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三章 虎踞龙盘慨而慷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nbsp&nbsp&nbsp&nbsp龙狮山,天降异象,令人震撼。

    &nbsp&nbsp&nbsp&nbsp独孤秀和龙择天继续登山,九曲九折,终于登上了山顶,号称金顶。

    &nbsp&nbsp&nbsp&nbsp金顶上,观江楼巍然耸立,七层,朱红色调,木质结构,飞檐向四周伸展,层翘凸出,木楔结构的层沿,一层一层的,像极了盛开的芙蓉花。

    &nbsp&nbsp&nbsp&nbsp站在最高处,大江则是另外一番景象:极远处,甚至能看到沪水的海天连接处,大江和海上的渔船,甚至都能分辨的很清晰。

    &nbsp&nbsp&nbsp&nbsp独孤秀和龙择天不是一般人,当然能看到一些细节,若是寻常人,几里的视线便被江雾阻隔,绝难再进一步。

    &nbsp&nbsp&nbsp&nbsp“沪水变成了千里洋场,没想到这才几年,沪水从一个废城变成了会稽一带最繁华的商埠,几十个外大陆国家,都在那里做买卖!”,独孤秀心中感慨:“若是这个国家不再战乱,将富庶到什么程度?”

    &nbsp&nbsp&nbsp&nbsp龙择天也看着极远处,说道:“我听说沪水划分了很多地盘给外大陆人,享有特殊对待,相反,在那个城市土生土长的龙洲人反而是下等人。”,龙择天看着独孤秀:“这种繁华是出卖了龙洲人的尊严,有什么好?”

    &nbsp&nbsp&nbsp&nbsp随从而来的卫队将带来的好酒放置在观江楼的观江台的一张白玉桌案上,还有几样小菜。

    &nbsp&nbsp&nbsp&nbsp吕尚那兰冲等人很自然的围在观江楼之外,就在那个观江台附近。

    &nbsp&nbsp&nbsp&nbsp独孤秀为龙择天斟满了一杯酒,自己也端起杯,示意龙择天一饮而尽,说道:“你们在房间了被困了三天,三天能发生不少事情,比如上谷城已经被我们攻占了!”

    &nbsp&nbsp&nbsp&nbsp“然后呢?”,龙择天喝了酒,没有想象中的气急败坏,反而面色平和。

    &nbsp&nbsp&nbsp&nbsp独孤秀继续倒酒,倒的很认真,一滴一滴的,手很稳定,但是,却不知不觉倒出了杯子外边。

    &nbsp&nbsp&nbsp&nbsp龙择天也没有提醒,而是极为认真的看着独孤秀:“有话要说?”

    &nbsp&nbsp&nbsp&nbsp“无双!”,独孤秀轻轻的几乎是喃喃的叫出了这个名字。

    &nbsp&nbsp&nbsp&nbsp龙择天面容突变,白面变得赤红。

    &nbsp&nbsp&nbsp&nbsp酒洒了一桌子,像是平地上的出现的雨泡,久久不散。

    &nbsp&nbsp&nbsp&nbsp酒香马上盘旋起来,似乎飘散的空中,融入了江里。

    &nbsp&nbsp&nbsp&nbsp“若是可能,我想看看那孩子!”,独孤秀依旧好像自说自话。

    &nbsp&nbsp&nbsp&nbsp“这件事没有别人知道,就算是斗姆,也不知道我知道,李开麟也不知道。”,独孤秀没有喝酒,脸色却胀红起来:“其实到了现在,我已经惨败了!”

    &nbsp&nbsp&nbsp&nbsp“为什么斗姆没有声张?”,龙择天奇怪。

    &nbsp&nbsp&nbsp&nbsp“就连大天尊也是要给帝娲面子的,斗姆就更不用说,贪狼星发生了震动之后,星君不敢说话,别人就更加不敢说。”,独孤秀这才端起杯:“我没想到事情会这样!”

