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一章 骂死你没商量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声音尖锐到刺耳,令人极为不舒服。

    杨再兴蓦然将目光盯在邻桌说话的人身上,见是一位老者,须发皆白,见杨再兴目光如电,盯着自己,没来由一阵惊悚,手中杯掉在地上,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只是这一声,所有人包括看不见这里发生何事的人,都自觉停杯、禁声,疑惑的向这里张望。

    独孤秀的脸色很不好,但是没有吭声,也是将目光盯在老者身上。

    老者哑然,惊慌失措!

    杨再兴目光坚定不移,始终对视着老者的眼睛,老者浑身一颤,晕了过去。

    独孤秀皱眉:“来人,抬出去,太医院诊治!”

    “我的神啊,这是什么魔法?”,一位玉秀国人在静默的大厅内,尖声尖气的喊了起来。

    龙择天拍了拍杨再兴的肩膀,示意他做好,继续喝酒。

    独孤秀也暂时忘了这段插曲,继续向众位老师敬酒。

    这不是闹事的场合,就算是要给龙择天难堪,也不是这个时候。

    那位老者是太书院的大学士,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名叫祖学,号称老祖。

    但是,就是这位老祖,最近被独孤秀盯上了,有灭门之危。

    所以,这一声斥责,说起来,还是要在独孤秀面前表现一番。

    百无一用是书生,果然,一个眼神,便晕了过去。

    这时候,又有一位老者站了起来,却是走向舞台,转身面对众人,说道:“老祖年事已高,经不起吓,但是却有一番拳拳报国之心,本来这是个欢迎宴的,应景才是第一位,但是,我等深处宫门,没有机会和天下第一天才考较的机会,独孤大人何不给我们这个机会,让我等一吐心中所疑?”

    不等独孤秀回话,那老者继续说道:“孟子曰:万乘之国弑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国弑其君者,必百乘之家。请问,龙阁主拥有半天下之兵,家业何止万千乘?如此偌大家业,汝想弑君?若无反心,何不缴械称臣,避免龙洲再一次生灵涂炭?”

    龙择天微微一笑,知道这是有人给自己下套,不是独孤秀就是李开麟,但是,如此场合若是不应对,才真是被人看扁,所谓天下之心也被人看成是私心私欲,应对不好,才是落了下乘。于是不慌不忙站起身,声音平静,却字字入耳,偌大的厅堂鸦雀无声。

    “夫子何称?”

    “老朽华阁大学士徐渭!”

    龙择天笑道:“果然如雷贯耳,先生贤德之名早已名传龙洲,择天有礼!”

    “然,先生所言,择天不敢苟同。所谓天下者有德者居之。择天不才,有志于天下,崛起于乱世,没实现治世之理想,怎可轻言放弃?先生劝我放下刀兵,可自大顺朝建立乃至上溯到万年之前,一轮一轮的刀兵之乱何曾止息?如本朝,先有百尺之乱后有红莲之祸,再到天下诸侯纷纷扰扰,外敌环伺,战火频仍,直至今日,流民满街,盗贼横行,难道只是择天放下刀兵就可天下太平?若是如此便天下太平,何来天下更替,周而复始?今日择天偃旗息鼓,明日定有他人趁势而起,只要天下还是这样的天下,则天下不治,没有太平!择天自认,自起事以来,心怀天下,以民为天,所到之处,民心所向者数不胜数,正可谓:民以为将拯己于水火之中也,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君不见,择天撤出太平川之地,数十万民众誓死跟随,哪怕千山万水饥饿倒毙,也未曾动摇,试问,朝中哪一位王师可曾有过?今民心在我,择天打天下也是为了他们,所谓君不仁臣投外国,百姓对朝廷失望已极,寄望于择天,择天怎敢轻言放弃而辜负了百姓的厚望?所以,择天恐怕要让老先生失望了,择天不但不能放下刀兵,这天下,择天还得要为老百姓打下去!”

    徐渭站在台上,面红耳赤:“难道你就是民心?大言不惭!”

    杨再兴插话:“你能领十万民众背井离乡不离不弃?还是独孤秀有这个本事?百姓的眼光是亮的,谁好谁坏他们一清二楚,似你这等酸儒,动辄仁义礼智信,厅堂之上夸夸其谈,到了民间说不定要被扔臭狗屎的,百姓最烦的就是你们这种人!”

