nbsp&nbsp独孤秀手指水面,一道气剑直入海面,手一吸,一条大鱼便落入船中,红色的大鱼,嘴依旧一张一合,鱼眼中居然也有惊恐之色。

    &nbsp&nbsp&nbsp&nbsp“这是一条海鳞,有点意思!”,独孤秀双手把玩着大鱼,似乎玩不够一般。

    &nbsp&nbsp&nbsp&nbsp龙择天看着独孤秀,表情有些复杂,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nbsp&nbsp&nbsp&nbsp“那些刺客都是来自哪里?”,龙择天问道。

    &nbsp&nbsp&nbsp&nbsp“其实,那些人都是李开麟安排的,来自不同的势力。”,独孤秀突然无声而笑:“他本来是两手安排,能杀死你最好,杀不死,将所有的罪过都推到你身上,让你成为众矢之的!”

    &nbsp&nbsp&nbsp&nbsp龙择天也笑了,拿起酒壶,对着独孤秀示意:“最后的功和罪,都被你拿去了!”

    &nbsp&nbsp&nbsp&nbsp“我的女儿,真的在帝娲那儿?”

    &nbsp&nbsp&nbsp&nbsp海面似乎起了海浪,小船却飘到了深海处,海面面上突然有乌云低垂,似乎与大海连在了一起,接着海面划过一道光线,撕裂了乌云,海风顿时狂暴起来。

    &nbsp&nbsp&nbsp&nbsp龙择天看着海面和远处的乌云,说道:“这一片,是不是也归海神娘娘管?”

    &nbsp&nbsp&nbsp&nbsp海浪终于大了起来,有滔天之势,渔船飞上了天空,浮在巨浪的顶端,似乎是朝海岸飞去,但是,接着回浪却固执的将这座巨浪再一次推回深海,仿佛是两股势力拼斗,而这小小的渔船就是焦点。

    &nbsp&nbsp&nbsp&nbsp小渔船飞出了不知道有多高多远,但是,居然完好无损,船内人依然默默的喝酒。

    &nbsp&nbsp&nbsp&nbsp巨浪顶端,乌云深处,一道金光终于破云,狂暴的海风不甘的咆哮,却有气无力,终于逐渐平静。

    &nbsp&nbsp&nbsp&nbsp金光照射出来,乌云也退了,巨浪回到海面,但是,渔船依然高悬。

    &nbsp&nbsp&nbsp&nbsp一张极致美丽的脸探出来,从那道金光中探出来,接着一道如幻如梦的身形来到小船边,伸出芊芊细手,托着小船,来到一座精巧的宅子,云深不知处。

    &nbsp&nbsp&nbsp&nbsp独孤秀和龙择天走出小船,见到精巧的宅子门前站着一位惊天仙子,独孤秀驱步上前,躬身行礼:“师姐!”

    &nbsp&nbsp&nbsp&nbsp龙择天有些意外,但是倒也不十分意外,也是弯腰行礼:“见过海神娘娘!”

    <sript>()</sript>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