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章 大风起兮云飞扬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陈潮夏最近的日子过得比较滋润,吃的饱穿得暖,还经常陪同黑虎出入沪水的风月场所消遣。

    按照黑虎的意思,陈潮夏做了两本账,一本是真是的出入账,一本是假的,假的上报给龙门派大头领,真实的留存以防不测。

    陈潮夏聪明,账目天衣无缝,而且,有些东西有损耗,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但是,有些东西却是不敢的,比如,军火。

    火药枪和火箭这些东西可是实打实的,来不得一点马虎,就连胆大包天的黑虎,也不敢有丝毫出入。

    一批一批军火从码头卸下,然后被发往不同的地方。

    码头就是为了挣钱,给谁都一样。

    但是,陈潮夏却留了意,知道了来源,也知道了去处。

    凭借本能,他几乎想把这些好东西留下来,然后送给择天军,但是,他现在孤身一人,择天军不见,连择天阁的人都不知道在哪儿。

    沪水这地方,鱼龙混杂,是外大陆来到龙洲后最方便的据点,于是,人也就越聚越多,战后重建很快,各大商号都在这里大兴土木,想不快也难。

    黑虎经常来的地方叫做白乐天,不算高挡,但是也不低,那些极致奢华的地方,黑虎这个档次也不够。

    已经很好了,有吃的有喝的,还有女人。

    白乐天的老鸨子是宁都人,做这方面的生意有二十几年的经验,年近半百,风韵也还在,对人热情,而且极有眼色。

    见陈潮夏陪同黑虎来过几次,只是忠心耿耿站在黑虎鬼混的门外,心有好奇:“小兄弟难道不想?”

    陈潮夏憨厚一笑:“想,但是,我没钱!”

    老鸨子莞尔:“黑爷也是够黑,只知道自己玩乐,却不知道关心下属,也真是不够体贴!”,老鸨子想了想,说道:“要不,我给你找一个姑娘,钱嘛,可以欠着!”

    陈潮夏笑道:“还能欠?”

    “前几日我这里来了一个丫头,二十几岁,长得倒是如花似玉的,弹得一手好琵琶,就是比较冷淡,多少富商少爷想一睹芳泽而不能,正憋着火,若是少爷有胆量,不妨去拜访一下,若是能成,也顺便愣了那些大爷的心,省着跟老猫盯着老鼠似的,看着就像闹事的样子。”,老鸨子说着,也不管陈潮夏同意不同意,拉着陈潮夏的手,来到一个叫做鲜花阁的房间。

    “炎姑娘,为了你的事妈妈可是操碎了心的,这位少爷可是花了百两银子的,听听你的小曲,你不会拒之门外吧?”,老鸨子将陈潮夏推进房间,顺便带上了门。

    陈潮夏很是奇怪,为什么老鸨子如此热情?

    陈潮夏本想走出房间,毕竟,他现在还没有这方面的心思,而且,作为下属,擅离职守他是不敢的。

    但是,那位炎姑娘却说话了:“少爷若是不嫌弃,不妨坐下来,奴婢给您弹一首《后庭花》如何?”

    陈潮夏这才将注意力放在炎姑娘身上,果然如老鸨子所说,炎姑娘长得有国色天香之色,虽然面容比较冷淡,却有一种让人吸附在身边的魅力。

    陈潮夏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女人方面自然阅历丰厚,但是,面对此女,还是生出些许自惭形秽的感觉,说道:“炎姑娘见笑了,在下乃山野草民,见不得这阵势,在下还是告辞了!”

    那姑娘也不说话,端坐椅子上,邪竖琵琶,随着叮叮咚咚的音符,一首满庭芳便洒满了小屋子。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琴声悠悠,唱不尽空闺怨念,思不尽儿女情长。丝丝缕缕,哀怨婉转,正是青楼唱曲。

    陈潮夏却是从这哀哀怨怨中听出了别样的滋味,那手指弹奏间,似有屡屡灵气环绕,每个音符如同放大了的尘埃,汩汩飞旋,如泣如诉的琴声,将陈潮夏笼罩在一种难以言说的意境里,令他不能自拔!

    曲终人未散,陈潮夏回过神来,看着有着仙子般面容的姑娘,问道:“姑娘可否告知,姑娘是哪里人氏?”

    “交浅言深,公子与奴婢初次相识,是不是有些唐突!”,炎姑娘把琵琶放在桌上,双手托腮,似乎想着什么心事。

    “是在下唐突了!”,陈潮夏躬身行礼,转身走了出去。

    那边,黑虎已经完事,见陈潮夏还在忠心耿耿的站在门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兄弟,哥哥不会亏待你!”

