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六章 退却不等于失败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龙择天没有再待在宁都城,临走,他特意请宁都城的各界名流搞了一个告别午宴,说道:“朝廷视我为匪,与李开麟的谈判已经没有任何意义,虽然比较遗憾,但是,我会竭尽所能,为了龙洲大局的稳定,一退再退,直到我退无可退!”

    “所以,我先声明:若是将来朝野开战,动第一刀的绝不是我择天阁,而且,现在朝廷已经动了第一刀。”

    “我们这就走,不准备选择荒僻的路线走,而是走官道水道,若是有人想对我动手,不用费什么力气就能找到,稍后,我会将我返回的路线公之于众!”

    龙择天随后将自己返回阳安的路线公之于众:第一站,沪水。

    乘船,不过一夜时间,第二日清晨到达沪水码头。

    不是巧合,从宁都到沪水的停靠码头,正是杜老爷的码头。

    杜老爷不但在沪水有赫赫威名,就是在龙洲东部,甚至蓟蔡那一带都很有名气。

    杜老爷自然知道龙择天一行来到了码头,问题是当做不知道还是表示一下,为自己的将来留条后路?

    听李开麟他们介绍过,龙择天这个人若是得了江山,所有的黑帮,甚至所有的豪门贵族都是要被清算的,因为,龙择天总是说,他打江山是为百姓的,而不是为了豪门贵族,更不是为了黑帮。

    但是,龙择天惹不起,这么一个明显要清算自己的人,就算主动套近乎,也没用。

    所以,杜老爷最后决定,不予理睬。

    但是,听说龙择天要来沪水,沪水还是动荡起来,比如,杜老爷码头的血汗工人,就欢欣鼓舞,悬挂出横幅:我们要择天阁!

    甚至同时提出要求:增加工钱,减少工作时间。

    有样学样,沪水作为龙洲东部最大的码头城市,作为万国海上通衢之地,作为最热闹的海上城池,居然多处街道都挂起了这样的横幅:我们要择天阁。

    龙择天好像是一座靠山,底层的百姓似乎看到了可以斗争的希望。

    街道上,有小商贩,有流离失所的人群,还有云集而来的学生,竟然形成了一种浩大的声势:不要皇帝,要择天阁!

    龙择天一行人下船就感受到了这种气氛,巨大的客船靠岸,码头上已经是人山人海,呼喊声压过了呵斥声。

    龙择天看着人群,看着横幅,觉得自己就算没有来到过沪水,但是,择天阁的理想已经深入人心。

    人心,就是力量。

    经不住人们的热情,龙择天在码头讲了一番话:你们是辛苦做工的,就是因为码头不是你们的,船也不是你们的,所以,你们只能人抬肩扛做一点苦工,挣点辛苦钱,一旦人家不高兴,可以随意的打你们骂你们,甚至剥夺你们工作的权利。所有这些不合理,都是因为这个国家的一切都属于朝廷,属于当官的,属于富人的,和你们无关。

    龙择天看着愤愤不平的人群,说道:所以,为了得到你们应得的,都要站出来,和那些富人和那些欺压你们的人战斗,而择天阁就是和你们站在一起的,是你们的后盾。

    龙择天的到来,扰乱了整个沪水,抗议越来越声势浩大。

    几十年来被欺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底层人,因为龙择天的一番话,再也不隐忍,像是干柴遇到了火星,大火于是蔓延起来。

    沪水急剧热闹,当然是乱。

    于是也就得罪了人,富人、黑帮的、还有外大陆人。

    龙择天入住沪水的高台桥,那是一个地方叫做高台桥,有一处住所叫做高台坊,是一处独立的院落,听说是赵老爷名下的财产。

    当沪水的官员焦头烂额的时候,龙择天非常惬意的住进了高台坊,这个依海而居的大院落。

    龙择天一经入住,沪水城内的底层代表就纷至沓来:我们受够了,请求龙阁主支持。

    龙择天给了一句话:夺取你们做工那个地方的权利,利益属于你们!

    有众多冲突,有更多的流血,于是,拜访龙择天的人越来越多。

    最后,沪水城的官员们终于忍不住,来到高台坊拜访龙择天。

    城主叫做萧克让,率领的是沪水所有官员。

    来到龙择天的住处,因为恐惧,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话忘得一干二净,居然说了一句:“龙阁主,您辛苦了!”

    龙择天笑了笑,请大家就坐,说道:“这个地方比较小,若是没地方做,那就站着吧!”

