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八章 是不是再谈一谈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陈潮夏被通缉,陈国堂却保住了总督职位,南越国在赵老爷的斡旋下,暂时得到了平静。

    赵老爷不是一般人,这是整个龙洲都公认的,手下的云老爷,上官老爷,管老爷和陈老爷,那个不是一时风云?如意真君和二祖这些人,居然也拿赵老爷没有办法,相互妥协之后,赵老爷答应,今后只做自己的事情,不和择天阁再有任何来往。

    前提是,朝廷必须既往不咎。

    但是,陈潮夏却是已经加入了择天阁的人,自然除外,跑得快,没抓住,那是他运气好。

    可这个时候,陈潮夏却有了迷茫:择天阁被查封,自己的人都已经隐姓埋名,自己有何去何从?

    他想到了阳安,但是,被自己否定了:若是没有一番功业,我到了阳安,能做什么?那里不缺我这样的人。

    手头十几万军队被打散,自己的兄弟们分崩离析,特别是现在自己孑然一身,还被通缉,天下之大,何处安身?

    此刻,他体会到了无家可归的孤寂感和无助感。看到官道上流浪的人流,他几乎是随波逐流,几乎是被拥挤着上了一艘船。

    船停下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个地方叫做沪水。

    沪水虽然被武瀛人屠城,但是,毕竟是龙洲不可多得的富庶码头,江海汇集,商贾云集,没用两年,沪水便繁华起来,那些南来的北往的人,外大陆的人,纷纷抢滩登陆,又靠近宁都城,这地方,想不繁华都不可能。

    陈潮夏作为流浪人,就在下船的码头上被人劫了下来,不是抓,而是被请到了一处码头,三言两语,变成了这里的装卸工。

    先有饭吃再说。

    工头是一个吆五喝六的人,手里拿着皮鞭,哪怕是谁谁肩上扛着货物走不稳都要上去一下,然后骂骂咧咧。

    陈潮夏何等出身,但是,也只好忍者,哪怕是饿的眼冒金星,也不敢稍有怠慢,谁让自己被通缉着呢!

    其实,自被追缴被追杀,陈潮夏面容大变,甚至连丰满的骨骼都变得干瘪,何况容貌?不过是否极泰来,码头上那些通缉名单赫然醒目,却没有一张能对上陈潮夏的形象,尽管他就在那里。

    一天干下来,得到两个馒头,一碗汤,一碗青菜。

    陈潮夏吃得很香,过去吃鲍鱼龙虾的时候,也没有这么香。

    码头的仓库,废弃的,被简单改造了一番,就成了员工的住处。

    睡到半夜,陈潮夏被一阵打斗声吵醒。

    是宿舍里两伙相互不服气的人在较劲,言语不和,就打了起来。

    一伙中,有一个满脸胡须的精壮汉子,体重有二百多斤,极为雄壮,在这个饥饿的年代还能有如此彪悍的身体,着实难得。

    另外一方为首之人也不遑多让,只是面容倒显得慈善一些。

    两伙人,并没有拿任何武器,似乎都很相信自己的拳头。

    陈潮夏尽可能的将自己缩进角落,尽可能的不引人注意。

    两伙人终于还是忍不住火气,挥拳相向,打得乱七八糟。

    正在如火如荼的时候,大门被踹开,一伙黑衣人手持铁棒,不容分说,对着正在开战的两伙人没头没脑的一阵乱打。

    惨叫声撕心裂肺,有的人直接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陈潮夏尽量缩得体积极小,可是还是被黑衣人发现,揪到屋子中间。

    “这还有一个,想躲!”,一位黑衣人似乎热衷于打人,喜欢听此起彼伏的惨叫声,眼中幸灾乐祸和残忍的笑容表示,似乎这个时候的快感才是真的快感。

    陈潮夏被打得满地翻滚,他抱着头,惨呼不已,被打众人终于不忍,两伙合为一伙,对黑衣人发起猛烈还击。

    陈潮夏惨呼,接着极为诡异的再一次躲进无人发现的角落,看着黑衣人,眼中却发出凶狠的光芒。

    没有人发现,但是,正因为没有人发现,造成了令人目瞪口呆的景象。

    所有黑衣人都莫名其妙的倒了下去,还击的人并未发现任何异常,夺过黑衣人的铁棒,一顿招呼。

    一阵惊心动魄的反击之后,反击的工人们似乎清醒过来:怎么就打死了?还死了这么多人?