    .........

    龙择天来到了宁都城,被安排在早就准备好的朝廷直属驿馆,叫做太平天下驿馆,这里早已经清空,不招待任何人,只有龙择天一行人入住,但是,各方面的服务人员有百八十位。

    毕竟是朝廷,虽然目前朝廷拮据,再加上宁都城被屠也没几年,到处都显得有些破败,但是,那股子奢华和贵气是任何地方也比不了的。

    太平天下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很明显,这里的一切都带着令人不敢忽视的尊严和贵气,哪怕是外边大雨倾盆,里边总是一尘不染的,地板白玉,光洁照人,连中心的红地毯,都闪烁着光芒,令人不忍踏足。琉璃屏风和四周墙壁的壁画,无一处不显得富丽堂皇。令龙择天意外的是,大堂正后方的墙上有一行金光大字:“大道通世”四个大字,正是自己那本黄金小册子中的四个字,而且正是拓印后放大而成。

    负责接待的正是那兰冲,连熟人小七也在。

    龙择天知道,独孤秀对龙择天此行期待很高,所以,这接待层次自然不低,这不,今天的晚宴,朝中大臣将出席八成人员,各界名流也汇聚一堂,连玉秀国等国驻龙洲的代办都来了,一下子,把这档次拉高到国宴水平。

    那兰冲告诉龙择天,晚宴独孤秀将出席,李开麟也会来。

    龙择天不但带来了吕尚等人,连令狐超花不谢杨再兴风隐柳青华炎无非等南鹿书院的老人都带来了,这是目下择天阁总部最高端的层次,显得极为重视。

    大厅巨大得如同苍穹,华盖穹顶雕龙画凤,巨大的厅堂居然没有一根立柱,足见建筑水平之高超。作为皇家驿馆,能给你的震撼全部给你,你想不到的,都可以在这里见到。

    国宴排场极大,酒山肉海,哪怕是最有见识的人也不曾见到过,那些大臣富豪名流和国外的代办们,无不惊叹:天下富贵,原来就在这里。

    龙择天也是十足的惊叹,哪怕是三生转世,这种场面也不多见。

    乐声如天籁,舞台上有歌舞蹁跹,随着节奏,独孤秀等人姗姗来迟,仿佛掐着点,在万众瞩目的时候,出现在人们面前。

    少不了欢呼鼓噪,一众人原地跪接:“独孤大人吉祥!”

    独孤秀连忙走到龙择天面前,双手握住龙择天的手,笑容满面:“学弟一路辛苦!”

    独孤秀挥了挥手,众人呼啦啦站起身,各自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独孤秀又挥了挥手,舞台上的歌舞停止并清空,乐声也停了下来,一片寂静。

    独孤秀拉着龙择天的手,走到了舞台正中央。

    成为焦点,就是这两个人。

    台下人群再一次欢呼。

    独孤秀风采迷人,那一份气度,那一份超然,还有那种手握风云的大家气概令人倾倒;龙择天已不是那个面容稚雅的后生,超脱于凡尘之外的面容和雍容华贵的气质再配合令人亲近的和煦,更是令人有狂热的亲近感。

    这两人,龙洲大陆当今最有权力和影响力的两个人,第一次在万众瞩目下握手。

    独孤秀一招手,两位每人端着两个盘子,走上台来,每个盘子里一个玉壶,一个玉杯,来到二人面前,单漆跪地,将盘子举过头顶,伸到二人面前。

    独孤秀拿起酒杯,面朝众人,说道:“说起来,这是我与龙阁主第三次合作:第一次,西征北伐;第二次,抗击武瀛!”

    “那么今天是第三次,是为了龙洲一统,太平天下!”

    独孤秀指了指身后的四个金光大字,说道:“大道通世,天下太平!这就是我与龙阁主第三次合作的主题!”

    独孤秀示意龙择天举起酒杯,面向众人,说道:“为了一个心愿:龙洲太平,干杯!”

    龙择天与独孤秀一道,举起酒杯,面向众人,喊道:“龙洲太平!”

    独孤秀示意两位女子站起身,然后带领着龙择天来到台下,走到花不谢等人这一桌,说道:“各位老师,学生敬酒!”

    花不谢等人纷纷站起身,含笑与独孤秀共饮。

    “哼!”,一声非常不友好的声音传来:“放着好好的学问不做,却偏要为匪,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