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六章 访斗姆(一)

作者:骑牛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茅老道?”

    龙择天大吃一惊,不知道茅老道居然出现!

    这位神秘莫测的世外高人,仿佛随影随行,经常出现在龙择天意想不到的地方,或者说是意想不到的时间,意想不到的地点突然出现,令龙择天百思不解。

    “老道士何以在此?”,龙择天不解,问道。

    “哈哈!”

    老道一甩拂尘,道:“酆都鬼城,香水之滨,盘龙川内,有哪一次是你想到的?天机莫测而已!”

    龙择天想了想,确实如此,每一次茅老道的出现都是这样的突兀,出人意外!

    但是,现在不是和他聊天寒暄的时候,龙择天此行主要是看望孟老夫子。

    于是,龙择天撇下茅老道,拉住孟老夫子的手,问道:“老夫子高寿?”

    “八十有七!”,接着孟老夫子对学生们说道:“老朽惭愧,对外招摇,说是龙择天是我的学生,只不过是拉大旗作虎皮而已,择天幼稚之龄,老夫曾舔为私塾,教过龙阁主三日,龙阁主纵横天下,老朽打着龙阁主的旗号,四处招摇,说是龙阁主的老师,拉来一些学生,陪伴老朽,说来无地自容,还请阁主见谅!”

    龙择天摆摆手,真诚的说道:“一日师终生为师,老夫子做过我的先生,那么你永远是我的先生,恩师教诲,怎敢忘怀?小的时候不懂事,让先生生气,择天在此给先生赔罪,还请先生见谅!”

    龙择天郑重行礼,一时间天地动容。

    这个邋邋遢遢的老夫子,这个经常被人耻笑的酸儒,这一刻,竟然无比高大上起来。

    做过龙择天阁主的先生,这是多大的荣耀!

    学生们仰慕的看着龙择天,对孟四端老夫子也格外仰望起来。

    小院不大,这一刻却再也没有潮湿阴凉,如暖风拂煦,灵气荡漾,将这个小院变成了琅嬛之境。

    也确实,这些学生都是听说这孟四端曾经教过龙择天,孟四端也因教过龙择天而声名远扬,这不,这些学生慕名而来,不是为学问,仅仅是为了沾染一番从龙之气,也都争先恐后前来。

    这也算是龙择天间接的为老夫子的晚年做了一点事情。

    龙择天拿出一些银子,让几个学生外出置办一些饭菜,大家就在这小院子里,热热闹闹的喝一顿酒。

    学生们当然愿意,女孩子们叽叽喳喳,拉扯着心儿龙儿忙三火四的准备饭菜去了!

    三位小正太更是兴高采烈,这种聚会是他们最愿意的,总要比战场上的硝烟令人舒服得多!

    茅老道极为不客气,坐在孟老夫子的右侧,盯着龙择天,问道:“二十几年不见恩师,总不会拿一些劣酒应付吧?那个,那个,曾经在盘龙川喝的那个酒,还是要拿出来,让老先生过过瘾!”

    龙择天深知其意,笑了笑,从乾坤图中拿出十几坛黔水酿,说道:“与恩师共饮,不也快哉!”

    那些学生们更是极致的兴奋,借着由头,挤在心儿和龙儿身边,时而吟诗作对,时而放声高歌,不亦乐乎!

    龙择天也不管他们,与孟四端拉话,孟四端感受到龙择天真心实意的恭敬着自己,老泪始终不断:“老朽何德?老朽何能?”

    毕竟是八十七岁的老人,龙择天不敢让老先生喝太多的酒,只是悄悄的将紫色之气灌注到孟四端的体内,为他祛病强身。

    老夫子终于不担酒力,离席进屋,高卧酣睡。

    龙择天这才把精力集中到茅老道身上:“老道,此来到底为何?”

    茅老道喝着酒,手中始终不放开酒坛子,说道:“你知道老道的能力,何以明知故问?”

    龙择天皱眉,道:“我知你善于卜测天机,请告知,我最近莫非又有什么劫难不成?”

    老道喝酒,擦了擦嘴,终于将酒坛放在桌上:“你最近不是有些事情百思不得其解吗?本老道专门为你解惑而来!”

    茅老道也不在意龙择天的表情,拿出铜钱,摆好卦盘,神神叨叨,金钱一洒,随即瞪眼:“否卦?”

    龙择天随即脑海中显示卦辞:“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象》曰:天地不交,否;君子以俭德辟难,不可荣以禄。”

    龙择天易卦烂熟于胸,却如被封闭一般,云里雾里,不知何解。于是望向茅老道,问道:“何解?”