    &nbsp&nbsp&nbsp&nbsp龙择天看着独孤秀,不知怎么了,竟有一种深深的同情。

    &nbsp&nbsp&nbsp&nbsp“你不觉得,你的那位师兄才是最可怜的人?”,独孤秀看着龙择天,“而且,我觉得,他似乎也知道一些事情,只是一直在隐忍。”

    &nbsp&nbsp&nbsp&nbsp龙择天感到,自己已经成为麻烦制造者,给别人,身边人都带了无尽的麻烦。

    &nbsp&nbsp&nbsp&nbsp“有些事情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是,既然发生了,我也绝不退缩!”,龙择天喝了酒,主动给独孤秀满上:“而且,这也是我第一次在这个人世主动爱上一个人,若是有麻烦,我会承担!”

    &nbsp&nbsp&nbsp&nbsp观江楼突然山摇地动,无数的尖锐的哨音在观江楼外响起,那是利箭撕破空间发出鸣叫,锐利得令人头皮发麻。龙择天和独孤秀几乎谁也没有看外面,依旧饮酒。

    &nbsp&nbsp&nbsp&nbsp观江楼瞬间变成刺猬,屹立在高空的刺猬。

    &nbsp&nbsp&nbsp&nbsp奇怪的是,所有站立在观江台外围的众人,包括吕尚等人,无动于衷,任凭那些如蝗箭雨擦着耳朵擦着头皮甚至贴着皮肤钉在观江楼上。

    &nbsp&nbsp&nbsp&nbsp然后,数十人,像是巨鸟,扶摇飞天,向四周扑去!

    &nbsp&nbsp&nbsp&nbsp独孤秀喝干了杯中酒,说道:“明日开始正式谈判,李开麟主谈,我却不再留在宁都城,大军马上扫荡禹河以北,朝廷终要将那些地方收回来。”

    &nbsp&nbsp&nbsp&nbsp独孤秀不再陪同龙择天,自山顶如飞鹰,飘然而去!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兰桂坊最近热闹起来,龙择天驾临宁都城,各界人士纷至沓来,有的纯属猎奇,有的则是想碰一碰运气,看看,能不能一睹天下一人的风采。

    &nbsp&nbsp&nbsp&nbsp而且,还来了许多的女人!

    &nbsp&nbsp&nbsp&nbsp兰桂坊新来了四姐妹,号称春兰秋菊。

    &nbsp&nbsp&nbsp&nbsp长得极为养眼,号称国色天香,擅长操琴弄笛,歌舞更是一绝,如幻府仙子,舞动得晓风残月都要躲闪。

    &nbsp&nbsp&nbsp&nbsp那兰冲迷上了这里,百忙之余,总是流连期间。

    &nbsp&nbsp&nbsp&nbsp朝中的大臣们议论纷纷,说那兰冲作为户部尚书,又是内阁大员,怎么能留恋在那种场所?

    &nbsp&nbsp&nbsp&nbsp人家龙择天还没走,经常丢下客人不陪同,沉溺在那里,丢不丢人?

    &nbsp&nbsp&nbsp&nbsp那兰冲也听到了风言风语,没有去找独孤秀,而是找到了李开麟:“军师大人,你也知道我的夫人不在了,兰桂坊新来的姑娘让我很动心,难道,我就不能为自己想想?”

    &nbsp&nbsp&nbsp&nbsp“我是来求大人,调查一下她们的背景,若是干净,我想纳入房里,我才不到四十岁!”

    &nbsp&nbsp&nbsp&nbsp李开麟对那兰冲的姿态很满意,说道:“大人是内阁大员,续弦这种事情我一个小小的军师岂能干涉?不过那大人的小心值得称赞,毕竟,大人是帝国的肱股之臣,马虎不得。”

    &nbsp&nbsp&nbsp&nbsp几日后,那兰冲再到兰桂坊,经过几次交谈,那位叫做丑菊的姑娘对那兰冲极为上心,情意绵绵得令那兰冲不能自拔。

    &nbsp&nbsp&nbsp&nbsp丑菊不丑,不但不丑,其姿容之出色惊世骇俗,二十几岁的年纪,成熟中透出稚嫩,一双眼睛纯洁的如同四五岁的孩童,闪亮晶莹得没有一丝杂质,看着令人沉醉。