    徐渭面红纠结,却无法说出下,杨再兴不屑道:“写几篇臭章,就以为自己有经天纬地之才,殊不知,你们那一套早已腐朽不堪令人作呕。今日国宴,本是朝野再一次合作的大事,而你及刚才那位拉在裤子里的老不休居然在这里大言不惭,可知这天下还有羞耻二字?吾今择天大军,奉百姓之期待,兴师聚众,一为驱除外敌,二为生民请命,乃是仁义正义之师,民心在我,正是替天行道之时。而汝既为谄谀之臣,原本只应该潜身缩首,苟图衣食,却在此妄称生灵涂炭,汝有何脸面在此言之凿凿?皓首匹夫!苍髯老贼!汝即日将归于九泉之下,何不现在归去!”

    第二个老儒,晕倒在台上。

    独孤秀无奈,令人抬了出去,对杨再兴笑道:“喝酒!”

    杨再兴意气风发,端起杯说道:“我还是看你顺眼一点!”

    龙门帮是一个大帮派,陈潮夏的运气一直很好,这不,已经登堂入室,被任命为帮派总账房。

    龙门帮帮主叫做杜金啸,管理的码头、铺面、各种赌场烟馆和风月场数不胜数,特别是有一份生意更是一本万利:就是到别的地盘收取保护费。

    但是,毕竟还有一些不服气同时和他的势力差不多的,比如黑虎帮和野狼帮。

    黑虎帮背后是威士兰的羌独公司,野狼帮背后是大鸡国的道格社,背景都是外大陆人,而龙门帮就是土生土长的黑帮,胜在土生土长,外加彪悍。

    龙门帮的对外门面叫做天下楼,名字气派,建筑更是气派,能压另外两帮门面一筹。

    三家沪水最大的帮派就在天下楼的风云轩聚会,说是聚会,其实就是为了争抢地盘的时候少发生些误会。

    误会其实不是误会,比的是拳头,沪水很大,但是真正挣钱的地方不多,那些平民社区是没有搭理的,主要是那些灯红酒绿的地方,铺面多,人流多,挣钱不少。

    小生意人一般都会背靠一棵大树,比如依附在龙门帮的小生意人就不少,有一千多家,范围辐射到整个商业区的三分之二。

    但是,另外两家一定有想法,凭什么你吃那么多?

    于是争抢就必不可少,发生了好几次流血事件,死了好多人。

    今天的聚会,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

    会议没有想象中的火药味,三个大佬都显得心平气和,但是,言语中的寸步不让,还是让气氛显得非常紧张。

    到最后,谈不下去了,黑虎帮和野狼帮的帮主气冲冲的站起身,要走。

    “金老爷、张老爷,这就要走吗?”,杜金啸有些不乐意:“你们的人到我的地盘上收费,还杀了我的人,不交代一声就走?我杜某人就是这样被你们看不起?”

    金老爷叫金炳荣张老爷叫做张啸琨,很巧合的是,杜金啸的名字中仿佛吃掉了这两个人的名字。

    金炳荣站住身,说道:“这是在你的地盘,兄弟不敢撒野,但是,你也知道,就算是在这里,你还敢杀了我们不成?”

    “但是抚恤金和安葬费是少不了的,刚才谈的是地盘重新划分的问题,虽然没有达成协议,但是,你们杀了我的人总归是事实,这一点两位不否认吧?”

    张啸琨是一个粗壮的野蛮人,已经忍不住气:“问题是那些地盘,过去都是我野狼帮的,这一次只不过是收回来,难道,我就没死人?”

    “但是属于我的已经三四年了,是你们在沪水落难的时候仓惶逃窜的时候丢下的,我收过来,难道还要还回去?”,杜金啸不屑的看着张啸琨:“你的脸有那么大?”

    “但是,杜兄,你吃着黄金米,总要给我们一碗粥不是?”,金炳荣看着杜金啸,说道:“就算我们兄弟甘心让出来,威士兰人和大鸡人能甘心?”

    “拿外人吓唬我?”,杜金啸更加不屑,“两位当狗当习惯了,但是,我倒是一点不在乎,就是你们的主子在此,今天的事情也必须说清楚!”

    金炳荣看了看杜金啸,眼中有寒光:“难道真的要鱼死网破?”

    金炳荣走到一扇巨大的窗户前,顺手打开了窗帘,阳光马上照射进来,将整个大厅照的雪亮:“就算我从这里跳下去,下面的沪水会接住我,大不了淹死!”

    陈潮夏忽然有一种预感,偷偷地将副帮主乔山拉在自己身边,挡住了杜金啸。

    谁也没有留意这个动作,就算是乔山,也似乎是无意识,挡在帮主身前,谁看来都是再正常不过。

    但是,窗户突然间碎了,发出的破碎的声音令人很意外,伴随着破碎的声音,乔山倒在了地上,鲜血从额头流了出来。

    张啸琨不知道从哪里抽出来的软剑,灵蛇一样,袭向杜金啸。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