    每个人都痴呆的看着地上十几个无声无息的人,看着那些人的脑袋被铁棒打得鲜血喷流,陷入宕机状态。

    然后再过一会儿,人们似乎真正清醒,一声呼喊:“跑!”,跑得一干二净。

    陈潮夏并没有跑,他突然觉得,若是出了这道门,会有生命危险。

    果然,冲出去的人纷纷倒下,就倒在大门外,被火药枪和弓箭射死。

    陈潮夏撞开了后墙,向相反的方向逃了出去。

    陈潮夏并没有离开码头,而是躲藏起来,观察事情的进展。

    他现在暂时想不出自己能去哪儿,他甚至不希望这个码头出事,明天的早餐在哪里?

    黑衣人和装卸工都死了,明天还能干活吗?干不成活哪来的早餐?

    陈潮夏仅仅用一天的时间,便理解了贫苦百姓是多么艰难。

    又来了一些人,看着眼前的惨状,一位器宇有些轩昂的中年人有些恼火:“没用的!都打死了,谁来干活?明天洋大人的那批货要靠港,可是耽搁不得!”

    另一位稍微年轻一点的人点头哈腰:“放心,本来是倒班的,让那些人来,不会耽误事!”

    器宇有些轩昂的人,点头:“你来安排,卯时必须全部上工!”

    陈潮夏眼睛亮了:“早餐解决了!”

    .........

    独孤秀接过黄金色的小册子,看了起来,很认真,开始的时候不以为然,后来,双眉紧锁,再后来,沉入沉思。

    众大臣不解,风言风语传说,龙择天搞了一本小册子,风靡龙洲,难道就是这本?

    独孤秀将小册子交给右手边的金旭光,金旭光马上沉浸其中,最后一个“好!”字脱口而出,然后十分狼狈。

    独孤秀一笑:“没什么,就是好!”

    申破天也接过了这本小册子,看后却不以为然:“他太高看了自己!”

    “这是真迹,龙择天的真迹,而且,以刀入笔,紫气幻化,圣气凌然,吞吐天下,志在八荒,读之使人深陷其中,金大人一个好字,便已经说明问题!”,独孤秀说道。

    “看来,朝野虽然不能再一次合作,却可以在谈一谈!”,独孤秀将小册子揣进怀里,笑道:“真迹,不可多得,能卖不少钱!”

    李开麟也笑了,“那要分我一半。”

    “各路军依旧按计划向禹河以北挺进,首要的是占领重耳和蓟蔡,将阳安一带的择天军孤立起来,最好是威胁他几座城池,同时邀请他来宁都谈判!”

    独孤秀气若惊鸿:“派出使者,到阳安请龙择天来宁都!”

    李开麟问道:“他可能来?或者说,他敢来?毕竟,如今这宁都城可不是往日的宁都城,真正的龙虎之地,他有没有胆量?”

    “你小瞧了龙择天!”,独孤秀看了看申破天:“你说呢?”

    申破天点点头,表示同意。

    李开麟笑了,屈指一弹,一道白光自指发出,然后指击之处,似虚空荡漾,虚无之处,便有鲜花盛开,接着一只小鸟栩栩如生,金黄色,叽叽喳喳,向李开麟点头,然后破窗而出,杳杳冥冥。

    众人大骇!

    “该装熊的时候,就要装熊,该成虎的时候成虎,本军师装熊已久,是该露出獠牙的时候!”,李开麟淡淡说道。

    独孤秀和申破天有些惊讶的看着李开麟,仿佛不认识这个人。

    李开麟莞尔,“吓着了?”,拍拍手,喊道:“来吧!”

    睚眦和如意真君出现,众人惊慌。

    李开麟对独孤秀说道:“这两位真仙肩负重要使命,不过是来辅佐大人的,请大人尽管放心使用!”

    独孤秀很平静,说道:“有心了!”

    李开麟问道:“那么谁去请龙择天?”

    独孤秀看着李开麟:“要不,你去?或者,你代表我去阳安直接谈判!”

    “大人是不是太抬举他了?”,李开麟把弄着手中的毛笔,说道:“还是派人请他来此,最起码目前他还是陛下的臣民!”

    “也好,那就派那兰冲去!”,独孤秀一锤定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