    &nbsp&nbsp&nbsp&nbsp特别是那种似乎与生俱来的体贴温如,如润物细无声的春雨,滋润着你,却没有丝毫争宠的意思,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令人的心灵熨帖无比。

    &nbsp&nbsp&nbsp&nbsp那兰冲真的爱上了人家,而且是义无反顾的,几次将背地里风言风语讲究的人打得跪地求饶。

    &nbsp&nbsp&nbsp&nbsp尚书阁另一位老学士,叫做吴梦喜,就惨遭暴揍!而且是那兰冲亲自动的手。

    &nbsp&nbsp&nbsp&nbsp“我那兰冲就是要娶那个菊儿,哪怕她真的是妓女,我也照娶不误,何况李大人都说了,他们是来自香北鸣翠楼的著名歌姬,不是卖身的,我怎么就不能娶?若是还有人敢说三道四,我灭了你全家!”

    &nbsp&nbsp&nbsp&nbsp那兰冲第一次如此张扬,完全不符合他一贯的委曲求全彬彬有礼的形象,为了一个女人,他疯了!

    &nbsp&nbsp&nbsp&nbsp那兰冲疯了,大臣们都这么说,而且,连坊间也都如此传说,毕竟,如果是一个正常人,凭那兰冲的地位和长相,哪怕是皇帝有妹妹,都会挣着嫁给他!

    &nbsp&nbsp&nbsp&nbsp可惜,皇帝没有妹妹,那些大臣失去了一次很好的机会。

    &nbsp&nbsp&nbsp&nbsp那兰冲轰轰烈烈的将他的菊儿娶进了门,还广撒礼贴,广邀各界人士,不但朝中文武大臣富商英豪,连滞留在宁都城的龙择天等人都收到了礼贴!

    &nbsp&nbsp&nbsp&nbsp那兰冲娶了一个,另外三个也随同进府,不过是作为姐妹家人。

    &nbsp&nbsp&nbsp&nbsp龙择天恨不得揍那兰冲一顿,但是,丑菊,不,龙丑心偷偷的告诉他,她真的爱上了那兰冲!

    &nbsp&nbsp&nbsp&nbsp大臣们尽管不以为然,但是慑于那兰冲的地位权势还有气势,还是一个不落的出席了婚礼。

    &nbsp&nbsp&nbsp&nbsp各界名流更是蜂拥而至,这个时候,能结交如此大员,哪怕只说上一句话,都倍感荣宠!

    &nbsp&nbsp&nbsp&nbsp婚礼上,最出人意料的来人是来自黔宁的欧阳轻云。

    &nbsp&nbsp&nbsp&nbsp这位曾经被龙择天玩弄于鼓掌的黔宁总督,却是与那兰冲极为交好的人,两人最早相识是在黔宁,那时那兰冲还是六王子,而欧阳轻云还是皇帝身边的不露声色的小人物,而聚会的地点就在黔宁香南交界的一个小小的关卡,欧阳轻云代表皇帝劳军,于是相识,从那时开始,两人便交往不断,直到今日,来往更是密切。

    &nbsp&nbsp&nbsp&nbsp公认的是,两个人都是独孤大人的死党!

    &nbsp&nbsp&nbsp&nbsp婚礼上自然见到了龙择天,出人意料的是,欧阳轻云没有丝毫尴尬,甚至以与龙择天曾经的交战为自豪,甚至表示,若有机会,还想再战一次!

    &nbsp&nbsp&nbsp&nbsp龙择天很喜欢欧阳轻云,笑说道:“下一次再俘虏你,不会再放你走!”

    &nbsp&nbsp&nbsp&nbsp二人相谈甚欢,自然引起了李开麟的注意。

    &nbsp&nbsp&nbsp&nbsp李开麟的目光自然引起了龙择天的注意。

    &nbsp&nbsp&nbsp&nbsp二人隔空交火,整个那府都阴冷下来!

    <sript>()</sript>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