    同行的官员们也忘了说什么,看着站在龙择天身后的四女发呆。

    来做什么?忘了初心?

    龙择天看着萧克让,说道:“可能我这一次来给城主添了麻烦,想必城主是来撵客的。”

    萧克让脱口而出:“对!”

    龙择天看了看萧克让,轻轻的哼了一声。

    萧克让汗如雨下,似乎这一声哼,足以让他减寿十年,身体便不由自主的瘫软下来。

    萧克让强忍着心中的恐惧,说道:“我,我是说,拜访龙阁主,是要宴请龙阁主!”

    龙择天脸色祥和,亲切的看着萧克让:“时间,地点。”

    萧克让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说道:“就在今日晚,沪水酒楼!”

    陈潮夏被惊吓以后,自作主张出了院,一头扎进白乐天,找到老鸨子,要炎姑娘这个人。

    老鸨子突然惧怕了这个平时唯唯诺诺的龙爷,觉得此时的龙爷非常吓人,“那个,那个,炎姑娘到医馆去看你,怎么反过来和我要人?”

    陈潮夏想了想,到了帮派,见到了杜爷:“炎姑娘失踪,求杜爷派人寻找。”

    杜爷因为产业的事情正在焦头烂额,正赶在气头上,不客气说道:“龙择天来到了沪水,鼓动劳工闹事,现在沪水各个方面都乱了套,码头的工人都罢了工,这个时候,我有闲心给你找姑娘?”

    陈潮夏惊了一呆,自语道:“龙择天来了?”

    “不过,杜爷,我们在医馆,都遇到了刺杀,是谁要杀我们?难不成是龙择天?”,陈潮夏问道。

    杜爷像是想起了不好的事情,沉思良久,摇摇头:“龙择天是何等人物,怎么会刺杀我们?”,过了一会儿,又说道:“但是现在,龙择天来到了沪水,沪水因此乱了套,萧克让今天宴客,给我发来了请帖,你准备准备,我们去见见这位龙阁主。”

    陈潮夏建议道:“要做万全的准备,帮派要出一些人,沿路警戒,另外在酒楼都要安排好弓箭手和火枪手,一旦有任何异常,我们会在第一时间有所反应。”

    杜爷看了看陈潮夏,说道:“这方面当然要有所准备,除了我们,商会的人,其他帮派的人和外大陆的人以及城主府都会有所准备,哪怕是情报,都会有所准备,龙择天这一次来到沪水,可不是仅仅得罪了我们。”

    “我和杜爷一起去!”,陈潮夏坚定地表示。

    “伤,没问题了吧?”,杜爷关切的问。

    “伤口是裂开了,但是,现在已经没事了!”

    “炎姑娘的事情,我会派人去查!”,杜爷拍了拍陈潮夏的肩膀:“那姑娘不错!”

    沪水酒楼属于官办,位于沪水城临近大江畔,是一处极为隐秘的地方,临江而建,位于江之西畔,背后就是城主府衙门,就算是各国通交代办也都在这里落脚,是一处极为灯红酒绿的地带。江之西,绿树葱茏,街道被掩映在绿树之中,繁华中显得静谧。

    酒宴就设在酒楼三层,是一个巨大的通层,摆了好多桌,人多得像菜市场,每人一句寒暄,便汇成了“嗡嗡”声,使整个大厅显得格外嘈杂,与外界静谧,江畔的宁静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龙择天带来了四男四女,其余人并没有出现在宴会厅,就连龙小龙,也没有出现。

    龙择天的出场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说起来,这些达官贵人是比较憎恶龙择天的,但是,此刻看到九人出现的天人之姿,竟使嘈杂混乱的现场一瞬间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凝视在九人身上,有诧异,有惊叹,还有渴望,重重复杂的表情凝固在每个人的脸上,在这一刻定格,像是一幅市井画,千姿百态。

    陈潮夏忍住心情的澎湃,躲在了杜爷的身后。

    城主萧克让终于醒悟过来,走到龙择天面前,拱手行礼,道:“终于盼到龙阁主大驾,请上座!”

    龙择天摆了摆手,示意四男四女到屋外等候,毕竟,来人没有几个带这么多随从的,而且,人家也不招待随从。

    龙择天谦逊的向所有人拱手致意,然后按照城主的安排,就坐于桌前。

    酒宴并没有什么开场白之类的,萧克让拍了拍手,一队队高挑的姑娘端着杯盘,款款而来。

    酒席,正式开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