    茅老道却陷入深度沉思,似乎超然忘我,片刻,鼻子尖上的汗水滴落在卦盘上,卦盘顿时迷雾昭彰,不能视物。茅老道突然一口精血喷在卦盘上,吼道:“否终则倾,何可长也!”,说完,竟趴在卦盘上,沉睡起来!

    龙择天无奈,只好将茅老道背起来,吩咐众学生带着孟老夫子一起到潭州择天阁驻地。

    龙儿和心儿每到一处都愿意收一些学生,这不,这十几个人就成了两位仙女在潭州的第一批学生。

    龙择天将孟老夫子带到择天阁是想尽一下学生的责任,八十七岁了,又没有修为加持,已经到暮年,没几年好活!

    龙择天等人回到潭州择天阁,将孟老夫子安顿好,叫醒了茅老道,问道:“又是天机不可泄露?”

    茅老道都吐血了,见龙择天居然还是如此这般的混不在意,没好气的说道:“就不告诉你!”

    龙择天一笑,说道:“我若是不问,你放在心里岂不憋得慌?若是你真的能卜测天机,告诉我,我在榕城经历的一切,是真是幻?睚眦、海神、海啸都是怎么回事?子心又在哪里?”

    “睚眦报仇,海神被囚。星宿翻天,海上波涛。老姆出世,神女不安。佛子临尘,众仙降临。龙择天,你摊上大事了!”,茅老道又吐了一口鲜血,再一次昏迷。

    龙择天心里一紧,回想起道祖的话,不觉紧张起来:“那么,子心在何处?难道被所谓的老姆关起来了?老姆又是谁?子心难道不是子心,还有来处?”

    龙择天想起龙子心的神神秘秘,来无踪去无影,有些疑惑:子心难道不是子心?

    若是神女指的就是子心,那么这个子心绝对不简单!

    龙择天被茅老道的哑谜弄得心烦意乱,见茅老道再一次酣睡,只好推门而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龙择天端坐床上,两眼望着窗外,此时月上柳梢头。龙择天披衣起身,来到院中,两眼注视着天上的繁星,自语道:“未知天上宫阙,你是那颗星?”

    龙择天抬头仰望,再一次化身于外,飘飘荡荡,来到九霄天外。

    周天星斗,像是一只只偌大的眼睛,盯视着龙择天。龙择天心念一动,瞬间飘落在一颗星球上。

    果然天上有宫阙,便如大帝道祖,神仙之所,无不在天宇一处,有着自己的栖息之所。

    或者叫做天上人间?

    一处,风景如画,无尘无垢,无风而鲜花招摇,无尘而绿树朦光,天上的宫阙,漂浮在眼前,不同于道祖殿的广袤,凌霄宝殿的威严,这一处,小巧而精致,群峦错落间,精巧的无数楼阁也跟着错落期间,鲜花绿树掩映之间,红墙黄瓦,飞檐层翘,令人由衷而生赞叹:天上宫阙,今夕何夕!

    “何人?”,有叱声传来。

    龙择天一看,见一童子如三位小正太一般,面白如玉,明眸酷齿,手把玩一支白莲,看着龙择天满心不解:“何人敢来老姆元君宝刹,来此作甚?”

    龙择天一笑,满心欢喜,笑道:“小仙人,这是哪里?在下灵魂出窍,不意魂游至此,多有打扰,还望恕罪!”

    那童子见龙择天彬彬有礼,又和蔼可亲,不禁心生好感,奇怪道:“一个下界凡人,竟然体魂分离,穿越时空来到斗姆元君宝刹,想来定是有缘之人,请问你是来拜师的吗?”

    龙择天道:“原来这里就是斗姆宫,在下乃下界人世,龙洲大陆的龙择天是也,既然魂游到贵宝刹,想必一定有缘,在下想见见元君老人家,未知可否引荐?”

    那童子一愣:“你就是龙择天?可有凭据?”

    龙择天愣住,没想到自己的名字居然连这小小童子也知晓,但是说到凭据,那要拿什么来证明?心有踌躇,半响无语。

    小童子见状,不客气说道:“你既然无凭无据,那么你就是冒名顶替之人,而且,就算你是真的龙择天,斗姆老人家也不会见你,还是快快归去,免得惹老姆生气,将你打将出去!”

    龙择天心道:自己从未见过斗姆,哪里惹她生气?没来由就要打将出去,忒没道理。于是说道:“在下虽是下界人士,但是自出生就拜道祖为师,毕竟道家一脉相承,说来与斗姆也有一份香火之情,怎么会就要打将出去?”

    “你这人好没道理,斗姆乃是周天星宿之母,与你有何香火之情?莫要攀交情,元君老人家心情不好,若是冲撞了她,你就算想走也来不及了,还不快快离去?”,小童子手中白莲一划,一道强横气息轰击到龙择天身上,就要将龙择天打出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